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猎狐者联盟

2017年9月22日还在修养的沈璐垚躺在床上休息,突然床头的手机一阵响动,拿出手机看到电话的一刹那整个人一下子变的阴沉。思索再三她还是接听了电话。

“璐垚,你最近怎么样啊?你弟弟上大学要花好多钱,最近刚谈了一个女朋友花销很大,你看能不能先给家里打点钱过来啊。”沈璐垚躺在病床上听着电话那边熟悉的声音心里一阵烦躁:“果然还是要钱的。”

“妈,前段时间不是刚打了八千回去吗?怎么又要啊,弟弟的花销也太大了吧?他也是成年人了,自己家什么情况难道不清楚吗?谈个恋爱也花不着这么多钱吧。”沈璐垚生气的说道。

“你看看你说的什么话?再怎么说他也是你弟弟,你作为姐姐的给弟弟花钱怎么了,就这样马上在打一万块钱回来。”电话那边不容反驳的说道然后匆匆忙忙挂了电话。

沈璐垚拿着手机的手悬在半空,摊上这么一个弟弟和父母让她感到喘不过气。她崩溃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这样子大概有几分钟后她穿上衣服办理了出院手续。一切手续办理完毕后她急匆匆的离开了医院,来不及给她的好闺蜜王雯芊告别道谢,她先是打了车去银行给家里面转了一万块钱,之后硬着头皮前往幻梦酒吧。

王雯芊在家里睡了一个美美的觉,在家里面花了将近一个小时化了一个很是精致的妆容买了一些营养品前往医院去看望她的好闺蜜。可是当她提着东西赶往医院的时候却发现原本那个病房早已没了她的踪影,只有一个护士在里面整理着床铺。

“你好护士,问一下之前住在这里的那个病人呢?”

“哦,你是说之前你们一起来的那个人吗?哦,她今天早上十点多就办理出院手续了。”

“今天走的?”王雯芊有点摸不着头脑,心里默念道:“这个沈璐垚怎么这么着急出院啊?难道她有什么不得已的事瞒着我?”

“那她走的时候有说什么吗?”

“没有。”护士摇了摇头随即补充道:“我记得她走的挺急的,好像有什么着急的事?”

“谢谢!”王雯芊提着东西离开了医院:“难道她又去了那个酒吧?这个傻丫头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王雯芊越想越不对劲,她拿起电话拨通了陆子谦的手机:“哥哥,在干嘛呢?能陪我去幻梦酒吧吗?”

“怎么?大美女,现在还想去那个酒吧啊?你的伤才好了多久啊?怎么?好了伤疤忘了疼吗?”

“哎呀哥哥不是啦,我去那里又不是给别人打架,就是我的那个住院的好朋友她今天出院了走的很急,我怀疑她又去了那里。”

“又去那里了?她就这么喜欢陪男人喝酒吗?”陆子谦回了这么一句。

“你说什么呢!我闺蜜不是那样的人,我希望哥哥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我怀疑她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好了,你先带我去嘛。”

“王大美女生气了?好,我道歉,是我误会你的朋友了,你等我一下我忙完手里的事立刻带你过去。”

“就这样说哦,哥哥等会儿见。”

江诗雨坐在办公室里眼睛不停的盯着电脑,时不时用鼠标电击着各种各样的文件。可当她打开公司里一位初来乍到的职员写的广告设计不仅有点恼火,她大步流星的走到那人面前虽然生气还是温柔的说道:“小文昨天那个给A公司的设计的广告文案是你做的吗?”

“是啊,怎么了江主管?”小文看到主管过来心里不免有些慌乱,心里想着:“完了这回肯定又要挨骂了。”

“总体来说你这个广告设计还是不错的,不过你不觉得把这几个地方稍微改一下会更好吗?”江诗雨指着几处她认为需要修改的地方。“小文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江诗雨看着小文说道。

“主管你问吧?”

