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故人邀相见

“回去之后我们就成婚好不好?”,傅星辰跟在苏小云后面说。

“成婚?会不会太快了点?”,现代人谈恋爱哪个不是谈个三五年之后再谈结婚的事,现在她和傅星辰满打满算也才一年吧。

“那你想什么时候成婚?”,傅星辰从背后拦住苏小云。

“……”,一开始惦念着回家,后来一心修炼,她从来就没想过成婚这件事。

“怎么,你想始乱终弃?”,见苏小云沉默,傅星辰把她扳回来面对自己,微眯眼睛看起来有点危险。

“没有没有,怎么可能。我就是太高兴了,还、还有点紧张。”,怎么就成婚了呢?

苏小云偷瞥傅星辰,傅星辰其实五官端正而轮廓深邃,眉眼像是画笔细细描绘般精致。其实结婚好像也挺好的,反正她也不吃亏。而且也不知这情劫什么时候才能历完,能开心一时是一时。

“回去我就向师父提亲。”,傅星辰盯着苏小云仔细观察她的表情生怕她反悔。

“好。”

见苏小云答应,傅星辰才恢复原来的悠闲神色闲庭信步般拉着苏小云回去。

令狐沐收了狐妖母子俩便沿着西郊朝郸县西面出城,路上树林繁茂,天边夕阳渐落。

不远处一身着黑袍的人站在那里,似乎在等令狐沐。

那人身姿挺拔气息内敛,周身流溢着一股贵公子的气质。除了月白色的长袍换成了黑袍,那面容不就是慕容璃?

“慕容璃?!”,令狐沐两三步跑到慕容璃的面前,欣喜的问。“你怎么没死啊?”

“听起来好像你挺遗憾的。”,入魔的慕容璃理解不了令狐沐此时激动兴奋又开心的心情,听不出语气的意义,只但从令狐沐说的话来看,似乎令狐沐有点失望?

“没有没有,你误会了。我是太高兴了,你活着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你已经死在昆仑秘境了。”,令狐沐并没有忘记慕容璃,此时重逢心中小鹿乱撞,面上笑容夺目十分欢喜。

可惜的是此时的慕容璃心中只有执念,再多美好的事物也无法令他触动。真正的慕容璃已经死了,活下来的这个入了魔的慕容璃,只是他以前的一个缩影,执念的缩影仅此而已。

“我想去御兽门。”

慕容璃并不如沈清流一般修为独步天下,也不像沈清流那般孤高自傲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他是蓬莱仙岛的少岛主出身,十分明白双拳难敌四手的道理。

为了不像沈清流那样功败垂成,他要培养自己的势力。

“你要去御兽门?你不回祥云派了?”,令狐沐诧异,虽然慕容璃跟她回家她是很开心,但是为什么不回祥云派呢?难道是因为看不得傅星辰和苏小云卿卿我我?

“那好吧,我们现在就走。”

令狐沐带着慕容璃开开心心的走着,殊不知只要刚刚她表现出一点异样,慕容璃就会用噬血大法练成的血引虫喷她一脸。

等血引虫钻进她的脑袋里,她就成了慕容璃的傀儡。慕容璃说好她就不能说坏,尽管理智还在,可身体却不听她的了。

“你身上怎么有股血腥味?你受伤了?”,令狐沐停下有些担忧的问慕容璃。

“没有,是别人的血。”,慕容璃没有情感波动的说。

以前慕容璃穿月白袍的时候,沾点灰都能看见,如今换上了黑袍就是淋了半身的血都看不出。

“没受伤就好。”,听慕容璃这么说,令狐沐也没有太纠结这个问题。

另一边苏小云和傅星辰到客栈与安婉和萧放汇合。

苏小云、傅星辰还有令狐沐外出寻找狐妖线索的时候,萧放曾经偷偷跑去了修真界的黑市,拿着苏小云的画像问访。

黑市是由一些被门派流放,触犯了门规的修士聚集在一起而形成的,里面都是些穷凶极恶之徒,与他们打交道的修士会被做是一类邪门歪道。

萧放只有筑基期的修为,为免被人盯上乔装了一番。但是几乎问遍了整个黑市都没人见过苏小云,却打听出了两日前的确有女修士来买化功散。萧放心想苏小云一定是像他一样,乔装之后才偷偷来的。

萧放为这条消息花费了大量的灵石,问一句话一百或五百灵石,从此以后成为了黑市众人心照不宣的规矩。

“大师兄我去黑市打听过了,两日前的确有女修去买化功散。”

“查出是谁买的了吗?”,傅星辰问。

“不是苏师姐,还能是谁?”,萧放理所当然的说。

“还能是你的安师姐。”

