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原来只是寂寞了

九月三十日傍晚六点十分,周队长和小杨两个人蹲在地上忍着恶臭难闻的气味仔细观察着地面上的痕迹。小杨一副不耐烦的神情抱怨的说道:“队长这里能发现什么啊?就算有有证据恐怕也被破坏了吧?这里每天要过来那么多次垃圾车恐怕很难找到证据了。”

“找不到证据也要找,我们的时间没有多少了,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找出证据来!”周队长几乎把整个身体都趴向地面突然他的眼睛看到一点红色印记他高兴的惊呼:“小杨我和你说什么了,这不就是嘛!”小杨马上凑过去戴着一双白色的手套摸了摸那点红色印记在鼻尖闻了闻皱着眉头说道:“队长你的感觉没错这就是血迹。”

“我们就顺着这些血迹往下找说不定就能找到流浪狗原始出发地点。”

“好,我一定竭尽全力!”他们两个拿着放大镜趴在地面寻找相同的红色印记。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真的发现了一个又一个红色印记,这些印记呈不规则的直线排列,看脚印应该就是那条流浪狗的。他们一路顺着红色印记寻找在青苑小区附近的一条街道上戛然而止。“队长这条血迹就在这里消失的,我们要不要在附近看看?”

“不急,现在贸然进去肯定会打草惊蛇,一来我们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案发现场就在这附近,二来我们不清楚这附近是什么情况,万一里面是群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我们恐怕得不偿失。以我来看我们还是保险起见我们先去会一会那个叫做王雯芊的女人,这件事肯定和她有脱不了的关系。”

“好吧,不过我们要去哪里找她呢?”

“她不是经常去那个叫做幻梦酒吧的地方吗,我们就到那里碰碰运气。”

“好吧。”

10月4日,江诗雨和闺蜜们嗨玩了三天开始了新的工作。在赶来的路上她的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昨天晚上她和楚九歌她们又是喝到半夜才回到家中,现在的她走起路来都有些飘飘然的。刚一走到办公室门口何弈阳早早的来到那里看到江诗雨到来他伸出手微笑的打起招呼:“江主管早啊。”

“老板早!”江诗雨昏睡的脑袋一下子清醒过来,她有些拘谨的站在那里。

“江主管这么久了见到我还是这么拘谨吗?放松一点。”何弈阳拿起一个凳子放在旁边示意她坐下。江诗雨奉命乖巧的坐下,何弈阳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叠文件说道:“这是上个月的财务报表和一些客户反馈记录你辛苦一下整理一下下午交给我,然后在做一份广告文案下午我要用。”

“好的,我马上去做。”江诗雨拿起桌子上的文件说道。“还有下午打扮的正式一点我下午要带你去一个地方。”何弈阳狡黠的笑着。江诗雨一头雾水可是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天哪!他要带我到什么地方呢?”

城西城郊外的一处烂尾楼里这群流浪汉重新找到了一个新的家,他们来来回回的四处观望好像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好奇。陆子谦坐在门口无聊的抽着烟旁边的一号则忙着做一个新的笼子,这个笼子比之前的大将近一倍,奇怪的是这个笼子里面并没有狗,也不知道里面会关什么样的东西。

“谦哥,笼子做好了。”

“很好,待会你出去买十多条蛇,然后再买些小白鼠过来。记住路上小心点千万不要被人发现了。”

“好的谦哥我这就去办。”

陆子谦看着一号离开了烂尾楼,几分钟后他也骑上了摩托车离开了那里。刚走到城郊附近的一处加油站不幸的是偏偏碰上同样再加油的周队长他们,陆子谦小声的骂了一句只好硬着头皮站在那里。

“你好,你是叫陆子谦吧?”周队长他们走了过来伸出手和他打招呼。

“是的我是陆子谦,你们是?”

“不好意思忘了做自我介绍,我们是警察,最近在查一个案子有些问题想问你,还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工作。”

“可以,只要能帮助你们我愿意配合,毕竟这是我们每个公民的义务嘛。我们就在这里聊?”陆子谦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们示意他们换个地方。

“不好意思疏忽了,我们去车里聊吧。”

“好吧,那走吧。”

“陆先生现在是做什么的,方便的话可以和我们透漏一下吗?”

