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万里河山;江湖武林

  • 遮天之狠人老哥
  • 后者土也
  • 2158字
  • 2021-05-22 20:04:06

林西想了想,并没有选择搜魂。

一来这人虽然有害他之意,但是只是起哄闹市,还够不上他搜魂后的后遗症那么严重。

二来,林西也是不想妄造杀孽。

三来,他也不想杀人,毕竟九年义务教育还是对他有些用的。

当然他也不能轻饶这小姑娘。

他一抖剑鞘,随后运使剑鞘砸在对方腰骨之上,让小姑娘痛呼一声,趔趄向前。

她腰骨被林西用剑鞘打伤,估计这辈子也别想正常扭腰了,说不定还要落个驼背的下场。

“小小惩戒,已了恩仇”。

说着。

剑鞘之中,一道剑光射出,随后将林西一卷,化作一道韵光贯穿天地,之上清明。

林西低头看去。

却见到,山河壮丽,峦嶂叠起,云山雾渺,苍松翠柏,溪流贯万山,飞鸟越千条。

林西心中荡气顿时生出,有千丈的豪情,万丈的洒脱。

林西驾驭剑光劈斩云气,随后纵起脚下剑光飞入天罡之中。

狂风震荡,罡炁卷动,滚滚天清之炁流动在林西头顶更高的罡风风层上。

“此界武者并无能飞行之辈,这天罡层之内果有大造化”。

林西心中暗自窃喜。

随后将剑光分化百道,直冲头顶。

层层罡风被撕裂,剑光势不可挡,有无匹伶俐之锋。

林西看准时机,手捏法诀,敕令到:“合!”。

百道剑光合一,直接轰击在了最后一层罡风层之上。

一时间罡风暴动,天罡乱涌,林西感觉脚下无尽风力骤起,要撕裂他脚下剑光。

他赶紧运使真元,打出一道五色华光,华光一出,一股生生不息万世不移的气息流转在虚空中,镇压暴动罡风。

林西在看时,那到剑光并没有破开上方罡风层,反而因为能量消耗,光芒暗淡,罡风一吹,便是摇曳不停。

林西召回剑光。

“唉!”,

“看来只能将这丙神剑中的十二道天元罡煞祭炼出来的,乾天剑光祭出,才有可能破碎上方罡风”。

林西心中有了计较,那也是丝毫不拖泥带水。

直接祭起一道透着玄色的剑光,随后捏动法印,在已强大神识催动驾驭,然后才打出。

剑光抖动,仿佛化作了一方天穹,有至阳至刚的乾天契机爆发,瞬间就是撕了,湮灭了无穷罡风。

一道剑光气贯九霄,直冲斗牛。

撕拉!

剑光瞬间破开头顶的巨大罡风层,直接进入其中。

林西也是催动脚下剑光,真元运转,已极速紧跟着进入天清之炁中。

林西周遭刹那间安静了下来,只有无尽如丝绦卷动的天清之炁涌动。

林西定立虚空,体内运转《内五行神光》吞纳外界天清之炁,壮大自身命源。

不仅如此,林西阳神更是自天门一跃而出,吞纳八方天清之炁,如一方黑洞,疯狂逆夺这方世界的造化。

天清之炁虽然没有玄黄炁那么珍贵少得,但是也是数一数二的天材地宝。

炼入法宝,或者修炼所用,都是极好。

林西手中的白色剑鞘的神剑自动飘出。

飞入清炁深处,不知所踪。

林西还能感觉到他和神剑的联系,也就没管。

眨眼三四日过去,林西体内的命源强横如一头太古蛮龙,浑身上下有宝辉流动,圣体血液自发运转,吞噬着无穷清炁入体。

几日间,林西的阳神也是越发壮大,带着内五行神光更是流转不停,时不时就会在林西体内化作道轮,其中更是有玄妙道音隐隐传出,甚是神妙。

那丙白色剑鞘的神剑中的乾天剑光在林西的感知中,也壮大了一些。

林西阳神回归到身躯之内。

刹那间,一股暖洋洋的气息包裹了他的全身。

这是因为身体和阳神共同进步,随后阳神归窍,自然而然的感觉,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算了,我还是下去寻找一下七寇的线索吧”,

“以免被此界之人斩杀”。

林西心中想到。

随后他将日月星三盘打出,让清炁洗礼一下三件法宝,也顺便替他凝聚清炁化作宝液。

随后林西自白色剑鞘神剑之中抽出一道剑光,驾驭这道剑光直接撞裂一片罡风层冲了出去。

没错,就是撞裂!。

林西的圣体强大这才展露了一些。

前几日还只能靠着乾天剑光破开罡风层,这几天直接就能已圣体蛮力撞裂罡风层。

剑光纵横,肆意潇洒,贯穿云层,朝着地面而去。

至于白色剑鞘神剑,林西并没有打算拿在身边。

只要他需要,他就可以从任意一个地点,召唤剑光支援。

而且剑光支援要比他拿在手中发出的剑光更为强大。

更别说清炁时刻滋润神剑,神剑自然会慢慢变的更强,剑光也会随着时间流逝变的更强。

林西穿过万山,略过万水,朝着南方而去。

因为南方是七寇出现次数最多的地方。

这消息还是他刚降临时听周围人说的呢。

来到南方,林西在一处偏僻地区收起剑光。

然后踏步走在小道上。

林西每一步都踏出几米,虽然不比佛门神足通,但是要论这江湖,也只有达摩祖师的一尾渡江,和极风腿的踏风步能比拟了。

更别说林西这只是走路。

要是真要跑起来,又问?天下何人能追的上他。

几步间就踏过百米,来到一座城池下。

他一眼扫去。

城池巍峨壮观,墙高十米,观风台,烽火台………,更是一个不缺。

在看那大门,更是由混铁打造,一般先天武者要闯关,也要费上几招功夫。

在看那来回走动,身披黑甲,宛如与城墙混合为一,一走一动,气息相互链接,宛如一个人,而不是一群人的军卒。

在看这古拙的城墙,墙砖斑驳,全是黑色,上面的枪刀劈砍之痕,火灼木撞之印,都可以带人回到那段敌军叩城的艰难岁月。

“看来,这方世界的国家很强大吗!”,

“起码军士很强大!”。

林西心中做出评价。

随后他便是一步来到了那看门的兵卒面前。

那兵卒瞬间脊骨挺直,浑身肌肉绷紧,眼神中有着不安神色。

“听说这群江湖人,对朝廷是十分的看不起”,

“尤其是对为朝廷卖命的人”,

“我这刚来,不会就碰到一个实力强绝的江湖人了吧”。

这士卒竟是在刹那间联想了许多,让正感应他念头的林西一阵眼皮跳。

“这江湖人跟金庸老先生笔下的江湖人怎么那么像呢?”。

ps:大家就不能投个票吗,新时期很需要大家投票子的啊。

作者跪求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