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二十一:枪声

2017年12月16日晚上六点,幻梦酒吧一如往常人声鼎沸,躁动的音乐,闪烁的霓虹,扭动的人群…………在距离嘈杂的音乐声的一处豪华的办公室里宋晖曜坐在沙发上惬意的品尝着这里新推出的红酒。(每次酒吧推出新品他总是第一个品尝,他认为可以的话这些酒品才可以提供给客人。)就在此时他的手机响起,他缓缓起身拿起手机看到一个熟悉的号码心里升出一股疑问。不过他还是按了接听键。

“喂,谦哥,好久没联系了,在干嘛呢?”宋晖曜寒暄道。

“晖曜真不好意思这个时候叨扰到你,你能借我几个人吗?我有些事情需要多些人手。”陆子谦在电话那边说道。

“好啊,既然谦哥这样说了我一定照做,你需要多少人?等会儿你是到这里还是我的人过去找你?”

“十二三个吧,等会儿我会把位置发到你手机上,在这里我先谢谢你了,有时间我再去找你我们好好痛快的喝一杯,毕竟我们俩个好久没喝个痛快了,我请客!”

“那说好了,等会儿我开车去把人送到你身边。”

“谢谢!”

挂掉电话宋晖曜来到酒吧前台喊上了值班经理,附在他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经理立刻会意走到酒吧里面不一会儿从里面走出来十三个身材健硕,穿着黑色制服的年轻人整整齐齐的站在一排。宋晖曜站到他们前面开口说道:“等会儿需要兄弟们出门为我办点事情,事情办好的话每个人都会有丰厚的奖励。但是,事情如果搞砸的话后果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现在你们先在这里等着,等出发的时候我再告诉你们。”宋晖曜说完走到酒吧门口一直不停的看着自己的手机。

陆子谦从烂尾楼开车回到住处,打开了电脑费了一番功夫终于锁定了那几个人的大概位置。他把电脑放在远处并且设置了一些自己才可以解开的加密处理,完成这些他骑上他那辆摩托车驱车来到那几个人所在的附近的一个村庄,他把车开到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拿出手机把位置发到了宋晖曜的手机上。

“出发!”宋晖曜用他那洪亮的声音喊到,十几个人立刻整齐有序的走到酒吧外面。宋晖曜刚要打开车门却听见后面响起一阵熟悉的女人的声音。

“曜哥这是要做什么啊?搞这么大阵仗?”

“哦,原来是楚小姐和江小姐啊,这位是?”宋晖曜看着楚九歌和江诗雨以及她们身边另外一个比较面生的女人。

“曜哥的记性是变的越来越不好了,她也是我们的朋友啊,沈璐垚前段时间你们见过。”

“哦,我想起来了,不过今天实在不好意思我还有别的事要办,待会儿我让经理给你们拿这里新推出的红酒给你们品尝以表示我的待客不周。”说完宋晖曜急匆匆的离开了酒吧。

“既然曜哥还有别的事要办我们也就不打扰了,走,我们先进去吧。”

小杨和队长在护城河附近的村庄找了将近两三个小时,这个村庄实在太大,除去河岸上的六条主路,每个胡同也有数不清的羊肠小道。现在已是晚上六点多几乎每家都吃过晚饭,要么就是在邻居家闲坐唠嗑,要么就是出去散步,甚至有极个别的已经开始关灯休息。而他们却要在这个时候挨家挨户的逐个询问排查,冷眼自然遭受不少,可是他们还是继续这样寻找下去。小杨从刚开始的兴奋紧张到现在的垂头丧气,眼看希望越来越渺茫他耷拉着身子说着丧气的话:“队长,你说我们找了这么久了还是什么都没找到,你说他们会不会已经离开了这里了?况且这个村庄这么大我们找了两个多小时才找到一小半,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怎么才找这么一会儿就开始丧气了?你刚才也说了这个村庄比较大,难道他们不知道这个很大吗,也许他们正是知道了这个原因才故意藏在我们还没找到的地方。打起精神要是一会儿发现他们如果因为你的疏忽让他们跑了我可饶不了你!”

