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障眼法

隐去自己追逐黑袍人身影的事情,苏小云托言自己是看见了狐妖才追过去,于是遇见了令狐沐。为了避免傅星辰多想,苏小云不打算将见到黑袍人的事实告知。

第二日,众人商议后决定兵分三路,苏小云和傅星辰一路去打探郸县内近期有无陌生女子。

令狐沐自己一路,御兽门专克狐妖,但能与御兽门签订契约的妖修只有妖界顶尖的几个妖族,还都是族内下一代领头的,狐妖见了令狐沐只有跑的份,苏小云完全不用担心。

反倒是她担心苏小云手下没有度,一剑戳死了狐妖,到时候麻烦就大了。不过有傅星辰陪着苏小云,令狐沐就放心了。

至于安婉则在客栈修养,由萧放守着以防狐妖偷袭。

关于安婉中了化功散的事情,令狐沐也有耳闻,但她也不相信是苏小云做下的。

一来苏小云和安婉并无深仇大恨,二来就算是情杀,也应该是安婉为了傅星辰毒害苏小云才是。苏小云和傅星辰这俩人的奸情,她早在昆仑秘境的时候,就已经看出了点苗头。

御兽门负责监管妖修,若是有妖修在凡人界或是修真界胡作非为,御兽门有专门的信息网可以第一时间得知。

于是在得知郸县有狐妖作乱后,令狐沐便召集了一队弟子前往郸县。

为了防止狐妖望风而逃,令狐沐本想独自一人进城生擒狐妖,而让其他弟子们把手郸县的各个出口。却不想刚进郸县的第一天就遇见了对狐妖下杀手的苏小云。

苏小云与傅星辰乔装一番,打扮成云游的江湖人。在郸县最为繁华的酒楼里与消息最为灵通的店小二打听消息,酒楼的二层有人召了清倌在咿咿呀呀的唱戏,唱的是戏曲名篇《白蛇传》。

“我与师妹同游江湖,来到此地听闻有狐妖作乱,不知最近县城里可来了没见过的生面孔?”,傅星辰把一枚金元宝放到桌面上看了看小二。

“酒楼里人来人往,熟客我倒是识得,陌生脸孔每日也有不少,怎可能一一记得?不过最近县里倒是发生了不少奇怪的事情。”

小二试探的看看傅星辰的脸色,见他似乎有兴趣听下去,便立刻将桌子上的金元宝收进袖子里。

“听说我们县里的县令疯了。”

“一个县令疯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苏小云奇怪的问。

“怪就怪在他疯的诡异,狐妖作乱的消息一出来,县令那边就疯了。听说县令平日里都还识得人也理得清大小事,可是回到家里一见到夫人就指着夫人打骂狐妖。

每天吵吵嚷嚷的说是狐妖来杀他了,要找人驱妖呢!这县令夫人貌美如花,虽少出宅门可认得她的人也有不少,任谁看了都说是夫人本人,指定是县令疯了。县令一开始疯得还不厉害,现在却是越来越癫狂了,疯得连府邸都呆不下去非要住在外面,就是为了避开夫人。”

