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婚礼

这好像就是一场梦,江诗雨回到家中似乎还未从梦境中醒来。闭上眼睛脑海里一闪而过的还是何奕阳的身影。她是一个苦命人从小到大从来没真正感受过爱情,因为还债她和徐天豪草草结婚,最终以徐天豪的死亡宣告这一段感情的结束。现在她却喜欢了一个自己不该喜欢的男人:自己闺蜜的老公,如果让楚九歌知道的话估计会杀了自己。可是现在自己却像一件物品一样被人随手丢弃。

江诗雨坐在床边冥想了一夜想终于到了一个可以报复何奕阳的方法。“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回到家里的路上何奕阳心里七上八下的,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江诗雨确实是一个美女,虽然比不上楚九歌漂亮可是她身上独特的气质是楚九歌没有的。可是自己却不能深陷下去,现在他还不能和楚九歌翻脸,要不然自己和父亲的公司都会受到牵连,毕竟楚九歌的父亲在这里是拥有绝对权利的人。想到这里他把车停到一边,自己翻遍了车里每个角落把里面的行车记录仪和其他有关东西全都销毁的干干净净。

10月11日一大早江诗雨早早的来到公司看见文旻昊正坐在他的座位上认真的工作着,今天他穿了一件白色外套里面搭配着黑白相间的格子衬衫。黑色镜框里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盯着电脑认真的打印着文件。江诗雨走到他面前就这样一直盯着他看,过了几分钟后文旻昊察觉到身后的异样转过身去刚好和江诗雨的眼神碰个正着,他害羞的低下头用手扶了扶镜框小声说道:“江主管找我有事吗?是不是我的设计的文案又出了什么问题?”看到小文这个害羞的样子江诗雨莞尔一笑说道:“没事,就是想和你聊一下,你一会儿去我的办公室我有事要和你说。”说完江诗雨面带微笑的看着他转身走向自己的办公室,文旻昊疑惑的摸着自己的脑袋心里默念道:“江主管今天怎么这么奇怪?”

十分钟后文旻昊小心翼翼的走到江诗雨的办公室,他轻扣了几下门乖乖的站在那里等着。

“进来吧。”江诗雨温柔的说道。

“江主管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文旻昊略显拘谨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别傻站在那里了那边有位置坐在那里说吧。”江诗雨指着旁边的位置示意他坐下,小文安静的坐在那里整个人都显的特别紧张。

“你看起来很紧张啊?我有那么可怕吗?”江诗雨打趣的说道。

“没,没那么害怕。”小文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那就行,我就说嘛我之前好像不经常对你们发脾气吧?今天找你来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和你聊聊一些家常。小文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二,刚大学毕业就跑到这里来实习。”

“大学毕业,嗯,听起来还不错,看你资料是复旦大学毕业的怎么会来这里呢?”

“也没想太多,就是刚毕业先找份工作锻炼锻炼自己,等有一定的工作经验了再去考虑其他的。”

“确实是个有自己想法的年轻人,你现在谈对象了吗?”江诗雨温柔的看着他后者被看的耳朵升起一股燥热整个身体重重的垂下去。

“没谈过,家里管的比较严上大学的时候不让我谈恋爱。”文旻昊从始至终一直低着头要么就是把脸扭到一边眼睛始终不敢盯着江诗雨。

“呦没看出来啊小文你还是个妈宝男呢,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呢?说不定遇到合适的姐还能帮你介绍呢,你都二十二了年龄也不小了。”

“暂时还没这个想法。”文旻昊小声说道心里却是狂跳不止,说实话他喜欢女孩的类型就是眼前和他说话的这位。虽然江诗雨他大几岁可是在他看来她就是自己理想中的女朋友该有的样子。她漂亮,温柔,善良,知性……有好多可以用在她身上的赞美词可是在这关键时刻文旻昊却不知该如何形容。

“那你喜欢比你大岁的女生吗?”江诗雨说完话特意端正了坐姿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这个说不定,遇到喜欢的我觉得年龄不是问题,大几岁没什么关系的。”

“很好,没事了你先回去工作吧。”江诗雨微笑的看着他目送文旻昊离开办公室。

周队长和小杨来到了陆子谦以前所在的烂尾楼,刚刚走进去他们就被里面迎面扑来的潮湿难闻的气味熏的捂住了鼻子,在四周认真的查看后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只有满地的垃圾以及各种各样散发着霉味的破铜烂铁。

