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绝处逢生

与其死在罗嫣这毒妇手中,还不如手刃了仇人为他的爱妻爱子报仇!慕容岛主动了自爆元婴的念头。

“不好,快走!”叶流枫一手一个苏小云和慕容璃,自罗嫣启动七杀绝阵到慕容岛主想自爆元婴其间不过短短几息的时间。

叶流枫只来的及转动机关打开密道,把苏小云和慕容璃扔下密道,“苏姑娘,少爷半生凄苦,流枫拜托你,能不能多陪伴少爷?”叶流枫把他的黑色佩剑扔给苏小云深深看了慕容璃一眼,“少爷,流枫拜别了!”

“叶流枫——!!!”黑暗中密道不知多高,苏小云看不到慕容璃的表情,但听声音也知道慕容璃的惊怒。

两人头顶的光随着叶流枫转动机关逐渐消失,密道的门合上了。

轰——

轰——轰——

一阵巨响后整个蓬莱仙岛重归寂静,似乎已经尘埃落定。

“叶流枫——!!!”慕容璃的喊声在四周纯粹的黑暗里显得分外凄厉,密闭的空间里层层荡着回音。

“叶流枫——!!!”

“叶流枫——!!!”

“叶流枫——!!!”

耳边的风呼啸吹过,也不知这密道究竟有多深,下落了半晌也不见底。苏小云有些担心,也不知道只有筑基修为的自己和同样筑基的慕容璃会不会摔个粉身碎骨?

苏小云心里怅然,不仅为今天岛上的惨事为叶流枫为慕容璃,也为她自己。她十分担心自己的小命,无意中在黑暗里抓住了慕容璃冰凉的手。

苏小云下意识紧紧的抓着慕容璃的手,因为今天是个悲伤的日子,因为对未来感到害怕,也因为有点怜惜,也想让这冰凉的手有一点温暖。

我要是会御剑飞行就好了,这样就不会摔倒地上。苏小云这样想着,丹田处一阵灼热手中便握住了一柄剑,而叶流枫扔下来的那把剑也在混乱中不知掉到了哪儿。

原来还能这样?看来我还是有点用的。苏小云有点小欣喜,只是这御剑之法她是如何也不知道的。

苏小云想询问慕容璃御剑之术,可一张口便灌进了好大一口冷风,差点将她呛死。

看来是不能说话了,苏小云想试着和这把被召唤出来的剑沟通一下,可她并不是正统的修真者,不知道怎么用意念和本命剑沟通。

“好剑剑,乖剑剑,姐姐和你商量个事儿,能不能托一下我俩?”手中的剑毫无反应。

“这下摔到底,怕是你就要换个主人了,不过蓬莱仙岛已经成了一座死岛,这里又是隐蔽的密道,也不知道下个到这里的有缘人会是多久才能到?十年?百年?或是千年?”

苏小云本来只是在心里胡思乱想,顺便转移下注意力放松紧张的心情,却没想到这把剑会从手中挣出,下一刻便用剑身拖着两人的身体,减缓了他们下落的速度。

这下耳边的风不再凌厉的呼啸,下落的速度与观光电梯的速度差不多。

“原来你能听到啊,真没想到你是这么一把剑。”苏小云有点嫌弃自己的本命剑,不知道救主就算了,还不听话非要人威胁它才听话。简直就是那什么牵着不走打着后退的东西!

“慕容璃,慕容璃?”苏小云唤了慕容璃几声,都没得到回应。也不知他是不想说话,还是受伤了。苏小云拉着他的手又紧了紧,她有点控制不住的担心他。

而这种担心的心情却无关风月,只是她身为三观笔直的现代人有一颗丰富的同理心而已。

她想着要是自己遭遇了慕容璃的惨事,怎么也得抑郁一阵子。她一个外人都替他感到难过,想来慕容璃自己的痛苦只会多不会少。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一个时辰又或许更久,苏小云的本命剑终于把他们带到了密道的地上。

“慕容璃?”慕容璃依旧没有回应,苏小云不敢晃动慕容璃的身体怕他受伤禁不起,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苏小云蠢兮兮的在慕容璃身上摸索着。

正在苏小云专心的检查慕容璃身上有没有受伤时,她四处摸索的手被抓住了。

“你干什么呢?!”一声厉喝在黑暗中炸响带起阵阵回音。

“干什么呢?!”

“什么呢?!”

“么呢?!”

“呢?!”

“?!”

“你抓疼我了!”苏小云使劲挣了挣没挣开,这么有劲儿看起来也不像是受伤的样子。

“你在我身上找什么呢?”为了防止回音干扰,慕容璃刻意压低了声音。慕容璃嗓音本是偏冷的,在这浓郁的黑暗里听起来竟有些阴森可怖的意味来。

“我是想看看你是不是受伤了,刚才我叫你你都没有反应,我以为你是受伤昏过去了。”苏小云不死心的继续挣扎,“你不能放开手再说话吗?”

苏小云下意识的放轻了声音,直觉告诉她现在的慕容璃不能再受刺激了。

“谢谢你担心我,我没受伤。不过男女有别,这种行为苏姑娘以后还是不要有的好。”慕容璃放开了苏小云的手。

黑暗里慕容璃的声音一如以往的冷淡,让苏小云听不出来他的情绪。好像刚才生气的人不是他一样。

“你没事吧?刚才你好像昏过去了。”苏小云偷偷的揉了揉自己的手,心里却想着慕容璃此时不可能什么情绪都没有。

被生父舍弃,被生母算计,唯一一个真心真意待他好的叶流枫,还为了他死了。这么惨的经历,是个人都不能忍。

叶流枫那么好,只是短短几日的相处,苏小云就已经很喜欢叶流枫这个陪吃陪玩的好朋友了。更何况慕容璃和叶流枫十几年来朝夕相处的陪伴?只怕在慕容璃的心里,叶流枫的分量比慕容岛主和罗嫣还要重。

“没事,我身子不好,不能有激烈的感情,刚才、刚才……所以昏过去了。”慕容璃难以开口,怎么承认叶流枫已死那么难?明明以前从没有在意过他,只不过是个好用的随从罢了。竟然能为自己死吗?

黑暗里苏小云摸索着找到慕容璃的一只手,想揽过人给他个安慰的拥抱,但是想到他刚才说的男女有别,而且在目不视物的情况下想准确的把人拉到怀里其实是挺难的,于是只能想想便放弃了。

“慕容公子,以后我替叶流枫陪着你好不好?”苏小云试着拉过慕容璃的手,见没有被甩开心里有些小高兴,看来这人也不是看上去的那么难哄。

慕容璃本想立即甩开苏小云的手,可是她提起了叶流枫。呵,叶流枫。这人在死前的最后一刻都在替他着想,他慕容璃何德何能?他配吗?

黑暗里慕容璃看不到苏小云现在的神情,忽然有些好奇面前的女子此刻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是可怜?还是同情?

但是不管是可怜还是同情都让他感到恶心,他本应该立即挣开这令人恶心的怜悯,可能是因为此时的黑暗实在太过可怕,他一时竟然有几分沉迷于手上的温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