“假如你如你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长你这个公司刚刚起步,这个时候你需要用一则广告语打通你公司的知名度,你找广告公司设计广告词的时候你想如何更快的用一则广告语让人们第一眼记住你的公司。”

“这则广告需要贴合公司实际,也要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不错,同样你也要贴合客户的需求,而不是一切按照自己脑子里想的那样,别人找你设计广告词提出的要求自然有他的用处,你做的是想出符合他要求的广告词,该简洁的简洁化,该创新的时候要创新。懂了吗?这些稍微修改一下,我相信你能做出比这个更完美的广告文案。”

“知道了,谢谢主管。”小文感激的说道。

江诗雨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继续忙碌着,刚看了几分文件就听外面的楚九歌在那里说话,她放下了手里的工作走到外面去楚九歌正坐在那里悠闲的翘着二郎腿。她戴着一副黑色的墨镜,手腕上一颗璀璨的手表光彩夺目,手表的表盘里镶着六颗钻石,粉色腕带上刻着一串字母:YY&JG。看到江诗雨走了出来楚九歌摘掉墨镜笑着说道:“江主管现在找你可不容易了,还要和别人通报一下。”

“九歌你就别拿我开涮了,你想来找我不是随时随地来找我吗?”

“唉,你这个人一点都不幽默,走我们好久没出去喝一杯了,酒吧走起。”

“可是我还有工作没做完。”

“唉留着改天做嘛,又不急着这一时半会儿,实在不行我让何弈阳替你来做。”

“这就不必了,好吧,我去和里面的同事说一下等会儿我和你一块儿出去喝酒好吧。”

“这才对嘛,快去。”

江诗雨安排完剩下的工作坐上楚九歌的车疾驰在马路上。

“九歌这次我们又要去哪个酒吧啊?”坐在车里的江诗雨问道。

“幻梦酒吧,我朋友开的一家酒吧,那里面环境还不错,今天刚好有时间我带你去那里看看。”

晚上八点沈璐垚来到幻梦酒吧门口,还没走几步就被经理叫过去,看经理的铁青的脸色她知道今天又免不了一顿责骂,果不其然经理一看到她就喋喋不休骂个不停:“沈璐垚你还知道过来啊,你知道吗前天因为你给酒吧造成多少损失吗?你承担的起吗?”

“经理,我知道是我的错,还希望经理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真的需要这份工作。”

“需要这份工作就给我好好工作,做好你自己的本职工作,别整天带些不三不四的人进来。”

“好的,我知道了。”

“我丑话说在前头,这次是个警告,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酒吧的损失算都算在你头上,再有下次你就给我卷铺盖走人!”

“好的,谢谢经理。”沈璐垚准备回到更衣室换好工作服准备上班却看到王雯芊带着一个二十六七岁的男人进来,她心里暗自叫苦,悄悄用眼神示意王雯芊不要过来,可是王雯芊那个暴脾气偏偏走到经理跟前指着他的鼻子说道:“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有点听不明白,什么叫做不三不四的人,***是不三不四的人!”

“你是谁?哪里来的疯女人!”经理看了一眼王雯芊轻蔑的说道。

“你别管我是谁,我就让你说谁是不三不四的人。”

“这还不明显吗?这里面还有其他人吗?”

“***!你这个经理这般嚣张跋扈我闺蜜以前不知道吃了多少亏,今天你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你就别打算走。”王雯芊步步紧逼。

“果然是疯女人,呵呵你想怎么样?我奉劝你赶紧离开要不然有你好果子吃。”经理威胁道。

“怎么?你还想打我,我看你敢!还有那晚的是全是那几个烂人的错为什么把责任全推到她身上,你们这里就这么不讲理的吗?”

“我最后一次警告你赶紧给我滚!要不然等老板来了你后悔可就来不及了。”经理指着王雯芊鼻子说道。

“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老板养出这么一个嚣张跋扈的看门狗!”

