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风波(下)

看着消极、心情低落的Bigbang众人,李昱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好的方法可以帮助他们,他现在唯一做的,就是陪着他们一起买醉。

“啪。”

打火机的声音再次响起,是权志龙再点烟。

“志龙哥,你不能在抽了….这已经是第十三根了。”听到权志龙再次点火的声音,李昱一把夺过权志龙叼着的烟。

从他来酒吧到现在,权志龙已经快将一整包烟给抽完了,不得已李昱只好有些不礼貌的抢过权志龙手上的烟跟打火机。

说来也挺搞笑的,李昱一个烟瘾这么大的人,此刻居然在劝人别抽烟。

对Bigbang不好的言论持续发酵中,虽然VIP们自发性的在网上为他们的哥哥说话,无奈人微言轻,每次只要他们一评论,马上就会被其他路人以及黑粉们的恶评给压下去。

最近几天,YG的艺人们在参加活动或节目的录制时,总是免不了要被记者们询问对于Bigbang的看法,甚至不少从前跟Bigbang成员们不错的那些艺人也都是。

但基本上这些人都是保持沉默或是称与其不熟,更有甚者拐弯抹角的暗示自己早就知道他们是什么秉性。

娱乐圈从来就不是什么充满爱的地方,当你站上神坛时,捧你的、夸你的、与你攀关系的有多少,跌落深渊时被人踩一脚、捅你刀子的就有多少。

在这样的情况下,杨贤硕想做点什么也有心无力,甚至他自己也因为这次Bigbang的垮台而面临董事会的信任危机。

现在的大环境,只要谁帮Bigbang说话,谁就得遭殃,无奈之下,他也只能让YG的艺人们保持沉默,至少做到明哲保身。

身为社长的他,纵使对Bigbang在怎么疼爱,在怎么想拉他们一把,也不可能强迫其他艺人下场为其发声。

唯有一人例外,那人不用想都知道是李昱。

事情发生后,他作为明面上与Bigbang最好的艺人,在出席各种活动时,都免不了要被记者们围堵。

每次被采访时,无论是多么敏感的问题,只要是关于Bigbang的,他从来不会避讳,光明正大的为他们说话、站台,这也导致除了Bigbang外,在网上挨最多骂的就是他了。

今天自然也不例外,李昱刚完成画报的拍摄要离开现场,就再度遭到一众记者的围堵。

“ØZxi,作为Bigbang的同门师弟,你跟他们的关系好吗?”

问这个问题的记者,一听就知道是想挑事的,李昱与Bigbang的关系,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会问这个问题,分明就是想看看在大多数人都撇清关系的情况下,李昱会不会迫于压力而与之撇清关系。

“ØZxi,网上有人说,其实这次是因为姜大声xi飙车,所以才导致这次的车祸发生,你怎么看?”

“ØZxi,我们都知道,你也是夜店的常客,请问关于网上疯传的李胜利夜店门你是否清楚?又或是你干脆就是参与者之一?”

“首先,我与志龙哥他们一直是很好的亲故,关于网上那些无凭无据的揣测,我每次看到都发自内心想笑,什么都不懂就硬黑是吧?”

“对于那些只会人云亦云、跟风无脑黑的人我没什么话好说的。”

“关于大声哥车祸的事情,大声哥都已经与受害者家属和解了,并且积极配合警方的调查,我不懂你们这些只会捏造事实的无脑记者还有什么好疑惑的,还是你们觉得你们比警方都还要厉害?”

“如果你们真的那么牛,做什么记者?去报考警察啊,加油!韩国的未来靠你们了。”

“最后,我常去夜店就代表我跟这件事有关系,问这个问题的记者,我说我昨天在夜店跟你母上大人玩了一整晚的斗地主你信吗?”

李昱这番发言可以说是非常具有攻击性了,不过这也不能怪他,毕竟出事后到现在,他是真的被这群记者噁心到了,问的问题一次比一次还夸张。

一通乱怼将记者们怼的哑口无言后,也不等他们反应过来,李昱就在保镳的开路下直接上了保姆车,随后扬长而去。

“李昱,你刚刚太冲动了,就算再怎么讨厌记者,也不能那么说啊….这下他们回去又要开始黑你了。”张嘉良从后照镜看了眼闭目养神的李昱,语气满是无奈。

别人家的艺人面对这种事,哪个不是忙着闪躲话题,再不济也是保持沉默,哪像李昱,公开站台不说,还将记者一通乱怼。

“行了嘉良哥,我心理有数,等等还有行程吗?”

