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书

“小姐,该起身了。”丫鬟翠屏低声细语道,边撩开纱幔,绣着富贵海棠的锦被上枕着一双白皙玉润的玉臂,再往上,一张清丽绝俗的脸。

纤浓的睫毛微颤,慢慢睁开一双泛着迷茫的水杏,清澈动人。而略显苍白的面色,多了几分楚楚动人之态。

翠屏忍不住晃神,暗叹自家主子果然是好容色,可惜……唉!

“翠屏,可是卯时了?”傅姝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揉了揉困顿的眼眸。她不是没注意对方眼眸中的怜惜。

原主跟晋王青梅竹马,又是太傅嫡长女,可谓是门当户对,可惜原主体弱多病,而晋王如今是太子之位的最热门的人选,未来正妃自然不会是一个被太医诊断活不过双十的病美人。何况太傅看起来地位高崇,但也不过是有名无实。

所以即便原主身子康健,正妃之位也未必是她。这晋王李玄对原主存有几分真心,但也比不过权势地位。

前几日宫宴,原主信心满满地以为赵贵妃会择她为她儿子李玄正妃,谁知选的是权势正值鼎盛的沈家嫡女为正妃。一时间大受打击,当场吐血昏厥,草草地狼狈离席回府,成为京城笑柄。

而再次醒来的便是她,来自现代同名同姓的傅姝。

从开始的茫然无措,到现在的坦然面对,傅姝觉得重活一次已经很好。

只是接收属于原主的记忆后,她才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会穿到一本她刚看过的一本庶女逆袭的小说中。而她身份就是横插在女主庶妹傅媚以及男主李玄之间的一根刺,也是活在他们记忆中的白月光。

小说一开始就是傅媚以侍妾的身份进入太子府,因姿容过人,还有与原主五分相似的容貌得到李玄的宠爱。

此时正是原主已郁郁而终后的第二年,李玄已经是太子。

跟其他替身文一样,女主经过虐身虐心之后开始奋起黑化,宅斗宫斗,一路逆袭成为后宫之主。凭借自己的手腕能力,不仅独得李玄的心,还引的不少优秀的男子为她赴汤蹈火。还差点让虎视眈眈的戎族首领为了得到她灭了整个大魏,生灵涂炭。

不得不说,这傅媚的心机谋划,令人心惊。

当时她只当无脑爽文看了,觉得很带感,可冷静下来却觉得女主太过睚眦必报,目光短浅,恣意妄为,只能成为妲己褒姒之类,不能长久。

小说结局是李玄让位,与傅媚隐居山林,过上与世无争的幸福生活。

如今这具体弱多病的身体是她的,而她自然不会像原主那样糟践自己的身体。

人言可畏,尤其是处在风口浪尖的傅家。

傅夫人张氏早已书信一封去了娘家江南张家。今早接送傅姝的张家人已经到了客厅。

一身蓝袍的青年男子面容俊郎,声音清朗,正与张氏相谈甚欢。

傅姝一进门就看到这样的场面,眉宇温和,嘴角微扬,声音悦耳:“娘。”

如玉盘清越的声音让坐在一侧的张文景心中一动,抬眸一看,眼眸中充满了惊艳。

眼前的女子约摸十六七岁,一袭水蓝色纱裙,身材纤细,体态风流,姿态绝俗出尘,气质温婉动人,眉宇间透着一丝羸弱之气。

听祖母说表妹打娘胎里不足,自小体弱多病,连婚事也被耽搁。尤其是听着姑妈说的那件事,心里对头一次见面的表妹更心疼了几分。

张氏连忙起身,对着体弱的女儿嘘寒问暖。

对着这一个真心为原主的慈母,傅姝心中动容,含笑宽慰道:“娘,已经修养了几日,我已经好多了。让娘这么为我操心,儿一直过意不去。”

傅姝从小娇身惯养,也因病弱的缘故,阖府上下无一不捧着,生怕出一点意外。好在傅姝性子温婉懂事,只是偏在儿女情长上犯了痴傻。

张氏一想到女儿的病,心中一痛,极力忍着泪水和不舍道:“这是你大表哥文景,他会照顾好你。江南适合养病,而且那边还有不少名医,对你的身体有益,最主要是你外祖母十分想你。娘这么多年未曾回去,你可要替娘在外祖母面前多多尽孝。”

傅姝看着张氏微红的眼角,她何曾不知对方的苦心?

这个时候让她离开是非之地也是为了她好。怕她不愿意,又拿出外祖母尽孝来说服。

书中的傅姝因伤心欲绝,打算去江南,可惜因为李玄的苦苦哀求才留下。

可是这样又如何?眼睁睁地看着心上人另娶她人,十里红妆,一口鲜血吐在了鸳鸯戏水的绣帕上,咳血干涸而亡。

傅姝一想到这,心中一悸,连忙拉住对方的手道:“娘,儿都听您的。”

随后向张文景款款行礼,“大表哥。”

裙摆逶迤,动作温婉,举止间文雅得体。

张文景眼睛一亮,含笑拱手回礼道:“表妹有礼了。想不到表妹如此出色,怪不得祖母嘴里一直念叨着。家中姐妹虽多,但像表妹这样乖巧懂事的妹妹还真是独此一份。若是让长辈和姐妹们见了,不知有多稀罕呢。”

张文景这样说也是为了让张氏放心,果然张氏听了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

女儿是她唯一的亲生骨肉,哪里不疼的?即便是自己的娘家,她也希望能在张家过得舒心。

张文景是张家嫡长子,品貌能力出色,不出意外的话,他将继承张家的祖业。能得到他的保证,傅姝以后的日子自然好过,何况还有张老夫人——她的亲生母亲。

这次让他亲自来接,足以表明张家的诚意。

张家在江南一带富足有余,虽是普通士族,也颇有威望。如今当家正是张霖,张氏的嫡兄。

有了他们的庇护,想必山高皇帝远,也无人敢给傅姝气受。

“文景,姑母也不求别的,只希望你能好好照顾姝儿。都是姑妈不好,若当初顾着身子一点,也不会让你表妹早产,落了病根。”说到这,张氏掩面而泣。

张文景看到这,慌了神,连忙宽慰道:“姑母放心,侄儿一定不会负您所托。”

傅姝想起张氏当初是因太傅因醉酒睡了一个丫鬟被气的动了胎气,以致于早产,还差点难产一尸两命,导致以后都很难再孕。

为了延续张家香火,早已跟丈夫离了心的张氏又给张太傅纳了一门良妾,生下了庶长子。

而这个丫鬟运气好,一次便有了身孕,就是如今的梅姨娘,女主的生母。

傅姝忍不住感叹一句,还真是孽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