“疯女人你***的是在找死!”经理怒不可遏的举起手就要打在王雯芊脸上,王雯芊本能的闭上眼却听到旁边的陆子谦淡定的说道:“我看你敢!”王雯芊睁开眼睛看到陆子谦握着经理的手腕经理痛的哇哇直叫连忙说道:“你快放开我,我不打她还不行吗?”陆子谦松开了经理的手,经理握着疼的红肿的手腕不服气的说道:“你们俩个不怕死有种在这里给我等着,等我们老板来了有你好看的!”陆子谦轻蔑的笑了笑:“我倒要看看你口中的老板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旁边的沈璐垚却犯了难她把王雯芊拉到一边小声说道:“雯芊,你们先走好吗,等会儿他把这里的老板叫过来可就麻烦了。”

“我们走了那你呢?你怎么办?我说我就想不明白了你怎么又过来这边了?这边真的有这么大的吸引力让你这么恋恋不舍?还是你有什么难言之隐?”王雯芊有点生气的看着沈璐垚说道。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有我的苦衷,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请你站在我的立场为我想想好吗?”沈璐垚有种接近的恳求的语气。

“看来你真的有事瞒着我,既然你不说我也不必再往下问,不过我真的不能丢下你不管,一个经理就这样嚣张跋扈,那老板来了还不把你吃了,你一个人在这儿我哪里放心的下。你就在这里呆着剩下的事交给我。”

几分钟后从外面进来一个身高一米八几,身材魁梧,戴着黑色墨镜的男人,他穿着黑色的衣服,脖子上戴着一条粗大的金项链,项链的下面隐隐约约露出一个狼头的纹身,看样子很不好惹的样子,他走到经理面前点了一根雪茄吐了一口烟气淡淡的问经理:“什么事?”

“老板这两个人在这里闹事。”

“闹事?就这小事也值得我跑一趟!你这点事都干不好吗?那我养你干什么吃的?!实在不行给老子卷铺盖滚蛋!”经理被骂的一言不发只是一个劲的低下头赔不是。

“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人物敢在这里闹事?”老板摘下墨镜眼睛里射出两道如猛虎一般锐利的目光,王雯芊被这目光盯得有点发毛一直不停的扯着陆子谦的衣角。陆子谦看到她这个样子轻松的笑了笑,他拍了拍王雯芊的手示意她不要害怕。

“好久不见!宋晖曜。”陆子谦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说了一句。

那个男人吃惊的长大嘴巴,他仔细的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看了半晌,许久恍然大悟似的说道:“你是陆子谦?”

“不错,正是我。”

“原来是谦哥!误会!一切都是误会,谦哥请上坐!”宋晖曜从刚才凶狠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他弯着腰恭敬的请陆子谦走到酒吧的贵宾间去喝酒,顺变叫上了酒吧的一众美女前来作陪。

“原来你和这家酒吧的老板认识?难怪你这样的有恃无恐,害我担心了这么久。”王雯芊嘟着嘴说道。

“谦哥,这位是?”宋晖曜看着王雯芊问道。

“她是我女朋友。”陆子谦温柔的看着王雯芊,后者愣住了,她完全没想到陆子谦会这么说,脸颊一下子红了起来,低着头不说话。

“原来是嫂子,失敬,失敬。是我没管好手下,得罪了谦哥和嫂子还望你们大人不计小人过。”宋晖曜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算是赔罪。

“小宋不必这样,也是我的错没有提前和你打招呼,闹了这样的笑话。来,雯芊敬你曜哥一杯。”陆子谦给王雯芊倒了一杯酒,王雯芊倒也爽快举起杯子说道:“曜哥我敬你一杯。”

“嫂子好酒量,对了,为什么你们会和这里的经理闹别扭?”

王雯芊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宋晖曜听后破口大骂:“这个狗东西这么没眼力劲,敢这么对待我的座上宾,来人,把那个废物叫过来!”宋晖曜怒气冲冲的说道。不一会儿经理战战兢兢的走进来小声说道:“老板你找我有事?”老板看都不看他一眼喝了一口酒慢慢说道:“不是我找你有事,是谦哥找你有事,快给谦哥和嫂子赔不是,至于他原不原谅你,怎么处置你全看谦哥的心情。”老板冷冷的说道。经理看了一眼老板的态度知道自己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他立刻走到陆子谦和王雯芊面前苦苦哀求道:“谦哥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你和嫂子,还望你们能原谅我。”

陆子谦看着王雯芊一眼:“你说怎么处置他?”王雯芊一时被问的不知该如何回答,她想了很久说道:“我也不为难你,你向我的闺蜜沈璐垚道歉,她原谅你这件事就算过去了。”经理立马跑出去把沈璐垚请过来毕恭毕敬的说道:“璐垚姐是我狗眼看人低,得罪了你还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这一回。”沈璐垚被经理弄的云里雾里,她看着王雯芊又看到了老板一时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璐垚你就说原谅不原谅他,今天我们都听你的。”王雯芊看着沈璐垚微笑的说道。

“嫂子说的没错错,你就是沈璐垚,吧,以前都是我的错,不知道你是谦哥和嫂子的朋友,这个经理如果他之前经常欺负你,你给我说我马上让他卷铺盖滚蛋!”