“没有了。”

“那先回公司吧….”李昱揉了揉眉心,他确实有些疲惫了,这几天除了跑行程外,他还要面对那些犹如附骨之蛆的记者们。

回到公司后,李昱先去了一趟社长室,随后才离开公司回家,回到家后,李昱没有在家多做停留,拿上车钥匙就又出门了。

——————————————————

出事后,权志龙几乎将自己关在家里,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强迫自己写出几首好歌,然后华丽的回归,身为一个偶像组合,没有什么是比拿出作品来说话更有说服力的了。

负面的新闻、形象虽然会随着时间而慢慢淡去,但如果回归时的作品过于平凡或糟糕的话,那到时候他们所要承受的,可能将是更大的指责。

不得不说,权志龙的创作能力是真的不错,短短几天,他已经完成了两首歌的填词,不过随之而来的,就是另一个更严峻的考验,胜利退队问题。

胜利的退队虽然造成了部份粉丝流失,但由于他是闹出丑闻后才不得已退的队,所以整体来说并没有影响到太多。

现在的问题是,原本已经写完的歌,以及刚完成的这两首歌,歌词的分配等问题。

没错,如果没有这次的事情发生,这时候他们应该已经开始准备回归的专辑录制了,甚至收录的歌曲都已经选的差不多了。

(备注:这里指的专辑是因为李昱出道,而延迟制作的Alive。)

“胜利的部份….由其他人分摊吗?”

胜利退队来的太过突然,打的他们措手不及,也导致许多东西必须重新安排。

突然,权志龙脑中闪过一个非常不靠谱的想法。

“如果…..不,不行。”

“或许那是最好的方法了吧…..”

权志龙想到的,那个极为不靠谱的想法或许对目前的他们来说是最好的办法,但理智告诉他,这件事是完全不可行的。

权志龙想的是,如果李昱能在这张专辑替代胜利的位置,又或是直接加入Bigbang的话,也许他们真的能在最快时间摆脱目前的困境。

但这无疑是一个极为不靠谱,也非常自私的想法。

首先,李昱已经作为solo歌手出道,并且取得了成功,他没有理由自降身份加入身为偶像男团的他们,并且他们此刻正面临着成团以来最大的危机。

他知道,如果他提出了这个请求,李昱大概率会同意,但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做,李昱为他们做的已经够多了。

这段期间,李昱不断的公开力挺他们,甚至积极的帮他们辟谣那些不实流言。

再说了,就算李昱同意了,杨贤硕也不可能会同意的。

在Bigbang面临危机的情况下,他不可能再拿李昱去赌,成功了还好说,万一失败了,那将会是惨烈的结局。

“叮咚!叮咚!叮咚!”

突然来的访客打断了权志龙的思绪,连确认都不用确认,他就知道来人是谁了。

走到玄关将门给打开后,权志龙头也不回的就回到沙发上,准备继续写歌。

“这就是志龙哥的待客之道吗?真失望….连室内拖都不给拿一下?”

“你小子是客人吗?”权志龙甚至没有任何停留的动作,坐回沙发玩起了手机。

“至少帮我提一下东西吧哥….”来人抬起手上的两个大袋子,试图引起权志龙的注意,不过得到的却是权志龙大大的后脑勺。

来人正是刚从家里出门的李昱,从家里出来后,李昱先是去超市买了两大袋的食物与饮品,打算填充一下权志龙的冰箱,前两天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权志龙的冰箱已经快空了。

提着食物与饮品来到厨房,打开冰箱后,迎接他的果然是空空如也的冰箱….不,严格来说还有一瓶喝一半的啤酒,以及一盒密封的泡菜。

看着在冰箱前一边碎念自己,一边为自己填充食物的李昱,说不感动是骗人的,在娱乐圈中能有这样一个亲故,真的是他权志龙的幸运。

“所以说这样的李昱,我怎么可能为了组合的未来,就将他给拖下水,断送他大好的未来….”权志龙心想。

“想什么呢哥?”