“走,我们进去看看。”周队长说道,小杨跟在周队长身后来到了里面的一间隐蔽的房间里,刚一进去他们就被眼前的一幕深深吸引。房间的深处是个两三米高的深坑,深坑下面一座巨大的黑色铁笼,铁笼深处散发出极具刺激性的化学品味道。

“队长这是硫酸,不过我很好奇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铁笼下面倒这么多硫酸。”

“这也正是我们要查的地方,走我们下去瞧瞧。”他们两个人小心翼翼的顺着台阶走到了铁笼里面。当他们看清铁笼里面的东西时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队长,这些是……”小杨看到铁笼里面发黑的骨头碎片声音有些发抖的说道。

“从这些骨头大小来看绝大数是狗的骨头,你看这些骨头上面还残留着未腐蚀完的狗的皮毛。不过有的骨头碎片并不是狗的,你看这几块从骨头的形状来看应该是人的胸腔上的骨头,这几块骨头的上面还残留着牙齿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这些人活着的时候被人推下来被这些狗生生咬死的。后来这些活狗关在铁笼里被人倒了好多硫酸同这些可怜人一起腐蚀而死的。”周队长严肃的说道。

“他们简直就是一群恶魔,这么丧尽天良令人发指的事情也做的出来!”

“所以我们要尽快找到证据争取要早日把这些恶魔绳之于法!这个现场很明显被他们处理过他们肯定转移到别的地方,小杨你先把这些骨头残骸收集起来拿去鉴证科作对比然后我们再去附近其他类似的烂尾楼说不定他们就在那里。”

“是队长!”

“哥哥你说我该怎么办?这几天那两个一直缠着我问着问那的,我真的怕哪次一不小心说漏了嘴。”某茶餐厅内王雯芊小声的对陆子谦说道。

“不用怕,在撑几天很快就过去了。只要我们想好对策那些警察不会发现我们的。”陆子谦喝着茶淡定的说道。

“但愿如此吧,我现在做梦都是警察抓捕我们的场景,每次都会被吓到一身冷汗。”

“没事,你就是想太多了,对了最近和你们的那群闺蜜怎么样?还是经常出去玩吗?”

“唉,我现在哪还有这个闲心出去玩啊,有时候出去没走两步就被那两个警察堵着我哪还敢找她们去玩啊?哥哥你呢,最近都不怎么和我联系了,是不是把我给忘了。”王雯芊嘟着嘴不满的说道。

“小傻瓜我哪里会把你忘了,你也知道最近警察盯着我们盯的很紧,走的太近的话他们肯定会起疑到时候会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真的吗?哼,你可别骗我,别到时被着我找别的女人。”

“小傻瓜你看我像那样的人吗?好了,吃了早点回去吧说不定那群警察正盯着我们看呢。”

“好吧,那两个警察可真够艹蛋的,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啊。”王雯芊郁闷的喝了两口茶放下杯子离开了茶餐厅。

晚上七点半公司下班的时间,同事们陆陆续续整理好自己的工作岗位准备离开。文旻昊把今天剩下的最后一份文案打印完毕后收拾完工作岗位正准备离开这个时候江诗雨从办公室走出来对着他说道:“小文下班回去有事吗?没事的话陪我出去逛逛好吗?”在江诗雨的盛情邀约下文旻昊也不好意思拒绝跟着江诗雨一同离开了公司。

他们来到一家服装店文旻昊以为是江诗雨自己买衣服索性站在外面说道:“江主管你先进去吧我在外面等着你。”