沈璐垚被这一问更是摸不着头脑,今天的经理怎么回事,为什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唯唯诺诺?还有老板,听说以前是混黑道的,背景很是强大,为什么对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么唯命是从?更让她意想不到的是王雯芊什么时候变成他们口中的嫂子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经理还弯着腰站在那里等着他的回答,她的内心纠结了很久终于开口说道:“经理我原谅你了,不过我有一个请求。”

“别说一个请求,就算是十个,一百个我都答应你。”经理像是看到希望一般看着沈璐垚。

“还请经理不要不要扣我的钱,我下次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沈璐垚卑微的说道。

王雯芊听后涌上一股难受的情绪,她抱着沈璐垚拍着她的肩膀几乎哭着说道:“对不起让你受苦了,也不知道这么多年你是怎么熬过来的。”

“**+!狗东西!看你把嫂子的朋友欺负成什么样了!”经理操起一个酒瓶狠狠的砸在经理的头上:“放心沈璐垚,以后绝对不会亏待你的,好了,我们说点开心的事吧,你还不快滚!”宋晖曜狠狠的看着经理说道。

“谦哥,这么多年了我还是忘不了那件事,要不是你出手相救我宋晖曜早就死在一群人的手里了,哪还有这么好的命在这里开着酒吧和你喝着酒。”

“小宋都这么久了,你还记得啊,都是些陈年旧事了。”

“我当然记的,我这个人没别的,就是有两件事记的特别清楚,一个是仇,一个是恩,我是有仇必报,有恩必还。谦哥的恩情我怎敢忘记。”

“小宋,你这些年混的可以啊,开了这么大的酒吧,我真是羡慕的不得了啊。”

“哪里,哪里,比起谦哥我是差的远了,对了,你看我这个脑子,说起这个酒吧我必须向你引荐一个人,她也是我的好朋友,这家酒吧要不是因为她还开不起来呢。”

“谁?有这等通天本领?”

“别急,我带你们去看看。”

宋晖曜带着陆子谦他们一行人来到楚九歌喝酒的房间,楚九歌和江诗雨正在里面喝的正欢突然推开门楚九歌心情一下子变得烦躁破口大骂道:“谁**这么不长眼啊,没看到老娘在喝酒吗?”

“楚小姐性格还是这么暴躁啊,曜哥来也不欢迎吗?”宋晖曜笑着说道。

“原来是曜哥啊,我还以为是谁呢,曜哥来了当然欢迎啊,不过我今天有我闺蜜作陪了,改天我们在喝个痛快。”

“怎么?这还没喝就开始下逐客令了?我今天不是不单单是和你喝酒的,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的那个救我的恩人吗?他今天就在这儿。”他指了指站在旁边的陆子谦,楚九歌看了一眼陆子谦:消瘦的身材让他看起来有种弱不禁风的样子,可是他的那双眼睛里射出的光让人有种想后退的感觉,那是一种阴冷的让人生畏的目光,那目光好像告诉别人说:最好别惹我,不然后果自负!他左脸上的那道深深的刀疤似乎印证了这一点。

“他是陆子谦,谦哥。”

“哦,谦哥,谦哥,你好!”楚九歌这才反应过来伸出手友好的打着招呼。

“楚小姐,久闻大名,你好!”陆子谦伸出手回应道。

“这位是嫂子。”他又把手指着旁边的王雯芊。楚九歌看着王雯芊嘴角微微扬起掩藏不住笑意,直到宋晖曜说出嫂子后她才发出爽朗的笑声:“嫂子,我看我就没必要了吧?你说是吧王雯芊,我的老同学。还有你,沈璐垚,见到我还不打招呼,这么快就把我忘了吗?”楚九歌一把上去抱着王雯芊和沈璐垚走到里面:“江诗雨快点出来!一个人喝着多没意思,我给你找了两位好朋友陪你喝。”

