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不小心

刺入胸膛的藤条还在不停蠕动,似乎在吸食慕容璃的修为。

慕容璃一手握住刺入胸膛的藤条,防止刺穿身体的藤条穿透更多再反过来,从背后刺入其他部位,就像在洞穴中看到的那些被藤条穿透的御兽门弟子那样。

藤条尝了甜头,一时又没了傅星辰的疯狂打击,瞬间激射出更多的藤条攻击慕容璃。

“慕容哥哥!”,摔在雪地上的苏小云回头便看见这一幕。

傅星辰这时也才发现慕容璃的状况,昭月剑一挥一道凌云剑气斩去了刺向无数藤条。

可傅星辰始终稍慢一步,虽已斩断了无数藤条,仍是有一条漏网之鱼刺进了慕容璃的身体。

修为迅速的流失让慕容璃眼前发黑,腰腹处又被一根藤条刺穿。

尽管连着慕容璃身前和腰腹处的一起被斩断,但慕容璃却已被藤条再次的冲击下掉下悬崖。

身体不受控制的后仰,失重感来临的那一刻,慕容璃的双眼已经模糊,他还是朝向苏小云的方位看了一眼。

想着那个粉衣少女是否安全?

能不能再看一眼她的容颜?

可身上的痛楚,让他的视觉受到了影响,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他能看到的只有一片模糊的粉色。

苏小云看到的就是慕容璃一直看着她掉下了悬崖。

“不——!”

“不可以——!!”

“慕容璃——!!!”

苏小云跌跌撞撞的跑到崖边,隐约能看见慕容璃因下落而翻飞不已的衣角。

“怎么会这样?”

“怎么可以这样?!”

苏小云跪在崖边双手撑在地上,泪水不堪重力的砸在雪地上。惊惶,懊悔,无力,心痛,复杂的情绪席卷而来,充斥着苏小云的世界。

“他好不容易吃下了火阳丹,为什么还要死?”

“为什么?为什么?!”,苏小云泪眼模糊。

“慕容璃?!!”,令狐沐回头已经看不到慕容璃的身影了,这一分心手臂上就被藤条刺伤了。

陷入悲伤的苏小云,有傅星辰为她遮挡藤条的攻击,但没有人保护令狐沐。

疼痛让她收敛起心里的痛意,专心对付眼前的藤条,把它当成此生最痛恨的敌人。

而安婉早已在撞过苏小云之后,就立马召唤出本命剑自保,除了脖颈上的一圈红痕,身上竟再没有什么伤痕。

后来,苏小云恍恍惚惚的被傅星辰带离这片鬼哭藤的地盘。

山脚下,傅星辰把苏小云之前掉的剑递给了她,黑色的剑鞘一如初见时的沉默。

忽然眼泪决堤,她不应该、不应该把这把剑丢下的!

“啪!”,

冷不防苏小云被令狐沐打了一巴掌。

“你哭什么哭?少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死得又不是你,你应该高兴啊。”,令狐沐看着苏小云的眼中竟有恨意。

“令狐师妹你冷静点。”,傅星辰把苏小云拉到身边。

令狐沐也不说话,看看苏小云又看着傅星辰,一向明艳的脸上浮现了讥讽的神色。告别的话也不必说,她捏碎了传送符离开了昆仑秘境。

御兽门的弟子这次全军覆没只剩她一个人,她已经没有留下的理由。

至于慕容璃?

那山崖那么高,又受了那么重的伤,也不知道山崖下又会有什么怪物。

怎么想都只有死路一条。

哼!令狐沐心中冷哼。

慕容璃能为了苏小云去死,可她呢?

只怕心里眼里只有傅星辰一个人吧!

也是,她从小就是这样。

令狐沐转头离开昆仑山脉,把心底的那一丝绮丽与哀伤无声埋葬。

“我要去找他!”,苏小云坚定的说。

“你想去就去吧。”,傅星辰看了苏小云一会儿才说。

怀里抱着那柄黑色剑鞘的剑,脚下一深一浅的走着。苏小云粉色的身影渐行渐远,傅星辰和安婉站在原地看着她走远。

“你就让她这么走了?”,安婉诧异的说。

“刚才发生了什么?”,傅星辰问。

“刚才,我起身的时候不小心撞了苏小云一下,然后就……”,安婉说着便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任谁看了都是我见犹怜的模样。

“不小心?”

傅星辰深邃的眼眸反射着点点细碎的光,被傅星辰盯着的安婉惊觉自己似乎已经被看透了,于是要哭不哭的观察着傅星辰的神色。

“安姑娘真不愧,是剑尊沈清流的徒弟。”

傅星辰轻笑,眼中却并无笑意,直看得安婉心里发冷。

“你先回去吧,我会保护好苏师妹的。”,傅星辰说完转身就走,不再分一个眼神给安婉。

茫茫天地间挤满了白色,苏小云一边哭一边走。秘境里虽没有下雪,可风里携来的雪沫打在脸上还是很冷,冷的生疼。

“你别哭了,人固有一死,不是今天死就是明天死。”,小老头叽叽喳喳的在意识海里安慰她。

苏小云不理会继续哭。

见苏小云一直哭哭啼啼的,小老头也没了耐心。

“我早就跟你说过,慕容璃迟早都要死的,你非要费这个功夫给他找火阳丹。

这下好了吧,他掉到山崖下面连个全尸都没有。你还不如好好想想怎么完成任务回去,这才是明智的做法!”

“你闭嘴!”

苏小云突然喝道,让不远不近跟着她的傅星辰停了下来。

“你张口闭口就是任务,你除了这个你还知道什么?!”

“我……”,小老头不知道这个时候应不应该反驳。

“你是神仙不在意凡人的生死,我理解;你高高在上我也理解。可你不应该连一点怜悯之心都没有吧?!”

“没有谁生下来就是该死的,每一个人都是可贵的生命。你,哪怕有一瞬间这样想过吗?你把凡人当人吗?你知道什么是人吗?!”

“……”,小老头现在知道了,这个时候闭嘴就对了。

“你一直自视高贵,那又怎么样,在我眼里你也只是个不懂怜悯,自私自利的怪物而已!”

“……”,小老头感到窒息,他是这样的吗?不会吧?

接着他附身的玉佩就被苏小云砸到了山脚上的石头上,在一声清脆的啪声后碎成了三瓣。

苏小云气呼呼的盯着玉佩的残骸,在苏小云的盯视中,碎成三瓣的它竟然又慢慢的挪到一起,恢复了原样。

看到这一幕,苏小云更生气了,抓起玉佩又砸碎。再恢复再砸碎,等苏小云缓和了点情绪,就不管雪地里凄惨躺着的玉佩了。

她一时冲动的想在这里抛弃小老头,去他的任务!她苏小云不干了!什么真什么假,什么幻境?都去死吧!

她只知道她的每一刻的感受都是真的,开心也好,悲伤也好。都是确确实实经历过的,怎么能轻易的把这些回忆从心上拂去呢?

她做不到那么明智,她只想听从自己心底的声音去爱去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