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从前
  • 娘娘今天在干啥
  • 夏里i
  • 1047字
  • 2021-06-16 23:00:16

要是让盛清欢知道郑太医心中所想,怕是要大喊一声:您可太看得起我了!单纯?这玩意儿不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我都没见过。

盛清欢定睛看了郑太医一会儿,瞧着他的确不可能再吐露其他的了,便松口让他离开。

“傅先生身感风寒久久不见痊愈,本宫心中担忧,这才请了郑太医过来看诊。”

“下官明白!”

这是让他不准将傅先生的真实病因往外说的意思了。

郑太医自然是连连应下。

别说他真的不知道傅先生病从何起,哪怕知道他也断不会往外吐露半个字的。

因为按照郑太医的观察,傅先生被人下了巫术的可能性远远大于中了蛊毒。

京城能人辈出,也不乏有些苗疆的人到京城讨生活。想要解除傅先生所中蛊毒,只要有心总有所得。

可是这巫术……实乃京城之大忌。

郑太医是真的不想去淌这趟浑水,没得连累了整个家族。

这话儿见盛清欢下了封口令,郑太医心头一松。

“嗯,那你去吧。”

“下官告退。”

郑太医从屋子里出来,看到挂在正空的太阳,这才发觉自己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了,整个人都粘粘糊糊的好不难受。

等到屋子里只剩下自己和小李子了,盛清欢才开口询问道,“你对这巫术了解几何?为什么我从未听过?”

“娘娘,这巫术本是禁忌,不准人提的,你自然不会听过。”

“你知道些什么,统统告诉我。”

虽说盛清欢原本是个苗正根红的唯物主义无神论者,可是自打她“吧唧”一下魂穿到了这里,有些事情就由不得她不相信了。

小李子虽然不想让盛清欢接触这些,但是他也明白既然这事关傅先生的病症,那么他家娘娘就一定会想尽办法搞清楚这其中的奥妙的。

既如此,与其让盛清欢横冲直撞地去同别人打听,还不如自己和她说,这样至少不会让太多的人知道她在关注这个。

想到这一层,小李子便也没有再遮遮掩掩。

直截了当地道,“娘娘,我是听说过一些,但是知道的也不多。”

“你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就是了。”

小李子断然不可能欺瞒她的。

这两年相处下来,盛清欢这点儿自信还是有的。

“娘娘,这要从誉德皇帝那个时代开始说起了。

当时咱们国力强盛,周边的部落都以咱们国家为尊,年年进贡朝拜。

誉德皇帝虽然能文能武,骁勇善战,但是膝下一直没有皇子,只有文慧公主一个女儿,为了延续血脉,不让国家夺姓他人,誉德皇帝便打算为文慧公主招婿。

文慧公主人如其名,自小聪慧过人,再加上后来誉德皇帝动了立文慧公主为女帝的念头,对她更是极尽培养。

不多时,文慧公主便成长成了一名优秀的掌权人。

可是谁知道,那年士挞部落来献供的时候,在宴会上文慧公主竟然对来朝的士挞三王子一见钟情,非他不嫁。

文慧公主可是未来的女帝,他的夫婿自然得精挑细选才行,小小一个士挞王子如何入得了誉德皇帝的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