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狗血的穿越

华夏首都,北平市,第三轧钢厂。

“嘶~”

宿醉的许茂觉得一股股冷意,自下半身袭来,冷不丁打个激灵。

“特么的热电厂,这都几月了,还没供暖...”

嘴里嘟嘟囔囔的同时,布满血丝的眼珠缓缓张开。

这是哪里?

我租的不是一居室吗,怎么就变成这幅模样了。

入眼处破旧的厨房赫然在目,一股厨房特有的烟火气直冲许茂的脑门。

茫然环顾四周,只觉下身更是冰凉。

“我特么裤子呢?”

难怪自己觉得冷,光着屁股坐在木椅上,不冷都怪了。

惊叫一声,正准备站起身,发现自己被绳子绑的结实。

紧接着一股完全不属于许茂的记忆,直接冲许茂的脑袋。

针刺一般的疼痛,让许茂痛苦大叫,身上冷汗淋漓。

许大茂的生前记忆如同幻灯片一般在许茂的脑海中回放。

厨房中一位睡在椅子上的青年听到许茂痛苦的声音,嗯哼一声睁开双眼。

看着许茂痛苦的样子,撇了撇嘴,脸上不见丝毫同情。

直到十数分钟过去,青年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对,站起身走到许茂的旁边。

“喂,没事吧你?”

“傻柱?”

试探性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声音中却没有了痛苦的意思。

青年瞬间放下心来,他虽然想惩戒眼前之人一番,却也没有想搞出别的事端的想法。

“怎么着,许大茂。不想让我给你解开?

不想让我给你解开,你就等着我们食堂那帮老娘们儿来,说话就到。”

许茂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有些小帅的傻柱,全然没听到他究竟在说些什么。

那记忆是真的?

问题是我特么怎么成为许大茂了?

自己叫许茂不假,可是自己不大啊!

呸呸呸。

自己虽然不小,但是自己名字没大啊!

明明昨日自己和朋友喝酒的时候,聊起许大茂还感慨着这犊子玩意太缺德。

怎么一觉醒来,自己就成了这个倒霉玩意儿。

想自己后世大好青年,来到这个时间段,这不是要人的命嘛。

不过这个傻柱可比影视剧中帅了不少...

可惜最后落在了寡妇手里。

寡妇虽然好,但四合院里面姓秦的还是算了吧!

许茂也是没长心,都这时候了,还有心寻思这种没用的事情。

“哎~许大茂你瞧什么呢?”

傻柱被“许大茂”瞧得有些不自在,忍不住开口说道。

回过神的许茂敛回自己心思,身下的凉意也让许茂不得不开口回话。

“柱哥,您能给我解开说话不?有点冷啊!”

傻柱心中暗乐,脸上却极为诚恳。

“许大茂你啊,是真不懂个人事儿。我这真不是害你我这是帮你呢,真的!

你知道你昨天晚上干什么了不?”

许茂欲哭无泪,这片段太特么熟了。

“昨天我在咱们厂围墙外面搂个大姑娘?可能还要脱裤子干坏事儿?”

“……”

这货怎么把我台词说了...

“咳咳...你记得就好,我现在肯定不能给你解开,等一会那帮老娘们儿来给你看看瓜,好好审一审你。我再把内姑娘找来,给你五花大绑,咱们全厂一游街。”

说到这里傻柱两手一拍:“兄弟,我这口气算是出去了。”

“别别别,柱哥!您说怎么才能给我解开?”

“叫爷爷!”

许茂一阵无语。

按说傻柱这个年纪的人到了自己那个年代叫声爷爷确实也不过分,可怎么感觉这么不对味呢。

不过只要自己不说,没人能知道自己是许茂。

想到这里,许茂舒坦了不少。

“爷!”

“俩字儿!”

傻柱晃了晃手指。

“爷爷!”

“哎呦,乖孙子!爷爷给你解开啊!”

“……”

许茂翻了个白眼。

这狗东西真是占人便宜还不忘卖乖的家伙。

拿过身旁放着的军绿色棉裤。

然后似有预见一般自顾自拿起被傻柱藏在柴禾上的裤衩。

许茂也不避讳,当着傻柱的面自顾自穿了起来。

“许大茂,你这真成,亮蛋呢这是啊...”

许茂也不答话,三两下穿好裤子,头也不回走出厨房。

留下傻柱一个人有些意外的楞在原地。

“嘿,这孙子竟然没放狠话...”

……

出了轧钢厂,许茂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行走在大街上。

老旧的京城让许茂如同身处电影世界。

可惜许茂已经没有心思观察这极具时代气息的京城了。

脑海中闪过四合院内口无遮拦却善良仗义的傻柱;工于心计的秦淮如;老谋深算的一大爷;一身官瘾的二大爷;精于算计的三大爷以及如今许茂最不想念及的媳妇...娄晓娥。

一个个鲜活的形象无不向许茂证实穿越的事实。

整个四合院若说许茂最讨厌的两个人一个就是许大茂。

另一个就是同样匪事干尽,最后却能以一副胜利者姿态,训斥许大茂的二大爷。

其余人不是许茂不讨厌,而是讨厌程度差上一些。

就拿秦淮如来说,这个一生工于心计的女人在许茂的视角中也是够无耻的。

当然这只是站在傻柱的立场上。

秦淮如一生都在吸傻柱的血,典型的一个绿茶。

单单祸害傻柱一个人也就罢了,傻柱自己活该被这女人骗财又骗房。

最让许茂觉得无法理解的是她秦淮如弄个什么幸福院,把所有四合院的老人都赡养起来。

可问题秦淮如没钱啊!

她做好事,娄晓娥买单。

最后人们的夸赞对象是她秦淮如。

所有人反而觉得秦淮如好样的。

这就什么三观?

慨他人之康,成就自己的名声。

就这也能算个人。

原剧之中傻柱对秦淮如说的一句话许茂觉得特别有意思。

“怎么你在前面霹雳普隆没完没了,到我这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句话就很有意思了!

秦淮如已经做了保护措施的事情,傻柱恐怕未必没猜到。

很可能他只是强迫自己不去往那个方向去想罢了。

当然,若是在秦淮如已故男人的视角。

秦淮如绝对是一个万年难寻的好媳妇。

不论用什么手段也好,将三个孩子抚养长大,为其母亲养老送终。

并且子女一个个都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庭、工作,这样的媳妇还真的就是不好找。

想到这里许茂忍不住摇了摇头。

秦淮如这样的女人,幺蛾子太多,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

不过傻柱能在原剧中与娄晓娥生了一个儿子,也算是另类的美满了吧.。

“等会儿...自己好像现在是许大茂了吧。”

许茂嘴角极不自然的抽动两下。

他美满个锤子。

傻柱美满了,那不是意味着自己又要走老路了吗?

许茂赶紧把这个危险的想法甩出脑海。

可是第二个想法升起来的时候,许茂脸都黑了。

“貌似许大茂这货有毛病的吧...”

……

“快送我回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