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年华屈指,过眼成风,我们曾共一场酒醉,共一场胭脂泪
  • 青春的结尾诗
  • 衣不染血
  • 3752字
  • 2021-11-28 19:20:41

选择好了要去实习的地方,自是为面试而做准备。

许落认真查了查他们所准备去实习的那处地方的资料,好好补了补功课。

然后,第二天,许落认认真真的将自己打扮了一番,换上学校发的酒管系专有的制服,让李思雨帮忙系好领带,准备面试。

说实话,这毕竟是从小到大的第一次面试,他心里还是很有些紧张的,生怕不能过。

实习面试,分早上和下午两场,因为许落想要去的地方,在下午场面试,故而,早上的那些面试,他并未过于在意,只是随便逛了逛。

当得知有些同学顺利面试成功,去了他们所想去的地方实习,他颇为他们高兴。而又听说,他们面试的时候,那些人事还让他们用英语做自我介绍,用英语跟他们聊天,他又不免犯了难,心生怯意。

只是,有些坎,逃避总是无用的,除了垮过去,便别无他法。纵然如何胆怯,也还是得勇敢面对才行。

等到下午的时候,许落他便跟着杨何峰和董春祥一起,去了学校为那家酒店的HR所准备的面试教室。

他们一过去,居然发现不少人在排队,这让他们心里一阵紧张,委实没想到这里的竞争居然如此的激烈。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三个的面试,最终还是成功了。

随后,酒店HR,还准备了十分精致的点心给他们吃,让许落对于即将要去实习的地方,委实在心里生起一股暖意和期待。

然后,回宿舍的路上,许落委实兴奋无比。

实习面试这一关,终是过了,那原本紧绷的心弦,终于可以放松下来。

回到宿舍,只见其他人都不在,只有思雨一个人对着电脑,看着电视剧。

“回来啦?怎么样?”思雨笑问许落道。

“哦了~”许落微微一笑道:“终于算是结束了,开心。”

思雨哈哈一笑:“那就好呢。”

许落反问:“你呢?你选好地方了?”

“嗯,去安吉,去那里看看。”思雨点了点头道。

闻言,许落微微一叹道,语气中满是舍不得:“这样……那我们接下来一年就要分开了……”

思雨听了,旋即从站起了身来,望着许落,张开了自己的双手。

许落自然懂,嘴角浮现一抹笑意,然后,向思雨走了过,并缓缓张开双手。

旋即,两个人来了个大大的拥抱,属于兄弟之间的拥抱。

“要保重,落落。”思雨一脸认真地说道。

“嗯,你也是啊,实习结束后再会。”许落由衷道。

思雨旋即灿烂一笑,露出雪白的虎牙,道:“好嘞~”

一瞬间,原本满满的离愁别绪之感,顿时消解了许多。

随后,宿舍不断有人回来,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喜色,面试都很成功。接下来的一年实习,大家都有了各自的去处。

对于面试的顺利与成功,大家都很开心,但对于即将到来的离别,每个人心中也都开始浮现伤感。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随着学期期末的越发临近,伤感的情绪便也愈发的强烈起来。

于是,在学期即将结束的时候,整个班级准备好好聚个餐。在这离别之际,来一场狂欢。

同时,也是为那些要去国外实习的人送别。

毕竟,去往国外,一经离别,便可能不知几回寒暑,便有可能从此就在国外发展。

于是,在大二上半学期的最后一天,在最后一门课结束后的傍晚,许落他们一整个班的人,会合在了学校的大门口,准备打车,前往提前做好预订的餐厅。

车一辆辆的来,一辆辆的走。恰如人生,分分合合,聚聚散散,总有人在前来,也总有人在走。

而为等班主任章老师,许落、阿俊和春光他们少数几人最后才走。因为章老师自己就开车,于是他们便坐上了章老师的车,前往指定的餐厅。

而不得不说的是,聚会充满了伤感。谁喜欢谁,谁倾慕谁,许多来不及说的话,在这可能是最后一次的聚会之中,都被倾诉了出来,而有着感情纠葛、彼此有着诸多故事的,也各自喝着酒干着杯,有的无言,有的则貌似微笑实则苦涩地祝愿着对方未来的顺遂与平安。

所有的情绪,都在酒精中酝酿、发酵。

哪怕是女生,此时此刻亦饮得干脆,喝得狂猛,全都流露着最真实的性情。

太多的故事泪聚弦断,欢聚成伤,充满了无奈,而酒精成为了离别前最好的良药。

说实话,许落自以为自己在整个班级的女生之中,算是低调的。却没想到也有人来与他喝酒。

许落安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吃着菜,突然一个女生拎着一整瓶啤酒,来到了许落所在的这一桌。

她看着许落,很是豪爽地道:“落落,你看阿俊,李赓他们都喝了那么多,你好意思一个人闷在这不喝?”

许落笑了笑,并将身边装满啤酒的杯子端了起来,道:“怎么会呢,当然喝,我敬你一杯!”

说着,他便直接拿着酒杯大口喝了起来,酒杯本来就比较大,过了有一会儿,他才将酒喝完。

却岂料,在许落喝完了这一杯后,她却直接拎着酒瓶灌了起来,狂猛得喝了半瓶的酒。

然后,就听见有女生起哄道:“落落,人家女生那么猛,你就一杯?一杯多没意思!身为男人,行不行?”

声音中是满满的不屑语气。

许落听了无语,也明知道是激将法,但说你身为男人不行,又怎能忍呢?同时,也是他内心的情绪彻底起来了。

当即,许落开了一瓶啤酒,对眼前的女生道:“我吹一瓶敬你!”

