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风流倜傥与姿容绝世

“在看什么?”

“在看慕容哥哥。”然后一时被男色迷了眼,苏小云认真道,一如她认真的看着慕容璃的脸。

“好看吗?”

修真界的修真者不论男女姿色都绝佳,美的课题达到了一个高度后,所有的修真者之间便难以评判出谁更好看。

是以修真界中色欲最淡,几乎没有人会在意外貌如何,毕竟大家都好看,看久了也就审美疲劳了。

比谁好看,是太无聊了吗?在修真界小孩都不会玩这种游戏。

慕容璃话说出口后就后悔了,这实在不像是自己会说的话。但是已经说了又不能收回去,于是僵在那里尽量维持着表情不变。

脸上的暖意还没有收回,微微勾起的嘴角笑意还在,只是好似被定格了几秒一样。

“好看。”苏小云嘿嘿的傻笑着,浑身散发着独属于花痴的气息。

慕容璃不曾被人称赞过容貌,他听到的最多的称赞就是别人对他医术的称赞。

也不知道别人听到称赞自己容貌的话,是不是也是一样的有些蠢蠢欲动,但是又说不清自己究竟想做些什么。

慕容璃把手放到苏小云头上,轻轻的拍了拍,轻的像是轻轻触碰了一下就立马收回。

“你也很好看。”本是想回赞一句苏小云,但心跳却为何比之前更快了点?慕容璃觉得自己这样不太对劲,但并不讨厌。

苏小云看见慕容璃忽然移开视线,好像旁边的店铺里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他注意。不确定的想,怎么感到有点撩呢?他是不是喜欢我?

唉,不可能。他(她)好像喜欢我,这可是人生三大错觉之一。苏小云你不能再花痴了,万一吓到人家怎么办?

“前面有个客栈,我们去里面坐一会儿吧,顺便吃点东西。”

已经到中午了,虽然苏小云已经失去了饥饿的感觉,但是到点吃饭的习惯还是被她很好的保持了下来。

“如家客栈。”由于对修真界的古字很有兴趣,苏小云几乎看到了什么字都要念一遍,不过这名字有点耳熟啊。

客栈一楼没有客房,摆放着几张桌子,二楼除了客房还留了一部分桌子,但却用珠帘遮挡住了看不真切。

“小二,把你们这儿最好吃的菜摆上来!”苏小云从储物袋里拿出几块灵石拍在桌上,啪的一声吸引了客栈里所有人的注意。

被所有人的视线指向的苏小云略感不适,哪里不对吗?不是这样点菜的吗?

“你想吃什么?”慕容璃拿过被苏小云拍在桌子上的灵石。

“我想吃红烧猪肘,麻辣豆腐外加两份米饭。”

接着苏小云看见慕容璃将灵石用灵力依次打入客栈中间的木桩上的菜名,原来是这样点菜的啊!

怪不得这里连柜台都没有,仔细一看连小二装扮的人都没有。难怪客栈里的人都用看智障的眼神看自己,苏小云心里有点慌。

她不会暴露了自己不是原装苏小云吧?这么明显的问题,慕容璃会不会怀疑她?

悄悄打量了一下慕容璃的表情,发现他依旧是那副神色淡淡的模样,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他会不会已经怀疑了呢?苏小云习惯性的把筷子头放在嘴里咬边思索,没发现慕容璃看着她,一向淡漠的表情有些柔和。

“啪!”一声惊堂木响,引起了苏小云的注意。

“话说二十年前修真界出了个惊才绝艳的人物,各位看官可知是谁?”一个蓄着一把小胡子的半老的老头站在客栈中间的木桩前的桌子旁,一身褐色长袍看着浑身都透露着一个字,穷!

这,是修真界的说书先生?!

苏小云双眼无神的看着客栈中间的那个小老头,心中微感麻木。修真界的惊喜挺多的,哈哈。

“还能是谁?当然是天下第一剑沈清流!”不知是谁喊了一句。

“没错,说的正是第一剑沈清流!当年沈剑尊不过双十年华,真真正正是个风流倜傥的美男子,又天赋卓绝年纪轻轻已晋升元婴,实乃天下第一人。”

沈清流?这名字挺耳熟的啊,在哪儿听过呢?

苏小云一边回忆原文剧情,一边竖起耳朵听说书人讲故事。

“但是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这少年时的剑尊难免慕艾,正值此时他遇见了同样风华绝代的第一美人——灵萱仙子。”

“那是一场大战之后,剑尊身受重伤奄奄一息时被灵萱仙子搭救了,从此剑尊一颗心就落在了灵萱仙子身上。”

“剑尊惊才绝艳,灵萱仙子姿容绝世,两人本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是——”

“灵萱仙子心中早已有了心上人,这人就是孤鸿剑客傅霜寒。”

“于是剑尊百般追求,灵萱仙子都不理会,一心只在孤鸿剑客身上。”

“这天剑尊心中颇受求不得之苦,便寻到灵萱仙子的面前,双手紧紧的抓住灵萱仙子的肩膀。情不自禁的大喊,‘在你心里我到底算什么?!’”

“接着便把美人紧紧的揽入怀中,低头便是朝思暮想的心上人,剑尊他……”

“啪!”又是一声惊堂木响,说书人笑得猥琐,“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各位有灵石的捧个灵石场啊!”

客栈中大部分的人都给了灵石,灵石宛如流星一般从四面八方飞向说书人所在的地方,少数觉得故事没意思的便不理会。苏小云觉着好不好听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第一次听人说书,而且这还是修真界。

于是她拿了块灵石便朝说书人的脑门上砸了过去,“咚”的一声砸个结实。

“哎哟!谁暗算我!?”说书人捂紧额头说。

慕容璃看着苏小云欲言又止,客栈里面一般布了阵法,只要用灵气操控着灵石飞到说书人站的阵法那里,灵石就会自动被收起。

像今天这样说书人被灵石砸到的情况还是头一次,客栈里一时热闹了起来。

“谁砸的?”

“是你砸的吗?”

“不是我,是他砸的!”

“你胡说什么!?分明就是你砸的,我亲眼看到的!”

……

苏小云缩缩脖子,把客栈里的争吵当成了背景音,默默的扒拉着自己碗里的米饭,抽空还给慕容璃的碗里夹一块豆腐或猪蹄。

“这说书人说的是无名氏写的话本《剑尊的风流往事》,刚才你用灵力操控灵石递给说书人就行,他站的那里有特殊的阵法。直接扔过去的话,说书人会受伤的。”

慕容璃吃下一块麻辣豆腐,虽然没有感受的苏小云那般吃货的乐趣,但感觉也并不讨厌,反倒很新奇。

真实的修真界是的确少有修士会评论人的外貌如何,但是话本中的修真界就不一样了。为了故事效果,写书人往往会夸大其词,以此来吸引看官的注意。

“我不是故意的。”苏小云想起要道歉的时候,一抬头发现说书人已经不在客栈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