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叶流枫番外

我本是妖修,要说原身的话,咳,是只乌鸦。我平生最喜黑色。

其实乌鸦挺好看的,我个妖觉得。

自从千年前正魔两道大战之后,修真界在正道的统领下愈来愈有秩序各种法则制度逐渐成立,妖界的妖修们却对正道规定的法则制度世俗礼仪不屑一顾。

妖修大多是放荡肆意的,就像人修看不起妖修粗俗无知一样,妖修也看不惯人修的伪君子做派。

幼年时我也曾和大多数妖修一样,对人修抱有着莫名的敌意。只是后来年纪大了,见得人和事多了,对人修的偏见也就没了。而且明白了就和妖修有好有坏一样,人修也有好人坏人。

只是妖修天性不喜束缚,对人修的那套礼仪约束实在敬谢不敏,很多时候和人修相处起来并不让我觉得舒服。

至于我为什么会和慕容璃牵扯在一起,那就很简单了。在一次生死决斗之后,我受了很重的伤,然后他把我救了,就这么简单。

那时候的慕容璃还是个小少年,刚中寒毒不久,岛主给他渡过修为压制寒毒后便离开了蓬莱仙岛。我被他带回蓬莱仙岛时,慕容岛主已经离开了,因此这些年来只见了慕容岛主一面,却不想也是最后一面。

那时的我刚踏入金丹期不久,而慕容璃也在蓬莱仙岛外四处搜寻压制寒毒的药物。记得初见时慕容璃也说了这句话,身为医者不能见死不救。

对于慕容璃,一开始我只是单纯的很感激,尽管我也有妖类强烈的慕强心理,但是对尚且处于练气期的慕容璃也没有半点不敬的想法。

作为一个放荡不羁的妖修,我本来便是不喜欢学人类那套假惺惺的礼仪制度,但好歹慕容璃是我的救命恩人,怎么也不能太过放肆。

但我还有着身为妖族的尊严秉承着放荡不羁的天性,不想和其他的人族一样喊他少岛主,那样实在是太无趣了。

可若是直接喊恩人,又有些没面子,好歹我也是活了几百年的妖了,这样喊一个没有我零头大的孩子,实在是有些不爽。

思来想去最终我敲定了少爷这个称谓,这称谓原本是凡间的小厮唤主家的,而在修真界并没有小厮这种东西,也没有哪个人修会甘愿这样喊人。

毕竟人修都是一群眼睛长在头顶的玩意儿,切,假清高。

其实说起来少爷的称谓并不比少岛主更让我显得有地位,但我还是更喜欢唤慕容璃少爷。

因为以我碾压慕容璃的实力来看,我应该是有资本比他傲气几分的,但是因着一层救命之恩的缘故,我则甘愿被他驱使。以这个称谓来展示我的谦卑,也是我的诚意。

其实这声少爷是有几分调侃玩笑的意味,因为一开始我的确不怎么看的起他,就和人修的傲慢一样,不由的便会轻视修为不如自己的人。

后来我想着他的修为低微,就算我把自己几百年存下来的宝物给他作为报答,只怕对他也没什么用。

修真界不如眼睛看见的那么平和,我若真的想报答他还不如呆在他的身边护他安全更妥当。

于是这一呆就是十年,这些年间我看着慕容璃突破了练气期步入筑基期,一点点长成了一个病弱美少年。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们妖修少了人修的诸多束缚,在感情上就更加纯粹。于是从一开始的默默守护,到渐渐的替他担忧,一点点的上了心。

慕容璃对我来说已经不是恩人这两个字那么简单了,他对我来说是世上最重要的人。因为习惯了陪伴,习惯了担心,习惯了有他的日子。

非要说慕容璃对我来说是什么人的话,其实很复杂。一开始他是我年幼的弟弟,待他年长许多似乎又成了我把酒言欢的朋友,再后来或许他在我心里就变成了儿子。

我是爱他的,但无关风月,是友情也是亲情。

这个世界上我观察最久的人修就是慕容璃,我熟知他的各种表情,了解他言语间未尽的意思,我以他的知己自诩,但却也知道他其实并没有重视过我。

因为他一直也没有重视过什么东西,他好像真的没有在意过什么。只是一直在搜寻压制寒毒的药物,但却把这件事情当做一项不需要感情的工作。

他越是不在意世事,我就越心疼他。我总觉得他很可怜,感情淡漠的慕容璃不曾真心的笑过,没有体验过何为欢乐。好像是生来便不会笑一样。

而更令我心疼的是,他一直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且他也不在乎。他活的不像个真人,像是无喜亦无悲个傀儡。

我由衷的替他感到不幸并希望他以后能开心的活着,这个心愿直到我被七杀绝阵和慕容岛主自爆元婴产生的能量粉碎,依然存在。

我可以替慕容璃去死,毫无怨言。只是担心我死后他会更加孤单,人世间诸多痛苦里最温和也最磨人的就是孤独。

慕容璃却是个寂寞到仿佛整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人的人。所以我希望那个和我一样感激慕容璃的小姑娘,能和我一样,给他一点温暖。

也不知道苏小云能为他做到哪一步呢?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我看到了记忆里最难忘的画面。

漫山的红枫林簌簌作响,病弱的青衣少年倚在红枫树褐色的树干上等我归来,那时夕阳正好清风正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