“好。我知道了队长!”小杨打起了精神开始继续漫无目的的找人之路。

晚上七点半宋晖曜开着一辆加长的车带着那十多个人来到了陆子谦所在的位置,车刚一停下宋晖曜打开车门冲着陆子谦开着玩笑的抱怨着:“谦哥说的位置可真不好找啊,害我用导航找了大半天,改天你可要好好补偿兄弟我啊。”

“实在不好意思让你这么麻烦,改天一定补偿你今天的损失。今天让你来了主要是让你的兄弟们帮我找几个人。”

“找人,没问题,今天这十几个兄弟就交给你了。”宋晖曜转身看着后面站的整整齐齐的十多个人说道:“今天谦哥让你们帮他找几个人,具体情况一会儿听谦哥的安排,听到了吗?”

“知道了!曜哥!”一群人整整齐齐的回答道。

“谦哥,我酒吧那边还有别的事那我先回去了,有时间我们再聚。”

“一定!谢谢你了!”

目送宋晖曜的离开陆子谦对着那群人说道:“兄弟们今天让你们来了主要是让你们帮我找几个人,一会儿我会把照片发到你们每个人手上,辛苦大家了。”陆子谦弯着腰谦卑的说道,接下来他给那十几个人每人发一张那几个人的照片,一行人开始大规模的找人行动。

小杨和队长来到了一家不大的杂货店,店门紧闭小杨看了队长一眼用眼神示意他要不要敲门。队长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小杨叩响了已经锈迹斑斑的狮子状的门环,几分钟后一位老人颤颤巍巍的从门里面探出头来。“打扰了大爷,我们想问一下你最近见过几个奇怪的人吗?”老人看了小杨一眼眼睛一下子睁大握着他的手说道:“小同志是你啊,我就是报案的那个人啊,你们是再找杀害那个人的凶手吗?”

小杨一下子焕然大悟似的拍了一些脑门看着老人说道:“不好意思大爷啊,你看这天色太暗我竟一下子没认出你来,不错,我们正是找和那个流浪汉被害有关嫌疑人的线索,大爷你最近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人吗,那些人最近才出现,有可能还躲在这个村子里。”可能是觉得自己陈述的不太清楚小杨拿出手机把之前查到的那个视频拿给老人家看,并且指了指那几个有嫌疑的人。老人迷茫的看了看手机上的视频无奈的摇了摇头,小杨和队长面面相觑失望的叹了一口气。“那打扰了老人家时间不早了您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队长歉意的对着老人笑了笑。两个人转身准备继续寻找,“警官等一下。”老人突然喊住了他们两个。

“老人家您还有什么事吗?”队长看着老人问道。

“警官你们这样找下去哪里能找的到呢,况且现在有谁还敢把几个素不相识的人藏到自己家里,我倒知道一个地方,那里位置偏僻,树木茂盛很适合藏身不如你们去那里找一下碰一下运气。”

“那是什么地方?”两个人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目不转睛的看着老人。

“从这条胡同口出去左转,直走两千米,右转然后你们可以看到一个用一个大石头刻写的山青水秀的文字,就在石头的前面有一个不大的洞口从里面进去就可以找到我说的那个地方了。”

“谢谢你了老人家!”两个人向老人家道谢后转身前往他说的那个地方这个时候老人家冲着他们说了一句:“你们进去的时候千万要小心点千万别惊扰了那里的亡灵,因为那里是一处墓地。”两个人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老人家的忠告径直消失在愈来愈深的夜色里。

他们步行大约十五分钟终于来到了老人说的那个地方,此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四十分,队长首先来到了那个洞口。当两个人看到那个洞口不由得摇了摇头,那哪里是一个洞啊,分明就是比狗洞大不了多少的洞口。队长看了小杨一眼说道:“你观察一下周围的情况,我先进去看一下。”

“那队长你要小心点啊,里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

“呵呵你小子倒还担心起我了,我没事的。”队长把腰间别着的手枪放到枪套里,然后整个身体开始钻进那个狭小的洞口。

“小杨你从外面推我一下,我卡在中间了。”小杨从外面推着队长的屁股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推进去。

“队长,里面的情况怎么样?”小杨外面喊到。队长打开手电筒看了一眼周围狭小的洞口里面却别有洞天茂密的树林一眼望不到边,不仅如此树林周围仅仅有一处不大的空地,不过空地上放置的不是别的而是一排排整齐排列的墓碑,墓碑上贴着死者生前的黑白照片个个神情严肃有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此刻阴风阵阵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不过他毕竟是一个警察,不一会儿便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走到洞口说道:“小杨进来吧里面还好没什么特殊情况。”