就在权志龙发呆的时候,李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东西都放好,拿着两个便当、两瓶啤酒走到他身旁坐下。

“不用感谢我,之后请我吃韩牛就行了。”李昱将便当递过去,自顾自的说了句。

“奸商啊这是….便当换一顿韩牛。”权志龙嘴上虽然在吐槽,心里却十分受用。

这样的感动在打开便当后又再次感动了一分,因为他发现,餐盒中的菜都是他喜欢的。

“啊西吧….拿错了,这才是志龙哥的。”李昱嘴欠的破坏了气氛,作势要跟权志龙交换便当。

“滚….”

两人都没有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

“所以这就是哥你在家闭关那么多天写出来的歌?”李昱一边嚼着饭,一边拿起桌上放着的歌词。

【Blue】

“冬季离去春天会到来的吧。”

“我们的心在凋零的思念里伤痕累累。”

“I'm singing my blues。”

“在蓝色的泪水和蓝色的悲伤中被驯服。”

“I'm singing my blues。”

“浮云中被风吹散的爱情。”

“同一片天空在不同地方的你和我。”

“因为很危险所以离开了你。”

“…….”

整首歌词用“蓝色”来比喻伤感,表达了恋人离开后的破碎心情,歌词描述了随着季节变化的爱情以及离别的悲痛。

权志龙还是那个权志龙,能写出炸翻全场的歌,亦能写出让人一听就能感受到感性的歌。

“是一首好歌啊志龙哥,看的我都感动了起来。”李昱满脸真诚的看着权志龙。

“如果你能停止嘴巴的咀嚼在说出这句话,我会很感谢你的…..”

“哈.…哈哈哈….不要在意那些细节。”

饭后,阳台。

“所以说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不可能是单纯来给我送温暖的吧。”权志龙抽了口烟,缓缓的吐处烟圈后开口说道。

“嗯,老杨说三天后开记者会,让你准备一下。”李昱同样叼着烟,看着远方的景色。

“是要说明胜利退队的事,并且跟粉丝道歉的吧….我知道了,还有吗?”说到这件事,权志龙情绪明显有些低落。

“还有就是….让你手机开机,不然到时候找不到人还得是我来找哥你。”

这几天,权志龙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为的就是好好写歌,避免自己被恶评给影响心情,进而写出质量不过关的歌。

“我知道了,你晚点还有事吗?陪我喝一杯?”

“下次吧,晚点还有事。”李昱无情拒绝。

“阿拉搜。”

“手机记得开机,还有三天后早上10点前记得来公司。”

李昱掐灭了烟,再次提醒权志龙后就离开了。

——————————————————

首尔,弘益大学,爱情雨剧组。

将拍摄任务告一段落后,准备用餐的工作人员们惊喜的发现,拍摄现场多出了两台应援餐车,餐车上贴着允儿的照片,以及为她加油的话。

除了常见的辣炒年糕、热狗、咖啡外,竟然还有盒饭以及烤肉的出现,有工作人员去问了下,才发现烤肉居然是牛肉。

“哇….这是允儿xi哪个亲故送的餐车啊,下了血本啊….”有工作人员感慨的说道。

也有几个按捺不住好奇心的演员想找到本人询问,找了半天却没找到,一问之下才知道,允儿刚刚找到导演请了假,要明天早上才会回来。

本来这种假是不好申请的,不过看在拍摄进度不错,加上应援餐车的份上,导演还是给同意了。

而我们的主人公允儿xi,此刻正躲在剧组的某个角落,与某大势新人拍摄吻戏呢,吻戏的拍摄时间有点长,足足持续了将近10分钟才堪堪结束。

“这个惊喜怎么样?还喜欢吗?”

“李哥….莎朗嘿。”感谢的话不用说,两人不是需要说这个的关系,而且比起感谢,更多的是感动。

仅仅只是在聊天时偶然间说了句很久没吃到牛肉了,眼前的男人就像在变魔术一样“当”一下变出餐车,为她应援。

应援餐车的钱她不缺,让她感动的,是这个男人即使行程在忙,事情再多,也会记得她说过的话,并出其不意的给她制造惊喜。

生活需要仪式感,李昱很好的做到了这点。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