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有情谁信道无缘,无缘却见梦中身
  • 青春的结尾诗
  • 衣不染血
  • 2502字
  • 2021-07-20 12:43:03

谁执笔但记情成卷,只空忆此去经年。

有情谁信道是无缘,无缘却见梦中身。

飞花满天回风流雪,红尘散尽漫天愁。

…………

按性格来说,李思雨和米夏都是能够活跃气氛的主,但许落和易艳玲却喜欢沉默不话,称得上闷葫芦。

此时,易艳玲表现出如此豪爽的一面,对于整场饭局而言,无疑提供了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

一杯酒下肚,凉菜相继开始上了桌,四人也开始聊起天来,毕竟才刚入大学没多久,彼此之间在进入大学前都不相识,一点交集都没有,是故,大家最开始聊的,便是彼此的家乡。这也是聊天中最容易入手的一个点。

当然,李思雨和米夏是说得最多的人,也是问得最多的人,性格原因,许落和易艳玲都仍然拘谨,两人只是在被问到后说上那么几句。

聊一阵,李思雨便又举起了酒杯来,随后大家便又是各自一饮而尽。

在其中,李思雨和许落也是单独互敬了好几杯。

都说东北人会喝酒,在饭桌上无往而不利,看来确实如此,李思雨一个劲地活跃着气氛,成为这场饭局最重要的“指挥者”,致使这场饭局不至于太过于沉闷无言,彻底陷入冷场。

他一会和许落干一杯酒,一会和米夏聊天,一会随便拿话调侃逗易艳玲几句,风趣幽默,让整个饭局始终处于着愉悦的氛围。

当然,酒瓶子也是越来越多,原本要的一箱啤酒已然只有三分之一还未打开。

随着啤酒不断下肚,许落顿时微醺起来,与此同时,易艳玲的脸颊也是充满红晕,她显然是有些醉了。

虽然让她能喝多少喝多少,喝不了没关系,可以不喝。但当一起干杯时,她却是始终跟着大家一起,甚至,当李思雨和米夏单独敬她酒时,她也没有漏下一杯,全部都灌进了肚子中。

这一切,许落都深深看在眼里。说实话,他是很震撼的,内心深处泛着微澜。

他心里微微叹了口气,随后拿起啤酒瓶,将黄澄澄的啤酒,倒在了自己面前的空杯子中。

望着一脸红晕,颇有些醉意的她,他拿起酒杯,眼里情绪复杂,微笑着对她说道:“艳玲,我敬你一杯~”

“嗯。”她轻轻嗯了一声,脸上浮现含着醉意的可人笑容。

说着,她拿起了眼前的酒杯,向许落示意。

酒杯轻触,然后,两人各自开始饮酒,准备一饮而尽。

许落喝得快,见她喝得有些困难,便还是劝她实在喝不下去就算了。同时,李思雨和米夏也劝说着。

只是,她没听,紧皱着眉头,虽然看起来颇为痛苦,但还是固执无比地将杯中的酒慢慢饮尽。

喝完后,她将手中的空酒杯向许落一翻,示意酒已经被她喝完,与此同时,她那醉醺醺的脸上,浮现一抹灿烂的笑容。

傻乎乎的模样,却不知为何,让许落内心忽然柔软,感觉有点心疼。

可能,他完全没有必要这样,但这就是他此时最真实的感受。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这场饭局总体而言,还是比较开心的,尤其是随着啤酒的不断下肚之后,大家的情绪逐渐被酒精给带了起来之后。

当然,李思雨和米夏本来就没热情,很说得开,聊得来,主要还是许落和易艳玲。

酒精让他们放下了拘谨,放下了内心的各种不好意思,以及各种不自信,让他们放开了不少。

没有暧昧,更没有激情。

只是聊天说话,只是说说笑笑,但这样便已让四个人很是舒服。

在这场饭局中,许落只感觉自己与易艳玲之间走近了许多许多,多少有些些亲密起来。至少此时此刻,在这场饭局中是这样。

只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一切都会有结束的时候。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又吃了多少菜,晚上九点钟左右,许落他们终是结束了饭局。

结账买单之后,虽然大家的兴致仍然未减,但确实喝了不少,不说已酩酊大醉,却也确实都有些醉了。

走出饭馆,在回去的路上,米夏拉着李思雨径直走在前方,两人都喝了很多酒,走起来路一扭一歪,看似彻底醉了。尤其是米夏,她和李思雨走在一起,拉拉扯扯,动手动脚,把女孩子的大胆与主动,可谓发挥得淋漓尽致。

虽然许落和易艳玲离他们有些远,却也偶然能听到一些米夏那因酒因情而发出的的高声之语。

那既漏却而不彻底漏的话,充分表现了她一个女孩子对爱情的真实追求。可能有其他女生看到这一幕,会觉得这样的一个女孩子,也太不矜持,太不知羞耻了,也太丢女孩子的脸了。

只是,爱,就勇敢地去爱,喜欢一个人,就勇敢地去追,又有什么错呢?

喜欢,那就是喜欢!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这是每一个人都渴望的事情,完全天经地义!

说实话,许落心里也隐隐觉得米夏有些过了,但多年以后再回想,他却也不得不佩服她。那份对爱情的执着,并勇敢去追寻争取的勇气,至少,他在那时根本拿不出来。

只可惜,这世上最无情的,最自私的,最没有道理的便是感情。

每一个人终究是不一样的,各有各的性格与经历,各有各的执着与别扭。

纵然你真心喜欢一个人,无比地深爱他,愿意为他付出你的一切,那又怎样呢?你想要的爱情就一定会实现吗?你喜欢的人就一定会喜欢你对你动心吗?

是的,并不会!

恰如此时,对于米夏那看似有些疯狂的追求行为,李思雨始终微笑婉拒着。他有他的喜好,他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事物都有一体两面性。

米夏觉得自己主动的爱,主动的追求,主动的关怀,会让李思雨感受到她的真心,但她根本想不到,她这般主动的行为,在李思雨看来却是太过了,过得让他很害怕!

他的确是充分感受到了她的情谊,只是对于这份情谊,他并没有想要去珍惜,只是想要去放弃。

她越想要打破窗户纸,她越想打开天窗说亮话,他只会越畏惧,越拒绝。

他有他的心思,只是如此而已,只是如此罢了。

没有谁对,也没有谁错,这世上确实有那么一种爱情,在某一个时刻,注定了不可能,只能徒增烦恼,只能徒添悲伤。

而在李思雨他们身后,许落和易艳玲两个人安静地走着,谁都没有说话。两人沉默着,一如两个人的性格。

而易艳玲毕竟第一次喝酒,而且还喝了那么多,她走路来比李思雨他们还要不稳得多,她是真的喝醉了,脸红红的,惹人爱怜。

眼看着她随时可能跌倒,也有些微醺的许落主动上前扶住了她,而心中某种欲望上扬,更是让他搂住了她的肩膀。对此,她明显脸更红了,只是她没有挣扎与反抗。

她很温顺,温顺得像只小绵羊一样。

而感受着她肩膀上传来的柔软触感,望着她因喝醉而嘴角露出的傻傻的笑,许落委实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那是美妙的,舒服的,甚至于说幸福的,他只感觉他们一下子已变得无比亲近。

他觉得这一瞬,充满了永恒的感觉。

不过,在来到学校门口后,他们还是分开了。易艳玲在米夏的陪伴下,往女生宿舍缓缓而去。

许落望着她们的背影渐渐消失,这才和思雨择了另一条路,回自己的宿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