“好的队长那我进来了。”

小杨把自己的手枪别在腰间,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整个人钻进洞口,还好他本人比较柔弱不一会儿便爬了进来,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爬的过程中自己腰间的手枪却不小心落在了外面。

“小杨一会儿你走路的时候要轻点,别发出太大声响,这里的枯枝败叶比较多那些人说不定就躲在某个角落,如果此时打草惊蛇想要抓到他们就难上加难了。”

“嗯,队长,我知道了。”

两个人小心翼翼的走在这伸手不见五指充满死亡气息的树林之中。

与此同时在树林某处的墓碑后面有三个人鬼鬼祟祟的躲在后面,四周被夜色笼罩看不到一丝光亮,冷风萧瑟他们三个紧紧靠在一块三个人都冻的瑟瑟发抖却不敢有太大动作,只能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他们的身体早已变的麻木不仁,可是他们也知道若是被发现了下场可想而知。可是即使这样他们中的一个还是忍不住说道:“我他妈的管不了这么多了,我们还要这样子躲到什么时候?再这样下去我们没被老大抓到之前就已冻死在这里了。”

“你疯了吗?现在如果他们找到这里我们可就完蛋了,我可不想再回到那座人间地狱。”

“你们两个吵什么,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藏在这里是不是,再坚持今天一个晚上,如果我们躲得过今天晚上,明天一大早我们就离开这座城市去别的地方。”

“但愿如此吧。”三个人小声抱怨了一会儿终于安静下来继续躲在那里。此时周队长和小杨两个人在黑暗中摸索着小心翼翼的前进,他们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生怕发出太大声响惊扰到躲在暗处的那几个人。

陆子谦将那十几个人分成四个小组依次对这个村庄的第三街道,第五街道,以及自己所在的第一街道,他在每个人的手机上都装置了一个微型的定位器一旦有消息手机上的微型定位器便闪出红灯进行提示。他们走到了这条街道的尽头,此时尽头的左边有一个比较小的路口,陆子谦拿出手机发现手机上的定位提示他们几个人就在附近,他兴奋的把手机放进口袋对着他们说道:“兄弟们跟我去这边看看,没猜错的话他们应该就在附近。”他们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发现旁边不远处有一处巨大的石头,石头上用红色的油漆书写着“山清水秀”四个大字。陆子谦鄙夷的笑了笑他走近一看发现在石头的旁边有一处比较小的洞口,他拿出手机照向那个洞口发现这个洞口有些不一样,他正准备凑上前去仔细看时脚底下却踩到一个坚硬的金属状的东西,他急忙俯身捡起那块金属状的东西,当他的手摸到那东西时心里猛然一惊,那东西不是别的竟然是一把手枪!陆子谦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悄悄的把手枪放到自己的口袋。

“兄弟们你们先在这个洞口外守着,里面的情况一无所知我不能让你们冒险。”

“是,谦哥。”

陆子谦身体消瘦仅仅一眨眼的功夫就从洞口钻了进去,爬进去的一刹那他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枪取出弹匣发现里面装满了子弹,他心在狂跳着毕竟这是自己人生第一次摸到真枪,他麻利的把弹匣重新装了进去把手枪放到自己的腰间。

周队长和小杨来到了满是墓碑的墓地,这个墓地远远的看去并没有多大可是走进看时比他们想象的要大的多,墓地有两条路,一条通向他们来的那个地方,另一条通向前面的一处田地,看样子应该是附近村庄里自家种的,此时虽已是寒冬小麦刚长出没多高可是这些庄稼地里却堆了很多麦秸秆和其他农作物。周队长看到这里心里暗自叫苦,如果让他们跑到这处麦田那抓到他们就更加困难了。想到这里他转过身去对小杨说道:“小杨一会我们分成两别从这两天路进去墓地那边寻找,你从这条路走,这条路通向我们来的那个小洞口,一会儿你遇到他们一定要看好他们,别让他们溜了。我从另外一条路进去,一会儿我们如果谁先发现情况打电话联系,知道了吗?”