“保安人力资源公司的,就是给需要安保的地方提供一些人过去,我从里面拿提成。”陆子谦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工作证件,上面写着:山明市恒通安保人力资源有限公司。

“听起来还不错,那你的工作应该很轻松吧?待遇怎么样?”

“工作也是不怎么轻松,经常遇到一些刺儿头,就是一些劣迹的或者是一些三天打渔两天晒网人。遇到他们我算是倒了大霉了。”陆子谦开始向警官抱怨着他的工作。

“唉,也是做什么都不容易。唉,对了,陆先生今年多少岁了?像陆先生这么年轻有为恐怕喜欢你的女孩有很多吧?”周队长似乎一直问些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弄的旁边的小杨一头雾水那疑惑的表情似乎再说:“队长你这是唱的拿出啊?”

“说出来不怕两位警官见笑,我还是单身,我这个人性格有点闷,说话又比较直很容易得罪女人,又不会哄女人开心所以现在还是一个人。不过我最近喜欢一个女人可是却不知怎么和她表白,唉,你说我这样是不是就是人们常说的注孤生啊。”

“唉,对了,像陆先生这样喜欢看直播吗?我有一个猜测说出来希望陆先生不要生气。”

“警官你说吧,我不生气。”

“我感觉像陆先生这样性格的人应该很喜欢宅在家里看网络上那些美女主播在线直播吧?”

“唉,说出来还真挺丢人的,还真让警官猜中了。我就是喜欢看那些美女直播,经常给她们留言。疯狂的刷弹幕。”

“那陆先生听说过一个叫做李安然的的主播吗?”

“李安然?”陆子谦摸着头发假装思索,许久才说道:“这个人我好像有印象,不过一时之间突然想不起来了,警官可以给个提示吗?”

“你看看这个女孩你有没有印象?”

周队长示意小杨拿出照片,小杨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放在陆子谦面前。陆子谦盯着照片看了半天突然尖叫道:“啊,怪不得这么眼熟呢,原来是她啊,我记得之前还关注过她呢。不过听说她的私生活很乱,同时和三个男人来往,看她年纪轻轻的没想到这么放荡,幸亏我早就不关注她了。”

“那你知道她死了吗?而且她的人头还被一只流浪狗叼在嘴里出现在本市的一处垃圾场附近。”

“什么?她死了?什么时候的事?!”陆子谦睁大眼睛震惊的说道。

“就是最近两天,具体死亡时间我们不方便透漏,对了,你看直播的时候经常给那些主播刷礼物吗?”

“有,不过那也是只有偶尔几次,我又不是那些富二代天天没事刷礼物然后把人约出来做做一些下流的事,我估计那个李安然的死就是这样吧,唉,贵圈真乱!”

“那你刚才说的那个女孩是叫做王雯芊吧?听说她之前也是网络主播,你们又是怎么认识的呢?”

“说起她啊,哦,我得好好想想……”陆子谦托着下巴回忆着。“对了,我记得一次在家里闲着无聊就想看看直播打发一下时间,无意间就进入到了她的直播间。说实话刚开始她给我并没有留下太多印象,不过让我注意到她的是她那傲人的胸部,实在太霸道了!从那时候起我就每天看她的直播,时间长了觉得她人长的还算可以。”

“那你给她刷过礼物吗?”

“刷过,偶尔几次。不过我刷的都是比较少的,我记得有个叫做荒木的人给她刷的挺多的。看样子就是家里特别有钱的公子哥,我这种人哪里能和他比。”

“你认识荒木?”周队长听到这两个字身体不自主的向前倾了一点。

“不认识,他刷礼物的时候看到了,不止是我其他看她直播的人也看到了。”

“那为什么王雯芊和你走在一起没和那个叫做荒木的人走在一起呢。”周队长提出了一个疑问。

“是啊,有时候我也在想她为什么没和那个有钱的公子哥走在一起反而是我,现在想起来恐怕是别人看不上她吧,毕竟胸大的女孩子多了去了,比她身材更好的比比皆是,他为什么会和她走在一起呢。”

“呵呵,这倒也是。”

“我记得李安然出事的前几天你们也在那家咖啡厅?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在咖啡厅自然是喝咖啡啊不然还能干嘛,至于那个叫李安然出现在那里可能只是个巧合吧。”

“当时你们在二楼吧?当时你在干嘛呢?能听到楼下什么动静吗?”

