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三件兵宝

  • 遮天之狠人老哥
  • 后者土也
  • 2024字
  • 2021-05-31 22:04:54

东皇钟主掌空间,属于可以镇压一方虚空的至圣宝物。

昆仑镜执掌时空,有时空双重位格,可将一切景象呈现在此镜中。

金刚杵最大的功能可以降伏外魔,镇压内魔,有强大的度化能力,最逆天的是,他能将尸体度化成自己的冥王护法,或是化身。

林西在这三件兵器之中想了一下,最后打算取走金刚杵。

他一招手,庞大的神识冲出,将金刚杵握住,随后一扯。

还在闪耀梵文的金刚杵瞬间暗淡下来,化作一件平凡,如江湖武僧拿的金刚杵一般的武器。

林西将其拿到手里,感受了一下重量。

实际上并不怎么重,但是想要催动他攻杀大敌,那自身就要承受住他位格上的重量,否则连催动都别想。

吕承一招手,将东皇钟召唤下来。

陶冥将昆仑镜拿了下来。

下一刻,两人不约而同的盘坐下来。

“林兄弟,我们先修炼了,你先去找找任务目标,找到了先别杀”,

“等咱们在这里把好处捞完了也不迟”。

林西点头,随后催动金刚杵,瞬间无尽禅音梵唱,自虚空中涌来,化作一条经文铺就的大道。

林西踏在齐上,很快就消失在了大道的尽头。

第二日。

桃花山庄。

太阳初破晓,便有六道人影冲出携带者滚滚血煞之气,来到了一片废墟上的桃花山庄。

他们六人来回飞跃寻找这里的主人。

但是走了一圈下来几人碰头的时候,六人都没有看见任何人。

“大哥,这里没有啊!”。

一个人影说到:“那我们埋伏起来,蹲一会,看看他们会不会回来。”

林西看着下方六道人影,绝得有点怪异。

因为这六人长的实在不像人。

在林西的视线内,六人代表着非凡得意义。

分别为:口、眼、鼻、耳、舌、意这六根。

他们这还不是简单一个人身上的,而是这众生的六根所化。

尤其是在他手持金刚杵时,他们在自己视线中的本质就越发清晰。

林西沉默了。

“这……………”。

“你让我怎么搞嘛?”。

“是不是要把众生全弄死,才能杀光六寇”,

“再说了,还有一个第七寇呢”。

如果这六寇都这样了,那第七寇,按照六根往上爬,林西除了天下人,还真不知道有谁能当得起这一大寇。

林西这也只是猜测,不一定就是真实。

或许那个第一大寇,就是一个普通人呢。

林西自然也希望这第七寇不是众生,若是众生,他必须屠遍众生才能完成任务。

若是那样,他也真对不住这天下人了。

林西转动手中金刚杵。

金刚杵发出一道照无名斩六沉清静琉璃光。

瞬间将下方六人扫灭。

林西看了下自己的任务完成度。

七分之六,就差一分,就可以完成任务,达成回归的条件了。

林西愕然了一瞬,感觉有点不真实,这顺由人心之中延伸出来的六寇说被自己打死,就打死了?。

这………………,

太弱了吧!?。

但不过怎么说也改变不了事实就这样,这六个家伙就这么拉胯。

林西这回就有点无所事事了。

开始在各个城池转悠溜达,体会凡尘之妙。

与商贾谈论经商之术。

与士大夫等谈论治国之本。

甚至他还去过花楼,与那里的姑娘论诗倒意。

草匹城。

林西穿梭在人群之中,身后背着一把长枪,腰间别着一把金刚杵,一身侠客打扮,虽然看不出来是什么流派的,至少可以确认是个侠客不是。

几步间,林西来到一个卖糖人的商贩摊子前。

“老板给我来二十个糖人”,

林西开口就要二十个,让老板那张满是皱纹的老脸上立马就笑开了花。

“好嘞,”

“这位少侠您稍等!”。

过了一会,摊主将糖人递给林西。

林西直接将所有糖人拿在手中。

然后再摊主面前一晃,将所有的糖人都扔进了小队空间里面。

“这个到时候给囡囡吃”。

“果然,长兄如父!”,

“哇咔咔咔!”。

林西心中自己彪着戏。

“让一让!”

“让一让!”

一堆胸前挂着大红花,一身锦衣的人驱赶着周遭人群,随后很快就腾出来一块大的地方。

“三天之后,京城之中,吾皇要比武招婿”,

“若是诸位之中,有武功高强,又想得入正门的,大可一试”。

空地上一个人,对着周围大声喊着,宣告当朝皇帝的招婿的消息。

林西看了两眼就失去兴趣了。

他估计没有多少人会去。

武林人傲的很,谁愿意去当赘婿,也就是朝廷走狗。

忽然林西耳朵动了动,听到了人群中两个人的传声术。

“老大,这狗皇帝终于肯露面了,这下他是必死无疑了”。

“徐老三你给我激灵点,这事我们报告给上头就行,”

“至于打生打死,让上头的人自己去就得了”,

“何必我们犯这危险”。

“老大说的对,都听老大的”。

远处又有两个老乞丐在传音。

“苏儿,你天生美貌过人,若平是不已泥沙盖面,你的相貌就会被人给予”,

“但如今不得不让你犯险一次了”,

“带那狗皇帝比武招婿之时,你遍已原貌而出”,

“这狗皇帝定然会贪恋你的美色,让你进宫伺候他”,

“到时候再侍寝的时候,你变趁机杀了他”,

“随后我在外面接应你出来”。

两个乞丐中另一个乞丐说到。

:“义父,我懂”,

“这狗皇帝滥杀无辜,死有余辜”,

“苏儿定要替天下除一大害”。

在更远点的地方,两个江湖人正在交谈。

“这皇帝老儿,又在想什么玩什么花招”,

“但不过不管那么多”,

“这次我肯定要参与这个招婿”,

“到时候,老子拿了第一,定然要狠狠羞辱那皇帝老儿一顿”。

这人说话的语气及其不屑,仿佛皇帝就是什么肮脏的东西,让他一提到就恶心。

林西好奇。

“这群家伙怎么就那么肯定皇帝会出现在比武招婿的现场”。

“还有就是这皇帝究竟干了啥事,让这么多人都想弄死他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