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写给那些虚伪的人
  • 青春的结尾诗
  • 衣不染血
  • 2588字
  • 2022-01-05 14:35:51

年轻,总是特别容易被情绪所带动。

满是愤怒的时候,一个人想要独自将之消化在心里,几乎不可能。

俗话说的,年少气盛,那便是如此了。

他不明白,为什么她就成那样了?为什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她就和他身边的人好起来了?

而且,他完全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

许落只觉得头上一个霹雳。

然后,许落他也瞬间释然,为什么她最近会是这么一个态度了。醉翁之意不在酒,原是另有所趣,另有所好。

此时此刻,许落心中,除了怒火,便也只有怒火。

他心里深深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

明明他和她先认识的,结果,就这么,他自己身边的人倒是通过他和她好起来了。多么的讽刺与可笑?

他忽然有种回到高中时刻的感觉。

说实话,那时的经历,他委实不愿再经历。

不是害怕去受伤,只是需要更久的时间去消化掉心底的那份悲伤罢了。当初那刻的狼狈、心酸,独自浅唱,他委实不想再拥有。

同时,许落心里也深深觉得他们俩不般配,不是因为嫉妒,或者什么,这是他真心实意的觉得。

毕竟,他对他们再熟悉不过。因为了解,所以才这么觉得。

而不得不说,当一个本来就多愁善感的人,遇到这样的事情,很容易想的极端,也走的极端。

年轻,总是爱憎分明,也总是更意气用事。

许落觉得不能忍。

所以,他不打算忍。他内心的火气要宣泄,狠狠的宣泄,哪怕决裂,哪怕陌路,哪怕头破血流!

人生在世,有些话总是要说清楚的,不为自己留遗憾。

而结果,倒是确实如了他所愿。

这一次,他很是主动,没有再向过去那般,是被动的那一个。

虽然,他将失去一个自他开始写小说以来第一个愿意好好帮他看小说帮他看文字的人。

虽然,他曾一度将她看作知己。

他仍然记得当时他给她讲的,有关明晓溪和明晓溪朋友的故事。

他仍然记得,那时的他有多么的激动,他曾一度希望她能够陪着自己的文字一路成长,一直走下去。

只可惜,那终究只是少数人的故事。也终究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在填膺的怒火之中,在满怀失落之中,许落想了很久很久。

然后,他写下了这一篇日志——

世界上总有些人是那么的虚伪,以华丽的伪装包裹着那颗丑陋的心。

当一切利益既得之后,他们根本不会再管你,你直接被忘得一干二净。因为你不过是其手中的一颗棋子,一件工具罢了。

我不喜欢勾心斗角,不喜欢被算计,不喜欢假假惺惺。我想要的是能够真心相对,不挖苦,不讽刺,不耍心机,不算计,不唯利是图的真心朋友,只是如此而已。

我不是什么大好人,和每个人搞好关系我做不到,让每个人对我好我更是做不到,我只是单纯的想要对我在乎的朋友好,也希望我在乎的人把我当真朋友。

可是现实总是不尽如人意,总有那么一些人怀着一定的目的接近我,靠近我,不管我身上有多少他们想要的东西,只要有利可得便会想尽千方百计。

我不像别人想象中的聪明,相反有时候还有点傻愣愣的。但是,很多事情随着时间,我还是能够渐渐的看清楚,摸明白。

我没说破,没翻脸,只是不想尴尬罢了。可是,当内心的不满积聚到一定程度后,我还能说什么呢?

某些人,曾经我掏心掏肺的对待,现在却成了不理不问,无关紧要的家伙,甚至背叛。

一份纯洁的友谊却被其他不干净的东西玷污了,现在只有一个词能表明我此时的心情,那就是可悲。

人这一生,说短很短,但说长却也很漫长。每个人在一生之中都会遇到无数的人,有知己,有朋友,而最多的一类人则是过客。

如果你非真心实意,又何必再虚伪做作下去?人生本过客,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红尘茫茫,该留的留,该走的走,不挽留!

——《写给那些虚伪的人》

一开始,与人决裂,陌路相对,尴尬自是难免,尤其是对于就在你身边的人来说。

但是,不理会不就好了?

虽然,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的做到,完完全全将一个真实存在于身边的人彻底视如空气。

不过,日子长了,习惯了,也就好了。因为,一旦习惯了,便也就什么都无所谓了。

有人说,对这种事情最好的处理方式,也最伤人的,莫过于冷暴力。而所谓的冷暴力,恐怕便是如此了。

…………

纵然,人际关系遇到相当大的挫折,时时刻刻都要与不想见的人碰到,很是无奈,也很是尴尬。

可日子永远不会停留,终究还是要一天天的过。

期间,团学社招新,许落也委实是经过了相当的努力,帮猪猪找了个理想的部门。

大学嘛,无论是团委、学生会,还是社团,如果什么都不参与,那未免也太过无聊无趣了。

而且,团学社不仅能够丰富大学生活,也相当程度的锻炼了人。对于未来步入社会,也有一定的帮助。

时间是最好的疗愈伤药。

渐渐的,许落也看开了不少事情。不经历,便无法感受,更无法看透。之前的他,总是深陷其中而无法自拔。

虽然依旧有些无奈,有些落寞,但他开始尝试着去接受。

为此,他先后在说说写下的这一段又一段感慨的话,足以说明——

痴坐屏幕前,轻踏时光的痕迹,翻阅走过的片段,道不尽的心酸,数不尽的落寞,诉不尽的无奈,品不尽的苦涩。这一切,却是不能说,也不能写。窗台之上,冷风拂面,冰凉刺骨,可除了风,谁能解我此时的复杂心绪?

每个人的成长路都不是顺风顺水的,你要成长,就必须付出与成长相当的代价,没有人是永不褪色的。而成长的道路磨蚀的最多的,则是那颗纯洁玲珑若水晶般的心。

人生很多事情皆是必然,正如潮起潮落,花开花败,云卷云舒那般,有着恒定的法则。花开不败,美好却不现实。有人来了,就有人走了;有人亲密了,就有人淡漠了。世界上无处不在上演着这般的剧情。人生旅途中也无时无刻不演绎着这般的故事。无可奈何之余,心中徒添悲凉。

人在经历过许多挫折之后总会学会一些东西,让自己更加成熟,很庆幸,无论怎样,一道道坎坷之后,对于有些事情,我比以前成熟稳重了不少。

…………

也因此,许落心里忽然有了一种沧桑之感。

如果说以前只是心碎了又碎的悲伤,那么现在,他觉得那碎了又碎,然后又好不容易粘起了的心房上多了一道又一道的刻痕,多了一道又一道的皱褶。

触类旁通,他似乎也有些能够理解其他人所说的社会的残酷性了。

人啊,简单的外相,复杂的内里,每个人的形与心都不一样。但为了生活,每个人不得不演戏,将真实掩藏,用虚伪包装。

他只觉得自己在经意还是不经意间,越发的深沉了起来。

然后,转眼到了学期的期末,许落和其他人一般,也都开始准备起了实习的事情。

国外,有美国迪拜阿联酋,国内则有北上广深,香港澳门等全国各地。

一时间,许落委实不知道如何抉择。虽然他并没有出国的打算,毕竟自己的英语并不是有多好,但全国各地那么多的地方,也确实是让他不知该如何挑选。

他去询问春香,看他是否选好了地方。

然后,春香跟他说了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也是春香听了杨何峰的意见而最终决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