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芊垚再遇

2017年9月20日,在教训完李安然以后王雯芊拿着陆子谦给她的钱兴高采烈的跑到了附近最好的酒吧幻梦酒吧,看着酒吧里的男男女女在那里疯狂的摇头晃脑她显得有一丝丝不自在,索性一个人坐在座位上无聊的喝着酒。

躁动的音乐,闪烁的灯光让她有点不舒服,再看到跟着音乐扭动男男女女孤独感如潮水般涌来,喝完杯里的最后一点酒准备起身离开酒吧。可是这个时候却发生了一点小插曲,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停下了脚步站在那里默默的观看着。

酒吧的不远处另外一个座位上几名男人围着一个浓妆艳抹年纪和自己相仿的女人不停的给她倒酒,那女人不知道喝了多少,强烈的酒精刺激着她的胃,不停翻涌的胃酸让她忍不住呕吐。她挡住了男人们倒酒的手醉醺醺的说道:“哥哥们等我一下我去趟洗手间等会儿再过来陪你们喝。”

“那你可快点啊,这里可还有好几瓶等着你喝呢。”其中一个男人摸着她的肩膀说道。

“好,好,等我一下。”女人站起身快速跑到洗手间里,在她转身的一刹那王雯芊一下子愣住了:“这个女人好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女人慢慢逼近王雯芊不自觉的低下头可是她还是忍不住用眼角余光瞥向王雯芊,随着女人慢慢靠近王雯芊忍不住在心里发出一阵惊呼:“这不是沈璐垚吗?她怎么会在这里?是陪朋友喝酒还是?”她不敢往下想继续装作若无其事的坐在那里却忍不住观察沈璐垚的一举一动。

沈璐垚刚一到洗手间就忍不住蹲在马桶边吐了起来,强烈的酸楚一下子涌到口腔一股混浊的呕吐物带着浓烈的味道一下子吐在马桶里。她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可是胃里还是极其的难受,她用一根手指戳进嗓子眼哇的一下又吐出了一大堆呕吐物。这样子重复了几遍胃里终于好受些,她艰难的站起身冲掉了马桶里的呕吐物走到水龙头洗了一下脸,镜子下的自己显得格外疲惫,泛红的眼睛,发黑的眼圈,脸色也变的极其的苍白。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感觉有点陌生,打开水龙头洗了下脸让自己尽量保持清醒,苦涩的扬起嘴角继续回到桌位陪着那群男人喝酒。

“哥哥们我回来了,为了表示歉意这杯酒我就干了。”沈璐垚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杯酒端起来一饮而尽。“好样的,兄弟们还不给这位酒国女英雄鼓鼓掌。”几位男人立刻站起身来鼓掌。“既然人家美女都干了兄弟们也不要怂,来,让我们轮流敬这位美女一杯。”说完话说话的男人已经倒满杯里的酒举起酒杯示意沈璐垚继续喝,沈璐垚无奈只能硬撑自己又喝了满满的一杯酒。就这样沈璐垚又喝了好几杯酒,她的眼睛变的醉意朦胧,脸蛋也因为酒精的刺激变的通红,整个身体更是漂浮不定的摇晃。

王雯芊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极其的难受,此时的她特别想冲过去拉着沈璐垚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是奈何她只身前来哪里是这群男人的对手。无奈之下她还是决定找人帮忙,她拿出了手机拨通了陆子谦的电话。

“喂,哥哥你现在干嘛呢?有时间可以来一下幻梦酒吧吗?我在这里遇到一些事。”

“怎么?和别人打架了?”陆子谦打着哈欠慵懒的说道。

“不是,一时半会在电话里也说不清楚,你先过来吧。”

“好,等我,我马上过去。”

几位男人依然不停的灌着沈璐垚,沈璐垚喝了又喝了好几杯酒后肚子里实在涨的难受她略带歉意的笑着说道:“哥哥们小妹今天实在不胜酒力,改天再陪你们喝好不好?”

“怎么?什么意思?是不是不给我们哥几个面子?”一位长相粗犷的男人重重的摔了一下酒杯狠狠的说道。

“是啊,难得我们哥几个高兴,妹妹可不要扫了哥哥们的兴致啊。”另外几个男人笑着说道可是语气里却带着不容推迟。

“哥哥们,小妹实在喝不下去了,要不这些酒我请你们喝,改天我再好好的陪哥哥们喝。”沈璐垚捂着胀痛的肚子恳求的说道。

“*!我们用的着你请吗?是不是看不起我们?我今天就把话撂在这儿了今天你必须要把这些酒喝完,要不然我就把你们的经理叫过来让你卷铺盖走人。”长相粗犷的男人不依不饶的说着。

