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易经散

飞行方舟瞬息千里,不出半日便已至祥云派。

祥云派大殿外的阶梯上,苏小云和傅星辰拾级而上。

前方一白乎乎的人影跑来,白色的衣袍随着奔跑胡乱的翻飞着,远远看着颇像一朵圆润的白云。

“大师兄!小师姐!”

离得近了才认出这是当日在商玉城见到的小师弟萧放。

“大师兄,二师兄他真的死了?”

萧放小师弟泪眼汪汪形容哀切的问。

“我把他的尸体带回来了。”

“哇——”

萧放抱住傅星辰嚎啕大哭。

“二师兄他修为那么高,人又那么好。怎么偏偏命这么不好,去了一趟昆仑秘境竟然把命给丢了。”

傅星辰见苏小云变了脸色,怕她是又想起了慕容璃,遂一把拉开了萧放打断了这个话题的延续。

“师父可在主峰上?”

“在的,我远远看见大师兄的方舟,就知道是你们回来了。于是……”

“先见师父,我们边走边说。”

“好。”

祥云派主峰大殿中,傅星辰将昆仑秘境中发生的事情一一告知了苏大掌门。

“山白和慕容公子真是可惜了,哎……生死有命罢了罢了。”

苏大掌门走到苏小云的身边慈爱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云儿你就别伤心了,人生在世难免会经历生离死别,看开点。”

“是,爹爹。”

看着乖巧应答的苏小云,苏大掌门觉得自己的宝贝女儿好像这一趟去了昆仑秘境回来变了不少,是长大了吗?

“不管怎样都先回去休息吧。”

自家女儿的性子向来都是把喜怒哀乐表现在脸上的,但今日的苏小云过于安静了些,而且他也不能在苏小云的脸上看出她在想什么了。

苏大掌门默默的欣慰着,女儿长大了,稳重啦!

傅星辰送苏小云回到依云峰,苏小云依云阁外。

“这是易经散,不要忘记吃掉。”

傅星辰把从昆仑秘境中和火阳丹一起拿到的易经散放到苏小云手中嘱咐道。

“这么重要的药,我怎么会忘记吃?在你看来我有这么笨吗?”,苏小云把手中的药向上一抛接住道。

“我担心你会因为怕痛不吃。”,傅星辰的眼睛一如初见时的深邃,细细看去眼中似有点点繁星闪烁。

此时清风微动,明月晃晃。依云峰上桃花片片,花香浮动。

苏小云一怔,他怎么会知道我怕痛?

“谁说我会怕痛?你不要因为我是个女子就小瞧我,区区重塑经脉之痛而已,我会怕?到时我一定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苏小云暗啐,这句话好长,差点咬到了舌头。

“是吗?那我可要好好看看,师妹是如何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傅星辰好整以暇含笑的说。

“今天天色已晚,明天再吃。”,苏小云一指高悬着明月无一星星的夜空小脸严肃的说。

开什么玩笑?

区区重塑经脉之痛而已,这是而已吗?

这是死去活来之痛好吧!

还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到时候怕不是要痛的昏过去。

傅星辰如此咄咄逼人,让她实在有些难以招架。

三十六计中有说过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只有一字拖之。

“那好,师妹要好好休息,明日我再来看你。”

苏小云点头,目送傅星辰离开。

依云峰桃花夹道宛如团团粉色相拥,层层石阶上零落点点粉色花瓣。

一片花瓣摇摇曳曳的从傅星辰眼前滑过。

傅星辰有些疑惑,为何他会认为师妹会怕痛呢?

明明从来不曾真正的了解过她,在祥云派的每一天他的心里只有修炼,祥云派弟子众多人来人往却无一人真正被他注意到。

他的眼里只有授业恩师苏然和手里的剑。

可能是因为师妹太胆小了吧,所以他才会这么认为,而且一般女孩子都是怕痛的。傅星辰如此自问自答。

他并不知道有些思念是刻入骨髓的,有些了解印刻进了灵魂,轮回之中生生世世难以消磨。

月光寂静,依云阁里。

“你小说里这个药吃下去会要了我半条命,你说我该怎么办?吃,还是不吃?”,苏小云问玉佩里的小老头。

“虽然疼了点,但是有用啊。”,在昆仑秘境中被苏小云眼疾手快的捡回后就一直藏在储物袋中的小老头说。

“有没有吃了不疼,但是也用的药?”

“……没有哎。”

苏小云盯着被托在手中的小小瓷瓶,像是盯着宿世仇敌一般。

“要不,我把你痛觉屏蔽了吧。”

“你还有这种功能?”,苏小云诧异道。

“嗯,毕竟是我炼制的法宝里,修改一点小小的设定还是可以的。”

“那你能不能把我的修为设定成天下第一?这样我也不用吃药了啊。”

也不用苦苦修炼了,以后想打谁就打谁,嘿嘿嘿。

“这个,是这样的。我修改的设定虽然可以瞒过其他人,但是瞒不过傅星辰。到时候你是天下第一了,但傅星辰怎么看?”

