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暗生情愫

随着山明市经济的快速发展来自全国各地的投资者纷纷来到这里投资房地产,可是因为全国各地的房价飞速增长导致越来越多的人都买不起房子。结果就是房子越盖越多却因投资者的退场而孤独的座落在那里,有的甚至盖到一半便草草收场。这样的房子有一个统一的名字:“鬼楼”。山明市像这样的鬼楼差不多有十多处,它们像是个个慢慢被人们遗忘的老人。

在一处破旧的鬼楼里十几个流浪汉模样的人躺在那里睡觉。他们穿着破旧不堪的衣服横七竖八的躺在烂尾楼的各处,天气异常燥热,蚊蝇肆虐,跳蚤成灾难闻的气味让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可是他们这些人却不以为然依旧悠闲的躺在那里。

“起来吃饭了。”

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人拿着一堆食物随意的扔在了地上。那群原本熟睡的人一下子变得清醒起来,他们蜂拥而至捡起那些食物直接塞到自己的嘴里。黑衣人无奈的摇了摇头此时他看到一个流浪汉静静的靠在墙角并不像其他人一样去抢那些东西吃,黑衣人感觉到好奇走上前去问道:“一号,你怎么不吃呢?难道你不饿吗?”那个被叫做一号的流浪汉抬起他那黑黝黝的脸说道“谦哥我不能白白吃你的东西,那样的话我感觉自己很没用,虽然我现在已经活的不成人样可是我还是希望能帮你做点事这样你给我的东西我才能安心的吃下去。”虽然一号的脸脏兮兮的可是从他的眼睛里可以看到他说这句话时的真诚。黑衣人愣了一会儿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热乎乎的鸡腿递给他说道:“没想到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我很感动,先把这鸡腿吃了吧,吃饱了才有力气帮我做事啊。”说完黑衣人又端出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粥放到他的跟前。一号开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旁边的十几个流浪汉纷纷投来艳羡的眼神有的甚至走上前准备抢一号手里的鸡腿。黑衣人拿出一个棍子在地上狠狠的打了一下,巨大的声响让这些流浪汉纷纷后退。

“你们几个要是有一号这样的觉悟你们也可以吃上鸡腿,要不然就跟老子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也不知道老子养了你们这一群废物干什么吃的。”

“吃饱了吗?过来一下我有事和你说。”黑衣人叫上了一号,一号毕恭毕敬的走到黑衣人面前说道:“谦哥有什么事尽管说。”

“你带上四号,七号,十号你们几个晚上到青苑小区附近等一个女人。”黑衣人出口袋里拿出一张女人的照片递给一号手里。“记住你们装作要抢她的东西吓一吓她就好,千万不要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不然的话我对你们不客气,我的手段你是知道的。”一号连连点头叫上四号,七号,十号并告诉了他们三个黑衣人的原话。一号并没有黑衣人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他知道黑衣人想说的话自己会说,如果贸然问他的话免不了一顿毒打。

江诗雨处理完徐天豪的后事几天后开始了正常的上班,这一天她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看起来比之前的自己年轻了好几岁,再说了她本身也是一个美女,只是结婚之后懒得打扮罢了。她穿着黑色的职业装,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短裤,得体的打扮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很好的展现出来。江诗雨走进公司的一刹那心里还有一丝丝的太忑不安,因为她的事主管被开除,公司里的其他人会不会觉得自己靠着楚九歌的关系进来的?会不会都疏远她?带着重重担忧她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办公司。

“欢迎江诗雨重新回归到公司!”一进门同事们齐声喊到。江诗雨被眼前的景象吓的有些不知所措,她呆呆的愣在那里许久才开口说道:“你们这是做什么啊?别这样我会感到无地自容的。”

“没事的,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的新主管了,我们以后还要靠你呢,你们说是吧?”

