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失踪的流浪汉

“警官?你刚才说什么?”吴羽阳装出一副很震惊的样子看着调查人员。

“装糊涂是吧。”警官冷冷的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播放其中的一段视频瞬间吴羽阳变的哑口无言,因为那正是刚刚他拿电棍打陆子谦他们三个人的视频。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这么可能让别人发现呢?你们没权利带走我!我要请律师,我要请律师!”吴羽阳发了疯似的大叫。

“带走!我会给你时间让你请律师,可是那又怎么样无论是谁犯了罪就要接受法律的制裁。”几名警官把吴羽阳死死的拽住带到了警车内。

“这里有一个叫做陆子谦的人吧?带我去看看他。”警官对着其中一个教官说道。

“他在第五监区的宿舍,我这就带你去。”

推开门的一刹那那名警官呆愣在那里沉默了许久,他们三个少年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躺在那里,警官此时此刻的心里极其的难受像是被人用刀狠狠的刺了一下:“这就是你们的所长对待他们的手段?还好我来的早不然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惨死在这里,快点叫救护车过来!”

几天后陆子谦、宋晖曜、李墨羽三个人在医院躺了几天终于有所好转,少管所前所长吴羽阳因为涉嫌QJ并致其死亡且证据确凿被判处死刑。

少管所因为这件事进行了一系列的整顿并且明文规定了很多对看押人员有益的条例;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少管所管理人员不能对犯人动用私刑,服役劳动不能超过八小时等等。其中有一点值得一提是因为举报吴羽阳的原因陆子谦因此得到特殊待遇:提前释放!

“谦哥恭喜你啊,可以提前出去了,真好!”宋晖曜眼睛里满是羡慕看着在床边收拾行李的陆子谦说道。

“你也快了,说不定过两天你就可以出去了。”陆子谦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笑。

“唉谦哥你就别安慰我了,我一时半会儿还出不去呢。”宋晖曜神情有点落寞,监舍里就剩他和李墨羽了,接下来这间宿舍不知道又会进来什么样的人。

“我说的是真的,你过来一下。”陆子谦看着宋晖曜示意他走近一点,宋晖曜靠了过去陆子谦谨慎的看了一眼四周在他耳边说道:“我说的是真的,现在这边进行大整顿,你找个时间打电话给你家里人过来说明一下情况,很快你就会出去的。”

“可你也说过这里要进行大整顿,在这个紧急关头这样做不好吧?到时候要被查出来可就惹上大麻烦了。”宋晖曜担心的说道。

“没事,听我的绝对没事。我出去以后会帮你的,还有你知道我怎么举报吴羽阳的吗?”

“不知道。”宋晖曜疑惑的摇了摇头。

“监控,这边不是有可以自由学习的文化课程吗,我选择的就是计算机专业况且之前我也学过其他电脑技术所以在上课的时候悄悄记下了摄像头的位置然后找个机会在吴羽阳打我们的前一天悄悄在我们监舍装了摄像头,那个吴羽阳到死都没想到会栽在我手里。”

“你入侵了这里的监控系统?”

“是的。”陆子谦点了点头

“原来你早有准备……”宋晖曜心里突然有一种后怕的感觉,眼前的这个人突然感觉那么可怕。

“怎么?害怕了……还是怕我不言而无信?”

“没……没有。”

“陆子谦收拾完了吗?怎么还不走!”教官在外面催促道。

“好了,这就走!宋晖曜你自己多保重。”

“原来曜哥还有这么一段往事,不过我还有一个疑问?那两个人到底是谁杀的?怎么杀的?”楚九歌喝了一杯茶继续问道。

“此前我的推断就是谦哥,不过我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杀那两个人,虽然说那两个人有点讨厌可是也不至于杀他们,直到几天后……”

几天后少管所的一位管理人员喊住宋晖曜对他说道:“你今天不用干活了,去宿舍收拾一下,到办公室签一下字就可以走了。”

“真的吗?”宋晖曜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我哪有时间跟你开玩笑,快点去收拾。”

宋晖曜离开后李墨羽眼巴巴的看着他离开了那里,而他不知道的是他的死对头即将到来,他的厄运才刚刚开始。

“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受到了一盘录音带。”

“录音带,什么样的录音带?”

