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群雄大乱;英雄豪杰
  • 遮天之狠人老哥
  • 后者土也
  • 2031字
  • 2021-08-02 17:21:31

林西与那人是话不投机半句多,瞬间就斗了起来。

外界。

天舟之上,有一股黑青之气压盖天空。

若是让懂观气的高人看见,必然要大呼“天下乱已!!!”。

大离朝。

测天阁。

“咳咳!”,

一个脸色苍白,面容枯败的华服老者靠在冰冷的墙面之上。

“大离这是要亡了吗?”。

他虚弱无力的喃喃自语到。

这话要是让人听见了,跑不了他一个判国罪名。

“算了”,

“老朽已经老了,这些事情已经与老朽无关了”。

老者嘴角咧着,笑了笑,随后就没了气息。

太子府。

秘房之中。

一身淡黄龙袍的太子刘太极坐在主位之上。

副位之上,一个老者一脸凝重,面沉如水。

“太子,天相有变,国将不国,四方诸侯必要联合一处,共击中央”。

刘太极双手握着一串红木珠子一颗一颗拨着,双眼深邃无比。

“赵太公,你可有什么良策?”。

赵太公一听,沉默了几吸,随后说到:“臣建议保住江山,等待大位传承”。

刘太极手中念珠停了下来。

:“我看未必,父皇在朝中只是傀儡罢了”,

“还不如趁此良机,我帅太子卫直杀进皇宫,将国师斩了”,

“夺回我刘家江山!”。

说着,他眼神直接变的狠辣起来,手也不由得使劲,直接捏碎了念珠,念珠哗啦啦得撒了一地。

赵太公点点头,然后摇摇头。

“太子你还是小看国师了”,

“太子卫中也有国师的人,若是已太子卫为刀,”

“恐怕伤不了国师,反伤我们不是!”。

砰!

太子一掌直接拍再了桌子上。

“什么!!!”,

“那我们岂不是根本没有根基了!”。

刘太极一脸不敢置信,随后就是愤怒无比。

“怎么!!!!”

“怎么可能!!”,

“那可是我亲手培育出来的,一个个对我忠心耿耿,怎么可能会有安插进去的人!!”。

刘太极极为愤怒,眼睛都因为愤怒而充血,看上去他就如同一头被触碰到底线的孤狼,歇斯底里。

赵太公微微抚须,不慌不忙:“子明莫慌,我早已为我们找好了“根基””。

赵太极一听,火气也是去了十有八九,理智缓缓恢复。

“还请太公指点迷津!”。

他微微拱手,十分诚恳。

“子明可还记得,五王刘黄?”。

“记得,”

“那是我五弟,”

“难道………所谓的“根基”就在他那”。

“此话说来有些长”,

“待我漫漫给子明讲述”。

“五王刘黄最有野心,封王之后他就预谋养龙”,

“那时还闹出不小的动静,后来是老夫和几个风水师过去堪舆”,

“这刘黄身边有高人,竟然让我等也发现不了任何端倪之处”,

“后来我求见五王,要了一只兵马”,

“五王也是很快答应,后来为了保密,为了今天,我在暗中壮大这只队伍,就等此刻”,

“还请太子掌兵权!,”

“重夺江山大业!清君侧!”。

说着赵太公直接噗通一声跪下,深深一个叩首。

刘太极连忙搀起赵太公。

“太公这是何为?”,

“您乃吾之师,不必行跪拜之礼”。

赵太公满脸褶子瞬间展开,笑得跟一朵菊花一样。

“还请子明与我来看看我们的天子卫!”。

“好!好!!好!!!”。

太子满面红光激动无比,连声说好。

君臣两人联袂走出秘房朝着另一个地方而去。

反观林西那边。

一道剑芒炸,开幻化无尽剑光每一道剑光都如同业火摇动,极为妖异。

一轮大日东升,其中一只金乌展翅,光芒照射万古虚空,将大地烤裂,万物烧成焦炭。

剑光横空斩向金乌。

咧!。

金乌长啸,穿金裂石!。

剑光纷纷崩碎。

哗啦啦!轰隆隆!。

滔天的红色血浪横跨无尽大地拍击向炽热无比的大日。

金乌惨呼,一轮巨浪下来,大日破碎金乌浑身被血水侵蚀,其中的疯狂,怨毒,诡诈,愚昧概念词汇浸透了他的全身。

金乌眨眼一变,化作一尊极高极大的巨人,手持巨斧,斧子轮动,一股开辟,改革,新天地的概念词语扩散到了每一个角落,将血海破碎,将一切重归于混沌。

在一挥动胳膊,混沌反复,天地的一条条秩序被重新定义,宇宙的规则被重新定下。

忽然,一声冷笑传来。

一股无穷无尽的狂沙自世界之外席卷而来。

每一颗沙粒之中都蕴含一方世界,其中的词汇概念无穷无尽,更别说如同狂沙之多的世界砸向这方看上去坚固,实则也只不过就那样的世界。

无边无际的信息狂流席卷了世界,将一切破碎,化作一个个最基本的符号,或者线。

林西站在蓝光之中看着这破碎的世界,无尽的狂沙,转身消失在蓝光之中。

一道人影缓缓浮现在蓝光之中,忽的,一道血剑直接定在了蓝光之中,恰好定在那人脖子旁。

那人歪歪头,随后也消失在了蓝光之中。

林西回到身躯之中立马就睁开双眼。

掐指一算,立马就是知道天下大致驱势。

咚咚咚!。

“老师,现在就是出兵的好时机啊!”。

刘黄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林西皱巴巴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随后说到:“静观其变,不要动兵”。

“我估计这是有人故意设计,就等这些反王出现,一网打尽”。

“可………可老师这战机失不再来啊,乃是千古难逢,就算是算计,只要这里边的“龙”够多,够大照样也是可成大事”。

刘黄的声音显得有些颤抖。

林西立马骂到:“蠢货,你是修为不到家,脑子还是有坑!”,

“你真以为那人没有考虑到这一步,你真是天真无比!!!”。

刘黄在门外没了声音。

“给我好好想想,如果你是那个人,你会怎么办!”,

“想明白了,再来找我!”。

门外脚步声渐渐走远。

房屋中。

林西盘坐在蒲团之上双手结印,手指之上居然出现了一丝丝的金色纹路。

随后林西就一动不动,陷入了非生非死的境地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