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交手

“证据在前,小师姐你无话可说了吧?”

萧放环胸站在苏小云和傅星辰的对面,安婉在他后面站着被树阴挡住了上半张脸神色不明。

“只是手上沾上了化功散而已,这也能算是证据吗?你是亲眼见到师妹下毒了,还是亲眼见她给安婉喂茶点了?

小师弟,你知道血口喷人这几个字是怎么写的吗?”,傅星辰挑挑眉毛说。

“我们四个里只有她讨厌安师姐,她手上又沾有化功散,不是她能是谁?”,萧放神情愤愤,像是受了莫大的冤屈,但是判案的人竟然还是个昏官,有理说不清还被倒打一耙。

“你讨厌安婉吗?”,傅星辰回头问苏小云。

“没有,我不讨厌她。”,苏小云摇头说,却还在心里补了一句,她这么诬赖我,不讨厌她就怪了。

“你看,师妹都说她不讨厌安婉了,自然不会在茶点里下化功散,小师弟你就别胡说了。”

说罢傅星辰带着苏小云先行离开,留萧放凌乱的站在那里,心里仿佛堵了一口老血似的憋屈。

“安师姐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证据说服大师兄让他替你讨回公平。”

大师兄宛若失心疯似的眼盲耳瞎还能怎么办呢?安师姐只能靠他了啊。萧放这般想着。

“谢谢你。”,安婉温和的笑着,压下了心中暴虐阴郁的情绪。安婉没想到傅星辰竟然会这么信任苏小云,他傅星辰不是最讨厌这种心思狠辣又擅长伪装的伪善之人吗?

为什么到了苏小云那儿,就不一样了呢?

傅星辰拉着苏小云的爪子一前一后的在树林里走着,身后的安婉与萧放还未及时跟来。

圆圆的月亮如同一个巨大的电灯泡一样,源源不断的发散着清淡的光亮,照亮了这夜晚的黑暗,让人视线里的夜色蒙上了一层朦胧与清浅。

“我发现你现在对安婉疏远了不少,既不叫她安师妹了,也不为她出剑了。”,苏小云说。

“安婉这个人心思狠辣又擅长伪装,这次指不定就是她自导自演专门诬陷你的,你以后离她远点。”

“你怎么就这么相信我呀,你就不怕我也是个心思狠辣又擅长伪装的人,这次就是为了置安婉于死地呢?”

“你不是这样的人。”,傅星辰肯定的说。

“你就不怕是你私心偏袒我,以至于看错了人?”

傅星辰停下,回身看着苏小云。

“我虽私心偏袒于你,却从未看错过你。你是什么样的人,会做什么样的事,我一直都清清楚楚。”,傅星辰说着替苏小云别了鬓边一缕乱发在耳后。

“我什么时候都不会看错你。”,傅星辰如此说。

“只是随便说说,你这么认真干嘛?”,苏小云现在面对傅星辰虽然依旧会心悸,但心底似有一口泉眼似的,不停的涌现着丝丝甜意,渐渐蔓延心底。

四人入住的客栈位于郸县的繁华地段,客栈前的街道挂上了一串街灯,为深夜投宿的旅人指明了方向。

客栈旁的街灯红彤彤的喜庆,透出的光亮也蒙上了层红色,不甚清晰的照亮着阴暗的角落。

苏小云忽然有种被什么阴冷的生物盯上的感觉,下意识的向客栈周围某处的角落看去,一个黑袍人正站在那里默默的注视着她。

见她看过来,黑袍人立即转身离去。

黑袍人的面容在昏暗的街灯的光亮下看得不甚真切,但五官囫囵一看却令苏小云认定了黑袍人的面容与慕容璃一模一样。

走出西郊的范围,傅星辰就松开了苏小云的爪子,一来是怕身后的两人跟上来撞见,二来是怕被行人看见。

未婚男女大街之上拉拉扯扯的有失体统,不过现在安婉与萧放还未跟过来,客栈附近也没有什么人,正是做点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的好时候。

刚刚才牵过小手,可还没有亲亲抱抱举高高呢!自从昆仑秘境回来之后苏小云就一心沉迷修炼,仿佛忘了祥云派还有傅星辰这个人。

“师妹……”,傅星辰欲言又止的回头,却发现苏小云已经不见了,这下也不用再说什么了。

苏小云跟在黑袍人的身后,脚下不停的追赶,街边的房屋如影般掠过,她隐约觉得慕容璃还没有死。

苏小云如今已是金丹巅峰的实力,按理说除了元婴期的修士,没人能甩的掉她。可她却一直不远不近的跟在黑袍人的身后,好几次都差点被甩掉。

最终黑袍人还是闪身融进了郊外的树林里,苏小云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苏小云艾特小老头:我觉得慕容璃还没有死,刚才那个人是不是慕容璃?

小老头:一年前我的确接触过慕容璃的气息,可是毕竟一年的时间了,我也有点记不清了。

苏小云:你也不知道。

小老头:可以这么说吧,黑袍人给我的感觉很奇怪,像是慕容璃的气息却又不太像,他身上有魔气是个魔修。

是个魔修?苏小云知道的魔修只有沈清流,难道沈清流和慕容璃长了一张脸?