傅星辰的话让在床榻上休养伤口的安婉浑身一僵。

“不可能!安师姐为什么要给自己下毒?”,萧放又找回了昨日那种被一口老血卡在心口的憋闷感。

“你问她吧,她自己比较清楚。”

“大师兄你在说什么胡话,安师姐无论如何也做不出这种事情。”,萧放愤愤道。

“月圆之夜围捕狐妖前,可是你的安师姐自己找上我的,还非要塞给我茶点。我手上的化功散,就是那时候沾上的。”,萧放不提苏小云还没机会说出事实呢。

“我没有,傅师兄你相信我,我没有。”,安婉虚弱的说,神情焦急情真意切又娇弱的一批。

“我相信你。”,萧放不过脑的话就这么脱口而出。

“安师姐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的,大师兄你不能偏听偏信苏师姐的话。”

“你不也偏听偏信你安师姐的话吗?”

“这不一样。”,萧放急得要哭,大师兄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此事要想查个水落石出并不容易,我们祥云派的弟子不好与黑市打交道,更何况黑市里都是一些亡命之徒,他们嘴里的话也不能信。”

“那安师姐的事就这么算了?”

“你就当成她是被黑市的那些败类害的就行了。”

萧放失落的沉默,他心想自己真是没用,连帮安师姐找出证据都做不到,还让安师姐被大师兄误会。

“一会儿我们就出发回祥云派,你们收拾准备一下。”,说完,傅星辰和苏小云离开安婉的房间。

对于安婉自导自演给自己下毒的迷惑行为,苏小云曾问过小老头。小老头说安婉这是疯了,其实她在天上的时候就已经疯了,不是疯了怎么能干出私自下凡,还篡改命簿的事?

“萧师弟你相信我,我很高兴,但是黑市不是个好地方,你不能再去了。答应我好不好?”,安婉温柔的笑着说。

萧放重重点头,心想安师姐真是太善良温柔了,都被人毒害成这样了,还能这么关心他。他以后一定要好好保护安师姐,让她不再受到苏师姐这样心思恶毒的人的伤害!

回到祥云派,傅星辰把此行遭遇的事情向苏大掌门汇报完毕后,顺便提了个亲。

说是自己和师妹青梅竹马情谊深厚,又两情相悦择日不如撞日就这个月成婚吧。

傅星辰提亲时,苏大掌门心里喜忧参半很是复杂。

尽管一直知道自己养的白菜喜欢猪,可是猪不是看起来不喜欢吃素的吗?怎么忽然又喜欢吃白菜了?

哎,虽说自己养的白菜会拱猪了,这是件好事。但为什么有种捂了白菜这么多年,却还是没捂够的感觉?难道这就是嫁女儿的悲伤?

祥云派掌门的女儿苏小云要和祥云派的大弟子傅星辰成婚的消息一时传遍了整个修真界。

成婚前夕有御兽门弟子来送礼,临走前托人给苏小云留了个织云锦盒。

傍晚时分,苏小云闲来无事打开锦盒,却看到锦盒中静静躺着一截竹笛。苏小云拿起竹笛仔细的看了一遍,发现这竹笛竟是和慕容璃的那支一模一样。

竹笛下原本还压着一张折起来的纸,打开之后上面写着:月上梢头,祥云派外紫竹林,故人相邀。

“慕容璃还没有死?”,苏小云喃喃道。

苏小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小老头。

小老头:真实的慕容璃已经在真正的修真界死了,现在水月镜花里的只是他的灵魂。水月镜花里看不到他的生死簿,无法得知他的生死。

苏小云:看来只好去一趟看看了。

月上梢头,紫竹林外。慕容璃一身黑袍静静的站着。他的身后苏小云不确定的说:“慕容璃?”

“你真的没死?!”,他转过身来,苏小云清楚的看到了他的脸,的确是慕容璃的脸。

“好久不见。”,慕容璃站在原地不热不冷的说。

“这一年里你去了哪里,为什么不来祥云派找我?”

“我在冰冥川。”

冰冥川?那里不是沈清流的老巢吗?

苏小云又想起在郸县时看到的那个黑袍人,那是个魔修。

“你,入魔了?”

“如你所见。”,慕容璃微微打开双手在身侧,一如既往的淡漠里暗藏着木然与冷酷。

“怎么会这样?”,苏小云不敢相信的看着他,慕容璃在她的记忆里一直都是个淡漠的人,她从不知道有什么能成为他的执念。

“因为你。”

“因为我?”

“因为你说过,会一直陪着我的。”

苏小云忽然想起傅星辰当初在昆仑秘境的崖底安慰她说过的话。他曾说慕容璃喜欢她。原本苏小云并未将这句话放在心上,如今看来是她错了。

是她看错了慕容璃待她的心,苏小云与两步外站着的慕容璃相望,人还是那个人,却已经回不到最初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