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我叫猪猪,没错,就是一头猪的猪
  • 青春的结尾诗
  • 衣不染血
  • 2993字
  • 2021-09-24 00:09:24

有人说,大学,不谈场恋爱,就不算上过大学。

有人说,大学聚集了五湖四海的人,总有一个人适合你,让你从好感到暧昧,从暧昧到爱情。

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又哪里能够如此轻松简单呢?甚至,一点都不如意。

恋爱的,甜蜜的,只是那一小部分,更多的,只是爱而不得,只是悲伤,只是钻心的疼痛。恰如那夜晚绽放的昙花,美丽了一刻,却沉寂了许久。悲痛,竟从此如影随形,甩不开,也赶不走。心里的黑暗,便也从此越发的深邃。

…………

因为与小诺的事,许落的心情持续低落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情绪始终无法排解。然后,他一如刚进学校时那会一样,很是热衷地投入到了原来的群聊之中。只不过,此时的群已有很多新生入列,已经算是下届新生的群了。而他度过这个暑假之后,便也将彻底成为大二的学生。

他一如过去,在群里聊得十分的热烈。

对于那些对学校什么都不了解即将步入大学的新生,他只觉得十分的有趣,就仿佛看到了一年前的那个自己。

某一天晚上,许落他进群里准备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玩的话题,却是意外的发现,有人竟然把他给踢出了群聊。

一时间,他不由有些气愤,不明白为什么。

幸亏老顾是群管理员之一,于是,他便直接找到老顾,让老顾把他重新加了进去。

许落一重新进群,便知道是谁删了他,一个与他同届的女的,平时千年潜水,万年不冒泡,却没想到在今时今日突然发起了威来,把他踢了。

这让许落很是恼怒,感觉她只是嫉妒他与学弟学妹们聊得热络,然后,许落当即与她开撕了起来。年轻气盛,怒火正当时,管你是谁,就是直接开骂!

然而,官大一阶终究是压死个人,人家毕竟是群管理者之一,一个不爽,再次把许落给撂了出去。

无论换做谁,被个莫名其妙蛮不讲理的女人,一连两次撂出群去,都忍不了,许落亦是如此。

虽然他没法再骂那神经病,虽然,他不打算再进群,以免进去后再被那神经病踢出来,连受三次侮辱。

但这事就这样结束,却也委实让许落很是不甘。

他不知如何做,但就是越想越气,只觉得胸口要被愤怒的火焰烧得炸裂开来似的。

这是,许落的QQ闪动了起来,正是先前在群里与他聊得颇为投机的一位学妹。

许落当即通过了好友申请。

随后,许落当即发消息道:“我好气啊,那人完全莫名其妙。”

“不生气,不生气。”她安慰道。

“嗯嗯,我知道,但就是生气。”许落道。

因为实在是憋不住内心中的怒火,许落忍不住在空间发说说道——“莫名其妙被人从群里删了,还被骂。擦!真他妈火气大。”

她很快回复道:“没事没事。”

“嗯。”许落回道。

然后,过了一会儿,许落发消息给她道。

“唉,我知道不该为这种人生气,但就是控制不住,就不由自主的越想越气。现在口干舌燥的,总感觉彻底上火了。”许落道,还发出了撇嘴的表情。

“不生气,不生气。”她继续安慰道。

“要不去洗个冷水脸?可能会好一些。”忽然,她说道。

许落一听,感觉是个好主意。

然后,他立时跑下了楼,来到厨房间,打开自来水龙头,直接用冷水冲洗因为上火而滚烫不已的脸来。不得不说确实是有效果,他内心的火气委实慢慢降了下去。

“你叫什么名字呀?”待火气渐消后,许落不由好奇询问这个即将成为自己学妹的女孩来。

她发了个笑脸,道:“看我的昵称。”

许落打开她的资料,赫然只见猪猪二字。

“猪猪?”

“嗯嗯。”她回道,并配了一个灿烂的笑脸。

闻言,许落的直男癌立时犯了。

“就叫猪猪啊?一头猪的猪?”许落诧异至极。同时,他还发了个猪头表情,以示确认。

“嗯嗯,是的。”她笑嘻嘻地说。

“这名字也未名太……尤其对于你一个女孩子来说……”许落不置可否地说道,一时间,他委实很怀疑她爸妈这取名字的水平。猪猪……这未免也太怪了吧???

