第22章 二十二:追捕

“尊敬的市民请注意由于最近几日本市突降暴雨,部分路段积水严重,还望大家出行注意安全,遇到积水路段请小心行驶。”市中心繁华路段的一所大型购物商场上一个巨大的显示屏几乎24消失不间断播放着,山明市最近连续好几天突降暴雨,整个城市好像都变的湿答答的。之前喧闹的城市在这几天也变得安静下来,似乎只有暴雨在乐此不疲的唱着属于他的歌谣。

山明市公安局的后面的一座山上,这环境优美,空气清新,旁边不远处是处烈士陵园,这里埋葬了很多警界英雄。在这些经过岁月洗礼的墓碑前一座崭新的墓碑格外醒目,照片上的人是一个只有二十多岁的风华正茂的少年,照片上的他笑的格外的阳光、灿烂!墓碑前面站着十多个穿着警服打着雨伞的警察,他们神情悲怆看着照片上的那个年轻警察。

“脱帽、敬礼!”其中一个警察声音悲怆却不失豪气的喊到,十几个警察纷纷拿下雨伞,一只手把警帽放到一边,另外一只手敬了一个很是庄重的礼。

几分钟后领头的一名警察用洪亮的声音喊到:“向右转!齐步——走!”十多个警察迈着整齐有力的步伐离开了那里。但是有一个警察却站在那里迟迟不肯离开,人群渐渐离去周围一片寂静只有雨声在孤独的轰鸣。他慢慢的蹲下身来摸着墓碑上那个年轻的照片手却在剧烈颤抖,泪水和雨水相互交错,几乎看不清他的脸。

“小杨,对不起,作为队长我不仅没能保护你的安全甚至连你的尸体都不能完完整整的带回来,也许局长说的对,我就是一个没用的废物。不过,你放心,虽然现在让陆子谦这个混蛋暂时逃跑了,在这里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把他抓回来,就算是他跑到天涯海角,就算是拼上我这条性命我也一定会把他抓回来!相信我,我不会让你白白牺牲的。”周队长在小杨的墓碑前深深的鞠了一躬准过身落寞的离开了那里。

在找寻那三个杀死流浪汉的嫌疑人的这场行动中由于周队长的疏忽没有及时向警局请求支援从而间接导致小杨的不幸牺牲,为此局长怒火中烧把周队长骂个狗血尽头还一个劲的说要撤他的职。更不幸的是在抓捕三人的过程中由于陆子谦的突然变故三名嫌疑人被击毙一个,剩下两个在被带去警察局的路途中,由于周队长的情绪失控失手将其中一个打伤另外一个也由于受到惊吓被送到医院开始观察治疗。周队长因此被迫停职,禁止参与一切与之有关的案件。

遭受接二连三的打击的周队好像变成另外一个人被迫呆在家里,可是心里的不甘如同一团火慢慢燃烧着他。

2017年12月18日八点四十分,文闵昊忙完一整天的工作,他先是去到附近的一家饭店买了几份可口的饭菜,接着又去了一家冷饮店买了几杯热气腾腾的奶茶,买完这些后他便打了一辆的士回到自己的家里。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十分,走到小区门口保安冲他礼貌性的微笑着,他点头示意一下没多做停留直接回到自己的家中。

“小雨,这些都是你喜欢吃的哦。”文闵昊提着那些东西走在走廊里自言自语的说到满脸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推开门屋内一片寂静,文闵昊心里稍微有点失落,他打开了房间里的灯把提着的东西放到了客厅的一张的桌子上。此时的江诗雨还没回来,他似乎早已习惯,起身走到浴室脱掉身上的衣服进行一番梳洗。

昨天晚上凌晨两点多宋晖曜刚从酒吧门口出来准备驱车回家却见到随同陆子谦去找人的那群人面色匆匆的走过来,从他们的眼神之中宋晖曜似乎知道了什么,他沉着脸问他们:“怎么了?你们怎么现在才回来,谦哥呢?”