“很普通的黑色录音带,声音是谦哥的,主要内容是管教所宿舍里面的几起命案的作案过程。”

“看来陆子谦对自己挺自信的,还敢把内容发给你听。”楚九歌感叹道。

“是啊,不过我还是挺感谢他的,要不是他可能我也没那么快出来。”宋晖曜感慨的说道。

“对了,你之前说陆子谦是因为故意伤人致死进去的,那你知道他在哪里伤的谁吗?”楚九歌像想到什么似的急忙追问道。

“好像是因为意外把人推进什么里面死的吧?这件事他也没怎么说我也不怎么清楚。”宋晖曜眼神有点迷茫。

“该不会是秋禾中学的水塔里面吧?”楚九歌突然脱口而出,回忆一下子回到那段让人头皮发麻的岁月。

“这个我不清楚……”

“哎呀真不好意思今天搅扰了曜哥这么久,改天一定请你聊表心意。”楚九歌起身看了一眼手表略带歉意的说道。

“这么晚了要不吃个饭再走,等会儿我让保姆做一些你喜欢吃的,吃完饭我去送你。”

“不了,不了,打扰这么久已经不好意思了怎么还敢劳烦曜哥送我,我自己开车回去就行反正又没多远。”

“那行,楚小姐有空记的常来啊,幻梦酒吧里我还一直给你留着房间呢。”

“好的,曜哥,别送了,我走了。”

楚九歌打开车门拧开钥匙,脚底的油门使劲一踩车子瞬间如一束光冲了出去……

车子里的楚九歌久久不能平静宋晖曜的一些话让她对陆子谦这个人物更加的好奇,更让她兴奋的是以前困扰自己的谜团好像慢慢解开了……

12月15日清晨,山明市城郊外一处比较破旧的住宅区忙碌的人们早已开始新的一天的生活。街道两旁破旧的商铺也早已早早的开门准备欢迎的客户的光临。这处住宅区已经有好几十年的历史,比那些如竹笋般耸立的高楼大厦还要久远的多的多,不过随着社会经济的飞速增长这个充满记忆的住宅区正在被人们慢慢遗忘。不过在这里生活几十年的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老人们即使住在破旧的房子也不愿意跟随自己的子女住在那些气派的大楼里,对他们来说这里才是他们的家。

虽然说这里很是破旧可是这里的商店很是齐全,服装店,日用百货,五金店,菜市场……应有尽有。早上八点开杂货店的老刘像往常一样吃过了饭还没来得及把碗拿进去刷洗干净就听到门外面一阵阵敲门声。他走上前去打开了店门发现门外面站着一个老熟人。

“进来吧。”老刘笑着说道。说完走进厨房拿出两个热乎乎的馒头递在他的手上。

“谢谢!”那人低着头虔诚的说道。

“也是,这才一天的开始吃这些怎么能行呢,你等一下我再去给你拿点东西。”

“谢谢!不用了,吃这些就够了。”那人嘴里大口嚼着馒头含糊不清的说道。老刘吃厨房端出一些剩下的菜还帮他盛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粥放到那人面前。

“吃吧,别着急现在还早没来客人。”

“谢谢!等我今天乞讨到钱了一定拿来孝敬你。”那人感激的看着老刘。

“哈哈……你有这心就行了,你赚到钱了还是给自己买点好吃的,打扮一下自己吧,起码也把自己弄的像个人样。”老刘慈眉善目的看着那人。

“嗯,不过我还是想孝敬您,因为只有你才是真正的对我好的人,你是我的恩人。”

“恩人倒谈不上,反正我遭老头子一个,自己一个人也吃不了多少,剩下的饭菜倒了也挺可惜的,给你吃也挺不错的。”

“我吃饱了,等会儿我把碗给您刷干净。”

“不用了,吃好了就忙你的去吧,待会儿客人来了看到你这个样子终是不太好。”

“我知道了,那我走了。”

“好了,你走吧。”老刘目送那人走出店门外自己一个人起身把剩下的残余的饭渣倒掉拿进去厨房清洗直到外面有客人的喊叫声他才从厨房里走出来。

第二天一大早老刘便做好了饭菜吃到一半故意留下一点等着每日来乞讨的那个人,可是今天老刘等了好久那人还是没来,他站在外面东张西望看了好久除了来来往往的熟悉的街坊邻居那乞丐的身影却一直未出现。

“今天这是怎么了,那个傻小子怎么没来?难道去其他地方乞讨了?”老刘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失望走进厨房依依不舍的倒掉那些剩下的饭菜。在老刘的印象里那个乞丐不知从何时起几乎每天早上都会准时来到店门口乞讨,起初老刘看着他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对他很是厌恶随意从厨房里拿出一个剩下好几天的馒头丢给他,没想到他竟狼吞虎咽的吃的起来。之后的每天他都会过来,时间一久老刘看着乞丐反倒不那么讨厌了,甚至竟然每天希望他能过来。这样的话他就不会寂寞了,至少会有个人会陪他聊天解闷,于是他每天早上做饭故意会多做一点剩下一些等着那乞丐过来吃。

可是,今天他竟然没过来一整天老刘都不在状态,甚至犯了给顾客算错帐不该犯的错误。晚上老刘无心吃饭关上店门一个人走在街道上漫无目的的闲逛。直到他走出住宅区外面一条护城河旁边,此时的护城河人流攒动,一群人站在河岸两旁像是看到河里面有什么东西在那里议论纷纷。

