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有仇报仇

“你就不怕她捅到我爹面前?”

“苏掌门知道又何妨?我御兽门也是名传千年的正派,他不会只因一个纸条就起疑心,反而会怀疑这是有心人的阴谋。”

“万一他思女心切打上门来呢?”

“祥云派与御兽门世代交好,苏掌门不会如此莽撞吧?”,令狐沐迟疑的说。

那可不一定。苏小云默默在心里反驳道。

见苏小云竟然出现在这里,安婉没能掩饰脸上的诧异。

“你怎么在这里?”,安婉惊讶的从凉亭内的石凳上站起。

不待苏小云回话,令狐沐便抢先问道。

“昆仑秘境里鬼哭藤洞前的悬崖上↑是你撞的苏小云?”,令狐沐寒着一张脸问。

“我不是有心……”,安婉不清楚令狐沐这个时候问她这个做什么。

接着令狐沐便一巴掌抽在安婉的脸上,力道之大以至于安婉都站不稳噗的倒在地上。

“你做什么?!”,安婉惊怒道,中过一次化功散的安婉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修为正在流失。

安婉心道:难道自己又中了化功散?

“做什么?当然是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了。当日若不是你撞了苏小云,慕容璃就不会掉下悬崖,他若是没有掉下悬崖,御兽门今日也不会沦落至此!”,说罢令狐沐又打了倒在地上的安婉几耳光。

苏小云被令狐沐的气势震了一下,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的主场被人抢了,于是略微有些不满。

“哎,你别打她了。”,苏小云上前拉住令狐沐正在施暴的拳头。

“你心疼她?”,令狐沐眉宇间煞气未消,扭头问苏小云。

“那怎么可能,我是想说你别打了,让我来。”,苏小云诚恳的道。

“我在打几下。”,令狐沐稍稍犹豫了几秒说。

令狐沐打的开心了,安婉挨的一头雾水,她尚且不明白令狐沐这是发的什么疯?

是谁给她下的化功散?难道是苏小云?

当真是卑鄙无耻,要是她修为在身,哪里会沦落到被人压着打还不能还手,任人羞辱的地步!?

安婉正咬牙切齿的想着,胸口便被一柄匕首刺入。

“啊——!”,安婉痛的挣扎起来,抓住了胸口的匕首。

那柄匕首是苏小云在得知安婉已经来到御兽门后特意为她准备的,刚刚用匕首刺她的人正是苏小云。

“能不能把她绑起来,这样不太方便。”,苏小云抓着匕首手柄抽出,安婉如今的那点力道完全算不上是阻碍。

温热的鲜血随着匕首的抽出洒上的苏小云的脸上,柔和甜美的少女面容上被鲜血沾污,平静的神色让她看起来十分冷酷。

令狐沐非常配合的把安婉拖到凉亭的红柱旁,并用自己的鞭子把她的双手绑在了柱子后面。

说起来安婉和她的这条鞭子真是有缘,当初在昆仑秘境里安婉也正是被它缠住了脖颈身险陷阱,接着便是……

想到这里令狐沐手下一用力,缠住安婉双手的鞭子便一紧,使得安婉痛呼一声。

“你们……你们到底要做什么!?”,胸口被匕首刺穿的疼痛让安婉疼的牙齿打颤,冷汗涔涔。

“你当日是想让我去死,可却牵连了慕容璃受了伤,你还记得吗?”,苏小云拿着匕首在安婉的面前晃了晃说。

“我记得他因为受伤掉下了悬崖,你是替慕容璃报仇?”,安婉笑了,似是觉得苏小云可笑。“你凭什么替他报仇?就凭他救了你?”

“不对,是凭我开心。”,苏小云轻笑道,手里的匕首在安婉的眼前来回的晃着,下一秒就刺入安婉的腹中。

“啊——!!”,要害被匕首刺穿令安婉痛得眼前发黑。

“你这么做就不怕傅师兄知道吗?他要是知道你原本是这么狠毒的女人,他还会娶你吗?”,安婉似是想到什么扭曲的笑了。

“他知道又怎么样,这本来就是你应得的。”,苏小云又将匕首轻巧的抽出,换来安婉倒吸一口冷气浑身打颤。

“如今你和我一起呆着御兽门,就别想着傅星辰了。而且你不知道他是个很护短的人吗?就算是当着他的面,我依旧这么对你,你以为他还会拦着我不成?”