“拜托警官你也说了我们是在二楼哪里会听到下面会是什么动静呢?我当时在拿着电脑处理一些工作的事情,不信的话警官随时可以查看我的电脑。”陆子谦一直很放松的和警察对答如流,似乎一点也不介意警察查看他的私人物品。

“我记得陆先生经常出现在本市附近的烂尾楼附近?可以和我们说说为什么吗?”

“原来警官好奇的是这个啊,我有个朋友想开发一个新项目让我看看附近有什么好的地方,这些烂尾楼不也是没人住吗,我就到处看看有什么好地方可以用,到时候也不用担心钉子户之类的问题了。”

“好,谢谢陆先生的配合,有需要的地方我们再会。”周队长起身和陆子谦握了握手起身打开了车门,陆子谦离开车给他的摩托车加满油之后径直去往别的地方。

下午一点半何弈阳来到了公司,他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装,系了一条棕色带斑点的领带。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干净干练。他来到江诗雨办公司推开门眼前一亮,江诗雨穿着一身白色吊带裙,一袭黑色头发直直垂在后面散发着阵阵香气。紫色眼影下面明亮的眸子忽闪忽闪的宛如一颗璀璨的宝石。“江主管今天的这身打扮不错啊。”何弈阳由衷的赞叹道。

“老板谬赞了。”江诗雨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害羞的低下头。

“别叫我老板老板的,太俗。你就叫我奕阳或者是阳哥也行。走跟我去一个地方。”江诗雨本能的打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了她还没坐稳就看到了前面的化妆镜以及一些其他女性用品,她的心里一阵刺痛。“阳哥,你等下我还是坐到后面吧。”

“怎么?你还怕九歌生气啊?你看你想的太多了,你们是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了她怎么会计较这点小事呢?”何弈阳无奈的摇了摇头。

“还是坐到后面吧,坐在副驾驶我有点不习惯。”

“好吧,你开心就好。”

江诗雨打开了车门坐到了后面的位置。一路上她们并没有说太多话。两个人只是默默的坐在车里,为了打破尴尬的氛围何弈阳对着江诗雨说道:“喜欢听什么歌,我放给你听”

“随便,什么歌都行。”

“好吧,我就随便放了,如果你不喜欢听跟我说一下我切换下一首。”何弈阳点开了车载音乐,奇怪的是何弈阳放的这些江诗雨竟然觉得都很好听,也许是喜欢一个人都会喜欢他所喜欢的一切吧。

半个小时后他们来到了一家大型的广告公司,何弈阳领着江诗雨走向公司里面,一路上他们这对俊男靓女吸引了公司不少人的眼光。直到来到了公司的一间装修豪华的办公室,何弈阳小声对着江诗雨说道:“呆会儿进去不要害怕,就和在公司一样,一切都有我呢。”江诗雨乖巧的点了点头,何弈阳笑着带着她来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的正中央的豪华红木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年龄四十多岁的中年秃头男人,看到了何弈阳进来马上起身笑脸迎接大声说道:“何总终于来了,我可在这里恭候多时了。”说完他的眼睛不自觉的看向了旁边的江诗雨,见到她的一瞬间他的眼睛都直了,尤其她那散发出来诱人的头发香气以及那让人忍不住想入非非的修长美腿。中年秃头男人盯着江诗雨的大腿出了神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江诗雨被他盯的浑身不舒服只能一个劲的躲在何弈阳后面。何弈阳看到他这种猥琐德行厌恶的看了他一眼咳嗽了几声算是提醒,中年男人这才反应过来猥琐的笑着说道:“何总,这位是?”