“好,我喝。”沈璐垚被逼的实在没办法只得强忍着继续喝了几杯。

“这样才对嘛,你就是做这份工作的,不把我们哥几个喝开心了怎么行呢,我们也是为了你好啊,我们喝的越多你的钱就越多,你说是不是啊?”男人无耻的笑着继续灌着沈璐垚。

“哇……”沈璐垚实在忍受不了胃里的酸楚,刚喝的那些酒吐的满地都是。几个男人看到这种场景立刻暴跳如雷扯着沈璐垚的衣领说道:“你这个死女人干什么啊?不能喝就这么恶心我们啊?来,哥几个给她醒醒酒。”说话间几个人把剩下的酒全都打开一股脑全都倒在沈璐垚的身上,长相粗犷的那个男人更是过分的拿着一瓶酒撬开沈璐垚的嘴拼命的往她嘴里灌。

王雯芊看到这实在无法忍受,腾的一下一跃而起掂起一个空酒瓶走到那些男人面前狠狠说道:“嘿,让你们尝尝这瓶酒好不好喝。”几个人闻声望去只见一个酒瓶嘭的一声在那个长相粗犷的男人的头上开了花。那个男人只感到头上一阵剧痛然后嘴角里突然涌出一股咸咸的热流,他用手摸了一下头瞬间变得无比暴躁:“*!哪里来的疯女人,兄弟们给我上!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疯女人!”

“沈璐垚我们快点走!”还没等那些人反应过来王雯芊已经拉着沈璐垚开始跑,可是沈璐垚喝了太多酒整个身体软绵绵的,整个人已经处于昏睡的状态。王雯芊拖着她很是艰难的拖着沈璐垚往前走,很快那几个人追了上来拉着王雯芊就是一顿暴揍,王雯芊用身体护着沈璐垚自己却遭受了那群人的暴风雨般的拳打脚踢。就在这时突然一个啤酒瓶如一颗子弹似的落在那个长相粗犷的男人的头上,那个人捂着头痛苦的骂道:“***是谁?”

“赶紧走!”王雯芊抬起头看到陆子谦刚好赶过来她好像见到救星一样笑着说道:“哥哥你终于来了,再晚一会儿你就见不到我了。”

“别说这么多了,赶紧出去。”陆子谦一把抱起沈璐垚扛在自己的肩膀上略带玩笑的说道:“这是你朋友啊,看着身材挺苗条的没想到这么重啊。”

“哥哥这个时候你就别贫了,赶快走吧。”陆子谦扛着沈璐垚王雯芊跟在后面一瘸一拐的离开了幻梦酒吧。后面几个人不甘示弱死死的跟在他们后面。

陆子谦把车开到酒吧不远处的一个拐角停下王雯芊疑惑的问道:“哥哥怎么不走了?你不怕他们追上来吗?”陆子谦一脸自信的握着方向盘说道:“你不想出气吗?”

“想倒是想,可是毕竟他们那么多人我们哪里是他们的对手?”王雯芊担心的说道。

“你在怀疑我的实力?放心吧,等会儿我就让你看哥哥的实力怎么样?”陆子谦用手指轻轻的摸着王雯芊的鼻尖,后者立刻害羞的把头低了下去娇羞的说道:“讨厌啦。”

陆子谦关上车门从后备箱拿出一根钢管看着逐渐逼近的那群人淡定的点了一支烟,优雅的吐着烟圈。那群人看着站在那里的陆子谦破口大骂道:“你小子还真***不怕死,既然这样兄弟们就让你知道社会的险恶,兄弟们给我上,给我狠狠的打!”一群人立刻蜂拥而上把陆子谦团团围住。

“哥哥小心那!”王雯芊坐在车里焦急的大喊,她双手合十默默的祈求陆子谦能打赢他们。

陆子谦不慌不忙站在那里,等着那群人慢慢靠近陆子谦丢掉手里的烟一支手握着钢管另一支手抓着其中一个人的肩膀狠狠的朝着他的头上打去。那个人被打的倒在地上疼的哇哇大叫,陆子谦趁势踩着那人的身子腾的一下凌空而起向着冲过来的另外几个人使出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回旋踢。那两个人重心不稳随即双双倒在地上,陆子谦并不给他们喘气的机会拿起钢管对着他们的背上狠狠的敲了几下。剩下的几个人见势不妙立刻跪下来求饶,陆子谦看着他们的囧样讥讽道:“怎么?刚才不是说让我见识一下社会的险恶?就这儿?”

“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大哥大人有大量,小弟这就给你赔不是……”那个长相粗犷的男人一边唯唯诺诺的说道另一只手却掏出藏在口袋里的匕首:“受死吧!”他突然站起身拿着匕首冲向陆子谦。陆子谦见此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惊慌,等到那匕首离自己只有几公分的时候他突然抓着那人拿着匕首的手腕用力一扭,随着咔擦一声那人痛苦的丢掉匕首发出嗷嗷的惨叫声。

“滚!再让我看到你们绝对不会放过你们!”陆子谦一脚踢开那几个人回到车上。

“怎么样?哥哥的实力还行吧?”陆子谦一脸得意的炫耀的说道。

“哥哥你真是太厉害了!爱你!”王雯芊被陆子谦潇洒的打架身影完全迷住了,现在的她完全泛起了花痴,一脸崇拜的看着陆子谦,身上的那些伤此刻似乎消失的无影无踪。

“走吧,先送你姐妹去医院看看,看起来喝的不少啊。”陆子谦转过身看着后面熟睡的沈璐垚。“哎呀,你看我什么记性,我都忘了车上还有一个人,走,我们去医院吧。”

