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死人
  • 娘娘今天在干啥
  • 夏里i
  • 2047字
  • 2021-05-20 13:15:28

天才蒙蒙亮,一声尖叫声就划破了后宫。其中,以芳菲殿听到的声音最甚。

盛清欢既是现代穿越过去的,自然也带着现代人的习惯。譬如,晚睡晚起。

也是托了进宫的福,若是以往在家中,盛清欢这般懒散肯定是要挨一顿训的。但是现如今进了宫,再加上盛清欢年岁小,又因着怕被永春宫那位暗算了去,所以李嬷嬷便日常拘着盛清欢在自己的宫殿中。

这整日里无所事事,可不就只有时时睡觉了。

盛清欢正在美梦里徜徉呢,冷不丁地被这声音吵醒,她不耐地翻了个身子,皱了下眉头。

昨晚守夜的是白芍,早在尖叫声响起的那一瞬间,白芍便从软榻上坐了起来。

她揉了下眼睛,先是瞧了一眼床上的盛清欢,见她睡得正熟,丝毫不见被吵醒的迹象,便轻手轻脚地推门出去了。

“这是怎么了?大清早的,是谁在叫?”

白薇是个爱凑热闹的,但是因为芳菲殿里规矩严,再加上底下人都敬重盛清欢,并不想给她惹什么麻烦,所以平日里也都深居简出的,基本上不怎出门。但是,这并不能阻止白薇打发了守院门的小宫女出去打探消息。

“不知道呢,我睡的正香就被惊醒了......”

说着,白薇往屋子里瞧了一眼,轻声问道,“娘娘睡得可好?”

白芍脸上露出些既无奈又好笑的神情,“娘娘还睡着呢,这点儿动静还惊不醒她。”

闻言,白薇捂着嘴笑了笑。

“娘娘这个睡眠质量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呢!”

知道盛清欢并未被影响,白薇的八卦之心便燃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谁,叫得这般惨烈,我听着声音,像是从小花园那边儿传过来的......”

白芍心思更为缜密,听到白薇这话儿,便皱了皱眉头,“你没听错?当真是从小花园传来的?”

瞧着白芍这严肃的模样,白薇楞了一下,然后点头道,“是啊,我听得真真的,就是从那个方向传来的,就是不知道具体是在什么位置了。”

白芍眉头皱得愈发紧了些。

“希望别牵扯到咱们殿中才好。”

听到白芍这么说,白薇才将将反应过来。

是了,小花园离芳菲殿那么近,那叫声又颇为惨烈,万一有个什么不好的,说不准就嫁祸到芳菲殿来也未可知。

想到这里,白薇又叫了个小宫女来,“快,你也去瞧瞧,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儿。”

“是,白薇姐姐。”

“哎!别多打听,就去瞧个热闹就成,别人说了你就听上几耳朵回来就是。”

小宫女点点头,“白薇姐姐,你就放心吧,我都省得的。”

“快去快回。”

白薇又嘱咐了几句,这才放了小宫女出去。

不一会儿,先后派出去的两个小宫女就前后脚回来了,脸上还不约而同地带着惊恐。

“怎么了这是?”

“白薇姐姐,小花园,小花园里死了人了!”

小宫女到底没有经过事,胆子小的很。想着方才在小花园里瞧见的场景,说话的时候都开始打颤儿了。

“死了人?可知道死的是谁?”

“是琉璃。”

“琉璃?”

“你说的可是寿康县主身边儿的那个琉璃?”

“正是。”

闻言,白芍和白薇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严重看到了疑惑。

“你没看错?当真是琉璃?”

“我看得真真的,就是琉璃,不会有错的。”

寿康县主每每进宫,都会到芳菲殿耀武扬威一番,即便盛清欢从不搭理她,但是碍于身份,也不好将她置之门外,所以芳菲殿中的人对寿康县主以及她身边伺候的人还是认识的。

“我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也有。”

“我们还是去把娘娘叫起来吧,这事儿总透着一股古怪。”

两人一合计,觉得不能让盛清欢再这么睡下去了,便双双进了屋,开始了“叫早”的大计。

天知道盛清欢的睡眠质量到底有多好,白芍和白薇在床边喊了半天都没能让盛清欢离开床榻。

没有办法,白薇只得气沉丹田,用力地吼了一声,“娘娘,该用膳了!”

“用膳?用的什么?”

要说盛清欢除了睡以外,最喜欢的就是吃了。

“娘娘,你可算是醒了。”

白芍和白薇松了口气,正预备伺候盛清欢穿衣呢,就见盛清欢眯着眼睛扫了一圈后道,“好哇,你们两个居然敢骗我!这天都没亮呢,吃什么早膳!”

说罢,盛清欢又一副要躺下继续呼呼大睡的迹象。

“娘娘不好了,小花园......”

盛清欢嘟囔了一声,“娘娘我好着呢!”

白薇急忙呸呸呸了三声,“是是是,娘娘好着呢,我的意思是出大事儿了,娘娘还是快些起来吧,快别睡了。”

“出什么事儿了,连觉都不让我睡了。”

白薇虽然不如白芍稳重,但也不是个会信口雌黄的人。听到她这么说,盛清欢便清醒了许多。

“娘娘,小花园那边儿死人了。”

“死人了?”

盛清欢觉得自己的瞌睡虫一下子都跑了个一干二净。

“谁死了?”

“琉璃。”

“寿康县主身边那个琉璃?”

“就是她。”

“活见鬼了!”

盛清欢一边说,一边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

“昨个儿不是还见过她,怎么好端端地就死了?”

白薇连连点头,道,“谁说不是呢,我和白芍都觉得这件事儿不简单,这才急忙来叫娘娘你。”

“寿康县主昨日没出宫吗?”

“出了的,昨个儿在慈宁宫用了膳后,寿康县主便走了。”

说到这里,白芍像是想起来了些什么似的,“对了,说起这个,昨个儿用膳的时候就没瞧见琉璃了呢!”

“是了。”

盛清欢也跟着回忆了一下,发现琉璃果然从那时候便不见了。

“可我们在小花园里碰到寿康县主的时候,我记得琉璃和翡翠都在她跟前儿的。怎么就短短的一会儿工夫,她就不见了,今个儿更是死在了小花园里?奇怪,真是奇怪透了。”

白芍突然道,“娘娘,小花园虽说是独立的园子,但是紧挨着咱们芳菲殿,我怕永春宫那位会拿这件事儿做文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