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画像
  • 娘娘今天在干啥
  • 夏里i
  • 1087字
  • 2021-05-20 15:44:05

不得不说,白芍真相了。

“无妨,约束好咱们宫里的人便是。左右不是咱们做的,再怎么也愿冤枉不到我们头上来。”

清者自清,盛清欢自是不怕的。

白芍却是忧心不已,“娘娘,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架不住人家非要往咱们头上泼脏水啊。这又是没凭没据的事情,若是硬要栽赃陷害的话,咱们就是有一百张嘴巴也说不清了啊。”

“静观其变就是。”

盛清欢是真的一点儿也不慌张,但是瞧着白薇和白芍两个丫头脸上的担忧,想了想还是道,“你们这副样子若是让别人瞧了去,说咱们做贼心虚怎么办?且安心吧,冷眼瞧着就是。”

说完,盛清欢挥了挥手,吩咐道,“行了,别在这儿杵着了。去打水来,我要洗漱。”

白芍和白薇对视一眼,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表情,稳神应下。

瞧着两个丫头前后出去,盛清欢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她如何不知道这件事情处处透着古怪。

但是,究竟是不是冲着她来的,倒也还未可知。

只是可怜了琉璃,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凋谢了。

然而在这深宫大院里,谁又做得了谁的主呢?

想到此处,盛清欢抬眼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那副人像。

画中的人是这具身体的母亲,帝师亡妻吕慧敏。

吕慧敏的身世并无人知晓,只知道她是个孤儿,曾于盛重文有救命之恩,后两人互生情愫便结为了夫妻。婚后,盛重文和吕慧敏相敬如宾、琴瑟和鸣,一时间成为了模范夫妻。

只是好景不长,许是因为年幼时流落在外亏空了身子,吕慧敏自怀上盛清欢后便时常生病,到了孕后期,更是严重,只能终日里躺在家中养胎。最后在生盛清欢时不幸难产而亡,所以说,盛清欢对吕慧敏是一点儿记忆都没有的,唯一有的就是这幅画像了。

盛清欢看着画像中嘴角噙笑的温婉女子,轻声道,“对不起。”

我占了你女儿的身体,但却没办法替她履行应尽的义务与责任。

如今,还要借用你的名义,逃离这座牢笼。

所以,对不起。

过了一会儿,白薇和白芍便端着热水等一应的洗漱物品进来了,“娘娘,水来了。”

说来也巧,盛清欢刚洗漱完毕,外头便有宫女来报,说是太后请她过去一趟。

闻言,盛清欢轻蹙了下眉。

“可有听说寿康县主进宫了?”

“回娘娘,不曾,不过安妃已经在慈宁宫了。”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盛清欢挥了挥手,嘱托道,“白薇留下看好宫门,别让人趁乱摸了进来。虽说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但总归是要提防一些才好,没得让一些不干不净的东西脏了咱们芳菲殿。白芍同我一块儿去慈宁宫,我倒要看看这把火如何烧到我身上来!”

两个丫头连连应是。

“娘娘就放心吧,我一定将芳菲殿守好,外头的哪怕是一只蚊子也别想进来!”

盛清欢略一点头,“对了白薇,你记着安抚好嬷嬷,她年岁大了,可别被这事儿吓着了。”

“娘娘放心,我都省得了。”

交代完一干事宜,盛清欢便带着白芍往慈宁宫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