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因为第一次喜欢,所以我把你写进了书里
  • 青春的结尾诗
  • 衣不染血
  • 3029字
  • 2022-04-28 19:15:43

虽然说,随着离职,许落在上海的这三年多,顿时成为了时光匆匆,成了往事回忆中的一段。

但不得不说的是,回首谈论容易,可能几句话就能将这三年多来到经历说个大概,但在真正经历时却是漫长而刻苦铭心的。

这三年多,许落始终写着自己最长的玄幻小说《血乱苍穹》,同时,他也写了其他作品。尤其在升职后,他写了古风意韵满满的《白头吟》,悲伤感慨的《十年》,因为犯错而写下的人生第一篇《report》,以及因为一件很是伤他心的事件而写下的《我与一个94年的女孩儿》,和他原本想等《血乱苍穹》写完后再动笔的《年华,若素》的序,和后续一些章节。

而其中,若说最为重要的,则莫过于《我与一个94年的女孩儿》与《年华,若素》了。

对许落而言,《年华,若素》是他写作的两本初心之一,其重要性自不必言。而《我与一个94年的女孩儿》则让他反省与反思,让他在社会层面深深明白了这句话,好人没好报。同时,也让他对某类人与某些事,有了真实层的无奈、同情、可怜、难过。

毕竟是他自己亲身经历,而远非别人口中的故事。

同时,他扪心自问着这些问题:

究竟是怎样的经历,怎样的人情事故,让得一个青春正盛、尚属花季的女孩儿,如此年纪轻轻便放弃了人性最美的品质,开始走上歧途?!

究竟是怎养的冷漠,令得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需要背负那么多,不得不独自一人出外打拼,决绝地说出赚不到钱便不再回家这样的狠话?!

究竟是怎样的悲哀,让得一个鲜活阳光的年轻生命,不得不一步步堕落,成为毒瘤,最终可能走向万丈深渊?!

拥有诚信,一根小小的火柴,可以燃亮一片星空。

拥有关怀,一片小小的绿叶,可以倾倒一个季节。

拥有真情,一朵小小的浪花,可以飞溅起整个海洋。

可没有诚信,没有关怀,没有真情,她能拥有什么?

她什么都没有。

是啊,她什么都没有!

…………

至于《年华,若素》,他把突然想写它的动机亦全放在了序言的之中。

他仍然还清晰的记得,那一天正是他放假从上海回家,坐着老家那边的公交车的时候。

突然,一首曾经他熟悉无比的歌《玫瑰花的葬礼》响起在他的耳畔,配合着车窗外绵绵的雨,让他一时间心里充斥满了复杂的情绪,充满了难言的感触,并难过悲伤得忍不住下笔,在自己的手机里开始书写这篇序来——

“都说校园情怀总似诗,一把喑哑的老吉他,一张发黄的信笺,曾写下了我们多少苦涩或甜蜜的回忆。

只是,当校园终有一天承载不了我们成长的翅膀时,走出去的歌便响起了。

依依惜别时,多少眷恋、挂牵已噙成了感伤的恋曲,而无悔的,仍是那一段青涩的日子。

离开你一百个星期,我回到了这里,寻找我们爱过的证据。没有人愿意提起,玫瑰花它的过去,今天这里的主题,我把它叫做回忆。

我知道,爱情这东西它没什么道理,过去和你在一起,是我太叛逆。现在只剩我自己,偷偷的想你。

玫瑰花的葬礼,埋葬关于你的回忆,感觉双手麻痹,不能自已,已拉不住你。真的好美丽,那天的烟花雨,我说要娶穿碎花洋裙的你……

昏晦的天空,细雨斜飞,雨丝敲打着车窗,留下细碎,像一道道划痕,刻在透明的心脊之上。田舍房屋,草木花树,匆匆人影,就像披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一般,一片朦胧。

早已养成了出门便戴耳机听歌的习惯,故而此时,在从SH回家的两个多小时路程中,始终有着音乐萦绕在耳边。它们就像是朋友一般,陪伴着我孤独一人的旅程。想想,大抵也有五六年了吧,一如既往,也确实不易……