江诗雨从里面走出来看到眼前的这些人竟不知作什么反应,许久未见的沈璐垚,突然变成嫂子的王雯芊,还有那个人,那个让她帮她脱离苦海自己却不愿见到的那个人,她怕他的出现毁了自己的现在的一切。她还是装作陌生人一般向陆子谦打了招呼,陆子谦看了江诗雨一眼随即转过身去和宋晖曜说话,他怕多看她一眼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王雯芊那么多人叫嫂子心里竟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那种被人捧在天上的感觉果然很爽。虽然她知道这并不怎么真实,可是那感觉真的很爽。可是楚九歌的出现让她的幻想一下子破灭,人家才是真的众星捧月,而自己又算什么呢?她更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碰到江诗雨,那个平凡的女人却如梦魇一般困扰着她。“如果当初不做那件事就好了?”她这样想到,可是时间哪里可能会倒流,看着眼前的熟悉的同学王雯芊陷入了沉思。

四个曾经花样年华的女生经过将近十年的时间终于重聚,她们现在都长成了美丽成熟的女人有了各自的生活,可是在楚九歌看来她们还是以前那几个在宿舍里面打架,偷吃零食,一同表演节目的懵懂少女,可是另外几个会这么想吗?

酒吧房间里四个女人喝的烂醉如泥,何弈阳拉着楚九歌回家的时候她还嚷着没尽兴要继续在那里陪她的闺蜜们喝的尽兴。无奈何弈阳只得硬拽着楚九歌走到车里面,江诗雨帮忙扶着楚九歌把她安排妥当之后何弈阳微笑的看着她说道:“辛苦了诗雨。”江诗雨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她,何弈阳和她对视了几秒钟后仿佛败下阵来把头扭过去拧了一下车钥匙头也不回说道:“我先带九歌回去了,你路上小心点。”“好,知道了。”江诗雨恋恋不舍的走下车刚好碰到站在那里的陆子谦,陆子谦面无表情的看着江诗雨冷冷说道:“别留恋了,人都走了。”

“管你屁事!说话也这么阴阳怪气的,还是看好你的女人吧,她喝的也不少。”江诗雨不耐烦的说道,好像对于陆子谦她都是一副极其不耐烦的样子。

“呵呵,怎么?你吃醋了?”陆子谦戏谑的说着。

“鬼才吃你的醋,你找什么样的女人和我有什么关系,不过我奉劝你别入戏太深,她迟早都是要死的,省得到时候你无法自拔。”

“呵呵,你也太小瞧我了,就那样一个女人我还会入戏太深?别搞笑了好吗?只要你开口她随时都会死,要不今晚了结了她?”

“现在大可不必,先让你好好耍一下吧,也不枉我们相识一场,等需要她死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就先耍一阵喽。对了,呆会儿你怎么回去?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没必要,就你那个破车能带几个人?你还是把王雯芊和沈璐垚她们带回去吧,我你就不用担心了。”

“好吧,你自己多保重。”

江诗雨打了一辆的士消失在夜空,陆子谦拖着王雯芊和沈璐垚把她们带到了附近一家连锁酒店。安排妥当之后自己则单独住到了旁边的另外一间房间,之后他打开了电脑输入了一串复杂的数字与字母的组合后仅用了两三分钟的时间便成功监听了何弈阳的手机,至于他为什么监听何弈阳,也许就是刚才他们两个在车里那一瞬的不平常的对视开始。

DC区某网吧外两名穿着便衣带着眼睛的人坐在那里无聊玩着游戏,可是他们的心思完全不再游戏上,淡凡有人进出网吧他们都会不经意间抬眼看向那个人。可是几天下来他们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一番精神的折磨让他们疲惫不堪,他们关掉了电脑走出了网吧。年纪偏大的人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笑着说道:“小杨累了吧,走,我们去找个烧烤摊吃烧烤去。”“真的吗?这几天只顾着忙着案子了都快忘记烧烤是什么味了。”小杨兴奋的说道。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不过说实话我也好久没吃过烧烤了。”

