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重生了

“砰砰砰、砰砰砰……”

“陈峰,你给老娘把门开开,老的偷鸡,老婆偷人,小的偷蛋,一家子都是賊,快开门,要不然老娘把门给拆了……”

迷迷糊糊中,男人被一阵刺耳的砸门声惊醒,伴随着难听的咒骂,他只觉得脑袋昏沉,喉咙发干,带着宿醉的干呕,浑身难受。

“哇……”

砸门声还在继续,男人又是一阵干呕,酸涩的苦味,他只觉胸口难以喘息。

迷糊间,眼前突现一个红色脸盆,抬眼望去,眼前一个粉嘟嘟的小丫头,脸蛋脏兮兮,冻得微红,羊角辫,齐刘海,一对美眸透亮而清澈,一身补丁的破衣裳,光着脚丫,脚趾头带着丝丝血迹。

“爸爸,你…你往这吐…”

男人还没搞清楚状况,只见小女孩轻轻将脸盆凑近,轻轻地帮着他拍打后背,动作娴熟自然。

“爸爸?”

男人皱着眉头默念一句,环顾四周,一间破旧小屋,墙壁发黄、乱糟糟摆着几件旧家具,自己躺在一张长凳上,衣服杂乱无章,角落里还有一个小餐桌和小灶台,灶台旁边堆放着一小土堆黑乎乎的煤球,冷冷清清一目了然。

“嘶……”

男人倒吸一股凉气,头痛欲裂,他拼命砸着自己的脑袋,一时间混乱的记忆浮现脑海。

陈峰,二十七岁,小学文化,结婚五年,无业,为人好高骛远,急功近利,脾气死倔,终究一事无成,结交的都是狐朋狗友,他把别人当兄弟,别人当他是狗屁,纯粹占他便宜。

唯一可取的点就是娶个老婆貌美如花,生个女儿乖巧懂事,一家子感情还不错,但可惜,男人一事无成,女人孩子就得跟着受罪,受人欺凌。

“不…”

陈峰强撑着身体,一把推开试图去清理地板的女儿,踉跄地跑到镜子前,镜子里一个头发杂乱的男子,嘴唇煞白,面色干瘦,毫无营养,乍一看根本就是个中年大叔。

前世今生记忆和情感重叠,陈峰承载了这一世的感情,他一拳砸在地板上,吓得小丫头瑟瑟发抖,手里的抓着抹布,祛生生看着陈峰。

“现在是1990年……不,这不是真的,我的公司,我的钱啊……”

陈峰异常苦恼,抓着自己的头发试图让自己醒觉,他多希望这一切都是做梦,原本自己奋斗多年市值几十亿的公司,就因为喝醉了酒,睡了一觉,全都没了,梦幻泡影,一切归零。

可脑壳上的刺痛让他知道,这是真的,这不是做梦。

“砰砰砰,陈峰,沈雪凝,你们给老娘开门,砰砰砰……”

又是一阵砸门声阻断了陈峰的思绪,他喘着粗气,抬起血红的双眼,盯着小丫头目不转睛。

“爸…爸爸……”

似乎陈峰的眼神过于血腥,吓得小丫头一动不动,紧咬着嘴唇弱弱地低下了头。

“妮妮,过来!”

缓了一下思绪,陈峰凭着这一世的记忆,对女儿招了招手。

小丫头顿了一下,抓着带着呕吐物的抹布,一步一步慢慢移动到陈峰身边。

陈风眉头一皱,将小丫头手里的抹布接过,嫌弃地扔到一旁,又把五岁的女儿拉入怀中,柔声问道:“外面是谁?为什么追你?”

问到点上,小丫头打了个寒颤,死咬着嘴唇摇了摇头。

“别怕,出什么事?告诉爸爸,爸爸护着你……”

“真…真的?”

小丫头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可思议地反问了一句,因为往日里的陈峰说好听是老实,难听点是傻,怕事。

陈峰没有迟疑,坚定地点了点头。

小丫头还有些迟疑,无奈门外的砸门声越演越烈,甚至都开始踹门,妮妮吓得缩成一团,她很希望有人保护,可妈妈病倒了,爸爸平日里貌似也不是很可靠,能信吗?

