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火阳丹

叶流枫辟谷已久,这几日又被苏小云带着吃了不少人间美食,渐渐也生起了口腹之欲。

“蓬莱仙岛上医仆众多,弟子却只有柳姑娘一个,你也是医仆吗?”

“我一点医术也不懂,既不是岛上的医仆,也不是弟子。”

“那你为什么跟着少岛主?还叫他少爷?”

“因为他救了我一命,我无以为报就只好以身相许了。”,叶流枫轻笑一声。

要不是知道这是篇言情文,我差点就信了。

“你到底多少岁了?有时候我总觉得你不像个少年。”

“你不知道筑基以后修真者的容貌就不会再变了吗?”

叶流枫奇怪的看了苏小云一眼,那眼神颇有几分看白痴的味道。

“我都有点怀疑那条蛇是不是把你打傻了,怎么连这种常识都不知道?”

所以,叶流枫可能是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男人。哦豁!果然人不可貌相啊。

清晨晨光熹微,鼻尖的气息清冽。蓬莱仙岛中心里里外外栽种了不少桃花,这让苏小云想起来之前看过的一部以桃花命名的仙侠剧。

“种这么多桃花,是因为岛主很喜欢桃花吗?”,少女心作祟,苏小云问。

“桃花本性属阳最克阴煞,用来布置阵法最合适不过。”,叶流枫连鄙视都不想鄙视苏小云,这些天他已经解答习惯了。

两人回去的路上发现与往常比岛上安静了许多,要不是岛上布置的禁制阵法没有被触发,叶流枫差点以为有人闯进了岛上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

苏小云和叶流枫两人最后是在主殿找到了慕容璃,此时主殿上站满了医仆以及唯一的弟子柳飘飘。

主殿的宝座上坐了一个陌生的男人,三十岁的容貌当然也可能是个老男人。他的左边站了一个抱着孩子的年轻女人,孩子只有五岁的样子,似乎已经睡着了。

“璃儿,你弟弟遭人暗算中了寒毒,他年岁太小还没有开始修炼,禁不起我给他渡修为来压制寒毒,要是没有你用火灵草练成的火阳丹,他怕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璃儿你……”

“不行!”

叶流枫打断了主座上男人的话,三步并作两步挡在了慕容璃身前。

“没了火阳丹少爷也活不了多久了!”

“你就是叶流枫?”,男人鄙夷不屑的说,“区区一个妖物,留你一条命你就该知足了!这里没有你说话的资格!”

慕容璃拉了拉叶流枫的手臂示意让他退开,但叶流枫依旧站在他的身前。

“你既身为父亲,怎么能这般偏心?!他的命是命,少爷的命就不是命了吗?!”,叶流枫一指那昏睡过去的孩子。

“放肆!!”,男人一张白皙的脸涨的通红,额上青筋暴起,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

“父亲要火阳丹我给便是。”,慕容璃随手扔过去一个瓷白的小药瓶。

“少爷!”,叶流枫不敢置信的看着慕容璃,这些年他陪着慕容璃走遍整个修真界经历了种种辛苦,就是为了一点点搜集世间属性为阳的药物来为慕容璃延续寿命。

可如今到手的长生竟然被慕容璃如此轻易的拱手让人了!素来了解慕容璃的他一时也难以理解慕容璃的心思。

那男人拿到药放在鼻子下闻了闻便确认的确是火阳丹,立即给那个孩子喂了下去。

慕容璃拿到火灵草的那一刻嘴角上扬的弧度,苏小云没看到。但叶流枫却看到了,他知道的慕容璃一直以来是多么努力的活着。

可如今这份活下去的希望竟然被慕容岛主就这么毁了!

叶流枫有种杀人的冲动,腰间的长剑缓缓抽出寸许。

“流枫你还听不听我的话了?”

叶流枫挣扎了一会儿又把剑推回了剑鞘。

“我们走。”

慕容璃率先走出主殿,苏小云也跟着他们离开,身后竟无一人挽留。

也是,慕容岛主做到这个地步,怎么看也不像是对慕容璃还有父子之情的样子。

慕容璃似是漫无目的走到一片桃林,忽然停下脚步。

“你跟过来做什么?!”

此时的慕容璃没有之前几次相处时的温文尔雅,像是褪去了那个文质彬彬的伪装,露出来恶劣又冷酷的模样。

“我有点担心。”

“你担心什么?”

慕容璃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上似笑非笑的讥讽着,似是在说热闹好看吗?

“我担心……”

苏小云忽然意识到现在她说什么慕容璃都不会听,也不会相信。

“我先回去了,告辞。”

临走前苏小云看了一眼叶流枫,叶流枫一向鲜活的表情现在一片空白,只眼中复杂的情绪在翻滚着。

苏小云读不懂叶流枫在想什么,只觉得心悸,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直到傍晚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可是苏小云还是觉得不安。

慕容璃那么轻易的交出解毒的火阳丹是因为兄弟之义父亲之命医者仁心,还是他有轻生之念?

而且慕容岛主早不来晚不来,偏偏火阳丹练成的时候来,要说这背后没有阴谋,苏小云第一个不信!只是不知道是谁这么狠毒,使了这么阴毒的计策。

“笃、笃。”

这么晚了会是谁?

叶流枫?

打开门苏小云发现是柳飘飘柳姑娘,她有点诧异柳飘飘这个时候来干嘛?

“柳姑娘你有事吗?”

话音刚落柳飘飘便五指成爪直逼苏小云的命门,苏小云脚下一软往地上倒去,堪堪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

苏小云修为大跌,经脉又断的差不多了,一用灵力就疼。

再说现在她也不会使原身会的法术,三十六走为上计。苏小云立马爬起来一矮腰从柳飘飘和门之间钻了出去。

“救命啊!”

苏小云没喊几声就被几个药仆堵住了去路,他们的双眼呆滞和柳飘飘是一样的神情。苏小云直觉不妙,转头就跑。

“叶流枫救命啊!”

苏小云轻车熟路的跑到了叶流枫的房间,一脚踏进去苏小云就看到地上一个药仆正生死不明的趴着,鲜血在地板上横流。

下一秒苏小云第一次看见叶流枫的剑出鞘的样子,剑身上还有血液流过的痕迹,此时它正横在苏小云的颈间。

“剑下留人!”

苏小云大喊一声,叶流枫便收回了剑,一把拉过苏小云还把门给关死了。

苏小云这才看见叶流枫身后的慕容璃,慕容璃又恢复了之前面无表情的样子,没有了白天的讥讽和冷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