“哼!那你还说我。”小杨反驳道。

“你小子翅膀硬了敢怼我了。”

“队长,开玩笑的,我哪敢怼您那!”小杨立马认怂。

烧烤摊内烧烤的烟味弥漫,外面坐着满满的吃烧烤的人,个个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他们两个人找了一个角落坐下,小杨点了一些自己爱吃的东西匆匆的在菜单上写着。“队长,你吃什么自己点。”

“你刚当警察吗?跟你说过多少遍了,私下别叫我队长。”队长瞪了他一眼。

“那叫哥总行了吧?哥你吃什么自己点。”

“服务员来几瓶冰镇啤酒。”队长随意点了几样顺便叫上服务员拿来几瓶冰镇啤酒。他用牙齿直接咬开酒瓶盖给小杨和自己倒了一杯,他举起酒杯说道:“小杨,先走一个。”小杨也举起酒杯两人端起酒杯一饮而下,冰凉的感觉瞬间充满口腔身上的疲惫感好像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对了小杨最近让你去查那个叫做李安然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还是查不到,自从她从医院莫名其妙失踪我就一直在医院附近查那个可疑的五菱宏光,以及医院视频拍到的那个人。不过医院的视频拍的并不是很清楚,我也问过值班医生,他们也对那个人毫无印象。”至于那个五菱宏光是个套牌车,我几乎跑遍了附近的所有的二手车交易市场,以及地下的黑市都没有那俩车的踪影。”

“这就奇怪了?难道这俩车凭空消失了?”

“不过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好消息,前几天你不是让我查李安然的直播刷礼物的可疑人物吗,我找了一些玩电脑比较溜的朋友几经周折查到了一个叫做荒木的网友在李安然直播的时候平凡给她刷礼物,而且个个价值不菲。”

“呦,荒木?能查到他的真实姓名以及住址吗?”队长喝了一口酒问道。

“这个叫做荒木的可不简单他也是个电脑高手,每次都用不同的IP在不同的地方登陆,而且每次登陆的时间都特别短根本没时间定位他的所在地址。”

“最近一次登陆在什么时候?”

“李安然被打的那间咖啡厅。”

“这么说他一直在监视李安然?”

“是的,不过我已经让朋友死死的盯住他了,只要他上线就会马上定位到他的位置。”

“好,小杨干的不错!”

“哥!我朋友发来消息了,定位到他在附近的一家连锁酒店,而且这个酒店离我们很近。”

“好!马上出发!”

还没吃上几口两个人便匆匆结账起身离开了烧烤摊前往定位到的那家酒店。

凌晨一点两名警察赶到陆子谦所在酒店的位置,上楼之前两个人都拿出各自的手枪上好镗悄悄的进入酒店大门。此时酒店里值班的是一位年纪轻轻的扎着马尾的女孩,看到两人进来女孩警觉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来这里做什么?住宿吗?”队长掏出警官证放在女孩面前小声说道:“这里有没有住进一个行为奇怪的男人?”女孩茫然的看着他们似乎对这个问题表示不理解。队长看到女孩这样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过身对小杨小声说道:“现在你朋友那里怎么样?可以定位到具体位置吗?”小杨回复道:“我朋友只能定位到这个酒店附近,具体位置还要让我们自己去找。” “那好吧,对了,昨天有来过带着笔记本电脑的男人吗?”队长换了一个问题问女孩道。

“有,好几个,不过我不能把他们的信息告诉你们,虽然你们是警察但是我们酒店一向遵守为客人保密的规定,如果告诉你们他们的信息那我们酒店以后的声誉可就受了很大影响,除非你们有搜查令。”队长他们两个面面相觑:是啊刚才怎么没想到搜查令呢,现在再回去拿搜查令恐怕为时已晚,无奈他们只能坐在酒店外面。

“队长,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我们查不到荒木的真实信息,这样下去无异于大海捞针。”