“你这个傻小子都是下班的时间还叫我江主管,叫我诗雨就行了,你站在外面多没劲,我买衣服一时半会出不来,你就跟着我一块儿进去就行了,我又不会吃了你。”江诗雨笑着硬拉着文旻昊走进了那家服装店。江诗雨在里面对着各种各样的衣服看来看去挑来挑去时不时还会穿上一两件问文旻昊这件衣服好不好看,适不适合自己穿之类的话。文旻昊则对每件衣服都点头说好态度极其敷衍,江诗雨看着他那个木讷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最终挑了几件自己喜欢的衣服走到了收银台。文旻昊看到江诗雨结完账准备走出去江诗雨叫住了他有点生气的说道:“怪不得你这么大还没女朋友,你就这样陪女孩子逛街有哪个女生会喜欢你呢?”文旻昊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了江主……哦,诗雨,我不知道陪女孩逛街该怎么做?”“唉,真是个傻到可爱的小子,算了我也不逗你了,你自己不看看吗,来都来了挑几件自己喜欢的衣服回去穿吧,别整天就穿那么几件单调至极的衣服。”文旻昊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里面只有两三张百元大钞可是这些衣服都是动辄上千的他低着头一支手不停的抓着自己的衣角说道:“可是我没带那么多钱。”江诗雨笑着说道:“我还以为是怎么回事呢,我先帮你付着都有时间了你再还给我。”文旻昊低声呢喃道:“那怎么好意思呢。”江诗雨实在看不惯他这个样子领着他走到男装区说道:“我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婆婆妈妈的,让你买你就买,你先在这里挑着你穿好了出来给我看看我帮你参谋参谋。”文旻昊就这样被江诗雨硬生生的拉到那里,文旻昊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他又不敢挑选太贵的衣服,又怕江诗雨等的太晚会生气索性随意挑选了几件价格相对来说比较便宜的衣服穿在自己的身上走了出去。

“诗……诗雨,你看这身衣服怎么样?”文旻昊很不自在的站在那里等待着江诗雨的“审视。”江诗雨一看到他穿在身上的衣服脸上立刻浮现一种嫌弃的表情摇了摇头说道:“唉……你们男人的审美真的很不怎么样,算了吧还是我帮你挑几件吧。”江诗雨上下打量了文旻昊一番走到男装去走了一个来回立刻挑选了一套衣服说道:“你把这几件试试看肯定比你刚才挑的要好看的多。”文旻昊乖乖的拿着那几件衣服走到了试衣间。

几分钟后文旻昊从试衣间走出来江诗雨看到他的样子眼前一亮笑着说道:“你看我就说嘛我的审美不会错的,挺合身的嘛,多帅的一个男生啊。就这一身了走我们到前台结账去。”

接着他们来到了一间环境优雅的小吃店江诗雨把菜单拿到他跟前说道:“小文想吃什么自己点。”“我随便吃点就行还是诗雨你点吧。”文旻昊又把菜单拿到江诗雨面前,江诗雨拿起菜单说道:“那我就点了,点到你不喜欢吃的你可别怪我。”江诗雨随意点了几样又给服务员要了几瓶啤酒,她拿起一双筷子顶在啤酒盖上用力一翘那只啤酒盖一下子弹落在地。文旻昊惊讶的长大嘴巴:“没想到诗雨你还有这么一手。” “这算什么,小文你酒量怎么样,陪我喝几杯?”说完不等文旻昊回答江诗雨已经给他倒满了一杯酒,文旻昊端起杯子一饮而尽江诗雨笑着说道:“我说你急什么啊,酒不够我再让他们拿,来我们碰一个。”江诗雨又给他倒满了一杯:“干杯!”两个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喝了酒的文旻昊的话似乎变的多了起来,他和江诗雨从天南聊到地北,从小学聊到现在,文旻昊似乎也不在拘束整个人也变的开朗起来时不时还把江诗雨逗的哈哈大笑。饭菜上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喝了好几瓶酒,两个人脸上都红通通的。他们随意吃了几口菜肴江诗雨突然盯着她认真的问道:“小文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

“温柔体贴,就像你这样的女生就行。”他说完这些话整个人瞬间低下头。

“真的吗?哈哈……那你可不要骗我哦,那你喜欢我吗?”江诗雨冷不防的抛出这样一个问题。文旻昊一时被问的不知所措沉默了半天只是盯着江诗雨看,此时的江诗雨脸上因为酒精过敏变的通红,就像一个害羞的姑娘,那双漂亮的眼睛此刻变的迷离魅惑简直能把人的魂魄瞬间勾走。

“怎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文旻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握紧拳头像是做出一个重大决定似的鼓起勇气看着她说道:“我喜欢你这种类型的女生,准确的说你就是我的理想型,江诗雨我喜欢你!”说完他仿佛释怀似的拿起酒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很好!既然你喜欢我,那我们结婚吧!”

文旻昊怔住了整个人呆呆的坐在那里,他似乎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诗雨,你刚才是认真的吗?”

“是!我刚才是认真的!不是开玩笑,我也喜欢你,既然我们相互喜欢对方倒不如痛快一点,我们结婚吧!你答应吗?”