“曜哥出事了,昨天我们出去帮忙谦哥找人,差不多九点四十五分的时候我们路过一个狭小的洞口的时候谦哥说他先去瞧瞧,结果没多久我们就听到了几声枪声。为了不给您惹麻烦我们几个就先行回来了,曜哥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

听完他们几个人的诉说之后宋晖曜心里一阵悸动,他心里预想的事情果然还是发生了,他果然还是招惹了警察。“谦哥呢,他在那之后有和你说什么吗?”宋晖曜沉着脸说到。

“好像没说什么,当时情况紧急我们发现情况不对劲就给谦哥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就回来了。”

“不过我们好像听到谦哥骂了我们一句,好像是一句(你们这一群废物之类的。)”

“你们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明天再说。”宋晖曜朝他们摆了摆手,一群人恭恭敬敬的走了出去。离开后宋晖曜一直不停的抽烟,仅仅一会儿的功夫面前的烟灰缸已经堆满了十多个烟头。此时此刻的他心里不知想着什么,是担心陆子谦的安危还是其他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

晚上九点半住宅区一阵吵闹声,正在看电视的文闵昊迅速从床边坐起来穿好衣服走到门口。果然不一会儿就听到门外的敲门声,文闵昊打开房门看到江诗雨一脸酒气的站在门外,他一把扶住她送她坐到客厅的沙发上摸着她的头发温柔的说道:“小雨,又出去喝酒了,怎么现在才回来?我给你买了些吃的,一会儿拿给你?”文闵昊试探性的问道。江诗雨没有理会他,涨红的脸蛋迷离的眼睛看着他说道:“小文真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在那里已经吃过了,我现在感觉有点累,可以扶我回去睡觉吗?”

文闵昊本来刚变好的心情一下子又跌进谷底,不过他还是勉强的笑了笑说道:“小雨你这是说的哪里的话,作为老公的我扶你休息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文闵昊起身扶着醉的不成样子的江诗雨回到了卧室。

门外雨声滴落,不知何时从一个角落里进来一个行踪诡秘的人,他手里拿着一个铁片走到江诗雨的房间竟一下子撬开了原本禁闭的门锁。此时的江诗雨和文闵昊和江诗雨正在熟睡丝毫没发现在他们身边有一个陌生的人正站在他们跟前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陌生人看了一会儿便躺在客厅的沙发上,那样子就像是在自己家一样,不一会儿那人竟睡着了,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第二天一大早文闵昊早早的起来为江诗雨准备了丰盛的早餐,等他把这一切都准备好的时候江诗雨依然躺在床上睡的正香,他走过去给她盖好被子亲吻着江诗雨的额头在桌子上留下一张纸条后便收拾好东西准备上班。当他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发现门锁坏了似乎有被撬过的痕迹。文闵昊赶紧回到房间里仔细巡视了一周发现并没丢失的痕迹,“奇怪,东西都还在这人进来干嘛呢?”他又一次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里查看了一遍并没发现任何可疑的人,此时手机的闹铃响起他也没空想那么多拿着一把雨伞走到雨幕之中。

早上八点半江诗雨终于睡醒,她起身摸着有些胀痛的头艰难的起身。刚走到卫生间的时候突然感觉胃里一阵翻涌,霎时间一股强烈刺鼻的污秽物不经允许的从她的口腔喷涌而出。过了好长一会儿她才有所好转,整个人如同被抽空一般软软的靠在墙上。

匆匆洗漱完毕江诗雨走到客厅的桌子上看到了文闵昊为她准备的早餐,二话不说她抓起一片面包大口嚼起来,不一会儿她就感觉嘴巴里全是面包还有昨天残留的酒气,这种混合的味道让她极其难受,拿起杯子倒了一杯牛奶如同喝水一样一饮而尽。一顿疯狂的饮食过后她起身走到卧室从梳妆台的一个抽屉里面拿出几片镇定药片塞到嘴巴里,当她准备喝水将那些药片后突然感觉身后站着一个人,她警觉的回过头看时却发现陆子谦如同鬼魅一样站在那里怔怔的看着她。

