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蓦然回首来时路,太多风雨太多云,或许不败的,只有友谊
  • 青春的结尾诗
  • 衣不染血
  • 3177字
  • 2021-08-26 16:21:32

也许对于文字爱好者来说,悲伤确实是最好的灵感。因为那个时候,最是情绪喷薄,最具表达欲。

许落在写下那些文字的时候,内心是既悲伤也格外的愉悦,那种淋漓尽致的宣泄,委实让他觉得特别的舒畅。

如果说,刚开始写小说,他完全把文字当做工具看待,那么此时此刻的他,已然把文字当做了朋友,知心的朋友,能够倾听他所有的情绪,永远都不离不弃的朋友。

而一说到朋友,宿舍的室友,自然是无法避免的。

每天晚上,宿舍的大伙总是坐在各自的位置,说些有趣的话,聊些有趣的事,开一些不伤人的有趣的玩笑。

许落真的觉得很幸运,大学三年能够与他们一同度过。

大家天真无邪。

大家敢爱敢恨。

大家才气十足。

大家也都有情有义。

…………

学校的冬天,寒风呼啸,格外的冷冽,尤其是上下课从北校区来回宿舍的路上。北校区新建,又比较宽敞,来回的路上总是吹着大风,让人走路都觉得困难。而这风又潮湿得很,更是极具杀伤力。

一天傍晚,几个人相约好了一起出去吃饭。

至于吃饭的原因很简单,不知怎么的就一起勾搭上了。

学校外面,饭店不少,转门服务像我们这样的大学生。甚至,有的饭馆还是我们前几届的学长所开。

许落在学校待的时间也已不短,也差不多将这些饭馆都吃遍了。不过这一次,他们没有选择以前常去的饭店,而是去了一家略有些偏僻的东北菜馆。

思雨,春光,阿俊,再加上他一共四个人。

虽然寒风刺骨,天气冷飕飕,却依旧抵不住大家吃饭的热情,说说笑笑的,便来到了那家东北菜馆。

“落落,天那么冷,要不喝点白的?”坐到座位上后,思雨转头看向阿俊和春光。

“行!那就来点白的!”阿俊想了想,然后一摆头,嘿嘿一笑道。

“阿俊,瞧你个傻样~”春光立时笑着调侃起来。

“怎么滴?你爸爸我就这样!”阿俊不恼,只是转头望向春光,嘿嘿一声,笑着说道,强占便宜。

“你个傻儿子~”春光立时吐槽。

思雨也是一笑,没理会他们。然后,他看向许落,问道:“落落,要不要喝点白的?那么冷的天,暖身子。”

许落想了想,才道:“好,不过以前都没喝过,喝不了很多。”

“那就少喝点。”思雨微笑着说道,

说着,他便拿着江小白在许落的杯子中倒了一点点,然后道:“你先试试看~”

许落拿起杯子,闻了闻,只觉得酒气微微刺鼻。

微皱了皱鼻子,他开始慢慢喝了起来,白酒顺着杯壁入口的瞬间有些辣辣的,确实很不怎么舒服。不过,他眼睛一闭,还是将之全部喝了下去。

当下,许落就感知到了有一股暖流在自己的肚子里回荡。很是温暖。在这大冷的冬天,这倒是让他觉得特别舒服。

思雨见他喝完,只是问他:“还要吗?”

许落点了点头,非常肯定的回答了要。

思雨一笑,立时将白酒倒满了许落的杯子。

然后,当一众人的杯子中都倒满了酒后,大家立时干起杯来,说说笑笑,吃着菜,气氛可谓格外的融洽与温馨。

差不多吃了一半,李赓来了电话。

“你们在哪呢?”

“赓哥,我们在外面吃饭呢,你要来不?”思雨回复道。

“算了,那么冷就不出去了。你们帮我打包点东西回来吧?”李赓想了想,道。

“好嘞,你要吃什么,给你打包回去。”

旋即,李赓说了自己想要吃的东西。忽然,他又说道:“对了,还有阿文的,他也要打包一份。”

“好!”

酒足饭饱,几个人便摇摇晃晃的走回了学校去。

不过,一路走,还一路的闹腾,你追追我,我打打你,疯疯傻傻,痴痴闹闹,惹得拿着打包盒的思雨,忍不住喊道:“嘿,别闹!等会把赓哥打包的饭弄翻了,就有的你们几个哭了!”

一时间,几个人顿时像是听了圣旨一般,不敢过于张扬起来。

回到宿舍,才一进门,思雨立即冲着李赓和阿文道:“赓哥,阿文,给你们打包的东西带回来了。”

李赓接过了东西,然后见着满身酒气的众人,不禁皱着眉头道:“你们这是喝了多少酒啊?”