“可……可我现在什么都没有,怎么敢轻易答应这么重要的一件事。”

“没事,我不要求你买车买房,只要你能真心待我车,房的问题你不用考虑一切有我。你答应的话我们就挑一个合适的时间举办婚礼。”

“我……我答应你………我答应你!”文旻昊激动的说道。

“那行就这么说定了,不过我们可要约法三章如果结婚以后你敢去找别的女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江诗雨严肃的说道。

“我绝对不会的!”文旻昊信誓旦旦的说道。

“吃完赶紧回去哪天找个时间我们去拍结婚照。”

晚上八点何弈阳回到家中看到楚九歌正坐在客厅里面看电视他走上前去从后面环抱住楚九歌谁知却被她一把推开:“怎么了九歌?今天谁又惹到你了?”何弈阳关心的问道。

“没谁,只是突然的心情不好。”楚九歌淡淡的回答。

“难道是我?不应该啊,我这一天都在忙工作哪里会惹到你这个大小姐生气啊?”

“别在这儿跟我嬉皮笑脸!听说最近公司运营的效果不太好啊,据说一个五百万的项目都黄了,说说怎么回事?”

“唉,别提了,提起那个老色鬼我就生气,具体情况你问你闺蜜吧?”何弈阳有点不耐烦。

“我闺蜜,你是说江诗雨,我说何弈阳你不是吧,别什么事都往别人身上推,这又关我闺蜜什么事?”

“我说了你别生气啊。”何弈阳知道事情瞒不过去就把事情的一五一十都说出来除了他和江诗雨一夜露水的事。

“***!这个人渣别让我看到他,要不然非把他打残不可!我说呢就凭你何弈阳还有你拿不下的合同,原来是这样,好了,这次就不追究你了洗洗睡吧我再看一会电视。”楚九歌说完继续看着电视不再理会何弈阳,后者自知无趣便放下手里的公文包走向自己的书屋。

看着何弈阳的离开楚九歌心里泛起一阵怒火,香水的事情她还一直耿耿于怀。今天她特意找人在卧室旁边梳妆台下面一个抽屉里装了一个微型摄像头来观察他的一举一动。不仅如此他还在他的车里装了摄像头,只要他敢有所越界后果将士何弈阳不敢想象的。

深夜十二点江诗雨披头散发的坐在镜子面前,镜子里的她显得几丝憔悴,双眼无神,嘴唇发白,在灯光的陪衬下原本俊俏的她竟有一丝恐怖的气味。“呵呵,江诗雨,你这样做值得吗?就是因为因为赌气而去和另外一个陌生的男人去结婚?”江诗雨坐在镜子前自言自语,回想起最近发生的一些事她显的有些精力憔悴。原本以为何弈阳是她的真名天子,可以为她遮你风挡雨,奋不顾身。可是……到头来只是荷尔蒙在作祟。自己就像一个玩具被人玩腻了就随手丢弃,可是她的眼神虽然疲惫空洞心里却升出一股不服输的劲。她要告别曾经,现在懦弱的自己,以后的自己要证明给别人看,她比任何人都强,可以得到别人所拥有的一切!包括那个众星捧月的楚九歌。

第二天一大早文旻昊刚来到公司就被公司里的其他人给团团围住,众人七口八舌的向他问个不停。

“小文听说最近你和我们的江主管走的很近,有事没事的还把你叫到办公室,老实说你们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是哦,没看出来啊小文,平常看你老实巴交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把江主管搞定了,快也教教兄弟呗。”

文旻昊被众人问的也不知如何回答只是坐在那里一个劲的傻笑。

“江主管来了大家快回到自己的位置!”不知是谁喊了一句,那些围在文旻昊身边的人一下子都老老实实的回到自己的岗位上。江诗雨走到文旻昊身边,其他人看戏似的偷偷的看向文旻昊这边,而他本人则把头沉沉的低下去:“这下完了,肯定要挨骂了,诗雨肯定会怪我多嘴的。”

“各位同仁们今天我来宣布一件事的,下月的11号我和小文就要结婚了,到时候大家一定要来到我们的婚礼现场啊。”江诗雨微笑着落落大方的说道。

“好!恭喜江主管和小文!到时候我们一定会去讨杯喜酒喝。”众人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2017年10月12日晚上九点楚九歌和江诗雨两个人在幻梦酒吧里相对而坐各自沉默只是默默喝着杯里的酒,这个时候江诗雨往楚九歌的空杯里倒了一杯酒说道:“九歌给你说这个事,我下个月11号就要结婚了。”

楚九歌听后不敢相信确认似的又问了一遍。“等等,诗雨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下个月11号我就要结婚了。”

“真的?!这么重要的事怎么现在才和我说,你也太不地道了。”楚九歌之前的阴霾好像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她兴奋的看着江诗雨。

“唉。毕竟是第二次结婚不宜大肆宣扬,越少人知道越好。”江诗雨叹了一口气低着头。

“那王雯芊和沈璐垚也不和她们说吗?”