“是,欢迎我们的江主管上任。”

“江主管?你们再说什么啊?”江诗雨一头雾水有点摸不着头脑,今天同事们到底怎么了?他们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

“江诗雨你不用疑惑他们说的都是真的。”这时从外面走来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他穿了一身看起来很价值不菲的衣服,关键是他手上戴的那款手表,那价格对于江诗雨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她认得它,百达翡丽,世界上数一数二的手表。江诗雨看的入神那人走了过来自我介绍道:“你是江诗雨吧,很抱歉用这种很是唐突的方式作自我介绍,我是何弈阳。早就听九歌说你们之间的事情,对于你前几天的遭遇我感到很遗憾。”

“你……你好,我是江诗雨。”江诗雨突然变的结巴起来,脸上一下子红了起来不敢抬头看何弈阳。

“你看起来很紧张啊,放轻松,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这个部门的主管,有什么不懂的可以请教一下同事,也可以问我。”何弈阳一直微笑的说着,江诗雨无意间瞟见他的笑容心里竟然有一丝触动,她有多久没见到这种微笑了呢。

“是,我,我知道了。”江诗雨变的无比的羞赧。

“好了江主管我还有其他的事,祝你工作顺利,加油!”说完何弈阳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办公室。

一整天江诗雨忙的焦头烂额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由于第一次坐上这个位置要处理的事情比之前多了将近一倍,再加上很多问题她不是很熟悉一整天下来她整个人已经累的虚脱。晚上八点处理完最后一份文件她一脸疲惫的坐在座位上,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她无力的站起身关掉电脑后锁上办公室的门离开了公司。

晚上八点的街道一片冷清,加上这片区域本来就是一片无人居住的荒芜之地她的心里掠过一丝恐惧,她捂着胸口强迫自己不要多想加快自己的脚步尽量快点回家。

“站住,把身上的值钱的东西拿出来!”

突然江诗雨的身后响起了一个让她害怕的声音,她本能的将自己手里拿的包紧紧的握在手里撒开腿向前跑。

“喊你站住没听见吗!”后面的声音提高了声调并且开始发了疯似的追逐着她,奈何江诗雨是个女人哪里跑的过后面的几个男人,不一会儿那几个男人将她团团围住逼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江诗雨被眼前的景象瑟瑟发抖她颤巍巍的说道:“你们要干什么啊?我身上没带多少钱啊?”

“打劫,把你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不然可别怪我我们对你不客气。”其中一个穿着破烂的流浪汉恶狠狠的说道。江诗雨无奈之下只好将身上带的几百元现金,手机,以及一些值钱的首饰全都拿出来。“我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在这儿了,还请你们行行好放过我吧,我保证不会报警的。”江诗雨可怜兮兮的蜷缩在墙角弱弱的说道。

“谅你也不敢。”其中一个流浪汉拿着地上的那些东西冲着另外三个流浪汉说道:“我们走吧。”另外几个人愣在那里丝毫,十号看了看躲在墙角的江诗雨,修长白皙的大腿,高耸的胸部随着她的喘息很有节奏的起伏着,再有江诗雨那一种我见犹怜的可怜模样他竟然起了色心对着三个说道:“兄弟们今天难得遇见这样一个大美人我可不想错过这个机会,我想开个荤,我可好久没碰过女人了。”

“十号你疯了吗?你忘记老大怎么说了吗?不让我们做出格的事。”一号一脸震惊的看着十号说道,他完全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十号他竟然要做出这种事。

“一号,怕什么,老大很忙的,只要哥几个不说老大就不会知道的。只要你们成全我,兄弟以后一定会报答你们的。”十号的色心上来完全忘记出来的时候黑衣人所说的话,此刻的他已经扑向江诗雨。