“她是我们公司的主管江诗雨,这次来是为我们的合作事宜的。”

“好!好!”中年秃头男人拍手说道。“江主管你好!”他伸出他那一双肥胖的大手要和江诗雨握手,江诗雨出于礼貌只好极不情愿的伸出手,没想到中年男人抓着江诗雨滑如凝脂的手不肯松手,不停用他那肥胖的手来回揉搓,江诗雨死命挣扎才挣脱那双手的束缚。

洽谈期间中年秃头男人也是很不安分的盯着江诗雨,这个期间江诗雨如坐针毡,她很想站起来狠狠的打那猥琐的男人一巴掌可是碍于情面她只好忍气坐在那里,直到谈判结束双方拿出合同何弈阳和那个秃头男人签了字江诗雨才感到解脱。临走之际中年男人说道:“何总要不赏脸喝上几杯,我已在附近订好了五星级的酒店,再说了江主管也在这里,美酒配佳人在好不过了。”

“改天吧,我们先走了。”

“何总要是这样的话我们这些合同还有些地方有待商榷。”中年男人见江诗雨要走突然变了脸色。

“李总什么意思?”何弈阳读懂了他的意思淡淡的说道。

“我什么意思你应该懂,职场里的潜规则你应该懂吧?”他的眼睛再一次的瞟向江诗雨,猥琐且淫荡。

“那要是我不同意呢?”何弈阳狠狠的盯着他说道。

“那可别怪我不留情面了。”李总现在毫无顾忌的上下打量着江诗雨,似乎把江诗雨的身体看穿。

“是吗?好,那李总把合同拿出来我们在看看有哪些地方值得商榷。”何弈阳停下了脚步坐在座位上,江诗雨心里极其的紧张,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何弈阳他的心里一下子沉入谷底:“这可是五百万的大合同啊,看来自己是凶多吉少了。”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好像看到了即将发生的悲惨的自己。

“这才对嘛,有谁会和钱过不去呢。”李总自信的拿出了合同放在了桌子上,何弈阳拿起合同翻了几页笑着说道:“李总果然是行家原来真的有好多地方都要改。”说完他拿起合同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支漂亮的钢笔,突然他放下了钢笔做出了一个让在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动作,他拿起那张已经签好字的合同连同自己的那份一股脑的撕的粉碎狠狠砸在李总头上。“从今天起我何弈阳终止和贵公司的一切合作,至于这次带来的损失一切由我何弈阳一个人承担!还有你,你要是再敢打江诗雨的主意我让你身败名裂!诗雨,我们走!”何弈阳拉着江诗雨离开了那家公司。回去的路上江诗雨心上涌出一股暖流,此时她看到的何弈阳似乎比之前更加有魅力,不过她还是心存愧疚,毕竟因为自己让他损失了五百万,而且还要赔偿别人一笔价值不菲的违约金。她带着歉意对着正在开车的何弈阳说道:“对不起阳哥,都是因为我,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损失五百万并且还要赔偿别人违约金。”

“没事,五百万而已,都是小钱,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他那种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猥琐的老流氓,真应该好好揍他一顿。说到对不起我才应该向你说对不起,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受这么大委屈。这要是让九歌知道了她非得杀了我不可!”

“没事,只要我们不说她就不会知道了。”

“真的?那我们都不要说出去哦。”

“嗯,一言为定!”

“走我带你去吃好吃的,最近我在城中区发现一家鹅肝做的还不错,为了弥补歉意我请客带你去那里,让你看看我的品味如何。”

“谢谢阳哥。”

酒足饭饱何弈阳和江诗雨坐在车里,两个人都喝了不少的酒脸上都出现了酒精过敏的红色。他们相对无言只是默默的看向对方,暧昧如一抹凉风慢慢充满整个车里。“诗雨,今天很开心,真的要谢谢你!”