“也是,我们这样下去太被动了,不如换条思路,去查一下曾经和李安然发生过争执的主播,像她这样的年轻女孩肯定会和别人发生过争执,这样下去也许会有收获。”

“对啊,我这就去查。”

“走吧,我们一起吧。”

两名警察又一次无功而返。

第二天早上六点沈璐垚早早的醒来,睁开眼却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酒店里面,更让她感到后怕的是自己的衣服全都换成酒店专用的睡衣。她脑袋里嗡的一声,好像昨天发生的一切她都想不起来了。自己为什么躺在酒店?为什么会穿上这样的睡衣?难道被……她不敢往下想,捂着头痛苦的回忆着昨天的事情。可是当她转过身却看到王雯芊也躺在那里并且穿了一身和她一模一样的睡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推搡着王雯芊试图把她叫醒,可是王雯芊似乎沉醉于美梦任凭她怎么推怎么都叫不醒。沈璐垚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莫不是她被人下药了吧?”正当她想冲出酒店的时候门外却响起了敲门声,沈璐垚警觉的说道:“是谁?”

“你们都醒了吗?我是陆子谦,我给你们买了早点放在门口,有时间记的吃。”

“好的,知道了。谢谢!”沈璐垚长吁一口气刚才绷紧的神经这才放松下来:“原来是虚惊一场。”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走到浴室洗了一个舒服的热水澡。一番梳洗打扮之后沈璐垚又变成了之前的靓丽,精致白皙的脸蛋,一双柳叶眉如画师在眉间精心描摹一般,高挺的鼻梁下面是一张薄薄的性感的嘴唇,嘴唇上涂着粉色的唇膏娇艳欲滴。她微微轻启朱唇洁白的牙齿让她显得更加美丽迷人让人忍不住有一种一吮芳泽的冲动。

打扮完毕后她回到酒店的双人床边王雯芊终于醒来,她微笑的盯着沈璐垚一直看,沈璐垚被她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她娇羞的骂道:“讨厌,干嘛一直这样看着我?对了你怎么睡的这么死,我刚才那样叫你你都不醒。”

“打扮的这么漂亮是和哪位帅哥去约会啊?”王雯芊调侃道。

“去你的,我哪有什么帅哥约我,倒是你还不赶快起来,你的哥哥给你买了早餐就放在外面门口,再不吃马上就凉了。”

“真的啊?你怎么不要说。”王雯芊兴奋的立刻起床走到浴室里面精心梳洗打扮了一番,半个小时后才从里面走出来沈璐垚也学着她的样子说道:“呦还说我呢,你打扮的比我还漂亮呢?怎么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见你的情郎哥哥啊。”

“讨厌,你见到他人了吗?”

“谁?哪个?”沈璐垚故意装糊涂的说道。

“少跟我装蒜,能有谁,陆子谦呢。”

“哦,他在隔壁房间呢,先把早点吃了吧,一会去楚九歌她们叫我们出去玩呢。”

“哦……”王雯芊有点失落的说道。

早上十点半楚九歌,江诗雨,王雯芊,沈璐垚她们四个美女坐在一间环境优雅的咖啡店里吹着空调,吃着甜品优雅的品着咖啡。楚九歌看着她们说道:“你们说我的酒量是不是越来越不行了,昨天明明感觉没喝多少却被人拖着带到车去,太丢人了。对了你们三个昨天怎么回去的?”

“我和璐垚是陆子谦带我们回酒店的。”王雯芊语气中透漏着满满的幸福,可是她却不敢看向江诗雨,生怕看到她那可怕的眼神。可是江诗雨并没有表现出对她太多的厌恶,好像那件事她已经忘记了,现在的她看到王雯芊都是笑眯眯的,甚至还会主动找她说话。

“对啊,人家雯芊现在可是大嫂了,九歌你就不用担心她了。雯芊,你可要好好对待这个人啊,这个人看起来还不错啊。”江诗雨说道。

“谢谢诗雨,对了,你现在怎么样了?结婚了吗?”王雯芊为了打破尴尬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可她哪里知道这个问题只会让她更尴尬。

江诗雨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嘛,看看吧,我也希望找一个高富帅,这样也可以做大嫂了。”

“诗雨别在取笑我了。”

“沈璐垚,你呢?长的这么漂亮你男朋友呢?”楚九歌转身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沈璐垚。

“我?男朋友?我现在都不敢想,我的麻烦事更多,唉,不说了。”

“要不要我给你介绍啊?我认识的帅哥可是有很多呦,放心吧绝对不渣,他要是敢对你不好我就找人收拾他,你觉得这样怎么样?”