“没……没喝多少酒。”春光红着脸道。

“春光,你这还没喝多少呢?话都说不清楚了!”李赓瞪眼。

“哈哈,春光你不行……”阿俊顿时在一边嘚瑟的笑道。而他自己此时也是一副摇摇晃晃随时欲倒的样子。

“陈俊,你他妈的别给老子吐了!我可不帮忙收拾!”李赓指着陈俊,有些气急地道。

阿俊打了个“嗝”,醉熏熏的连眼睛都快眯上了,却仍不忘道:“我……我收拾,就我收拾。”

然后,他一头倒在了自己床上。

这时,春光也在自己床上呼呼大睡。

李赓叹了口气:“两傻儿子真不省心,这样睡容易感冒,思雨,一起帮他们脱了衣服裤子。”

思雨点了点头道:“嗯。”

一旁,许落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只觉得满是温馨。

大家各有性格,各有特点,却也因此,让学校生活多姿多彩,熠熠生辉。

这样的场景自然并非常态,但换一种说法,却也是另一种常态,始终融于他们平静而不凡的大学生活之中。

某一天晚上,大家伙集体睡不着。于是,便不由各种聊了起来,聊自己的故事,聊别人的故事,聊理想,聊未来,聊过往,几乎能想到的事,都处在对话之中。

许落忽然问道:“你说,我们大家是什么时候开始真正融合在一起,变成现在这般要好的呢?”

一瞬间,大家不禁都陷入了沉默,像是都在回思。

“团学社?”阿俊道。

“不对,第一次整个班级一起出去聚餐吧?就去桐庐那次!”春光说。

“我觉得是诚杰安排的聚餐那次,那次大家的氛围就很好。”思雨道。顿了顿,他忽然想起来什么,嘿嘿坏笑道:“对了,落落,记得那一次你好像亲了我对吧?”

一瞬间,许落也回想了起来,顿时老脸一红:“那不是真心话大冒险害的吗?”

顿了顿,他又幽幽低语道:“那还是我初吻呢……”

“我那场酒局?我记得那好像还是赓哥第一次喝酒。”许落道。

“哈哈,一说起赓哥喝酒就老有意思了。”春光嘿嘿笑道。

…………

聊着聊着,也不知道聊到哪里去了,总之始终没能有个统一的意见,似乎一言难以蔽之。

而许落的脑海中,随着那些话语,脑海中不断有着当时的那些画面浮现。一起喝酒,一起玩闹,一起骑车去钱塘江畔,一起坐公交地铁去西湖,一起上课,一起逃课,大晚上一起在操场上闲适惬意的转了一圈又一圈,考试前一起临时抱佛脚去读书室补习,一起难过,一起伤心,多么美好啊……

爱情飘忽,如玻璃般脆弱易碎,只有友情才是最可贵的。

许落深以为然。

在他写的文字被人批评得一文不值的时候,始终站在身边支持的,是他的这些兄弟朋友们。

在他因感情的失意而悲伤难过的时候,给予安慰的,也是他的这些兄弟朋友们。

他感激,也感动。

他也曾因之有感而发——

朋友,当孤独无助的时候,我便会想起这个字眼,无可替代。

蓦然回首来时路,太多风雨太多云。经历了那么多,或许不败的只有友谊,如果要用什么来诠释这特别的东西,我想,是永恒。

人生短短几十载,眨眼之间便过去了。在这短暂的岁月里,擦肩而过的人很多,相识的人亦不计其数。然而,经过岁月的洗礼,大浪淘沙,最后能够一起走过一段又一段的人生,相伴一个又一个黄昏的人,却少之又少。

这少之又少的人,便是朋友,真正的朋友!

这些人是不带任何功利心理的。是可以一起打着伞在雨中漫步,是可以一起沉溺于某种音乐遐思,是可以一起徘徊于书海畅游,是可以一起躺在草地仰望蓝天,有心事耐心听你诉说,有悲伤陪你一起掉眼泪,有欢乐和你一起傻傻的笑……

这些人不一定常常联系,但也绝对不会忘记,每次偶尔念起,还是会感觉那么温暖、那么亲切、那么柔情。

很庆幸我身边始终存在着一些人,给予我许多我不曾拥有的东西——希望,欢乐,泪水,关怀,感动。……让我的生活不再单调,让我的人生五颜六色,绚丽缤纷。

某些时候特别想念那些远方的知己,思念一起把酒言欢,说说笑笑的日子,什么都不用想,谈着彼此的生活,发发牢骚,憧憬着未来,是多么的自在逍遥。

感慨美好的岁月在经历的时候为什么那么的漫长,而回忆之时却是如此的短暂,如流星陨落,又似飞蛾扑火,让人怜惜。

我总想要把生命中要逃逸的美好事物抓得更紧,可怎奈总是如流沙般从指缝间溜走。

此时,你我各奔四方,散落天涯,愿远方的你驾着时间的金车,奔驰在铺满云锦的人生之路上潇洒前行。

大千世界,茫茫人海,相遇是种偶然,相识是种缘分,相知是种注定。邂逅很美,相信再次与你重逢,一个微笑,一句玩话,就足以阐述你我之间不变的情谊。

2013年8月4日晚

《朋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