医院病房内沈璐垚躺在那里,此时的她正在输液王雯芊坐在她旁边一言不发的看着她。“沈璐垚你还是和上学的时候一样没发生多大变化,只是我怎么没想到这么多年我们竟然在同一个市而且距离这么近,你说这是不是老天故意捉弄我们?距离这么近直到今天才让我们重逢。”她一个人坐在那里自言自语道。“王大美女,你没事吧?这么晚了还不休息?”陆子谦拿着刚买好的食物看着守在那里的王雯芊说道。

“哥哥你来了,我没事,那些伤都是小事,我已经涂好药了,我主要担心她,毕竟喝了那么多的酒。”王雯芊看着还在昏迷的沈璐垚担心的说道。

“你也不用太担心她了,刚才医生也说了,她只是轻微的酒精中毒而已,医生已经给她洗完胃了,输几次液修养几天就好了,吃点东西吧,别伤到自己的身体。”陆子谦打开包装盒拿出筷子汤匙递到王雯芊面前。

“谢谢哥哥!”王雯芊拿起筷子简单的吃了一点随即便放下筷子继续握着沈璐垚的手默默的看着她。

“今天你还要回家吗?如果你要回家的话我送你回去?”陆子谦看着心不在焉的王雯芊试探性的问道。

“不了,我要在这里陪她,哥哥你就先回去吧,路上小心点。”

“好吧,那我就先走了,该交的钱我已经交了。我就先走了,有什么事记的打电话联系。”

“知道了,哥哥再见!”

第二天一大早沈璐垚终于醒过来,她睁开沉重的眼皮眼前的景象模模糊糊的,嗓子里像火烧似的火辣辣的,嘴巴也变得苦涩无比:“水?给我拿杯水喝。”她扯着嗓子沙哑的喊到却忍不住咳咳的发出几声干咳。王雯芊被她的咳嗽声吵醒,她睁开双眼发现沈璐垚已经醒来,那双漂亮的眼睛正看着自己:“璐垚你终于醒了!我在这儿守了你整整一夜,你可算是醒了!”王雯芊激动的抱着她,沈璐垚被她的这个举动吓的不轻她弱弱的问道:“可以给我拿点水喝吗?”

“你要喝水啊,好!好!我这就给你倒杯水!”王雯芊赶紧走到饮水机旁给她倒了一杯水,她慢慢的扶着沈璐垚的腰让她的身体靠在自己的身上,然后她才把水递在她的嘴边:“慢点喝,别呛到了。”沈璐垚小口的喝着水,可是嗓子眼还是热的难受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口的喝着就像她平时喝酒一般。咳咳,由于喝的太快嗓子一下子被呛到了,口里的水也一下子吐了出来喷的王雯芊满身都是。

“慢点喝,你要是觉得还渴的话我等会儿再给你倒。”王雯芊拿出纸巾擦着沈璐垚嘴角边溢出的水温柔的说道。

“谢谢!”沈璐垚虚弱的说道。

“没事,跟我还客气啥,现在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

“好多了,对了,我怎么在医院?”沈璐垚看着自己所在的地方一脸疑惑,她的脑海里极力想回忆之前的事可是却什么也想不出来,好像那些记忆被人从脑子里窃取一般。

“你昨天和你朋友喝多了,我刚好在那里看到你喝的有点多所以就把你送到医院了,轻微的酒精中毒,你以后要多注意了,别再喝那么多酒了,要不然你的身体可受不了。”

“谢谢!雯芊你现在呆在本市吗?吗?做什么工作的?”沈璐垚开口问道。

“嗯,我在本市,只不过现在是无业游民,和一个刚认识不久的男孩交往。”王雯芊故作害羞的说道。

“恭喜你啊,对了,你还和楚九歌江诗雨他们联系过吗?”沈璐垚漫不经心的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原本一脸喜悦的王雯芊笑容一下子凝固了,沉默了许久缓缓说道:“楚九歌她可是富家千金说不定早把我们忘了呢,至于江诗雨,自从初一学业结束后就再也没看到她了,你呢?这些年过的怎么样?怎么也不和我联系一下呢?”

沈璐垚沉默了一阵缓缓说道:“唉,之前的事就别再提了,说多了都是泪。想必你也知道了我现在是做什么工作的,只能靠每天陪那些臭男人卖笑,陪他们喝酒才能勉强的养活自己。唉,你说我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义,都二十六岁了还是这样的一事无成。”沈璐垚无奈的说道。

“璐垚,别这么说,时间还长,实在不行就换份工作,别委屈了自己。”王雯芊安慰她道。

“哪儿那么容易,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两个许久未见的姐妹聊着一些各自都觉得生硬的话题,各自都有所隐瞒,各自都有不愿回忆过往,看似是多年未见有种久别重逢的喜悦其实这几年里两人早已产生了不小的隔阂只是她们都不愿捅破而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