“想倒是想,可是我不怎么有钱,又不是特别漂亮我就怕以后他背着我去找别的女人。”

“你看你前怕狼后怕虎的,怪不得现在还找不到男朋友。怕什么呢,他要是敢出轨我们就去收拾那个狐狸精。”

“对啊,璐垚有我们姐妹四个你还怕什么,你也老大不小了,再等几年你哪还有这样的闲心。”

“对了说到狐狸精我有一个提议,这还是我最近我看的一个电影中得到的启发。”楚九歌兴奋的说道。

“什么提议?”其他三名女人疑惑的看着她。

“假如有人敢勾引我们其中一个人的男人,我们四个就负责把那只隐藏的狐狸精抓起来惩罚她,让她们这些狐狸精知道招惹我们姐妹的下场。”

“好啊,这个提议好哎。”王雯芊拍手叫好。

“你们两个呢?觉得怎么样?”楚九歌看向江诗雨和沈璐垚。

“好是好,可是该如何惩罚她们呢?又该在什么地方惩罚她们呢?总不能在大街上见到她们就打吧?”沈璐垚提出一个疑问。

“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了,在大街上打她们那只有蠢女人才做出的事,我想到了一个比那里更好玩的地方。”楚九歌摆出一副神秘的表情。

“什么地方?”江诗雨问道。

“你们知道这座城市有多少烂尾楼吗?我们完全可以找到其中一个不易发现的烂尾楼把人囚禁在那里。”

“私自囚禁他人是犯法的吧?”江诗雨表情明显不赞同。

“这个你放心我认识很多律师朋友,只要我们做的不过分完全没人会查到我们身上。我说你们三个就放心吧,有我在保证你们个个都安然无恙。”楚九歌拍着桌子自信的说道。

“好,我同意。”王雯芊率先表率。

“我也同意。”沈璐垚紧跟其后。

三人齐齐看向江诗雨,江诗雨思考了一会儿说道:“既然你们都同意了我也表示同意,不过我们这个组合该叫什么名字呢?总不能叫做捉奸小分队吧?”

“哎呀叫这个还不如不叫。”楚九歌一脸嫌弃的看着江诗雨。“这个我早就想好了,外国电影不是有《复仇者联盟》蔡骏小说中有个《绝望主妇联盟》我们这个就叫做《猎狐者联盟》怎么样?”

“《猎狐者联盟》听着不错,蛮酷的。”沈璐垚说道。

“不错,就叫《猎狐者联盟》”王雯芊紧跟其后。

“还不错,比《捉奸小分队》高大上多了。以后我们都是《猎狐者联盟》中的一员了。”江诗雨说道。

“为了今天我们《猎狐者联盟》成立我们姐妹四个不醉不归,争取让那些狐狸精不再兴风作浪。”楚九歌兴奋的举起咖啡杯以此代酒,其他三个女人也纷纷举杯将手中的咖啡如同酒一样放在口里啜饮。今天对她们四个来说是特别的一天。

今天确实是特别的一天,不止是她们,还有她,死去的李安然。失踪几日的她终于可以告知警察她的死亡真相。

2017年9月29日凌晨十二点,某垃圾内恶臭难闻的垃圾笼罩在上空让人分分钟窒息。此时一条浑身脏兮兮的流浪狗叼着一个球状的东西行走在垃圾场。突然远处的一辆夜行的车辆打开了远光灯,狗嘴里叼着的东西竟然看到了毛茸茸的头发,头上下面渗出红色液体样的东西。那只流浪狗在咀嚼着叼着的那个球状样的东西,也许是因为那条狗咬的太用力那颗东西竟然滚落下来。天哪!那是怎样恐怖的场景,原来狗嘴里叼着的不是别的东西,正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