原本就快咽下去的药片瞬间卡到嗓子眼,一股强烈的恶心感一下子涌上来哇的一声几颗融化一半的药片瞬间全都吐了出来。

“我说陆子谦你他妈的是个傻逼啊,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江诗雨眼睛被呛的流出了泪水,她一边拿着纸巾擦拭着眼泪一边破口大骂道。

“江诗雨,呵呵,这么久了你还是这个脾气,怎么现在还在吃药啊?”陆子谦并没有生气,他笑着走到客厅的桌子面前拿起桌子上的面包旁若无人的嚼了起来。“味道还不错,看起来那小子对你还挺好的。”陆子谦一边吃着面包嘴巴里嘟囔着说道。

“吃东西也塞不住你的嘴,他对我好不好关你什么事!”江诗雨站在客厅的阳台前重新吃了几粒药眼睛瞟向他轻蔑的说了几句。

“吃东西当然塞不住我的嘴,不过倒是有一样东西可以塞住我的嘴,你想知道是什么东西吗?”

“什么东西?”

“你的嘴唇,堵在我的嘴唇上我不就说不出话了,哈哈!”陆子谦戏谑的说着。

“滚!你这个大傻逼。不过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听楚九歌说你不是犯了事站在警察到处抓你呢,你现在倒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这里,你就不怕我报警抓你吗?”

“我当然怕的要死,不过俗话说的好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再说了凭我们俩的交情我想你也不会报警抓我吧,其实我昨天晚上就来了,你看到了吗就在你旁边那个沙发我在那里躺了一夜。”

“你他妈的真是无药可救,吃完东西赶紧滚别呆在这里恶心我。”江诗雨走到他面前一把拿走桌子上剩下的几块面包顺手丢进垃圾桶内。陆子谦看到她这个举动无奈的笑了笑自嘲似的说道:“唉这世道啊过河拆桥的人还真不少,也不知道是谁可怜巴巴的让我为她做这事做哪儿事的;现在我有困难了他却要赶我走。”

“过去的就过去了,你一个大男人老是提那些做什么,你半夜闯到我家里我没有报警已是对你的最大仁慈了,况且你自己身上犯什么事你比我清楚的多,所以你别在这里得寸进尺!”

“是吗那我倒要感谢江小姐你的不杀之恩了?不过我冒险来这里倒真有一件事需要你的帮助,这件事完成后我绝不会再来找你!”陆子谦恢复了以前冷冷的眼神笃定的说道。

“是吗?倒是希望你能说到做到,说吧什么事?”

“帮我去找一下楚九歌,我有事情要和她说。”

“什么?你找她做什么?我记得你们好像并不是很熟悉。”江诗雨心里一阵疑惑随即略过一丝惶恐:“难道他要和她说那件事?”

“熟不熟悉倒无所谓,关键有的事情藏的太久憋在心里太难受了。”

“是吗?我看看吧,可以的话我会让你们见面的。”

“谢谢,多有打扰。”陆子谦起身离开了江诗雨的家里,看着陆子谦离去的背影江诗雨心里突然像是搅了一团乱麻极其难受,刚才陆子谦的话如同一把利刃刺痛了她,如果让楚九歌知道这件事后果不堪设想。“绝对不能让她知道!既然你无情可别怪我无意!”江诗雨恶狠狠的说道同时在心里想着如何可以悄无声息的做掉陆子谦。