“哎呀,真是惨啊,脸都被人划烂了,也不知在河里面泡了多久,整个身体都快泡烂了。”

“谁说不是呢,不过这里也没人管,不像前面繁华的大城市。再过两天发出尸臭这条河算是毁了。”

“唉!不过看样子像是一个乞丐,看他穿那样子就知道了,再说了都过了那么久了都没人过来肯定是个没名没姓的乞丐了。”

老刘在靠近的过程中听到人群里你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心里竟升出一种不祥的预感。“今天那人没来难道是出了意外。”想到这里老刘赶紧从人群里挤进河岸的最前面戴上他的眼镜仔细看着河面上漂浮的那具尸体。

也许是天意,不知是谁请了打捞尸体的船只,三个人开着船带上口罩费了好大劲才把那具尸体打捞出来,等船只把尸体打捞上岸时老刘终于看清了那具尸体的面貌。

“原来真的是他……”他的心里一阵剧痛眼前一黑整个人倒了下去…………

次日一大早警察局门口一位老人站在警局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警察有点不知所措,他站在那里踌躇了好久终于他像下定决心似的走进了警察局。

“大叔,你来这里有事吗?”老人刚走到警局门口就被一位年轻的警察拦住,那人上下打量了老人一番心里想到:“这该不会是谁家的老人迷路了吧?”

“小同志,我来这里报案。”老人看着那个年轻的警察年轻的焦急的说道。

“老人家,别着急,有什么事进到里面慢慢说,你看这外面天气挺冷的。”

“谢谢你了小同志。”老人感激的说道,跟着那个警察走了进去。警察给老人倒了一杯热茶递到他面前说道:“老人家别着急先喝口热茶暖暖身子。”

“谢谢!”老人双手接过杯子喝了一小口接着说道:“警察同志我要报案,在离这里十公里的一条护城河里发现了一具尸体,这个人我认识,他是一个流浪汉,前几天还活蹦乱跳的,可是过了几天他就莫名其妙的死了,我怀疑他是被人杀死的。”老人激动的说道。

“老人家别激动,您可以把具体情况讲一下吗?关于那具尸体的生前情况,越详细越好。”

“这个……”老人表情瞬间凝固,欲言又止,他摸了摸本就稀松的头发略显尴尬的说道:“小同志对不起,那个流浪汉的具体情况我还真不清楚,我只知道他整天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年龄大约十八九岁,身材羸弱不堪,但是具体他叫什么家住那里我也不知道。”

“好吧,你说的这些情况我会和我们领导说的,你先回去吧,对了您老人家的联系方式可以说一下,有新的进展我也方便和您说。”

老人匆匆写下了一串电话号码向那个警察道谢后匆匆离开,年轻警察看着老人离去的背影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队长吗,我小杨,你能先回警局一趟吗,我刚才接到了一个奇怪的案件。”

“我在忙着监视陆子谦呢,你刚才说什么奇怪的案件?有多奇怪?”

“有多奇怪我在电话里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是关于一个流浪汉的,我怀疑和我们正在查的陆子谦和那些流浪汉有关系。”

“哦?这样啊,好了,我马上回去。”队长挂掉电话暂时放弃了对陆子谦的监视驱车回到了警局。

“哥哥,那个警察走了。”王雯芊喝了一口奶茶故意用杯子挡着脸说道。

“我知道了,一会儿你有什么打算?”陆子谦拿出了手机起身准备结账。王雯芊见状连忙起身跟在他身后说道:“我不知道,哥哥一会儿要去哪里?”

“我一会儿要处理一点私事,要不我先送你回家?还是你想去找你的那群闺蜜?”

“不了,下次吧。今天逛的有点累了,我还是回去休息吧。”

“好吧,一会儿我送你回去。记住,警察要是找你的话千万不要慌,一切按照我说的去做。”

“我知道了哥哥。”

“小杨怎么回事?”队长一进门来不及坐下直接了当的问道。

“是这样的队长,刚才有一位老人跑来报案,说是在距这里十公里的一处护城河里发现了一具尸体,并且老人声称这具尸体他认识,是一位流浪汉,不过我问他流浪汉的具体情况他就不知道了,老人的联系方式在这里。”小杨拿出了那串号码递给他,队长看了一眼号码随即问道:“那边有人报警吗?尸体还在河里吗?”

小杨脸上掠过一丝尴尬,小声说道:“这个,这个……一时大意忘了问了。”

“走吧,先去那边看看吧,你查一下老人说的那条护城河在什么位置。”

“好的,我马上去办。”

城郊某处新的烂尾楼内一大群乞丐整整整齐齐的站成三排,陆子谦骑着他的摩托车轰到最大油门那速度简直比汽车还要快。十分钟后他气冲冲的走进烂尾楼内冷冷的看着站成三排的流浪汉们走到一号面前冷冷的问道:“怎么回事?”