“唉算了吧,你看她们现在叫都叫不出来了,说不定在忙其他的事情呢还是不要打扰她们了吧?”

“那个男人是谁?靠谱吗?”楚九歌意味深长的看着江诗雨。

“靠谱,是个挺安静的人也懂的心疼人。”

“那就行,只要你自己想清楚了就行。对了,婚纱照拍好了吗?找到举办婚礼的地方了吗?”楚九歌关心的问道。

“还没有呢,正在到处看呢。”

“不用到处看了,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我有的时间到时候保证让你举办一个难忘的婚礼拍一套美丽的婚纱。相信姐妹的眼光。”

“谢谢你!”江诗雨举起酒杯同楚九歌一饮而尽。

晚上十点楚九歌回到家中此时的何弈阳已经沉沉的睡去,她拍了拍何弈阳后者极不情愿的睁开眼睛慵懒的说道:“回来了九歌有什么事吗?”

“明天别去公司了陪我去附近的婚纱店和比较好的酒店逛逛。”

“怎么?你要拍婚纱啊,不是已经拍过了吗?”何弈阳翻过身去准备继续睡。

“我哪有那么多闲心拍那么多婚纱照,是我闺蜜要结婚了,我帮她去看看。”

“哦,哪个闺蜜?”

“就是你公司的主管江诗雨。”

何弈阳突然之间变的清醒,之前的睡意一下子烟消云散,他起身看着楚九歌说道:“这么突然最近也没听她提起过啊?什么时候结婚?”

“人家什么事都要和你说吗?你跟她很熟吗?再说了她是第二次结婚不宜大肆宣扬”

“也是,好吧我明天陪你去。”何弈阳的心脏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心里默默说道:“好悬差点说漏了。”

“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

“你先睡吧我先去洗个澡。”

深夜十二点江诗雨一个人在街上闲逛,晚上的街道显的格外冷清她把手揣在口袋里顶着冷风漫无目的走着。走到青苑小区离家只有五六分钟的一处烂尾楼里她停下了脚步,看着被夜色笼罩的街道她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之前嘴角竟不自觉的微微上扬自言自语道:“徐天豪你在那边过的怎么样?是不是临死的时候都想把我狠狠的爆打一顿呢?哈哈可惜你不能还魂了,今天给你说一件事可能会让你更加生气我又要结婚了。怎么样是不是恨不得从地下爬上来要杀了我?其实说实话我倒希望看到你从地面爬上来的样子,是不是还是那样的无能。”说完这些江诗雨仰头看向夜空眼睛竟湿润起来,可能只有她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流泪了吧。

“怎么这么晚了故地重游啊?”

旁边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江诗雨本能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看着眼前的男人冷冷的说了一句:“你能不能每次不要出现的这么神出鬼没想要吓死人啊?”

“呵呵,我不是每次都是这样啊,对了,你刚才说什么你要结婚?和谁结婚啊?”陆子谦看着江诗雨关心的问道。

“放心和谁也不会和你!你还是好好和你家那位大胸女朋友过吧?”江诗雨厌恶的说道。

“怎么?你吃醋了?不过根据目测你的也不小啊。”陆子谦猥琐的盯着江诗雨的胸直勾勾的看。

“*!你能不能不这么无耻,我才不会吃你的醋呢。”

“那个男的是谁?”陆子谦恢复之前的冷静沉着。

“我们公司的,我劝你不要乱来。”

“何弈阳吗?我记得他好像是你闺蜜的老公吧。”陆子谦审视一般的看着江诗雨。

后者被他的眼神看的很不舒服,她转过身去沉默了几秒随后转过身狠狠的盯着他说道:“你是不是有病!搞跟踪跟到我身上来了!我跟谁交往关你什么事!”

