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毕业不要说再见:青春散场,我们等待下一场的开幕
  • 青春的结尾诗
  • 衣不染血
  • 2981字
  • 2022-02-22 12:36:12

年味越来越淡,人生最后一个学生时代的寒假,说实话,委实没多大趣味。以前那些一起玩的要好的小伙伴,因为各自的工作,已经很难再聚齐,哪怕是在这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

故而,许落一心所期待的,唯有开学。他迫切地想要重新回到久别一年时光的学校去,和那些久违谋面的同学朋友再相聚。

一晃二十多天过去,终于到了回学校的日子。

对此,许落无比的兴奋。

回到久违的学校,许落可谓分外的怀念,也觉得无比的亲切,对这熟悉的校园环境,那一草一木,那一花一蝶,也对那些纵久隔了一年时间却仍然未有陌生的人儿,无论是老师,同学,还是那超市、食堂的工作人员,以及负责宿管的阿姨们。

回到熟悉的宿舍,见到熟悉的室友,大家一起说说笑笑,玩玩闹闹,好不欢乐。就仿佛大家不曾分开过一样,一直一直都在一起,都在这个宿舍里,都在这个学校内。

那种最最纯真的情愫,在每个人心头激荡。

重聚的当天晚上,许落他们宿舍一伙人便出去好好地聚了一顿饭。

都说年少不识愁滋味,以往的大学生活,许落他们常常觉得大的日子枯燥而无聊,休息天的时候,总是不知道该去做些什么,除了打游戏看电视,便也就只能在宿舍打游戏看电视,就这么日复一日的消磨着时光。也总是觉得时间还有很多,花也花不完。

如今再次回到学校,他们却是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学校的日子已然不多,说是还有一个学期,可实际却是只有两三个月而已。

故而,他们开始珍惜起这大学最后的时光来。虽然仍然打游戏,仍然逛街散步,仍然相对悠闲地享受着这大学的最后生活,但心情却是有着些微不同的。因为这个时候,许落他们心里都带着怀念之心,都怀着感恩之意,也有着对大学生涯的深深眷恋之情。

最后的时光,最后的青涩与稚嫩,许落他们十分珍惜,也十分不舍,舍不得结束,舍不得告别。

同时,也有人抓着这最后的时间在告白,表达着自己对倾慕之人的爱意和喜欢。

不管以前如何犹豫,如何纠结,如何开不了口,在这最后的时间,最后的机会,还是选择了最后一搏。哪怕失败,哪怕会面临尴尬,甚至伤心痛苦,却也委实不想没努力没争取就平白错过。

因为,那样只会遗憾终生。

只会在心里永远留下一个难以解开的结。

青春一去不回,时机转瞬即逝,时光它终是不由人,不为任何人停下脚步。

当然,最后这一段大学时光,也有一些必须做的事情等着许落他们。

技能考试,毕业论文,以及就业协议书都给他们带来着不小的压力。

不过,经历时苦,回忆却甜。

虽然临近毕业前夕的这一刻,很是苦恼,很是头疼,但许落相信,等到彻底结束校园生涯,若干年后再来回首这一段时光,他会分外的怀念。

若人生如烟花,那青春定是绽开之后最璀璨最耀眼最美丽的那一幕火花。不是盛开之前的平淡,也不是绚烂过后的凋零。

而大学这最后的时光,无疑是这火花末端时的辉煌,也是青春最后的疯狂。因为一旦毕业工作,很多事情终将身不由己。

以前想去却未曾去的,以前想做却未曾做的,以前到现在一直在做的……在学生生涯的真正末梢,忙着考试、论文这些让人头疼的事情的同时,许落他们越发觉得时间不够,也都尽力弥补着自己的遗憾。

同时,一股淡淡的悲伤流转在所有人的心间。

某一天晚上,许落和一群同学在操场草地席地而坐,畅谈着人生,说说笑笑,看上去洒脱、温馨,可实际却是充满了迷茫与惆怅,因为谁也说不好自己的未来会怎样,现在选择的道路是否正确。

“落落,你工作找定了吗?”有人问许落。

许落摇了摇头,说:“没呢,我也不知道怎么选,可能和你们一样,还是选择做酒店吧。”

“你不是一直在写小说吗,可以试试找个文字方面的工作。”另有一名女同学道。

对此,许落微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希望找个文字方面的工作,只是,我也不知道去哪找,一点门路都没有。”