听到这里苏小云和傅星辰对视一眼,看来有必要去县令府上看一看了。

“你们县令住在哪儿?”,傅星辰问,小二却不回答。

“你们要去找县令,可别说是我告诉你们的,在背后说县令的长短要是被他知道了,我就在这里呆不下去了。”,小二说着缓缓伸出了手掌。

“你放心我们不告诉别人。”,傅星辰将一枚金元宝放到小二的手上。

“县令现在不敢回家住,吃住都在府衙里。”,拿到金元宝后,小二开心的笑了。

时值正午时分,苏小云和傅星辰找到了县衙前。请门外的守卫通报,有驱妖人前来求见县令。

县令很快就从府衙里赶了过来,这县令看起来三十多岁,下巴上蓄了胡子,面貌白皙清秀,身着华丽的官袍。整个人扑面而来一股养尊处优的富贵气。

“你们是驱妖人?”,县令不大相信眼前的两人是身负异能的驱妖人,反倒像是出门游玩的富家子弟乔装成的江湖客。

“我们专为狐妖而来,听说令夫人有异常?”,傅星辰手上光芒一闪,用了照明术以此来证明自己的确不同与常人,希望能使县令信服。

“旁人都说是我疯了,怎么你们还来找我?”,县令半信半疑的说,他有点怀疑眼前的两人是江湖骗子,得到了他疯了的消息,专门来骗钱的。

“能化成人形的狐妖修为很是深厚,会点障眼法这种小法术也不奇怪。”,傅星辰说。

“障眼法?”,县令疑惑。

“就是一种能让人看到与别人眼中的事物不同的法术,就比如你眼中的夫人是狐妖,而其他人眼中的夫人还是夫人。”,苏小云解释。

“那这该如何是好?”,县令一想到自己的夫人被狐妖顶替,就毛骨悚然。不由得又信了几分。

“先带我们去看看你夫人是不是狐妖。”,傅星辰说。

县令府邸大门旁的小厮看到县令,立即跑进去通传消息。县令则因对狐妖的恐惧而踟蹰不前,站在大门外瑟瑟发抖不肯再迈一步。

“你站到我们身后,你这么拖我们后退,我们还怎么除妖?我们总要见了你的夫人,解了你的障眼法,看看她是不是狐妖。”,傅星辰耐着性子说。

“她是狐妖,她就是狐妖!我认得她!我认得她!”,县令激动的说,看起来是又开始疯了。

傅星辰和苏小云不欲再理会这个疯子,拔剑走进府邸。县令一见两人拔剑出来,心里踏实了不少,又不疯了跟在两人后面鬼鬼祟祟的进了大门。

走至中庭,一位华服妇人便盈盈走来,面容上的神情似欣喜又似焦急,眼角还隐隐有着泪花。

“老爷。”,妇人这一喊,县令便攥紧了傅星辰身后的衣服瑟瑟发抖。

见此妇人在忍不住,哇的大哭起来。这妇人虽姿容秀美,却与昨夜的狐妖相差甚远。

傅星辰和苏小云没有中狐妖的障眼法,他们眼中的夫人只是一个普通妇人,那中了狐妖障眼法的就只有县令一个人了。

傅星辰与苏小云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是疑惑。狐妖为什么单单给县令下了障眼法?

这时不知从何处飞来了一只折好的千纸鹤,千纸鹤口吐人言:“狐妖已经抓到了,速来西郊。”,是令狐沐的声音。

两人替县令解除了障眼法就立即赶往西郊,也无心留意解除了障眼法的县令是个怎么样欢喜的心情。

在约定好的地方,狐妖身上被缚上了一圈金色的锁妖绳,乖乖的坐在地上。

锁妖绳是专门用来束缚妖修的法宝,凡是被锁妖绳捆住的妖修,除非修为比锁妖绳的主人更深厚,否则是挣脱不了的。

狐妖旁边还有一只小小的火红的狐狸。

“原先我以为这狐妖是为了疗伤,才挖心生食。却没想到这狐妖挖心并不是为了她自己,而是为了她的儿子。”,令狐沐一指地上的那只小狐狸。

“她儿子受了重伤?”,苏小云见地上的小狐狸焉焉的样子,以为是小狐狸受了重伤。

“那倒没有,她儿子是个半妖。每逢月圆之夜必回现原形虚弱之际,除非生食一颗人心。”,令狐沐冷笑道。

“该不会是县令的儿子吧?”,苏小云忽然想到那个唯独被下了障眼法的县令来。

听到苏小云的猜测,狐妖开始嘤嘤的哭了起来。

“奴家名唤红缨,本是涂山一脉的狐修。三年前那县令还是个进京赶考的书生,一日在涂山脚下被毒蛇咬伤,中毒昏倒。

族人都不理会他,路上也没有行人,是我一时心善救起了他。原想着这该是话本里说的人妖绝恋,本该是天赐良缘。

便不知不觉深陷孽情海挣脱不来,我一心一意的为他好,给他银两助他上京,可等了一年又一年,等的儿子都大了,他还是没有回来。

他不回来我就去找,四处奔波找来找去就找到了郸县,他已经当了三年县令,还有良妻美妾伴身,生儿育女好不快乐。

这叫我如何甘心?山盟海誓犹在耳畔,他却与他人耳鬓厮磨,倒还不如是他死了的好,也好过我受这心如刀绞的痛苦。”

“所以你就给他下了障眼法,让他眼里恩爱的妻子变成了你的模样。”,苏小云接道。

“没错,施法后我就躲在一旁偷看,没想到他早就知道了我是狐妖,一见妻子变成了我的模样便狼狈的逃跑了。我竟不知是什么时候露出了马脚,叫他识破了真身。

他既然违背誓言,就不能过得幸福,我要他把我记在心里,时时刻刻惧我怕我,这样他也算是永远都忘不了我。”

狐妖哭着哭着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儿又哭了起来形态癫狂如同疯了的县令。

“这狐妖犯了杀戒,需要带回御兽门,我先走一步。”,令狐沐说完便将狐妖与小半妖收进了纳妖壶中与城外埋伏的众御兽门弟子汇合。纳妖壶是用来禁锢妖修,且便于携带的法宝。

“不如我们回去把县令的障眼法在下一遍吧。”,苏小云说。

“县令虽然的确不对,可他的妻妾是无辜的,而且若不是狐妖一开始隐瞒身份,县令只怕也没有胆子与她谈情说爱,更何况抛弃她。”,傅星辰说。

“照你这么说,还是狐妖做错了?”

“她杀人取心祸乱人间,更不该因为憧憬爱情偏信了话本里的故事,找了凡人当丈夫,乱了六道纲常天理不容啊。”

“你这句句都是再说狐妖的错,以后怕不是要像那县令一样抛妻弃子吧?”

“那你呢,以后你莫不是还想像那狐妖一样谋害亲夫?”,傅星辰想笑,但是觉得此时不笑为妙。似笑非笑的精致眉眼,流露出一股调侃的意味。

“切。”,苏小云不答,转身离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