“知道了队长。”小杨拍着胸口说道。队长朝他笑了笑:“自己要小心点。”

“嗯,你也是。”

两个人从两条不同的路口依次向墓地深处走去,陆子谦来到这里第一眼就看到了远处的墓地,他悄悄的走到一个隐蔽的角落打开手机,手机上的定位消息那个红点闪烁的越来越厉害,他关掉了手机径直朝那处墓地走去。当他走到一半偶尔发现一条比较近的路,于是他顺着那条路继续朝墓地走去。躲在某处墓碑后那三个人此时神经绷紧到了极点,好像随时都要断掉一般,可就在这时其中一个人的身上发出一阵嗡鸣声。其他两个人吓的几乎跳了起来。

“你他妈的没把身上的那个卡片丢掉啊!”

“我记得明明丢掉了,现在怎么会……”那人紧张的不知所措,他从口袋里掏出那张卡片,卡片上闪烁着红色的光芒在这个夜色里格外的耀眼,那样子好像是恶魔的眼睛判处他们的死刑。

“哈哈没想到我们还没逃脱他的魔掌,你知道吗,我们他妈的要被你害死了,你这个大傻逼!”三个人急忙起身准备逃跑。小杨在找寻的过程中突然听到一阵微弱的嗡鸣声,接着他看到不远处发出一阵红色的光芒,他兴奋的加快脚步朝着那光点走去。他的手不经意间摸向自己的腰却发现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的枪不见了!可是眼下的情况哪里允许他回去找枪,他咬了咬牙继续向那个红点的方向走去。

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在前方不远处响起小杨来不及多想加快脚步冲上前去追了上去:“别跑,再跑下去我可要开枪了!”虽然他的枪早已丢失可是他还是这样说道企图震慑逃跑的那几个人。也不知道追了多久突然有三个影子在他前方不远处慌不择路的跑着,他从之前的小跑改成飞奔可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那三个人竟然改变了方向从另一条路逃走企图跑到前方的麦田里。小杨紧张的心一下子放下了一半,他转过身继续追着那三个人,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感到后面有一丝丝危险在逼近。果不其然当他回过身看去时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正顶在他的脑袋上……

“别动,敢动一下我就打死你。”黑暗中响起了一个男人冰冷的声音。小杨这才看清楚那人的模样:“是你。”

空气在一瞬间凝固,甚至连风都已停止,两个人四目相对小杨呆愣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拿着手枪的陆子谦。陆子谦看到他这个样子不由得升起一股厌恶,冲他鄙夷的笑了笑:“你们警察都这么没种的吗?”说完一把推开他径直追向逃跑的那三个人。可是当他刚要冲上前去的时候小杨却从后面死死的抱住了他:“今天有我在你就休想找到那三个人!”陆子谦想要挣脱他却发现那人如狗皮膏药似的紧紧抓住了他让他动弹不得。

“我警告你快放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放开!”陆子谦转过身去一把抓住了他的一支手硬生生将他从自己身上拽开,可当他刚要走小杨又一次从后面拖住了他的腿。陆子谦看到他那个样子眼神变的极其阴鸷,他一句一顿的说道:“既然这样我就成全你。”他拿出手枪指着他的脑袋说道:“见鬼去吧,放心吧一会儿你的队长就会陪你。”说完他扣动了手里的扳机……嘭——一阵火光闪烁在整个夜空,那颗子弹犹如黑夜中一颗流星印在小杨的额头…………

看着倒在地上的年轻警察陆子谦心里没有一丝波动他拿着手枪继续追向那三个人。

“操他妈的,果然有警察来了,都她妈的开枪了,要不我们别跑了。”一个人一边跑着一边气喘吁吁的说道。

“废什么话让警察抓到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反正都是个死倒不如拼一把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据我所知前面不远处就是一片麦田,只要跑到麦田里我们就有一丝希望。”三个人继续他们的疯狂的逃生之路。

周队长从另外一条路寻找那三个人的下落,走了差不多十分钟却还是没有任何收获,就在他心灰意冷时突然听到前面不远处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根据步伐他推断前面至少有两个人。他加紧脚步继续向前走,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他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枪声。“小杨那边有情况,更或者是——”周队长不敢再往下面想下去,他拿出手枪一根手指就在扳机的边缘以应对突发情况。