说话的时候,他心里一阵苦涩。

“所以,还是先做酒店吧。就像章老师说的,先养活自己在说。”很快,他又接着道,眼神微黯吗,脸上满是失落。

说完,那些同学顿时点了点头。也有人眸光黯淡,跟着叹气。

大家席地而坐了数个小时,直到微风渐冷,明月如霜,大家才彻底散了,各自回了宿舍。

而当将考试、毕业论文以及就业协议书搞定,许落他们终于彻底来到了大学的最后几天时光,到了人生学生生涯的最后一刻。

学士服和学生帽,向来都是看别人穿,如今也终于轮到了自己。以前看着别人所拍的照片,望着他们脸上那灿烂的笑容,许落总觉得这一刻一定是最开心的时候,不然,他们又何以笑得如此灿烂?

而今,他也算是真正体会到了那些人的感受。

开心的心情是有,毕竟大学毕业意味了解放,意味了自由,也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真正长大,真正能够独立于社会了。

只是,也有一种复杂情绪,是那些光鲜照片中所看不到的,隐藏于那一张张灿烂明媚的笑颜之中。那便是离愁与不舍。

而在这样的时候,聚餐自是难免的。

身为班长的许春光提前在学校附近的一家酒店,安排好了班级集体的最后一次活动,最后一次聚餐——那就酒店的户外烧烤。

这样的活动自然没有人不去。

毕竟,这是最后一次的全班集体活动。

而这样的场合自然也少不了酒,一如实习前的那次集体聚餐。一开始大家都还比较矜持些,但后来情绪便随着酒精而涌荡了起来,然后又在酒精的刺激下愈发泛滥。

大呼小叫疯疯癫癫的有,默默无语暗自垂泪的有,一个劲与别人拼酒的也有。总之,喝着喝着就醉了,醉着醉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就笑了,笑着笑着就又哭了……

笑着哭,哭着笑,一个又一个浑像个白痴。什么海枯石烂,地老天荒,仿佛可以什么都不在乎,也仿佛可以什么都在乎。

最后,几乎所有人都彻底喝醉了。好几个人更是醉得胡言乱语,东倒西歪,彻底吐了,必须得靠人扶才行。

而也随着聚餐的结束,一股越发浓烈的悲伤,在流转弥漫。

不舍与离别情绪在此时此刻达到了最极点。

往事如烟,一切的恩怨情仇,都在这刻随风而散。

往事沉淀,所有的嬉笑甜蜜,也都在此时激荡,难以割舍。

而后,有人提议道:“我们走回去吧!”

“好!”立时有人应道。

随后,不断有人响应,其中便也包括了许落。

最后,一群人缓步离开了酒店,走路回学校。

天上星河灿烂,星光如梦,人间愁肠百转,男女难分。

在最后一起共走的这段路上,众人搂着肩,大声的笑,大声的喊,也大声的许着承诺,说着誓言。约好着以后再相聚,约好着有空来自己的老家玩,高喊着永远的12届酒管9班,永远的某某宿舍,

也有打打闹闹的,许落和春香、思雨便是如此。

一会跑到前,一会跑到后,玩笑与打闹只意味着彼此的亲密,也只意味着不舍。

回学校的这一段路程,大家都走得极慢。

回学校的这一段路程,仿佛极其的漫长。

没有人愿意把它走完。

只想继续走下去。

也只想打闹下去。

只是,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路终是有走尽的时候。

人也终是有散的一刻。

最后的最后,在彼此一番嘱咐,好好照顾几个喝得烂醉的同学后,大家便都散了,各自回了宿舍。

一如往常的话语,和以前那若干场聚餐后所说的话语并无二致。但这,却是最后的一次。

…………

而等到毕业那天到来,等到学校开完毕业典礼,大家终是各自带着行李各自散了,奔向各自的未来,各自的人生前路。

也许还能再相见,可也可能,从此再也不会见。

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等时过境迁,事过境迁之后,也许,所有的往事都将尘封进岁月的最深处,深埋在记忆的最底点。

也许会有人不再想念这人生中短暂而美好的这一段,也不再记得大学的那些人与事,但许落他却是相信,自己会深深怀念,永远都不会忘怀。

度过的光阴,融洽的岁月,是铭心的回忆。

毕业不要说再见,在分别的这一刻,他希冀着与所有人再相见,再相聚。

纵然青春散场,却也只愿等待着下一场的开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