闻言安婉心中暗恨,之前化功散事件傅星辰对苏小云表现出的偏袒,她也很清楚的看到了。如果此时傅星辰在场,可能真的会像苏小云说的一般冷眼旁观。毕竟在昆仑秘境中他也是这么做了。

思及此安婉心中钝痛难言,竟不知比之身上的伤痛那个更令她难以忍受。

“既然来了御兽门你就别想着再出去了,看在你已经落到我手上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安婉死死的盯着苏小云,眼中的恨意如有实质。她的表情让苏小云很满意,果然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是最令人痛快的。

“当年屠杀了傅星辰一家的人,正是你的好师尊沈清流。你也不想想有这层因缘在,他一直都是如何看待你的?说不定他见你落到了我手里还要拍手称快呢!”,苏小云一边笑着一边做了个拍手的动作给安婉看。

“你胡说!这不可能!是你骗我,是你骗我!”,安婉吼的歇斯底里,苏小云只闲闲的掏了掏耳朵。

今日份的虐待已经完成,苏小云不想再理会安婉。

“就把她绑在这里,给她一些丹药治好伤口。”,苏小云对一旁的令狐沐说。

“你既然捅了她,为什么还要给她疗伤?”,令狐沐冷笑一声,十分不解的问。

“因为来日方长啊,最起码我还要像今天这样再给她几刀,最好是连捅七天。要是不给她疗伤,她死了怎么办?”

“原来是这样,我果然没有你狠毒。”,令狐沐点点头说。

苏小云:……

“苏小云,你这般待我,我定要你永生永世不得好死!苏小云——!”,安婉恨极了苏小云,她发誓定要将她受到的屈辱千倍万倍的还给苏小云!

苏小云和令狐沐却已经懒得再搭理她,两人又从竹林返程。又或者说是苏小云在令狐沐的监视下,返回那个软禁着她的小屋。

之后接连七日,苏小云都在令狐沐的陪同下如此这般的招待了一遍安婉。

第八日在小老头的怂恿下,苏小云拿起了那柄匕首,决定把以后的仇也顺便报了。于是跟在令狐沐的身后穿行在那片竹林中,打算与安婉再进行一次友好的接触。

只是走着走着还没到竹林外面就喊打喊杀的一片吵嚷,没走几步又碰见了几个祥云派的弟子持剑走来,还有一人扶着虚弱的安婉,那人正是萧放。

哦豁,这不就打上门来了吗?

“都别过来,谁在上前一步,我就杀了她。”,令狐沐反应迅速的抢过苏小云手里的匕首并横在她的颈间。

令狐沐此举成功的唬住了祥云派的弟子,却有一个人毫不在意的走了出来,这人又是萧放。

“你做什么?!你不怕我杀了她吗?”,令狐沐厉声喝道,脚下却带着苏小云后退了两步。

“安师姐说是你把她骗来的,你还给她下化功散,日日用匕首刺伤她?”,萧放逼问苏小云。

“是我没错,但这都是令狐沐逼我做的!”,苏小云情真意切的喊道。

令狐沐:???!!

令狐沐握着匕首的手抖了一下,安婉也似是第一次见苏小云般的看着她,而萧放则被她这一嗓子喊蒙了,站在那里不知作何反应。

萧放心想:苏师姐应当不至于这么做吧?

“你先放了苏师姐。”,萧放对令狐沐说,先不论苏小云和安婉两人说的话谁真谁假,得先把两人带回祥云派再弄明白。

令狐沐冷笑一声,并把匕首往苏小云脖子那送了送,苏小云只得努力的后仰脑袋。

“你们再跟过来,我就扎她一刀。她可是你们掌门的掌上明珠,要是因为你们受伤了,你们担当的起吗?”

令狐沐带着苏小云慢慢的后退,一干祥云派弟子乖乖的站在原地不敢妄动,而安婉则是仇恨的瞪着苏小云。但过度后仰脑袋的苏小云已经看不到安婉的瞪视了。

脱离祥云派弟子众人的视线后,令狐沐依旧挟持着苏小云移动。

“他们已经看不到了,你把匕首拿下来吧。”,苏小云的脖子已经昂的生疼,但令狐沐还在她的脖颈间横着匕首。

“你闭嘴,我早就跟魔尊说给你也下化功散,但他不同意。要不然我也不用这么防着你。”

“他为什么不同意?”

“他怕有人虽种了血引虫却暗地里要杀了你报复他。”

“那他把我放在小屋里,就不怕有人来暗杀我?”

“白天有我陪着你,晚上他看着你,你说谁敢来杀你?”

“那你……为什么不杀我?你不恨慕容璃吗?”

令狐沐带着苏小云移动的动作一顿,让差点又和锋利的匕首来个亲密接触的苏小云绷紧了神经。

“我不恨他,他也不想这样的,他只是身不由己。”,令狐沐微微摇头说。

要是有人像慕容璃这样对令狐沐和御兽门这样对付苏小云和祥云派,苏小云怕是忍不了的。

只是想一想都很生气,要她能像令狐沐这样毫无怨憎之心的话,除非那个人是傅星辰,她才会想那人是不是也有苦衷。

这么一想,苏小云才醒悟。原来令狐沐对慕容璃,是那种感情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