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狐妖现

圆月高悬,子夜时分郸县的大小街道上已经几乎没有行人。只有几间夜间营生的店铺还在经营,几处灯火在沉寂的县城里零星的亮着。

安婉换上了凡人普通的衣裙,装扮成了一个从乡下来城里探亲的少女。

为了吸引到狐妖,她特地从郸县的最东边开始向着县城最西边的那个建立在郊外的城隍庙缓缓的走去。

穿过县城中的繁华地段后,安婉清晰的感受到了一道阴森冰冷的视线黏在她的背上。她知道自己被狐妖盯上了,脚下却依旧是不紧不慢的步调。

待安婉走到郊外距离城隍庙不远不近又人迹罕至的地方,她挑拣了一块被月光照的白亮的大石头坐下,拿出用布帕包裹着的不久前请苏小云吃的那碟子甜点一口一口的吃着。

忽然一阵心悸袭上心头危机感骤然来临,安婉后心一凉本能的向旁边闪过去,回头一看却是一个华服盛妆姿容卓绝的女子,女子云鬓上还别着一朵盛开的红牡丹。

花艳人娇两相映,娇容哀婉弱芊芊。

这女子面容肃穆,周身杀气旺盛,眼神却在无意中透露出丝丝哀切之情,让人视之心惊胆颤之余还不禁心生些许怜意。

不待安婉细看,这美貌的娇娥便五指成爪的抓来,目标直指安婉的心口,似是要一爪挖出她的心来。

安婉召出本命剑挡下这直指心脏的一击,交手间试出这狐妖的修为亦是金丹巅峰。

狐妖见安婉出剑便知道了她是遇上了修真界的人,心中立时一阵惧怕,想想多日来她做下的那些剖心取命的勾当,哪一件单拎出来都能让御兽门的人取了她的小命。

当即不欲再与安婉纠缠,转身便要逃走。安婉怎会放她就这么离去,长剑一挥拦住了狐妖的去路,两厢便又缠斗了起来。

郸县西郊,城隍庙前。

树梢上圆月莹莹,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但是安婉却依旧没有按照计划好的将狐妖引来,其余三人按照计划埋伏在树上。

“都过了这么久,安师姐怎么还没来?总不会是出了什么问题吧?”,萧放心急的说,躁动不已的他有些像猴儿抓耳挠腮的模样。

“那狐妖不过也是金丹期的修为,真打起来未必是你安师姐的对手。”,苏小云拨开面前挡住视线的一条树枝,在黑夜里向东望了望,依旧不见安婉的身影。

“小师姐你怎么知道那狐妖只是金丹期的修为?”,萧放不服气的说,苏小云讨厌安婉他是知道的,他总觉得苏小云说的话不会安什么好心。

苏小云心想:还能是怎么知道的,当然是看小说剧透知道的,他可真是个无知的少年。

“元婴之上的妖族都是数得上名的一方霸主,要是他们有什么异动也不会轮到我们碰上,自有我们修真界的前辈去处理,这狐妖最多也就是金丹期。”

为了配合今晚的埋伏,傅星辰也换上了黑色的衣袍,那张如繁星璀璨的俊脸被衬得气质沉稳深不可测,犹如黑色的夜晚一样令人难以窥探到底。

“既然是这样,那安师姐怎么还不过来?”

“我们去那边看看情况,如果安婉把狐妖引来,我们正好出手降服它。”,傅星辰说。

另一边狐妖急着脱身招式愈来愈猛烈,而安婉却应对的愈来愈费力,终于手腕再承受不住剑身传来的力量,长剑被狐妖一爪拍飞。

铮——

长剑在空中甩了几圈,插进了不远处的土壤中剑身微颤。

安婉瞪大双眼,心中惊慌不已。没了本命剑防身,身上的修为又一一散去,只要狐妖察觉出异样,一爪子掏来她安婉今夜便要玉碎香消。

而狐妖一时却也不敢妄动,生怕是安婉布了什么阴谋诡计要引她上当。于是静静的站在原位,一动不动的盯着安婉。

安婉不知道狐妖的心思,只知道再不跑她就真的要成了替死鬼。遂扭头狂奔,没了修为的安婉身为金丹修士,身体素质比起凡间女子要强上不少。

安婉在林间穿梭的速度比猎豹还快,只是不知道比不比的成了精的狐妖。

见安婉奔逃,狐妖忽然醒悟原来眼前的修士已经是强弩之末,此时不出手岂不是白白放过了生食修士血肉的大好机会?

“啊——!”