“不要生气嘛,你和谁交往是你的自由,不过我还是奉劝你一句万事要小心不要引火烧身。”

“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说不定哪天你就会惨死街头!”江诗雨说完转身离开。

“小雨记的结婚的时候告诉我一声。”

“下个月11号。”

看着江诗雨离开的背影陆子谦整个身体一下子瘫倒在地,在他听到她就要结婚的那一刻他的身体好像被雷电击中一般。原来自己终究是那个不入她眼睛的那个人,之前的付出好像也是无济于事。“我本将心向明月,无奈明月向沟渠。”陆子谦感叹的说道整个人踉踉跄跄的走在深不见底的夜色。

2017年11月11日江诗雨和文旻昊的婚礼在山明市的一家五星级酒店举行,由于之前江诗雨说婚礼不宜大肆张扬所以婚礼现场只有寥寥的十多个人。整个诺大的酒店显的有些空荡,早上十点一切准备就绪婚礼开始如期举行婚礼司仪拿着话筒大声喊道:“下面有请新娘新郎入场!”

音乐响起穿着一身西装打扮帅气的文旻昊挽着穿着婚纱的江诗雨慢慢的走向婚礼现场。文旻昊今天显得即兴奋又紧张,他挽着江诗雨的手早已渗出了密集的汗珠,几分钟后他们走到了正中央。司仪拿着话筒继续说道:“下面有请新郎为新娘佩戴结婚钻戒!”文旻昊有些颤抖的打开一个小巧精致的礼盒里面装着一个璀璨的戒指。他拿起戒指小心翼翼的戴到了江诗雨手上。

“请问新郎你愿意和新娘共度此生吗?无论将来贫穷还是富有,疾病还是其他,你愿意对新娘不离不弃相濡以沫吗?”

“我愿意!”文旻昊激动的回答。

“下面请问新娘你愿意和新郎共度此生吗?无论将来贫穷还是富有,疾病还是其他,你愿意对新郎不离不弃吗?”

江诗雨沉默了一会儿站在旁边的文旻昊显得有些尴尬许久之后江诗雨才说道:“我愿意!”

“可能新娘今天有些紧张啊。”司仪及时打破了尴尬随后拿起话筒继续说道:“下面有请新郎亲吻新娘!”文旻昊站在旁边慢慢凑近江诗雨深情的吻着她的额头,江诗雨闭上眼睛一滴眼泪静悄悄的落下。

楚九歌依偎在何弈阳身用纸巾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激动的说道:“真是太好了!诗雨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是啊!你这个闺蜜走到今天也太不容易了。”何弈阳摸了摸楚九歌的额头笑着说道。其实他的心里却是怎么也开心不起来,看着站在那里光彩照人的江诗雨他竟然有一种可耻的幻觉:“如果站在她身旁的那个人是自己该有多好。”

江诗雨在现场不止一次的看向楚九歌旁边的何弈阳,两人目光相对时何弈阳总会不自觉的躲避然后很是幸福的看着楚九歌。越看到他们这样江诗雨心里便像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压的她喘不过气来,可是她还是强装微笑看着在场的所有人,尤其是她的好姐妹楚九歌。

可她从始至终都没看向坐在角落里陆子谦,今天的陆子谦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理了一个干净清爽发型,穿了一身很是合身的衣服。坐在角落里的他默默的看着江诗雨,今天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看清她的容貌。“小雨,今天的你格外漂亮,婚纱也特别好看,可我为什么却高兴不起来?明明今天是你最幸福的时刻我不该从心底里为你高兴啊?”陆子谦越想越感到难过干脆不再看她而是把头朝向一边。

“谦哥今天看起来状态不好啊?”楚九歌注意到了角落里的陆子谦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

“呵呵,我一直都是这样啊。”陆子谦抬起头恢复之前的模样冷冷的说道。

“你和诗雨的关系怎么样?看来能来到现场的人关系应该不一般,你们以前认识?”楚九歌看着陆子谦从他眼角的泪水她证实了心中的猜测。

“关系一般,我之所以来到这里可能是之前酒吧的一面之缘吧。”

“是吗?”楚九歌盯着陆子谦说道。“看来诗雨对你的初印象还不错,她连王雯芊和沈璐垚都通知为什么偏偏请了你?”

“她们两个和江诗雨的关系怎么样想必你比我还清楚吧?有些话我不想说的太明白你们自己明白就好。”陆子谦话里有话。

“我想还是说明白的比较好。”楚九歌看着陆子谦步步紧逼的说道。

“九歌这位是谁啊?你们认识?”何弈阳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们身边看着陆子谦疑惑的说道。

“哦,忘了和你介绍了,这位是陆子谦,我们都叫他谦哥,是个很厉害的人物。”

“哦,原来是谦哥!幸会,幸会!”