随后,许落便二话不说,拿着一瓶啤酒往嘴里猛灌起来。一瓶酒下肚后,许落面前的女生旋即竖起一个大拇指,道:“行,够给面子!”

然后,她便离开了这里,转战其他桌。

许落见她远去,这才重新坐在座位上。不过,酒却并没有因此停下,只因为不断的有人来他们这桌敬酒。

最后,酒精上头,情绪上头,他也在其他桌敬起了酒来。同时,他也帮别人挡酒,只因为有些人确实喝太多了,而有些人确实不能喝。

当许落拿着酒杯,来到易艳玲他们一桌时,想着马上即将分别,过去的那些往事,都将随风而散,不由心里头一阵感慨,然后,他看着易艳玲微微一笑,道:“我敬你一杯,你随意就好~”

微笑的声音中,仍然带着一丝过往所有的温柔与体贴。

然而,让许落深为震惊的是,他一杯酒下肚后,她竟是从地上拿起了一整瓶的啤酒来,然后什么都没说,将一整瓶的啤酒向自己的嘴里灌去,纵然期间呛了好几次,停顿了好几次,但她都始终坚持着。

倔强,不屈,不擅言语,却想要用实际行动来表达……

这一刻,许落呆了。他仿佛又一次看到了第一次喝酒的她。

这一刻,在许落眼里,只有她那努力想要吹下一整瓶啤酒的样子。

而当整瓶啤酒真的被易艳玲喝完,周围众人立时喝彩起来。同时,也有起哄的声音。

“落落,艳玲都吹了一瓶了,你这一杯酒可不行啊!”

“落落,你也必须吹一瓶才行!”

“落落,不能丢了咱男生的脸,跟她吹!”

这样的声音此起彼伏。

当当真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许落只觉得无奈,同时为了向她致敬,他不得不让人开一瓶未开过的酒来。

然后,他拿着酒瓶猛灌了起来,再次吹瓶!

随着这一瓶酒彻底进入肚中,他委实觉得肚皮快要撑爆了……

这一整场下来,委实没人知道到底喝了多少酒。

唯一知道的是,这一场下来,大家都醉了。

也在聚会的最后,酒意醉人之中,有人哭了起来……

没人知道为什么哭,也不好主动去询问,除了安慰,再无他法。

然后,随着这一场酒醉,这一场眼泪的结束,所有人终是在伤感中哭着离别,各奔东西,各闯天涯,各自奔向各自的前路。

而在学期结束,放寒假回家的前一天晚上和坐在公交车上回家的当天,许落满是感慨地发了这么四条说说。

“明天早上就要走了,有些人后会有期,有些人后会无期。”

“转眼间已在去往汽车站的路上了,往事蓦然回首,一幕幕皆在眼前,所有在乎我,关心我的亲们,你们要好好的,乐乐的,喜喜的,无论天涯亦或海角,你们是我的牵挂,再见,终会再见!”

“车上,眼眶转动晶莹,泫然欲泣……”

“谁说无泪才是真男儿?情到深处,至情至性后流泪的男人,才是真男人!”

这些说说,足以想见许落内心深处的不舍。

当天晚上回到家,他心里也是充满了落寞,充满了孤寂。也因此,他忍不住的写下了这一篇《流散》。

…………

年华屈指,过眼成风。相聚与离别总是如此突兀,有时候就连自己都无法做自己的主。

时光如流沙般静悄悄的溜出指缝,不言不语,已经一个半年头。

等到离别的日子真正到来,原本自以为的洒脱没有了,反而多添了不少愁绪。本以为可以释然,然而,真正去面对的时候,心里却无比的难过与不舍!

在卧室踱步徘徊,心绪却不由自主地飞向了那个空荡而幽寂黑森的房间。

曾经在那里上演的一场场青春故事,恋恋情怀,莫不如黑白电影般浮现于心头。

相聚,相欢,相闹,相诉,相泣……

曾经的海誓山盟尤萦于耳,过逝的音容笑貌仍现眼前,往日的心有灵犀至今未散。

然而,云水过往,历历在目,你我却已渐行渐远渐无影。

相聚,离散,终究逃不过一场轮回,犹如四季更替般,是大自然恒定的准则与定律。

都说,一个人的离开,将会有下一个人在你的世界里徘徊,一段故事的遗忘与结束,也许是另一段故事的开始和上演。

但是,很多的时候,逝去结束了故事章节,也带不走某些纷扰复杂的情愫。

那些,细碎的,落寞的低吟,那些,绵柔的,点滴过往,终其一生,都会如蚕丝般,一直在心里纠缠着。正如你我之间的情谊。

我虽然一直很喜欢那些孤傲冷清行走于世的人,几乎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无论什么事情,都很难干扰他们心中那片宁静乐园。

可试问,这世间,这纷扰的红尘,有几个人可以真正的独我,现实中那些包裹在华丽,坚强,冰冷,忧郁,忧伤眼帘下的人,或许都蕴藏着一颗只有他们自己才懂得的柔情。

我相信,远去的,只是曾经的流金岁月,不变的,是心中永恒的缱绻。

你来过,你走了,就让青丝飞扬,让阳光穿过我们飘散的华发,让如花的笑靥永远绽放在我们的唇边,让似水的柔情流淌于我们的心间。

这个2月,将开启新的人生征途,不论是喜是悲,是乐是伤,请不要遗忘心中的那些执着的追求!

挥手惜别,朋友——珍重!

茫茫天涯,落落海角,红尘流散,凡尘阔别,你我,一直在一起。

——2014年1月10日《流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