2017年12月19日,暴雨,加上气温骤降在大街上行走的人们早已把自己从上到下包裹的严严实实,可纵使如此行走的人们还是被冻的瑟瑟发抖。陆子谦像只老鼠一样躲在江诗雨家中,这两天江诗雨没有上班,不过也并没有呆在家里,每天一大早她都会乘坐不同班次的公交车在城市的各个角落行走。这天她来到一处年久的大桥旁边,由于最近暴雨的侵袭街道上很多地方出现了大面积的积水,更有甚者有的地方积水甚至到了成年人的腰部以上。为了减轻城市路上积水的负担市里面命人在积水比较严重的地方进行积水疏通,市里很多河流的水也纷纷开闸放水把水排放到其它地方。眼前的这座大桥底下汹涌的水宛如一只猛兽的嘶吼让人不寒而栗,可是江诗雨并没有任何惧怕,甚至她还凑上前去望着底下湍急的水流若有所思,不一会儿她嘴角轻轻挑起似乎想起了什么开心的事,没多作停留转身离开了这里。

文闵昊自从那天早上发现门锁被人撬过之后整个人一直都处于一种猜忌的状态,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其实他也和江诗雨说过这种事情,可是江诗雨的回答让他大跌眼镜,本以为江诗雨心里会害怕,让他赶紧报警,或者在找一间房;可是江诗雨却无所谓的说了一句:“门锁被撬了那就重新换一把锁就好了。”文闵昊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的心里却有一个问题:“小雨该不会有事瞒着我吧?这两天她也不去上班难道真的出了什么事?”想起这些文闵昊在也无心上班,草草的做了一份表格和一份广告设计文案收拾好东西匆匆赶回家中。

“哥哥接电话啊,你这几天到底去哪儿了?怎么打你电话也打不通啊,真是急死人了。”王雯芊在走廊里走来走去没一会儿就打一下陆子谦的手机,可是几天过去陆子谦还是没任何回应,手机也处于关机状态。自从上次他们在一家甜品店分别后就再也联系不到他,刚开始她以为陆子谦比较忙可能没空接电话,可是后来越想越不对劲,直到她在手机上看到了一则新闻:

“经报道12月16日晚上十二点半,在位于本市一处护城河的村庄附近发生一起恶性枪击事件,事件造成一名警察牺牲,一名犯罪嫌疑人死亡,抓获嫌疑人两名,另有一名犯罪分子逃跑。此逃跑人员身上携带警用手枪目标极其危险,望市民发现可疑人员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酌情报警,定重赏!现将嫌疑人画像公布如下……”

王雯芊看到这里整个人像是被闪电击中无力的倒在那里,她怎么也没想到陆子谦会这么明目张胆的枪杀警察!可是她却没有想到要把她交给警察,因为不知从何时起她发现自己已经深深爱上了这个男人,即使现在的他十恶不赦。王雯芊冒着危险在陆子谦已经经常出没的地方去找他,结果一次一次的让她失望而归。甚至她还去附近的烂尾楼里试图找到他的下落,可是……跑了好几个荒废的烂尾楼依旧是空手而归,更让她感到奇怪的是之前呆在烂尾楼里的乞丐们也像突然人间蒸发似的消失在山明市。

王雯芊整个人变得很是颓废,头发凌乱的倒在那里无聊的坐在床边眼睛无神的看着窗外瓢泼的大雨,眼泪悄无声息的从脸上滑落。

突然一阵微信的提示的声音,她立刻从床上飞奔下来一把抓住手机看了一下那条消息。

“雯芊这么久了不出来在家干嘛呢,别有了男朋友就把我们姐妹几个给忘了,晚上来酒吧喝酒啊。”

“靠!谁有心情陪你们喝酒。”王雯芊一把抓住手机扔在床上整个人和刚才一样躺在床上暗自神伤。突然她想到了什么整个人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脱下衣服来到浴室进行一番梳洗,一个小时后她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叫了一辆的士前往幻梦酒吧。

晚上七点王雯芊打车来到了酒吧,她把雨伞放到一旁径直走到酒吧里面其中一间包间。打开门楚九歌,沈璐垚,还有宋晖曜正坐在那里推杯换盏看到王雯芊进来宋晖曜起身说道:“对不住了大嫂是我没有保护好谦哥我先自罚三杯算是赔罪。”说完拿起酒瓶就倒了三杯酒然后毫不客气的一饮而尽。