“哈哈哈……”她大笑起来,知道许落似乎彻底被她给带歪了。

她赶忙解释道:“因为我姓朱,所以就叫猪猪了呀,哈哈哈。”

“汗水,那你爸妈也不至于给你取这个名字吧?”许落委实还没反应过来。

她再次道:“额……不是我爸妈取的,我自己取的。”

许落一愣,然后狐疑地说:“自己取的?”

然后,他立时想明白了什么,顿时觉得很尴尬。

他发了个尴尬表情,继续说道:“所以说,这猪猪的名字只是你自己给自己取的咯?不是你爸妈给你取的……”

“嗯嗯~”

汗水!(・ω・`ll)

许落立时发了个流汗的表情,苦笑着说:“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真叫猪猪呢……”

“哈哈哈,那倒不是的。”说着,她还发了个捂嘴笑的表情。

“嗯嗯。”

“你哪里的?”许落不由好奇问道。

“AH的。”猪猪说。

“哦,我浙江的。”

“嗯嗯。”

“哈哈,等开学了,咱们在学校见~”

“嘻嘻,好呀~”猪猪笑着说。

…………

时光流转,白驹过隙,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

因为总会发颇含感慨的说说日志,以及小说链接等,猪猪自然了解到了许落是个新新文字爱好者,一个小说新人。同时,也是一个充满各种纠结的矛盾综合体,总是突然感慨,突然悲伤,突然难过,特别敏感,也特别脆弱。

而与此同时,许落发现猪猪她亦是个爱文字的女孩儿,这让他很是欣喜,因为他又多了个能够帮他看文字的人。

一天,许落突发奇想,满是感慨地发了这么一条说说。

“心有所属,却悲伤成海,你,该怎么面对?”

“等。”她突然回复道。

“如果那是一辈子都难以等到的,你还等吗?”许落很是认真地道。

“或许后来我会有自己的生活,可是我想我的心里还是会等。”她说。

“可是如果这样不是会很纠结吗?万一这个很难等的人却被你等到了,而那时,你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那样不是很痛苦?”许落回复道。

顿了顿,他继续道:“我也知道,不等又不甘心。这种事情真是很纠结,要不错过等的人,要不错过因为等而本来该属于你的人。决定一种方式之后,错过便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说实话,他把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毫无保留地说了出来。那种纠结与痛苦,正是他此时此刻所拥有。

“我想我不会觉得纠结。如果我等的人有一天走到了我的面前,那么我想以后我就不用再等他了。我会告诉他我全部的心意,并真实感谢他让我没有白白浪费我曾经有过的付出,有过那么多因为他而产生的心情。然后,我会一心一意的经营我和他的小日子。”猪猪很认真地说。

“嗯,可是关键是你说了,会有自己的生活。如果在你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后,你等到了呢。”

“怎么说呢,我觉得这不矛盾啊。因为你有了自己的生活,总不可能一心一意去等那个人。我是相信日久生情的,我想我会在有了自己生活的时候,爱上那个陪在我身边的人。而当初的执念,或许在等到后就会释怀。毕竟,得不到的才会骚动,得到了或许就能放下。”猪猪显然经过了一番认真的思考,过了好一会后才回复道。

许落听了,有些感触,有一些些明悟。不过,他还是未能彻悟,未能彻底解开心结。可能是执念太深了吧,一如他自己曾经所说,执念太深,便成了魔障。

“嗯,不过遗憾却是将一直存在了的。相遇时,或许就平添悲凉了。”许落道。

“会有的吧,至少我会有。”猪猪说。

“我也会—。—”许落坦言道。

“好吧,我是有过这样的经历,只是现在都释怀了。”

顿了顿,猪猪又道:“以前有人和我说,人都是有执念的。当我放下执念,和他做普通朋友的时候,我觉得这样真的很好,不会很累。”

“嗯,或许是这样没错。”许落道。

只是,有些事不自己亲身经历,又如何能够真正做到释怀呢?许落扪心问自己,他觉得此时的自己无法做到像她一样的洒脱。

是不是他一直想得都太单纯了呢?

是不是他始终把事情想得太美好了呢?

所以一旦有事,便总是无法承受,便总是破防,便总是要难过伤心好一阵子,便总是觉得自己快要停止呼吸……

不知道。

他不知道……

“嗯嗯,不说了,准备睡觉了,晚安~”猪猪嘻嘻一笑,道。

“嗯,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