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瓶山

作为二十一世纪新时代的青年,叶白从来没想到自己也能加入穿越者大军的一员,并且成为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

而且,他似乎来到了一个盗墓世界!

因为,远处弥漫着彩色瘴气的奇特山峰,如同一个倒挂瓶子一般矗立在云间,周围群山环绕,却没有一只鸟类,充满一种诡异的气息。

“这应该就是瓶山了,看来我真的来到了鬼吹灯的世界。”望着远处彩色云雾环绕的半截子瓶山,站在山岭上,叶白微眯双眼,轻声呢喃道。

前世的时候,他也涉猎过一些盗墓题材的故事,其中最喜欢的就是陈玉楼鹧鸪哨共探瓶山的事迹,对这段剧情也最为了解。

眼前的半截子瓶山明显和小说中描写的差别不大,同样是处于湘西地境,位于苗寨旁边。

而且,现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叫荣保咦晓的苗族孩子,世界上可没多少巧合,看来他确实来到了鬼吹灯的世界无疑了,而且好像还是电视剧的那个世界。

看到久久没有说话并叹了一口气的叶白,旁边的荣保咦晓忍不住提醒道:“小白哥,我说了吧,瓶山可是很可怕的,而且咱们之前可说好的,就远远的看一眼,可不能多待,阿妈说了,在这里待的久了,里面的尸王可就会出来吃人。”说完,荣保咦晓还打了一个寒颤,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叶白上前拍了拍荣保咦晓肩膀笑了笑,打趣道:“放心好了,我们身上的肉那么少,可不够尸王塞牙缝的。”

“那也不行,看都看过了,我们快离开这里吧。”说着,荣保咦晓就拉着叶白就往山下走,作为从小听尸王故事长大的孩子,对瓶山这里的一切可都害怕的很。

此时的天色也逐渐昏暗,远处的瓶山在夕阳余晖的映射下,也略显妖异,想到夜间的山路可不好走,叶白没有强求,望了远处的瓶山一眼,跟着荣保咦晓快速下山。

回到苗寨,天色已经彻底昏暗下来,稀稀疏疏的繁星从空中显露,夜景倒也显得格外别致。

说来也巧,几个月前,叶白刚穿越到这个世界,就误入苗寨中,虽说苗寨对外来人很排斥,但看在叶白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便也默许他留在这里。

几个月的时间,靠着叶白前世和陌生人沟通的技巧,很快就和附近苗人熟络起来,并打消了他们的疑心。

这是时代正处民国时期最混乱的时间点上,军阀割据,百姓流离失所,食不饱腹。想到自己现在寄居的身体还只是个未成年的孩子,叶白就暂时打消了出去的念头,安心在苗寨定居下来。

靠着一些热心的苗人接济,叶白一些基本的生活物资倒也没有缺乏过。

不过随着对这里越发的了解,叶白越觉得这里很熟悉,直到今天亲眼看到矗立在群山之间的瓶山,叶白才得以确定自己是来到了鬼吹灯的盗墓世界。

和荣保咦晓分别后,借着月色,叶白来到自己的竹屋,屋子不大,只摆放了几具简陋的家具。

点燃油灯和一些驱虫草药后,叶白从床底下翻出几件精致的铜器,这些铜器上都刻着相似的花纹,透露出古朴的气息。

这些都是元朝的古物件,在苗寨并不算稀奇,身处瓶山附近,苗寨中苗人经常会在附近的山中找到这些古器件,捡到的多了,他们就对这些东西习以为常了,甚至很多古器件都被孩子拿来当玩具。

来自后世的叶白可知道这些东西价值不菲,只是因为苗寨与外界隔绝,这些宝贝才得以蒙尘。

于是,叶白就厚着脸皮,挨家挨户的要了一些古物件来,准备什么时候去县城换一些生活物资来。

简单的吃了一些苗寨特有烟熏肉和米粥,洗漱一番,叶白便早早的躺在了床上。

“系统!”

随着默念,一副精细的地图浮现在叶白的脑海中,地图的中心点被标红,赫然就是叶白今天去的瓶山。

地图旁边浮现几行字。

“瓶山:位于湘西老熊岭的深处,历朝历代皇帝选做炼丹的宝地,由于不知名原因,此地风水大变,毒虫瘴气遍布,已为大凶之地。”

“危险等级:中等!”

“蕴含宝箱:黄金宝箱(新手奖励)”

“果然,金手指的功能显现出来了。”叶白松了一口气,自从穿越以来,他就带着一副只有地图的系统,上面空荡荡的啥都没有。

直到今天看到了瓶山,这金手指才被激活。

黄金宝箱?还是新手奖励。

似乎只有深入瓶山,才能打开宝箱。

叶白微微皱眉,虽然对上辈子看得鬼吹灯电视剧具体细节印象不深,但其中显露出来的凶险可不是一般人能对付的。

原著中,搬山魁首鹧鸪哨和卸岭魁首陈玉楼就在瓶山损失惨重,鹧鸪哨的师弟老洋人和师妹花灵就死在了瓶山的地宫中,而卸岭一众更是死伤惨重,人手折了大半。

盗墓四派中的搬山、卸岭两派都是如此,叶白可不觉得凭借着自己一点的先知先觉就能在瓶山中安全进出。

再说这次盗墓是由卸岭魁首陈玉楼和军阀罗歪子联合探索的,这两人都不是简单的人物,一个可以说是盗墓头子,绝不像电视上是个温文尔雅的人,另一个也是杀人不眨眼的狠人,性格多变,想要混进他们的队伍中可不容易。

如果没有好的理由,怕是混不进他们的盗墓队伍。

第二天一早,叶白就早早的收拾一番起床了,老熊岭海拔不低,空气湿润,气候阴冷。

叶白裹着厚厚的衣服在苗寨闲逛,苗寨人不多,只有几百口人。

虽然人口不多,但在这里待了数个月的叶白依然有不少苗人不认识。

主要是苗人生性孤僻,一般不与外人交流。

他这次来是为了找那怒晴鸡。

叶白也曾从老一辈的苗人口中得知,传说这怒晴鸡有凤凰的血脉,羽分五彩,阳光下全身散发霞光,鸡喙、爪子尖锐锋利无比,眼红无惧,报晓为首鸣,所到之地五毒皆需逃离。

说的是神乎其神。

就是告诉他的这位老苗人也从未见过此鸡,只是听老一辈的说过。

叶白倒是知道怒晴鸡正在某一户养鸡的苗人手中,剧中鹧鸪哨就是靠着此鸡对付瓶山中的毒虫猛兽。

现在就是要想办法从此人的手中得到怒晴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