苏小云:不会是沈清流吧?

小老头:……不是。

苏小云:不是慕容璃也不是沈清流,他会是谁呢?

苏小云还在疑惑不解,却不知自己已经被狐妖盯上。

原来那狐妖逃窜之后,并没有直接离开郸县,依旧藏身于郊外。此时苏小云独自一人在这儿,对狐妖来说正是一道送上门的美食。

后心一凉似有什么东西破空袭来,苏小云当即一闪,避过了狐妖直指后心的一爪。心念一转黑云剑便召到手里来,再顺势挽个剑花摆个漂亮潇洒的姿势应战。

狐妖的利爪如暴雨梨花般袭来,苏小云架起剑一一挡下,这是苏小云自祥云派苦修一年后的第一场战斗。

苏小云一开始不是很有底气,但在与狐妖你来我往之间,以往苦修的剑法与灵气的运转变得越来越流畅。

形势渐渐发生变化,由狐妖主攻苏小云主守,转变为苏小云主攻狐妖防守。苏小云越打越酣畅,祥云派的凌云七式剑诀从第一式到第七式被她一一使出来。

剑势愈来愈凌厉,黑云剑劈过空气发出铮铮剑鸣声。狐妖渐渐应对不来,一招防守不慎被苏小云一掌拍在心口倒飞出去,伏在地上吐出一口黑血。

狐妖又惧又怕的看着苏小云,哪里还敢再继续打下去。转身就要逃,见过狐妖逃窜的速度,苏小云心里一急,这次若是放这狐妖离去,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抓住她。

而苏小云的剑法威力已显声势,却还不能收放自如,心急之下一道凌厉剑气直冲狐妖的后心射去。以刚刚打斗时剑气削铁如泥,碰到剑气的树木纷纷碎裂的情况来看,这狐妖挨这一下也不知能否救的回来。

眼见剑气就要劈到狐妖的身上,一条红鞭如长蛇般鬼魅的出现接着打散了那道剑气。只这一瞬,那狐妖便潜入树林再无踪影。

“我道是谁不懂规矩,竟不经御兽门的手要打杀妖修,原来是你。”,树林后走出个聘聘婷婷的红衣女子,正是雪山美人令狐沐。

昆仑秘境一行让令狐沐心仪慕容璃,然而当日慕容璃却因苏小云而落崖,令狐沐心气高又任性脾性又甚是张扬,不打苏小云一巴掌她是不会消气的。

如今见了苏小云,虽知当日的事情根本怪不了她,可也是见了情敌一般的怎么看她都不顺眼。

“我不是想杀她,只是我的剑有自己的想法。”,尽管知道小说里令狐沐的确会在郸县出现,但乍一看见她,苏小云不由的有点尴尬。

就是那种想找她算账,但是却又觉得自己对不起她这种微妙的感觉。

令狐沐给苏小云的那一巴掌令她记忆犹新,心里有点瑟缩。她本就是能苟就苟,随遇而安的货色,性格里天生就带了三分的怂。

虽知令狐沐当时也是情绪有点崩溃,但不知为何在她面前仍是有些抬不起来头。就好像是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令狐沐的事情似的,可是她做了什么事呢?

这里的空气让苏小云感到了不明的压力,还能怎么办呢?只能微笑了。

“听说这一年来,你一直都在祥云派苦修,现在看来不会你的凌云剑决还不熟练吧?”,令狐沐一语道破苏小云的真实情况。

“我都已经将狐妖打退了,这难道不能说明我剑法的高超?你是从哪里看出来我凌云剑决还不熟的?”,苏小云自是不会在令狐沐的面前承认自己的剑法尚有缺陷。

“凌云剑决就应该像傅师兄使得那样,指哪儿打哪儿还收放自如。你嘛,骗骗不懂的人还行,在我面前就别装了。”,令狐沐轻笑一声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视。

苏小云忽然感觉自己握剑的手有点痒,有点想打人。

一句‘你想不想领教一下我的凌云剑决’还没说出口,就被令狐沐接下来的话打乱了阵脚。

“上次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动手打你的。”,令狐沐声音微小且东顾西盼的说。

苏小云却并不觉得她说的随意,依令狐沐高傲的大小姐脾气能低个头已经很难得了。

“你怎么不说话?”,见苏小云沉默,令狐沐以为苏小云是还在生气,并不打算原谅她。

“只是有点惊讶你会道歉。”,苏小云受宠若惊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发。

“哼,本姑娘行事光明磊落有错就认,但这并不代表我不讨厌你了。”,令狐沐环胸望月,并不看苏小云。

“哦,好吧。彼此彼此,我也没有多喜欢你。”,第一次被人当面说讨厌,苏小云感觉竟然还好。

苏小云带着令狐沐前往客栈与其他人汇合,在两人看不见的阴暗树丛里,黑袍人目送着她俩离开的背影,喃喃道:“还不到时候。”

慕容璃不想像沈清流那般功败垂成,他要徐徐图之,他等得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