“你干什么啊,快点放开我!”江诗雨吓的花容失色拼命推开浑身脏兮兮恶臭难闻的十号流浪汉。谁知那流浪汉反倒更来劲他的力气特别大任江诗雨怎么挣脱都无济于事……

“真他妈性感!”十号看的眼睛都直了口水不自觉的流了出来。一号拼命的想阻止十号可是却被四号,七号他们两个死死拦住。“你们这样做老大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一号无奈的大喊着。江诗雨绝望的哭喊着,挣扎着眼看着就要被突破防线……

“警察!站在那里不要动!”就在这时跟着江诗雨两名警察神兵天降般出现在这里,十号这才如梦初醒停止了自己的恶行,一号对着另外两个流浪汉喊到:“快点跑啊,还愣在那里干嘛,让警察抓到我们就完蛋了!”四名流浪汉纷纷慌不择路的逃跑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消失在黑夜里。

“你没事吧,江女士。”两名警察跑过来看着惊魂未定的江诗雨说道。

“没……没事,谢谢你们!”她慌张的整理自己凌乱的衣服两名警察识趣的背过身去。

“这里的人烟稀少以后走夜路的时候尽量叫上几个人不然很容易发生意外的。”

“谢谢!多谢提醒。”江诗雨面色苍白神情慌张的说道。

“你要是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对了,要不要我们送你回去?”

“不用,我家就在前面,两名警察应该知道的,毕竟跟踪了我这久?”江诗雨认识这两个警察,他们就是负责徐天豪被杀案的两个警察。

两名警察掠过一阵尴尬,还想说什么却开不了口。“我们先走了,徐天豪的案子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知道了,还是要谢谢你们。”江诗雨点头致谢收拾一下地上的东西继续走在回家的路上。回到家里看了一眼客厅的徐天豪的遗照她走上前去把相片随手丢进垃圾桶嘲讽的说道:“你早就不配活在这个世上。”她走到冰箱前拿出一瓶红酒开始享受着惊魂后的少有的安静时光。“那些流浪汉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徐天豪的葬礼上也出现过几个流浪汉,他们是同一批人吗?他们口中的老大是谁?带着种种疑惑江诗雨沉沉的睡去,眼角还未干涸的泪让她看起来竟然有一种凄凉美。

鬼楼里一大群流浪汉整整齐齐的站成了三排,一个身着黑衣的人面色阴冷的看着他们,其中四个流浪汉站在了最前面。黑衣人看着他们四个阴沉的说道:“你们几个是谁做了出格的事趁早快说,别等一会儿我把你们揪出来那后果可不是一般的严重。”

四个人面面相觑站在那里双腿不自觉的抖动。一号看着他们三个握紧的手心渗出了汗思索许久后才慢慢走上前低着头说道:“谦哥是我没看好他们让他们做出了那样的事,我甘愿接受惩罚。”其他三个暗自叫苦却不敢有任何举动。

“你们呢?谁是主谋?”三个人依旧站在那里纹丝不动。“站在这里跟我装哑巴是吧?好,很好!”黑衣人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剪刀走上前去握着十号的喉咙用手指撬开了他的嘴巴恶狠狠的说道:“不说是吧?现在我就剪掉你的舌头让你变成真正的哑巴。”说话间他手里的那把剪刀已经放在十号的舌头上只要黑衣人稍微一用力那根活生生的舌头就会从嘴里脱落出来。十号被吓的腿一直不停的打哆嗦,甚至从裤子边流出一股腥臭的液体。他一下子跪倒在地下一直不停的磕头认错哭喊着说道:“对不起老大是我错了,我不该不听你的话做出那样出格的事,只要你饶过这一回,我一定做牛做马报答你,求求你放过我这一回,我保证绝对不会再有下一回!”其他两个也纷纷求饶祈求黑衣人能饶恕他们。黑衣人面无表情的走到他们跟前说道:“一号这次先放过你,以后再办事不利你的下场和他们一样。”

“谢谢谦哥!谢谢谦哥!”