“曜哥,不要这么说这件事不怪你。”王雯芊苦涩的笑了笑随即坐在一旁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说道:“曜哥,姐妹们我敬你一杯。”

本来欢快的气氛似乎从王雯芊走进来的那一刻就变的很尴尬,楚九歌率先打破尴尬对王雯芊说道:“雯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么久没出来玩我们姐妹才见面你就喝这么一点?谦哥他吉人自有天相,我们姐妹们出来玩就图个痛快其他不开心的事一概不提。”说完又给她倒了一杯。

王雯芊近几日心里面积压了太多负面情绪,今天在酒精的刺激下好像心里好受多了。过了一会儿她看了一眼眼前的几个人发现江诗雨今天并没有来,想了一会儿她悄悄靠在沈璐垚旁边说道:“今天她没来?”沈璐垚立刻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一边给自己倒着酒一边说道:“江诗雨这个大忙人最近不知道在忙什么,无论怎么叫她都不肯出来,总说自己在忙,也不知道她一整天都在忙什么。不过我听九歌说她最近也没去公司上班,唉别管那么多了我们喝酒。”

“哦,这样啊。”王雯芊拿起酒杯小口的啜饮心里面若有所思的思考。

晚上十一点多几个人喝的醉醺醺的,临走之际王雯芊突然把楚九歌拉到一角,她看了一眼四周确认没人才吞吞吐吐的问道:“九歌,我向你打听一件事,你……唉…”

“怎么了?”楚九歌看到王雯芊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猜出十有八九,“你是不是要打听谦哥的下落?”

“嗯!是!是!”王雯芊拼命的点了点头。

“唉,我理解你的心情,不过很抱歉我也不知道他的下落,关于他的事情我还是从曜哥那里听得一二。这件事发生以后谦哥的处境很危险,这一时半会儿恐怕也不能光明正大的露面了。不过现在情况还是好的,毕竟谦哥还没被抓起来,等风头过去了他也许会去找你的。”

“但愿如此吧,谢谢你了九歌。”王雯芊落寞的扶着墙角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到外面。

“雯芊等一下!”楚九歌在后面喊住了她。

“九歌还有什么事吗?”

“雯芊可能我在这个情况和你说这些话不太合适,但是作为朋友我还是有必要提醒你,以后离谦哥远一点,你和他在一起没有未来。更何况他现在已经触犯了法律所以你自己回去多多为自己考虑,毕竟你自己以后的路还很长。”

“谢谢!没事我先回去了。”王雯芊无奈的笑了笑在心底里说道:“你怎么会理解我的处境?我已经爱上他了,爱的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12月20日清晨,天气大雪,整个城市一夜之间变成白雪皑皑,宛如童话故事里王子住的城堡。早上七点四十分文闵昊照常像往常一样为江诗雨准备好早餐后自己收拾了一下准备出去上班。八点半江诗雨醒来后草草的洗了一下脸,没化妆,也没涂护肤品,甚至连头发都没洗。她随意在梳妆台上拿了一条皮筋把头发扎成了一根高高的马尾辫坐在那里开始吃早饭。不一会儿陆子谦便从房间外走了进来,他就像这间房间的男主人一样随意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拿起桌子上的一块面包津津有味的嚼着。

“你还真别说这面包吃起来就是不错。”陆子谦嘴里面塞满了面包嘟囔的说着。江诗雨并没有理会他,她起身走到卧室从抽屉里拿出几粒药片塞进嘴里然后喝了一杯水将那些药片吞进去。

“大冬天的喝凉水你可真行。”

“你之前不是说要找楚九歌吗,今天她有空我把她约到了离这里不远的一间咖啡厅,一会儿我带你去见她。”江诗雨拿起桌子上的纸巾擦了擦嘴巴说道。

“你也要一起去?”陆子谦有点不可思议的说道。

“怎么?你很怕我去?还是你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呵呵,我们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身体想后仰着靠在沙发上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把你送过去就走,放心吧不会打扰你们的。”

“谢谢!”