何弈阳走上前去伸出手和陆子谦握手,陆子谦礼貌性的伸出手算是回应笑着说道:“何公子果然仪表堂堂气质非凡啊。”

“谦哥谬赞了。”

“楚小姐你还不赶快过去和你闺蜜多说几句顺便我也和何公子聊聊。”

“请便!”楚九歌拿着酒杯走向江诗雨。

“何公子可否赏脸先喝一杯?”陆子谦举起酒杯,何弈阳从旁边拿起一个酒杯倒了一些酒笑着说道:“谦哥客气,干杯!”两个人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何公子容貌堂堂年轻有为,老婆又是那么的漂亮生活一定很幸福吧?”

“还行,我看谦哥成熟稳重,身边也不乏美女陪伴吧?”何弈阳看着陆子谦淡淡的说道。

“我就比不上你了,没有豪车,也没有那么多钱,想追求美女恐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倒不像何公子这么有魅力,有家庭了还可以和别的美女谈笑风生。”陆子谦略带讥讽的说道。

“谦哥这是什么意思。”何弈阳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直勾勾的看着陆子谦。

“我也没别的意思,我只是奉劝何公子一句,凡事别太过火容易引火烧身。”

“看来谦哥对我有很大的成见啊。”何弈阳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也不全是。”陆子谦突然凑到何弈阳耳旁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做的那些事我都知道,你要知道人再做,天在看!”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那里。酒店门口文旻昊正在送来访的客人刚走到里面没几步就被一个人暴力的拉到角落里,那人用胳膊肘死死的顶住他的脖子,文旻昊被顶的喘不过气惊恐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艰难的说道:“你……是谁……你这是……做什么!”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要记住如若以后你敢欺负江诗雨惹她生气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说完那人松开了他径直离开酒店。

晚上十点天气突然阵阵狂风大作,街上两旁的广告牌被风吹的沙沙作响好像随时要掉落下来。不一会儿倾盆大雨从天而降,人们纷纷快速躲到安全的地方躲雨。而在街道的一角陆子谦拿着一瓶二锅头对嘴痛快的豪饮,酒精的辛辣如一股热浪在他的喉咙里肆虐,可是他却没有任何的感觉好像此刻的他如死人一般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唯独胸口跳动的地方传来一阵又一阵刀割似的疼痛,江诗雨穿婚纱的样子还时不时浮现在眼前,每回忆一次心就疼痛几分。眼泪和暴雨混合在一起滴落在他的脸上。

“啊!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冷漠?到底是我哪里招惹到了你!为什么从小到大你从没正眼看我,为什么我对你做了这么多事你还是对我无动于衷!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陆子谦仰天长啸似乎把这些年来的不甘全都喊出来,暴雨肆虐,冷风呼啸他的声音很快淹没在风雨里。手里的酒早已喝完酒精的作用让他头昏脑胀走路也变的摇摇晃晃,不知何时他的身边出来了一个女人,那女人面色焦急的冲着他喊到:“哥哥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你到底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了多久。”陆子谦抬起头朦胧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一头栽倒在她的怀里痛苦流涕的说着:“雯芊,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吧?不会离开我的吧?”

“傻哥哥,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会一直永远的陪着你的,因为我喜欢你啊。”

“真的吗?”陆子谦泪眼朦胧的看着她。

“真的。”王雯芊死死的抱住陆子谦哭着说道。

“走,我们回家。”

王雯芊家中。

王雯芊带着陆子谦为他换身干净的衣服扶他躺在床上。就在这时陆子谦突然起身一把抱住了她,然后把她压倒在身上不由分说一把扯开她的衣服,只是一瞬间王雯芊那傲人的胸器便一览无余的呈现在他眼前。

“哥哥,你这是做什么?”王雯芊有些羞耻又有些期待的捂着脸小声说道。

“今晚我让你做我真正的女朋友!”说话间陆子谦已经扯开了王雯芊全身的衣服,就这样王雯芊赤裸裸的躺在那里。。

也不知过了多久陆子谦终于沉沉的睡去,躺在他旁边的王雯芊香汗淋漓,她摸着陆子谦坚实的胸膛小声说道:“谦哥我终于成为了你的女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