忽然,一首无比熟悉的歌在耳边奏响了起来。这是一首好几年前的歌了,熟悉到哪怕只有几秒的前奏,都能猜出它的歌名来。

熟悉的旋律,熟悉的歌词,时隔相当长的一段空白期之后再次听到,一片又一片过往记忆,不由随着车窗前的水渍而慢慢地溵湿迷离。

就像是在风平浪静、水波澄澈的湖面之中,突然投下一块巨石,无波无澜的心湖顿时荡起涟漪。一股怀恋悲伤的情绪,陡然之间如火山喷薄一般激荡心头。

音乐弥漫在耳边,牵动着思念。思念,勾起曾经……

无数记忆的残片,闪烁点点晶莹的光芒,像天空散落的星屑,又似细碎的水晶,莹莹闪闪,浮现在脑海中。

那是如绵延画卷般斑驳的老墙;那是如虬龙般盘绕,沧桑青翠的古藤;那是早已荒芜,杂草丛生,空无一人的操场;那是岁月无情镌刻下印记,风霜满目的面庞;那是破烂不堪,却仍有着娟秀板报抄写的陈旧黑板……

当然,还有她。不可忘怀,不可舍却的她……

一颦一笑,风韵动人;温存软语,如沐春风;梨花带雨,我见尤怜。

那是一段纯真的情愫;那是一幅华丽的篇章;那是一首动人的旋律。

悸动的情怀,青涩的故事,在记忆的长河里,深入着骨髓。

尝试写书之初,本就有计划,想在某年某月,等自身文笔娴熟老练之时,写一部关于青春的小说。

只是,近两年以来,一直没有打算去实施,想着再过两年再说。打算等《血乱苍穹》完结之后,再全心全意,倾尽所有的精力,投入到这部青春小说的创作中去。

相信,那时的自己,随着不断累积下来的创作,已经有着足够的文字驾驭力去写好它。

没想到,回家途中,许久未听的一首老歌,却突然让我萌生了写它的冲动。

回到家,打开许久未曾翻过的毕业纪念册,看着那些曾经无比熟悉的名字,亦不由再次深深陷入往事回忆中。

唏嘘感慨。当年那些熟悉的伙伴,已经没有多少仍真正留在身边,相伴一个又一个华年。

嗟呀喟叹。时间的刺刀,让得许多事情,不知不觉之间,变得面目全非起来,再难以回到最开始的时刻。

偶尔翻出那些已从心底泛黄的照片,那副纯真的容颜,那些灿烂的笑容……当它们如同梦境般袭来的时候,骤然间泛起点点涟漪,眼角已模糊不清。

美好总在不经意间悄悄流逝,再回首,总是平添淡淡的伤感。

成长的路上,我们跌跌撞撞地学着坚强,成长的路上,我们含着泪学会勇敢。那些泛着泪光的青春,有着多少地感动和苦涩。经年以后,有谁还会想起,青春路上的那些爱与恨?是它们,一步步教会了我们长大!

眼眶红了,是因感触;泪水泛起,是为悲伤。

逝去的,需要缅怀,青春,更需要祭奠。那么现在,就让我用拙劣的文笔,来讲诉这一段历程,那不朽的青春,曾经的似水流年。

玫瑰花的葬礼,埋葬关于你的回忆。真的好美丽,那天的烟花雨,我说要娶穿碎花洋裙的你。

玫瑰花的葬礼,埋葬深深爱着的你。一片小雨滴,陪我等天明,我用这最后一分钟怀念你……

总是回想过去,埋怨我自己,总是不经意间,想起了你,现在的你已经太遥不可及,只能留在我记忆……

——《玫瑰花~葬礼》”

…………

随后,许落在断断续续写《血乱苍穹》的同时,亦开始了《年华,若素》的写作。

虽然他的这些写作,一分钱都没赚到。

而也在《年华,若素》断断续续更新期间,他又写了《The first love》(《初恋》)以进一步说明写作《年华,若素》的原因——

“如果让你回忆自己的初恋,你会觉得它是什么?是有着酸酸感觉的清新柠檬?还是甘甜如饴的蜂蜜?亦或如茶,虽然苦涩,但却浓厚绵延,让人回味无穷?

每一个人对于初恋的感觉,也许不同。但相信随着时间的缓缓流逝,随着天涯相隔、物是人非,每个人都会对这段感情充满怀念与感慨。

怀念那已远逝的风景,怀念那已分奔的故人,怀念那已流落的旧情。

真真爱一个人,刻骨铭心,无怨无悔的时候,我想,便是在那个时候。

初恋对于每一个人都是难忘的,对我而言更是如此。因为那是最最用心,最最单纯,最最美好的时光。

人活一世,初恋也只有一次,一旦过去,便再也难以品尝。

于是,我写下《年华,若素》这篇故事,纪念曾经最美好的时光,那懵懂的青春情怀。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

老师们都已想不起,猜不出问题的你。

我也是偶然翻相片,才想起同桌的你。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看了你的日记。

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

——《初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