江诗雨拿起一个斜挎皮包看着坐在那里的陆子谦不耐烦的说道:“走啊,还楞在那里干什么?”

“好嘞,咱这就走,不过我们怎么去?”陆子谦有点担心的说道。

“骑车。”她指了指旁边停着的摩托车。

“你会骑?”陆子谦质疑的说道。

“小看我?”江诗雨戴上头盔拧开了钥匙,摩托车一阵轰鸣,她用脚踩了踩离合调整好档位冲着陆子谦说道:“上车!”陆子谦坐在后面有点拘谨的抓住后座上的铁杠丝毫不敢靠近江诗雨半点。

她拧了一下车把摩托车嗖的一下飞到了外面,可是此时却偏偏碰上了站在那里的文闵昊,后者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们离开了自己的视线。更让他感到心痛的是江诗雨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便再也没有回头就那样毫无表情的离开了那里。

摩托车一路极速行驶,陆子谦坐在后边身体冻的有些发抖,有些冻僵的手一直抓着冰冷的铁杠。江诗雨戴着头盔面无表情的开着前方,行驶到一处加油站的时候江诗雨突然停下了车摘掉头盔对陆子谦说道:“你现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加一下油。”

“好的。”陆子谦微笑的看着她目送她把车骑进加油站。

江诗雨加满油后走到里面的超市买了两杯冒着热死的奶茶,随后把奶茶放到车上。可就在此时她拿出了一把剪刀悄悄的把刹车线剪的只剩一点点随时都有断掉的可能。

“让你久等了,走吧,对了喝杯奶茶吧,看你这个样子冻的不轻啊。”

“谢谢!”陆子谦接过奶茶,奶茶的热气瞬间行成一股暖流袭满全身。摩托车继续行驶,突然不远处一辆车悄无声息的看着跟着他们,江诗雨从后视镜感觉到了异样慢慢减慢了速度回过头对陆子谦说道:“后面有一辆车跟着我们,我怀疑是警察,你要小心点。”

陆子谦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对着她说道:“江诗雨你下来换我开,要不然被他们跟上可就麻烦了,到时候你也说不清楚。”

“好吧,你开的时候小心点!这个车的刹车有点失灵。”

“好,我知道了。”

陆子谦坐到前面一下子把油门拧到最大看着后面的江诗雨说道:“不好意思你先忍一下。”摩托车瞬间如一杯破膛而出的子弹飞驰在道路上。

“钱队他们加速了,快追上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放心吧有我在他们跑不了。”钱队胸有成竹的说道。“不过周队你已经被停职了怎么还冒险来抓他,不怕局长知道了会……”钱队看着后面的周队长担忧的说道。

“钱队你可别再叫我周队了,我现在已经被停职了。不过这个陆子谦我一定要抓到他,就算是丢掉这身警服也在所不惜!要不然我哪里对的起牺牲的小杨。”周队长目光坚定的看着前方,他从口袋里看着手机上那则信息陷入了沉思。

几个小时前周队长在家里无聊的看着电视,家里面调皮的孩子,叨叨不休的老婆让他心烦意乱。他干脆把自己关在卧室里与外面的吵闹的世界隔离,不过没一会儿他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刚开始以为是条垃圾短信所以就没在意。可当他听到老婆叫他吃饭时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无意间点开了那条信息,结果信息的内容让他瞪大了双眼:

“周警官,你不是很想抓到陆子谦吗?现在机会就在你眼前,你带着警察到本市高速路口左边两公里的一处水坝那里堵截他,我保证你们会意外收获。别问我的名字,到时候你们就会知道的。”