安婉惨呼一声,左肩被狐妖一爪扯下一块血肉来。脚下被石头一绊,直扑在地上。

“可惜了,差一点就能挖到心脏了。”,狐妖吐气如兰,声音娇媚的说。

树林里虫声停歇,无比寂静。上方明月高悬,照亮了树林里的黑暗。

安婉捂着受伤的肩膀翻身坐起直面狐妖,她知道自己跑不过狐妖,只希望傅星辰能赶快赶来。

见安婉紧张的盯着自己,狐妖开心的笑了。

“都说修士的血肉最是大补的灵药,今日奴家竟能有幸品尝一二,真是莫大的福气啊。”,狐妖娇娇柔柔的说着不客气的一爪子掏向安婉的心脏。

安婉惊恐的瞪大双眼,就在这时一柄飞剑激射而来直指狐妖眉心,狐妖不得不收手躲避。

只这一瞬之间,树林里又多了三个修士,狐妖毫不恋战也不敢惦记安婉的修士血肉了,立即遁去转瞬间便消失在树林的夜色中。

“安师姐你没事吧?”,萧放小心翼翼的扶起安婉,紧张的问。

从认出飞剑并不是傅星辰的昭月剑后,安婉心中便失望至极,一时又嫉恨交加。

她没想到傅星辰竟真的如此不顾念自己!

都怪苏小云,若是没有她,傅星辰从不会这么对她!

安婉的眼底飞快的划过一抹恨意,快得让苏小云以为自己看错了。

“我没事。”,安婉虚弱的说。

“安师姐你修为那么高,怎么会被那狐妖伤成这样?”,萧放看到安婉被血染红了的左肩心疼的说。

“那狐妖也是金丹修为,只是被她察觉出我不是普通人后,我的修为竟忽然之间消失了。幸好傅师兄你们来的快,不然就只能找到我的尸体了。”,安婉哀怨的看向傅星辰,似是在怪他为何不来关心她。

苏小云心说:要是我们来的晚了,怕是连你的尸体都见不到了,你以为狐妖还会给你留全尸吗?

苏小云暗暗翻白眼,看安婉那什么眼神,竟然贼心不死还想勾引她男人,狐妖只怕也不是她的对手!哼!

唯一听到这些的小老头:……只能无语,还能说什么,说她是妒妇吗?

“好好的,安师姐你的修为怎么会忽然消失?”,萧放凝重的拧起眉头。

傅星辰也察觉出了不一般的气息,只有苏小云在心里卧了个大槽。

苏小云默默艾特小老头:她怎么回事?我没给她下化功散,她怎么就这样了?

小老头:……我不知道呀,我就只是个玉佩,而且还在你的储物袋里,我什么都看不到啊。

怕被傅星辰发现的小老头,一直缩在储物袋里,一缩就缩了一年。

苏小云:也对,你有用的时候的确不多。

小老头:行吧,总比一点用都没有要好。小老头这般委屈的安慰自己。

“我应当是误食了化功散,不知是谁有心害我。”,安婉说着委屈哀怨的看着傅星辰,傅星辰却不为所动,使得安婉此举与抛媚眼给瞎子看无异。

“安师姐你这么好,谁会舍得害你。”,萧放心疼的双眼微红,倍加珍惜的注视着安婉,颇有珍宝失而复得的惊喜与愤怒。

安婉状似无意的瞟了苏小云一眼,直看的苏小云汗毛竖起。

她想干什么?

难道想栽赃我?

“我恍惚记得,临行前苏师妹曾经邀请我一起吃茶点。”,安婉虚弱的说。

“小师姐,果然是你给安师姐下毒!”,萧放愤怒又鄙弃的看着苏小云。

“萧师弟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你不能这么乱说话。”,傅星辰出声阻止,而且他认为苏小云并不会邀请安婉吃什么茶点。

她要是有那闲心为什么放着他不管,反倒是凑到安婉的面前?这不可能!

“苏师妹曾经拿过糕点,手上一定沾上了化功散。”,安婉无辜的说,只是眼底多了分险恶笑意。

苏小云又艾特小老头:哦,原来是在这儿等着我呢。我就说她好好的,为什么非要给我塞糕点。不过她要是想害我,不应该用那种见血封喉,毒性烈点的吗?

小老头:化功散这类阴毒的药呢,一般情况下在修真界是见不了光滴,只能在黑市里悄悄的流传。而且在黑市交易也是要代价的,她能拿到化功散应该也付出了不少的代价。

想拿到更高级的毒药,自然需要的代价也越大,况且那种见血封喉的毒药只对凡人有用,对修士反倒没有什么效果,用起来还不如化功散。

小老头给苏小云科普。

萧放两步走到苏小云面前,想拿起她的手仔细辨别一下是不是真的有化功散。尽管他已有心证,认定了就是苏小云所为。

可没有证据恐怕他们祥云派作风公正,又是新一代弟子楷模的大师兄会不相信。

不料萧放还没碰到苏小云的爪子,就被傅星辰一巴掌拍开。

“你干什么?”,傅星辰有点不耐,当他死的么?

他都一年多没有亲亲抱抱举高高,也没有拉小手了,怎么也轮不到这小子碰苏小云的爪子。

“安师姐说她拿过茶点,我想确认一下小师姐手上是否沾有化功散。”,萧放认真的解释。

安师姐,安师姐,不是安师姐就是安师姐说,你说你除了安师姐你还知道什么?!苏小云在心里吐槽。

接着萧放便看到傅星辰很自然的抓起苏小云的两个爪子,放在鼻子下嗅了嗅。

“的确有化功散的味道。”,傅星辰神色一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