“我也很开心,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家了。”江诗雨欲擒故纵的说道。

何弈阳的脑袋昏昏沉沉的,看着面前的这位漂亮的女人眼睛变的迷离起来:“你今天真漂亮。”何弈阳慢慢靠近江诗雨,后者似乎并不拒绝只是口是心非的说道:“别这样,让别人看到不好。”

空虚涌上心头,情欲的种子慢慢在他们两个寂寞的人绽放,一抹零星火苗把这两堆干柴熊熊燃烧。何弈阳一把抱住江诗雨温热的嘴唇印在同样温热的江诗雨的嘴唇上,两个人在狭小的车里忘我的拥吻着。

10月5日早上八点半,刑警大队办公室周队长面对着一大叠资料面露疲态,这是他昨天他让小杨去档案室搜集来的一些资料,不过有些资料因为年代久远丢失了好多重要的信息,只有零零散散的一些资料。不过他还是不愿放弃任何一个和凶手有关的线索,他打开其中一份资料,这是一份个人履历,准确的来说是陆子谦的个人履历。自从上次和他的一番对话后他就心里觉得这个陆子谦绝对不像他说的只是一个普通的保安招工处的一名工作人员,从对他的一言一行的行为举止中他觉得陆子谦这个人对他们隐瞒了太多事情,至少李安然这件事上他绝对脱不了干系。

打开了那份履历,只见上面这样写着:

姓名:陆子谦

性别:男

出生年月:1993年6月25日。

籍贯:湖建省,山明市,明湖县江家村。

文化程度:初中

小学在江家小学,初中在山明市富山中学。曾在2008年11月28日把同学打伤后与11月29日主动投案在山明市少年管理所进行三年改造。看到这里周队长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为什么2013年至2015年这三年的履历为空白?这三年他又在做什么?还有户口档案里关于他的信息少之又少?想到这里周队长打电话给小杨。

“喂,小杨,我让你查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查的差不多了,我现在在江家村,在这里我有一个意外发现?”小杨在电话那边兴奋的说道。

“什么意外发现?”

“你还记得江诗雨吧?就是她的老公徐天豪被杀的那个?”

“记的,她和这个陆子谦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个江诗雨也是这个村子里的人,而且她和陆子谦是邻居,住的地方离得很近。我向村子里的人打听过他们以前经常一起去上学,可是到了初中的时候他们就很少联系了。为了求证这个问题我特意跑到了江诗雨和陆子谦所在的秋禾中学以及富山中学,富山中学的老师说这个陆子谦在这里上课的时候经常无缘无故的旷课,他的父母在外地打工很少管他家里只有一个年迈的奶奶在照看他。而且陆子谦在上中学的时候就经常和同学打架,后来因为事态发展的比较严重初中一年级没读完就被学校开除了。至于这个江诗雨更有意思,刚开始她刚到秋禾中学的时候经常被同学欺负,欺负她的就是我们曾经调查过的王雯芊和一个叫做沈璐垚的女人。后来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这个王雯芊和沈璐垚就再也没欺负过她。”

“可能是她告诉老师了吧?”

“我刚开始也是这样想的,后来听学校里的老师说,她还有一个比较好的朋友楚九歌,这个女人从小到大家里就比较有钱,为人更是正义豪爽。她经常出面为江诗雨打抱不平,为此还和王雯芊打了好几架,所以此后王雯芊她们就没欺负过她,”

“就这儿……那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啊。”周队长听到小杨的一番话后失落的回答。

“我刚开始也以为事情就这么简单,可是我在这里听到一个很有意思的案件?”

“什么案件?”

“发生在2008年11月28日陈天阳被杀案,也就是本市以前很有名的水塔抛尸案。”

“这个案子我听说过,据说当时尸体发现的时候已经形成巨人观,在打捞上来没多久就发生了“尸爆”。怎么又提起这个案子了?”

“是这样的,这个陈天阳是比江诗雨她们高一届的初二的一名学生。此人比较贪玩不学无术,经常和本校的女学生发生不正当的关系,在他死之前他曾经和沈璐垚有过一段关系。在发生关系后他抛弃了沈璐垚,为此沈璐垚跑到学校的顶楼上要跳楼自杀。后来没过多久陈天阳就失踪了,一个月后他的尸体在学校食堂旁边的水塔里发现。”

“这个案子我看过,卷宗上写的不怎么详细,有很多细节都是轻描淡写。凶手就是陆子谦!可是他那时已经在少管所改造了,具体细节卷宗上并没有写。”

“队长,你不觉得有三个人很可疑吗?”

