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月色与夜明珠

“苏姑娘,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且没几年好活了,就算你陪着我又有什么意思?”慕容璃恍惚了一下,还是挣开了苏小云。

“慕容公子是在嫌弃我?”苏小云心道,果然没那么好哄。

“……”

“我可答应了叶流枫要陪着你的,就算你不愿意我也会缠着你的,以后你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你赶都赶不走。噗~”想想自己纠缠慕容璃而他一脸无奈的样子,苏小云说到最后没忍住笑了。

“苏姑娘你别说笑了,我奉劝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我已经一无所有没有什么好给你的了。”

“你觉得我在贪图你身上的东西?”苏小云诧异。

“难道不是吗?说起来我们也不过是萍水相逢,我生身父母尚且会利用我,当我没有价值了就舍弃我。你觉得我会相信只有几面之缘的你吗?”

“那你认为叶流枫他也是在利用你吗?”苏小云有些生气,既气慕容璃不识好人心,又气慕容璃也确实惨的可以。

“他?我不知道。”

慕容璃怎么会不知道,天下有几个像叶流枫那样傻的人?如果替别人去死也算是利用的话,世上便不会有那么多的不平事了。

可是他不愿意再相信会有第二个像叶流枫一样傻的人,他不敢赌。

“好,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就当我也是利用你好了,叶流枫用他的宝剑拜托我是其一,你医术天下卓绝是其二,这两点便是你对我来说有价值的地方。我这么说你可满意?”

“尚可。”忽略心底的失望,慕容璃就当自己没期待过还会有人不图所求的对他好。

“就这么说定了,以后还要请慕容公子多多关照了。不过慕容公子这么喊显得太生分,我唤你慕容哥哥可好?”

苏小云是真的想待慕容璃好,不仅是因为怜惜,也是为了偿还救命之恩。她一直都没有忘记在殊阳秘境奄奄一息时她说过的话,她一定会尽自己所能的报答他。

“好。”慕容璃心弦微动。

从来没有人唤过慕容璃哥哥,就连唯一一个有血缘的弟弟也只有今天的一面之缘便死了,日后也不会唤他哥哥。

明明没有血缘,却有亲近的感觉。让慕容璃恍惚之间觉得自己的确是有个妹妹的,他并不是孤零零一个人在这世上无人问津,他也是有家人的。

可是假的便是假的,再怎么惑人都不能变成真的。慕容璃提醒自己清醒,不能沉迷在这温柔陷阱里,他始终都是自己一个人,从前是以后也会是。

只是这一瞬的心动,也是真的。

今日主殿上被慕容岛主舍弃的时候,慕容璃也舍弃了自己,毕竟没有什么能比亲手掐断多年夙愿更让人绝望的了。

那一刻他不禁想他到底是为什么活着?或许还是就此死了到也干净,只是好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死了。

温暖的回忆似乎从不曾存在过,好像自从有记忆开始就一直感到很冷,中了寒毒后便更冷了,现在却不那么冷了。

黑暗里看不到对面女孩的样子,印象里她总是甜甜的笑着,好像每天都很开心,好像不曾有过烦恼。

慕容璃感到羡慕,什么时候他也能拥有如此简单的快乐?若是她能一直这样快乐就好了,那样即便他没有感受过那种简单的快乐,也可以向往着它期待着它,因此也不妨珍惜着它。

“慕容哥哥,有一件事情我得告诉你,其实我不叫苏云暖,我叫苏小云。”看不见慕容璃隐藏在黑暗中的脸,她有点担心慕容璃会多想。

“我当时是因为太害怕了,所以才告诉你们假名字的。你不会生气吧?”

“没有生气,你一个姑娘家在外多防备些是应该的。”慕容璃的嗓音一如以往的清越悦耳,他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

轻柔的光淡淡照亮了密道里的黑暗,慕容璃借着这柔和的银白色的光细细的看着苏小云。

只是几日的时间,苏小云便恢复了许多,再没有初见时奄奄一息的脆弱。少女明亮的双眼充满活力,比这月色般的夜明珠还要亮几分。

细腻白皙的脸蛋圆润了些,亦不复初见时的苍白。红唇唇形美好柔软,琼鼻一点与其他精致的五官和谐相配,让少女看起来调皮又可爱。

慕容璃从没有这么直接的盯着苏小云,这让苏小云感到有些不自在。不知道为什么慕容璃的目光似乎比之前柔和了一些?

“那是叶流枫的佩剑!”说不清自己为何心慌的苏小云,四处乱瞧时发现了不远处的一柄黑色剑鞘的剑。

苏小云把剑拿在手里,黑漆漆的剑鞘冷冰冰的没有温度。一想到以后再也不会有那个灿如烟火肆意张扬的黑衣少年,手里的剑便重了许多。

“这把剑以后就是我的了,你放心就算我不如你前主人那般厉害,但我一定会努力的!总不会让你蒙尘的。”

这一路上叶流枫的舍身相护令苏小云很感动,就算可能在叶流枫心中自己连慕容璃的一个脚指头都比不上,他也是苏小云在修真界第一个真心相待的朋友。他值得苏小云用一生去铭记,曾经有过这样一个灿若朝阳的少年舍命相护过。

苏小云对手里的剑说,从苏小云安全落地后就重新飞入丹田的那把不知长什么样的本命剑在不满的发出剑鸣。苏小云当做没听见。

“慕容哥哥我们走吧。”

“好。”

两人在夜明珠光芒的指引下,找到了密道深处的传送法阵。传送阵被启动后蓝光一闪,两人便消失在了密道。

传送阵把他们送到了一处城门外,彼时晨光熹微一夜已在不知不觉中过去。

高高的城墙上写着三个古文字,修真界的古文字比苏小云会的简体字复杂多了,不仅笔画繁杂而且似乎还蕴藏着一股不凡的意蕴。

稀奇的是苏小云竟然还看懂了。

“商玉城?”苏小云下意识的念出那三个古文字。

修真界的城池之间都是用强大的阵法当城门用,所以眼前的商玉城并没有城门,光秃秃的城门大敞好似在说你敢来我就敢收。

不懂修真界约定成俗的条例的苏小云看着眼前的城门,忽然想起了夜不闭户这个词。

“要是有人在城里杀人夺宝,也没人管吗?”想起以前看过的形形色色的仙侠文对杀人夺宝毁尸灭迹这类情节的热衷,苏小云有些担忧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不会有人在城中杀人的,城主不会放任不管,修真界不容许有互相残杀的事情发生。”当然如果是在城外杀的人那就不一样了。

以前都是那个黑衣少年无奈的为苏小云解释,现在他已经不在了。苏小云看着慕容璃有些恍惚的想,为什么有种好像叶流枫还在的感觉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