周队长也不管信息的真假,立刻起身给新来的负责本案的钱队打电话。

“艹!这群条子还跟的挺紧,江诗雨一会儿在前面拐角处你先下来,我甩掉之后就过来接你。如果发生意外的话你自己就先回去吧,总之我不能连累你。”

“谢谢!你自己要小心点。”江诗雨装出一副心疼的样子看着陆子谦说道。

前面拐角处江诗雨下了车,陆子谦一个漂亮的漂移车子朝着另外一个小道开去。

“不好!他改变线路了!”周队长脸色突变紧张的说道。

“没事,那边有兄弟在等着他们。”

陆子谦在这条路上行驶了一段时间,突然在前面的路口出现一辆车,陆子谦一下警觉的发现那辆车上里面也是警察。无奈他只好改变线路从左边的一条羊肠小道开去,这条小路路面崎岖不平,加上天气寒冷路面几乎结了冰。他的摩托车开始剧烈的摇晃,他也不管那么多继续把油门拧到最大,最终不出一会儿来到了一条宽阔的大路。他向后面看了一眼发现那群警察并没跟上来,他悬着的那颗心终于放下。

“周队,你手机响了。”钱队看着后面的周队长说道。

“谢谢!刚才在想其他事没注意到。”周队长打开手机竟然收到一条位置跟踪,那条红色的点就买附近快速的闪动。后面还发了这么一句:!“这是陆子谦的实时位置,你们可要快,要不然让他跑了你们可就抓不到了。不用谢我。”

周队长寻求打开了手机的导航看了一眼附近的位置,以及陆子谦所在的位置思考了一会儿说道:“钱队,你让兄弟们从这条路,还有这两条路上走,一会儿我们把他堵到前面不远处的一个水坝那里,那附近只有一条路,只要我们抢占先机把他堵到那里他就无路可逃!”周队指着手机上的导航地图说道。

“好!我这就通知兄弟们!”

陆子谦开车来到了高速路口附近,这里距离高速路口只有一公里,只要到了高速路口他就有把握把那群警察甩的远远的。可是等他到了高速路口却看到前面停了好几辆警车,他锤了锤车把破口大骂:“草!看来这群条子早有准备。”他无奈的把车调头开往左边的一条路口。

“陆子谦,我劝你乖乖停车,不要再作困兽之斗,要不然可别怪我们不客气!”突然后面响起警察的喊话声。

“操!找死!”陆子谦掏出手枪朝着后面的车辆砰的开了一枪。

“钱队长小心!”幸好周队眼疾手快,那颗子弹打破了后视镜几乎与他擦脸而过。

“这小子是亡命之徒,让后面的兄弟们小心点。”

“兄弟们小心点,实在不行同意击毙!”钱队长忿忿的说着。他一支手握着方向盘,另外一支手掏出了手枪。

警察加快了速度,后面紧跟而来的警车几乎把陆子谦挤在了角落,警车的轮胎与摩托车的排气管摩擦形成巨大的火花。

“就凭你们还想抓我!”陆子谦露出轻蔑的微笑。他突然把车头提起来,整辆车瞬间飞了起来,停在了前面的一辆车前。

“你他妈的找死啊。”那车主骂道。

陆子谦没有理会继续上演速度与激情,警察也不甘示弱,在来往不觉的车辆上演“蛇形走位”把陆子谦跟的死死的!

“看我的!”钱队长掏出手枪摇开车窗朝着陆子谦的方向打了一枪。子弹打中了后车胎,摩托车瞬间如同脱缰的野马剧烈摇晃,陆子谦发现事情不妙想要紧急刹车,可是却发现了一个致命问题:“刹车失灵!”

“看来这是天意,可是你们以为这样就能抓到我吗?”他继续疯狂行驶,在水坝处遇到了一辆轿车由于刹车失灵当场撞向那辆车,巨大的冲击力下摩托车和他瞬间飞起坠入了冰冷刺骨湍急的水流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