“哪三个人?”

“除去沈璐垚,另外三个女人都很可疑。”

“你是说江诗雨,楚九歌,和王雯芊。”

“对,就是她们三个,不过我们首先可以排除王雯芊,因为从老师和以前的同学询问得知王雯芊在那个期间一直在很认真的准备期末考,加上她还要抽出时间照顾她生病的母亲所以她根本没时间找人杀陈天阳。剩下的就是楚九歌和江诗雨了,这个楚九歌家境殷实,通过走访调查得知她是认识不少小混混,甚至以前混过黑社会的人。不过她一般就和别人打架最多也就是把人打进医院,从来没因为打架致人伤亡的记录。而且她的父亲还在本市身居要职,所以她不可能因为一个人而挺而走险。”

“哦,那就剩下江诗雨最可疑了。”

“是,就剩下她了,这个江诗雨给人的感觉就是很温顺文静的一个女人。通过走访老师和同学走访也差不多是这样的回答,可我不这样觉得,因为在陈天阳时间中她一直扮演着一个很重要的角色,甚至可以说陈天阳的死就是她一手策划的。”小杨笃定的说道。

“说说你的猜测。”周队长兴奋的说道:“这个小杨还真不简单。”他在心里这样说道。

“说到这里队长先耐心听我说我在陈天阳同宿舍同学那里打听到的一件事,在此期间秋禾中学出现了一个叫做L的神秘人,这个人经常在晚上出现在学校水塔旁边教训那些行为端的学生,陈天阳之前就因为和本校学生有过不正当的关系并且威胁那名女学生为此这个叫做L的人就曾教训过他。可是这个陈天阳似乎不当回事依然我行我素,这回摊上沈璐垚这件事所以就把自己的命搭进去了。据我所知其他三个人都没和这个L的人有过密切联系,只有江诗雨很值得怀疑,首先富山中学距离秋禾中学走路也就十五分钟不到,加上陆子谦经常无理由旷课所以再次期间他很有可能就在秋禾中学。”

“那么学校里的人就没人发现他吗?”周队长提出一个疑问。

“这个我也想过,不过我从曾经在秋禾中学当过保安的一个人得知学校食堂经常要从外面买大量的蔬菜以及其他食堂用品,保安说他经常看到一个年纪不大的男孩过来帮忙卸货,他以为是那些卸货中某一个人的孩子也就没过问所以有时候就留他在学校过夜。陈天阳宿舍里的同学也说过经常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衣服戴着帽子的男孩出入宿舍,在11月28日当晚这个人带着陈天阳离开宿舍之后就没回来。”

“那江诗雨又怎么和他联系的呢?江诗雨宿舍的其他人就没发现吗?”

“这个江诗雨做事很小心,我查看过之前他们宿舍其他三个女人的询问记录,其中王雯芊的记录中这样说道:11月28日你当天在做什么?”

“早上六点半起床洗漱完毕后就去上早自习,之后整天除去吃饭休息几乎都呆在学校,晚上九点我回到宿舍。不过晚上十二点的时候我隐约听到旁边的上铺床位有动静,我实在太困也没太在意就继续睡了。据我从老师那里了解王雯芊的上铺是沈璐垚,她的旁边上铺就是江诗雨,她这个时候肯定不是平常的起夜这么简单,陈天阳这个时候可能已经被丢进水塔里面,而这个时候江诗雨可能就是去见陆子谦,而且L这个很有可能就是“陆”这个姓氏的首字母拼音的第一个简称。更让我相信这个推断的是据江诗雨的邻居讲在陆子谦进去少管所的第一天江诗雨就曾请过假去过陆子谦家里。”

“好!小杨干的不错,不过我们还要拿出实质性证据来,不然仅凭这些推断很难定陆子谦的罪,毕竟这是十多年前的案子况且那个时候他还是未成年已经在少管所接受改造。这样,你先回来一下,我们找个机会去查一下陆子谦的DNA。”

“好!队长我马上回去,这个很简单,那条狗叼着的李安然的头颅上应该有陆子谦的DNA,我们可以从这里查起。”

“我感觉希望不大,这样我们先去之前到过的那处烂尾楼附近看看,说不定能发现其他骨头残骸。”

“好,我马上过去!”