脚步声越来越近,甚至他都可以看到前面有三个人的身影,不对是四个人!他们后面不远处还跟着一个人!夜色虽深可他还是根据那人的体形推断后面跟来那人不是小杨,一种难以形容的悲怆涌上心头。他拿出手枪冲天空开了一枪大声说道:“我劝你们乖乖自首,逃跑是没用的,就算是你们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追上你们!还有后面的兄弟我劝你放下手里的武器,不然可别怪我了。”

原本奔跑的三个人听到前面的枪声腿肚子不听话的哆嗦,有一个人甚至瘫倒在地惊慌的喊到:“这下完了,前面后面都有枪声,我们跑不掉了。”

“天意啊,天意如此。”那三个人悲痛的坐在地面痛苦的哀嚎,可是身后的陆子谦却不为所动,一步一步如死神一般逼近。“你们三个给我惹了这么大的麻烦你们觉得你们能逃吗?”听到陆子谦的声音那三个人精神一下子崩溃跪在那里向陆子谦求饶,不远处的周队长听到陆子谦的声音一步一步悄悄的跟上来。

“周警官站在那里别动!我警告你你在敢往前面走一步我保证你会后悔终生。”

“陆子谦你最好放下手枪别再做错事了,你的犯罪事实我已经查的差不多了我劝你赶快跟我回去,别在执迷不悟。”

“你们警察都这么啰嗦的吗,跟你回去干嘛?挨枪子吗?呵呵,你难道不想去看看跟你来的那个小同事吗?他已经死了,你难道不想见他最后一面吗?”

“陆子谦,你信不信老子一枪打死你!”周队长怒气冲冲的吼道,此刻他恨不得把陆子谦撕成碎片。

“呦呵,怎么了?急眼了,你看那是什么?”陆子谦手指指向远方,突然那里冒出了阵阵浓烟。“周警官现在去还来的及,要不然你的小同事的尸首你都见不到了?”陆子谦挑衅的说道。

周队长此刻陷入了一阵纠结,一边是自己千辛万苦即将追到的嫌疑人,一边是自己同甘共苦,风雨同舟的兄弟。

“别他妈在那儿跟我拖时间,我说到三你再不做选择我就打死他们三个中的一个,我倒要看看你们警察是同事的命重要还是这几个罪有应得的烂人的命重要。”

“三!”——嘭——又一声枪响,其中一个人已经倒在了地上,陆子谦刚数到三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打在跪在那里其中一个人的脑袋。

“好,我做选择,我选……”周队长悄悄拿出手枪说道:“我选择让你死!”他拿出手枪毫不犹豫的冲着陆子谦打去,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陆子谦似乎早有准备在他还没开枪的时候整个人便躲在旁边的一颗大树旁边,树枝上一颗深深的弹痕还冒着烟冒着刺鼻的火药味。

“是你把自己逼上绝路的,可别怪我无情。”他掏出手枪将黑漆漆的洞口瞄向周队长。

“叮铃铃……”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陆子谦没有好语气的说道:“操!什么事!”

“谦哥,不好了,附近来了好多警察,你自己多保重我和兄弟们先走了。”

“操!一群没用的东西。”陆子谦破口大骂,却不敢轻举妄动,他悄悄的走到那两个人身边抓着其中一个人整个身体躲在那人后面说道:“周警官别冲动,要不然我马上打死他!”周队长一步一步跟进手里紧张的冒出了汗珠却不敢轻易开枪。就在这时陆子谦突然把那人推到了周队长面前然后迅速的钻进了麦田之中,周队长冲着麦田疯狂的开了好几枪可是却还是让他逃跑了。

他怒气冲冲的抓着那两个人吼道:“要不是因为你小杨也不会死,今天我要不是警察我一定会把你们撕的粉碎!跟我走!”周队长拽着那两个人离开了那里,远处火光漫天,空气中弥漫着烧焦的味道,周队长看着那火光出了神,一个大男人的眼泪在此刻决堤:“小杨,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大火燃烧了一会儿外面响起了阵阵警车鸣笛的声音,警察在外面喊话。周队长努力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向外面走去,此刻的他不经意间回过头看向那处渐渐熄灭的火光,他好像看到了小杨在朝他微笑,并且向他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他颤颤巍巍的伸出了手予以回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