“如果这次你们欺负是别的女人的话我或许能饶过你们这一回,可你们偏僻欺负的是她!欺负的是她你们知道吗?任何人都不能欺负她!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黑衣人拿在手里的剪刀突然猛的用力十号的三根手指霎时间掉落外地上,十号痛苦的捂着手指疼的满地打滚。黑衣人似乎还不解气对着十号一阵拳打脚踢十号被打的满头是血嘴巴里含糊不清的向黑衣人求饶。黑衣人看着他说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八号把人带上来。”那个被叫做八号的流浪汉拖着一位年约十五六岁头发蓬松,浑身脏兮兮的女孩来到十号面前。十号看到眼前的这位女孩儿瞳孔一下子变得老大,他发疯似的推开八号流浪汉用身体护着那女孩儿嘴巴流着鲜血痛苦的说道:“老大都是我的错,请你不要伤害我的妹妹,求求你了,你让我做什么事我都愿意哪怕你现在让我去死!求求你放过她吧。”“你也知道家人被伤害的滋味啊,那你侮辱她的时候可曾想过,八号你还他妈愣着干什么,也让十号看看自己在意的人被侮辱是什么感觉。”八号听闻立刻将那女孩按到在地粗鲁的开始撕扯女孩的衣服。十号绝望的倒在地上嚎叫,突然他拿起地上血淋淋的剪刀指向自己的脖子决绝的说道:“老大事情是我做的,只要你能解恨现在我就去死。”说完他用剪刀准备刺向自己的喉咙。

“等下!既然你这么想去死我倒是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然能让你满足心愿也可以保证你妹妹安然无恙。不仅如此我保证会把你妹妹送到最好的医院治好她的病,还会照顾她让她过上正常女孩儿衣食无忧的生活。”

十号原本暗淡的眼睛一下子闪出一道希望的光芒:“只要你能不伤害我妹妹我什么事情都答应你。”

“好,只要你能按照我说的去做我陆子谦说到做到,如有违誓如同这根手指。”陆子谦伸出一根手指拿着原本十号拿着的那把剪刀眼神陡然一冷手里的那根手指瞬间变成两截。他的头上痛的冒着冷汗可是依然口齿清晰的说道:“放心去吧,你的妹妹会感谢你这位哥哥的勇敢付出的。”

“谢谢老大。”

“至于你们两个?老规矩伺候。”陆子谦拿着一根细长的银针戳瞎了他们两个的双眼,不仅如此陆子谦还给他们喝了高浓度的工业酒精,强烈的刺激下他们两个的嗓子早已被烧的说不出话来,变成了一个不会说话看不清任何东西的瞎子。

江诗雨自从经历过上次的噩梦般的经历后整个人特别害怕一个人晚上走夜路,可是她的工作偏偏最为繁重每次都要忙到很晚才回去。万般无奈之下她和楚九歌说明了情况,楚九歌很是爽快的让何弈阳接她下班回去,一来二去江诗雨对这位长相英俊气质非凡的阔公子产生了好感,可是由于楚九歌这层关系她也只能将这份好感深深的掩埋心底。

这一天江诗雨满心欢喜的回到房间打开了手机却看到一个让她炸毛的消息:“小雨对不起,前些天由于我的失误给你造成了很深的心灵和身体上的伤害,在这里我向你诚挚的道歉。那几个伤害你的人我已经处理完毕,还有,从今天开始你正式自由了。不会有警察一直跟着你了。    ——   L”

江诗雨握着手机的手剧烈的颤抖着,她恨不得此时就把陆子谦这个混蛋一顿暴揍,她拿着手机疯狂的敲击着手机屏幕回复道:“陆子谦你他妈的有病吧,明天找个时间过来一下,我要找你好好的算算我们之间的账!”

“对不起,小雨,明天我没时间,我还有别的事。”

“我管你有没有时间,你要是不出现的话这辈子就别和我联系了!”江诗雨把手机狠狠的丢在一边又一次的从抽屉里拿出了几片镇定剂混合着水一饮而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