“妮妮,别怕,相信爸爸,有爸爸在,天王老子也不会让人伤害你……”

似乎陈峰的话让小丫头心头一暖,眼泪啪嗒一声掉落了下来,她边哭边从兜里掏出两个鸡蛋:“妈妈…妈妈病了,妮妮饿……妮妮想给妈妈吃东西,就捡了两个鸡蛋……呜呜呜……”

要说自己对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儿有多深感情绝不可能,可这一世的情感却在不断地冲击陈峰的内心。

他看着丫头哭得伤心,一股清流突然从陈峰眼里流了出来。

“妮妮,别怕,你告诉爸爸,你是偷的还是捡的,要知道偷东西可不好……”

小丫头倒是实诚,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妮妮捡的,就在路边,可…可王姨硬说是她的,妮妮不给,她就追我……呜呜呜,爸爸,妮妮要给妈妈的……”

“特么的,欺负人欺负到我女儿头上,妮妮放心,爸爸在,以后不会让你们受苦,不会让你们挨饿的……”

深呼口气,陈峰咬着牙,下定决心,既然重生,那么就当是给这一世的渣男一次赎罪的机会,是救赎也好,是责任也罢,如果没法让这对凄惨母女获得新生,那还算什么男人,更何况一想到这一世自己的窝囊,他就憋屈。

“记住哦,一会不管别人问你什么,都记得爸爸的话,一定不能承认,懂吗?”

怀抱着丫头,陈峰温柔地揉压着女儿的脑袋,或许是眼前这个大男人的眼神从未如此温暖,小丫头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陈峰将鸡蛋放在桌上,一抹眼泪,大步走到门口,看到大门即将打开,小丫头吓得一溜烟躲到了餐桌底下。

“咯吱”一声,似乎没意识到门会打开,门口一个胖女人一拳砸空,一个踉跄差点摔了进来。

“你个死混子,开门也不吱个声,一声不响差点摔死老娘了……”

胖女人满身肥肉,一眼看去都是肉,叉着腰,怒目而视,一根手指对着陈峰胸口戳了几下。

在胖女人还想继续戳的一刻,陈峰突然抓住对方手指用力一拧,疼得胖女人一阵嚎叫:“陈峰,你快放了老娘,疼死我了,快…快放手啊……”

“吆,原来你也知道疼啊?”

记忆中,眼前的女人没少欺负自己一家,陈峰阴阳怪气说着:“知道疼就该懂礼貌,上来二话不说动手动脚的,砸坏了门你赔啊?”

“你…你个窝囊废,你今天发什么神经,赶紧放了我,要不然我……”

“啊…啊…救命啊,你快放开我,手…手要断了……”

“断了活该,还会不会说话了?”

陈风冷笑着问道。

“懂,懂了,你快放手……”

胖女人无奈求饶,她诧异地看着陈峰,要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往日里虽然跟着一群混子,可整个社区谁不知道他就是个窝囊废,是一个任人宰割的主。

似乎不想把事情做过,陈峰一松手,顺势将胖女人一推,近两百斤的重物突然就倒在地上。

“你个混蛋,你居然敢打我?”

胖女人一没了束缚,一下子又变得彪悍起来,揉着手指怒瞪着陈峰。

“怎么?还不好好说话?信不信我真揍你一顿……”

陈峰拉了张椅子坐下冷言道:“我倒无所谓,但别真以为我好欺负,要不咱试试?”

看着陈峰摩拳擦掌的样子,胖女人愣住了,她感觉陈峰不像说笑,吓得她一下子缩了回去,怒瞪陈峰和妮妮,愣是不敢开口。

“早这样不就没事了。”

陈风想掏烟,可发现烟盒里空空如也,他看着胖女人问道:“说说,为什么砸我家大门?”

“哼,这得问你女儿,一个小贼……”

胖女人的一声吼叫,吓得妮妮紧紧抱住了桌脚。

“妮妮别怕,爸爸在这……”

陈峰怒喝一声问道:“賊什么賊?把话说清楚,不然我揍你……”

“你…”

胖女人死咬着嘴唇,虽然对陈峰的变化有些诧异,可也不想再被揍,她左顾右盼一番,指着桌面的鸡蛋说道:“就是那个,你女儿偷的,是我店里的鸡蛋……”

“胡说八道。”

陈峰抓起桌面的鸡蛋,反问:“我女儿说路上捡的,不是偷的,你要是敢随意污蔑,小心我揍你。”

“你…明明就是偷…”

“偷什么偷,你有证据吗?我女儿说是捡的,五岁的孩子难道会说谎?再说我也不是傻子,自己女儿不信反而信你?”

“你…你强词夺理……”

“哼,你先乱砸我门在先,动手打我在后,又诬陷我女儿做贼,今天要是不好好收拾你一顿,怕是在这片混不下去了……”

陈峰装模作样四处找寻,最后从墙角抄起一根木棍掂在手里,带着冷笑一步一步朝胖女人迈去。

胖女人诧异地看着对方,吓了一跳,意识到陈峰来真的,赶紧扶着墙撑起自己,脚底抹油,骂骂咧咧连滚带爬地跑了……

女人走后,陈峰深呼了口气,关了门,回身对躲在桌底的女儿招了招手:“妮妮,出来,没事了,妈妈呢?”

女儿神情有些恍惚,对刚才的一幕依旧难以置信,躲在桌底抬手弱弱指了指里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