“……也对。那你赶紧给我屏蔽吧,我这就吃了它。”

“已屏蔽。”

苏小云立即把瓷瓶中的药散倒进嘴里吞下。

“有感觉吗?”,小老头问,第一次操作不太熟练,他担心会出差错。

“什么感觉都没有,就是这药的味道不咋地,又苦又涩。”

“那就好。”

苏小云坐到床上,看窗外桃花妖娆明月相映。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苏小云说。

“什么?”

“为什么当时我会摔到,那时我好像感到了有一股力量从背后撞来。当时我太慌张了,就把这一茬给忘了。你应该都看到了吧?”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当时她身后的人只有安婉一个。

“嗯,我看到了。是安婉撞得你。”

得到小老头的回答,苏小云发现自己竟然一点都不感到惊讶,可能是因为她早就知道了这个答案。

“为什么安婉不能死?”,如果可以的话,她想试试让安婉偿命。

“你知道的,她是帝姬嘛。她死了之后,灵魂回到九重天上,肯定会恶人先告状,到时候没有人会管我为什么出了差错,只会让我接受惩罚。

而这个镜花水月中的一切也都会不复存在,你回到你的世界还是原本的苏小云,但傅星辰历不完情劫就回不到神界。生生世世陷入轮回,等到哪一世你俩遇见了,他历了劫才能做回东宸帝君。”

苏小云沉默,虽然她很想杀了安婉给慕容璃报仇,但她不能不顾傅星辰。

轰——

咔嚓——

一道白光照亮了天地,明月被乌云遮蔽,天上条条紫色的雷光如蛇般在劫云里穿梭。

“这是什么?”,苏小云趴在窗户边,好奇的看着眼前的景象,简直就是奇观嘛。

现代哪里有这么奇怪的雷?要劈不劈的,还在云里来来回回,挺含蓄的。

“你的劫雷。”

“我的什么?”

“劫雷。”

“我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苏小云抖了抖。

“看来是你的经脉重塑好了,之前你的金丹不是碎了吗,现在你的金丹也跟着重塑引来了劫雷。”

“照你这么说,这还是金丹期的劫雷了?”

“没错。”

“我、我没渡过雷劫,也没有被雷劈的经历。所以……”

轰轰——

噼里啪啦——

“所以我会死吗?”

“不会,别担心了。一会儿你就坐在那里,其他的交给我就好。”

“真的没事?”,听着越发强烈的雷鸣,像是天在震怒一般,苏小云还是很怕的。

“没事。”

待苏小云磨磨蹭蹭的在院子里坐下,苏大掌门和傅星辰他们都赶来了。其他被雷劫惊醒的弟子也都纷纷赶来,围观坐在院子里的苏小云。

众目睽睽之下,苏小云不由感到了一股压力。

天上的雷鸣愈来愈响,蟒龙般的紫雷已具雏形。

一阵噼里啪啦又一阵噼里啪啦后,苏小云没事一样坐在雷劫的中心。既不见她衣衫褴褛,也不见她黑头土脸,甚至她连眉毛都没有皱一下。

被凶猛的劫雷接连打击的苏小云,一点感觉都没有,就是太吵了点。

事了,苏小云拍拍衣裙站起来。

“大家都散了散了,该干嘛干嘛去啊。”,苏小云摆摆手说。

一弟子跑上前来,激动的对苏小云说。

“苏师姐真厉害,渡雷劫竟然连衣服都没乱一下,可见师姐修为之深厚,区区雷劫也不在话下。”

“哈哈哈。”,苏小云只是笑。

他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待众人离去,苏大掌门也叮嘱了一番走后,唯余傅星辰留下。

“原来师妹竟然如此有胆色,是师兄看错你了。”,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傅星辰还是觉得自家师妹是个顶胆小的货色。

但师妹从商玉城寻回之后,就好像有了秘密。

刚才那一幕怎么看都不正常,劫雷之下没有人可以做到不以灵力相抗。师妹什么都不做,还任劫雷劈在身上,却又没穿防御法衣,而衣服竟连一个皱褶都没有。

这怎么看都太不正常了。

更不正常的是,苏小云说这都是因为她重塑经脉才有的奇象,但所有人竟然相信了。他们是都中邪了吗?

“那是,我一向很有胆色。”,苏小云自得的说。

傅星辰虽有疑虑却并不多说,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会知道答案,或是苏小云亲自告诉他,又或者是他自己探知,毕竟来日方长。

“刚才我试着改了一下所有人的认知,然后你知道的傅星辰的改不了。”,傅星辰走后小老头说。

“所以……”,苏小云感到不妙。

“所以他现在应该觉得你很奇怪。”

“……没事,他没问就是没问题。”,如果刚才傅星辰质问她,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糊弄他。

行吧,你说了算。小老头无言。

之前劫雷来的时候,小老头替苏小云消除了一切劫雷带来的负面影响,顺便篡改了下在场所有人的认知。

只是改着改着才想起来傅星辰和安婉这茬,但是怎么办呢?事已至此,就这么算了吧。

三人成虎的威力很大的,等所有人都洗脑一般的说这种现象多么多么正常,傅星辰和安婉的那点怀疑自然而然就会消失掉。小老头这般安慰自己不要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