晚上八点楚九歌难得提前回家,她把车开到了地下车库看到何弈阳的车已经停在旁边:“呦呵,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楚九歌心里这样想道。关上车门她乘电梯来到了自己的家中,房间里一片漆黑安静楚九歌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打开灯的一刹那温暖的灯光瞬间把偌大的房间照的通亮,房间里四下无人只听得见她自己的心跳声。“奕阳,你在家吗?奕阳?何弈阳!”楚九歌喊了几声却听不到任何回应。“这个何弈阳跑哪儿去了?”楚九歌抱怨着说道,她放下自己的手提包来到了卧室,梳妆台前一面特别大的精美的镜子把她的美一览无遗的展示出来。楚九歌对着镜子苦涩的笑了笑:“楚九歌,这种日子就是你想要的吗?这个男人真的是你喜欢的吗?”说到这里她有些黯然神伤低下头从抽屉里拿出一根烟独自抽了起来,无意间眼睛瞟到了衣帽间里的一件衣服。这是何弈阳的衣服,不过他平时并不怎么穿,甚至楚九歌都没见过他穿过几次。楚九歌心里想到:“这个何弈阳搞什么鬼怎么突然想起穿这件衣服?”这件衣服是之前楚九歌给他买的,何弈阳并不怎么喜欢这件衣服但是碍于楚九歌的面子他还是勉强收下了,他平时几乎不穿,所以这件衣服突然出现在衣帽间这让她感到很可疑。楚九歌拿起衣服上下看了看,突然衣服上一股特别的香水味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把脸凑过去闻了闻不仅变了脸色:这是一款刚出的女士香水,价格很亲民,类似于香奈儿的高仿。楚九歌面无表情的把衣服放到了原来的位置离开了卧室,她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瓶价格不菲的红酒独自喝了起来。红酒杯子映出她高贵精致的脸庞,性感的嘴唇优雅的喝着红酒,可是表情却冷漠至极。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已经背叛了自己,而她要让这个男人付出代价。更重要的是她要找出来这个香水的主人,然后慢慢的折磨她。想到了这里突然想到了最近和姐妹们成立的猎狐者联盟,她的嘴角高傲的扬起,似乎已经看到了那个女人的悲惨的下场。

晚上十点城郊某公园附近的一条安静的小路旁边,此时的夜色显的格外静谧,凉风习习,几点星光在天空的一角闪动着。道路旁边听着一辆豪华的跑车,车上的一对男女坐在车里相对无言。男人尴尬的坐在那里不知所措,女人坐在后座一言不发只是把头伸向车窗外无聊的看着外面的夜景。男人拿出了一支烟打开了车窗开始抽了起来,烟草的味道传入到女人的鼻孔里她重新坐好看着抽烟的男人说道:“可以跟我来一根吗?”

男人愣了一会儿还是拿出一支烟递给女人,女人吸了一口吐了一口烟圈说道:“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不必考虑我的感受。”女人神情落寞一直不停的抽着香烟。

“诗雨对不起我知道我现在说这些话很不负责,但是我考虑了好久那天确实是我太冲动了。所以……”何弈阳说这些的时候有些犹豫不绝。

“让我不再纠缠你吗?”江诗雨淡淡的说道。

“也不全是这样,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愿意为我犯下的错补偿。”

“补偿?”江诗雨看着何弈阳眼泪忍不住的滑落,看到这里何弈阳有点不忍心一时间不知道该是安慰她还是继续说下去。

“对不起,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但是你以后缺什么跟我说我一定满足你。”

“好吧,呵呵,原来到头来还是一场交易。我也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女人,我之前看九歌戴的那款手表不错,你就给我买一款一模一样的腕带上要写上你和我的名字。你要是办到的话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为难你。”

何弈阳略显为难,想了很久最后还是说道:“好吧,我一定办到,另外我还会给你五百万作为补偿。最后我还是要向你说声对不起。”

“没事,我早已经习惯了。”江诗雨走下了车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那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