“对不起谦哥,昨天的事情没有处理干净,负责做掉那个偷听的流浪汉的兄弟至今还没找到。”

“到现在为止还没找到?”陆子谦尽力压制心中的怒火,可是那凶狠的眼神简直能把人吃掉。

“你看好他们,这里可能会变的不安全,甚至还会进行又一次转移,千万不要让他们再跟我惹那些没必要的麻烦。”

“是,我知道了。”一号低着头说道。

“这一次的错误我暂且当到一边,如果再出现类似的错误我们旧账新账一起算!”说完陆子谦走出烂尾楼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队长,找到了,距离这里十公里的地方确实有一条护城河,不过这个地方现在几乎与世隔绝了,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加上政府的不管不问那里的东西还保持着十多年前的场景。”

“哦,原来如此,这样一个地方想必有很多流浪汉,毕竟住在那些高楼大厦穿着光鲜的人很排斥这些脏兮兮的流浪汉的。坐好了,我要加大油门了。”队长说完话使劲踩了一下油门,汽车轰的一声刺耳的轰鸣转瞬消失在路上。

十多分钟后他们来到这个与世隔绝的村庄,刚一进去他们就被眼前的建筑下子勾起小时候的回忆,青色的瓦片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格外温馨,不远处的几处烟囱下传来阵阵炊烟袅袅升起,他们甚至闻到了饭菜诱人的香气。古铜色的大门外一位系着围巾的婆婆颤巍巍的从门口出来笑着叫着老伴进屋吃饭,而那个老爷子收起手里的活幸福的朝着婆婆笑了笑两人依偎着走到了房间。

“多美好的一副画面啊,唉,没想到在这座喧嚣的大城市里也能看到这样静谧温柔的画面。”小杨感慨的说道。

“现在还不是你感叹的时候,走,我们去护城河。”

“好吧。”小杨的思绪一下子被拉了回来有点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这里。

这座护城河已有几百年的历史,经过几百年风雨的侵蚀仍然像一位守护神一样守护者这些渐渐被繁华城市遗忘的人们。护城河全长一公里,宽越十米,由六个拱桥组成,拱桥下面有几张不大的船只在那里悠闲的捕鱼,每座拱桥上都有一条主路,主路对应相应的街道。桥的岸两边有不少人在那里衣服,主路上还有好多人吃过晚饭在那里悠闲的散步。他们两个人大致的看一下队长幽幽的说道:“看样子还是我们疏忽了,这种情况下尸体要被打捞上来了,就算是我们现在找到了也被破坏的差不多了,现在我们只有从别的地方开始查了。小杨,你去查一下最近几天这座城市的热门微博,或者热门视频说不到会有线索。”

“好的,我这就去查。”小杨拿出了手机点开了微博,以及最近几款热门的短视频软件。

“队长,找到了,在某音上找到了一个现场视频。”

“好,很好,拿过来我看看。”他们两个人凑到一块儿开始看那则视频。视频的拍摄者似乎心有余悸的说道:“太可怕了,也不知道是哪个丧良心的干的,好好的一条护城河就这样被毁了,以后谁还敢用这里的水。你们看到了吗?那中间漂浮的黑色物体就是那具尸体,太可怕了。”

看的过程中有几个人引起了队长的注意,他眉头紧蹙若有所思的说道:“你看这几个人是不是有问题。”队长用手指指着人群中的那几个人,他们虽然穿着正常人的衣服,可是举手投足间却不像一个正常人该有的样子,眼神漂浮不定,时不时用异常谨慎的眼睛看着周围,似乎惧怕着什么,尤其是他们的手指,每个手指都藏满了污垢看样子就是一个流浪汉。

“是啊,队长你不说我还没看出来,他们虽然看着中间那具尸体,可是眼神却在躲闪不敢与人对视,难道他们就是……”小杨掠过一阵后怕。

“快走,现在我们的任务就是赶紧找到这几个人,说不定他们就是我们破案的线索。”

“好的!”小杨的语气里带有一丝丝激动,他跟在队长身后快速的走着。

“等一下,你带枪了吗?”队长突然严肃的看着他。

“带了,怎么了?”小杨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子弹装满,枪上好镗说不定不止我们再找他们,一会儿说不定会有意外情况。”

“你是说陆子谦也在找他们?”小杨紧张的掏出手枪装满了子弹上好了镗握着手枪的手竟然颤抖起来。

“别紧张,有我呢。”队长摸着小杨的手安慰道,他的眼神冰冷且坚定的看向前方,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