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安婉不能死

在苏小云的接应下,慕容璃拉着心神恍惚的令狐沐走出山洞,两人的衣服上都有几处被藤条划伤的痕迹。

傅星辰和安婉且战且退最后出来,没了陆山白,这里战力最强的就是傅星辰和安婉这两个金丹修士,他们身上似乎没有受伤的痕迹。

左边是鬼哭藤的巢穴,右边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在藤条迅猛的攻击下,几人向着来时的山路撤退。

就在几人即将脱离鬼哭藤的攻击范围的时候,悬崖附近忽然冒出了假的陆山白。

假的陆山白依旧是温和的笑着,在众人应对藤条的袭击应顾不暇的时候,手中的追魂鞭一甩便直冲微微愣神的安婉。

假陆山白手中用力一扯,被追魂鞭缚住脖颈的安婉瞬间被拉离地面,向着假陆山白的方向飞去。

这一瞬间满地的藤条的注意力都被安婉吸引,安婉金丹修士的修为对鬼哭藤来说十分具有吸引力。

傅星辰早就知道安婉是沈清流的徒弟,此时见她受难无动于衷,要不是他的实力还杀不了沈清流,他可能会亲手杀了安婉。

而慕容璃和令狐沐则被惊住,不知该如何是好。藤条如雨般密集的袭向被追魂鞭甩到半空中的安婉,怎么看她都是必死的局。

安婉不能死!她死了,幻境就不复存在了!小老头在苏小云的意识海里尖叫,成功唤醒了同样被惊住的苏小云。

快救她!

身体比脑子更快一步的苏小云下意识放开了手中的剑,几个箭步冲过去直直的撞倒了假陆山白,假陆山白被苏小云冲过来的力道带着在地上滚了几圈。

而被追魂鞭卷住脖子快要被勒死,又险些被藤条串成马蜂窝的安婉,则随着假陆山白的摔倒和翻滚,被追魂鞭成功的甩到了山崖下。

追魂鞭在雪地上迅速的溜走,一息之间就已经接近了悬崖边。等追魂鞭也掉下悬崖后,安婉才算是彻底没救了。

苏小云立即放开假陆山白,扑过去抓住向山崖下急蹿的追魂鞭,没想到竟被安婉的下冲力带着在雪里滑行。

好在即将被带下去之前令狐沐一把抓住了鞭子,苏小云堪堪停在悬崖边,十寸之前就是万丈悬崖。

吃了一大口雪的苏小云艰难的从雪里爬起来,跟令狐沐一起拉被吊在悬崖上的安婉。

傅星辰和慕容璃则应付因被虎口夺食而暴怒的藤条的攻击,藤条记恨苏小云抢了它到嘴的美食,数次往她身上招呼都被傅星辰和慕容璃挡下。

面对狂暴的藤条的攻击傅星辰首当其冲,为众人挡下了大部分藤条的攻击。而慕容璃则守护着救人的苏小云和令狐沐,保护她们不被藤条偷袭。

被两人拉上悬崖时安婉已经快要昏厥,好在脖子上缠了几圈的鞭子被令狐沐拿去,这才大口的呼吸着久违的空气。

拿到武器的令狐沐想起被钉在藤墙上的一众御兽门弟子的惨状,心中仇恨的火焰愈演愈烈也进入了狂暴模式,疯狂的鞭打着在半空中张牙舞爪的藤条。

追魂鞭在她的手中被使的虎虎生风,妄图近身的藤条都被凌厉的鞭法一一打断,不一会儿此处断裂的藤条越来越多。

藤条的鲜血逐渐染红了这片纯洁的雪地,腥臭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彼时,令狐沐正在两步外疯狂的鞭打藤条,已经进入杀红眼的模式。

丢了剑的苏小云又恢复了蹦蹦跳跳躲避藤条攻击的模式,不断的旋转跳跃中似乎找到了些技巧。

旁边是慕容璃在挥挡试图攻击他身后的安婉与苏小云的藤条,最前面是傅星辰一把昭月剑使得出神入化。

傅星辰与令狐沐、慕容璃三人为刚被拉上悬崖,还没恢复清醒的安婉挡下了藤条所有攻击。苏小云则负责扰乱藤条攻击的节奏,使得好一出攻心之计。

安婉俯在地上缓了一会儿,刚才生死之间她才看明白了傅星辰的心。

当她被追魂鞭甩到半空中时,她是多么的害怕,她满怀希望的看向傅星辰,却发现他一向含情的眼中一片漠然,竟是比慕容璃的淡漠还要冷上许多。

安婉的心瞬间冷了下来,满天的冰雪都不曾令她感到寒冷,而傅星辰只是一个眼神就令她浑身发寒。

她喜欢上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他不应该是新一辈弟子中的楷模吗?

怎么对身陷危险中的她这么冷漠?

傅星辰的态度令安婉绝望,一行人中只有傅星辰修为最高,也是最有希望救下她的。但傅星辰此时竟然冷眼旁观,以往的情谊难道都是她自作多情吗?

就在安婉的绝望中,她认知里最不可能救她人竟然不顾危险的冲了过来。她因此而得救,心中竟然并不感谢苏小云,反而开始不断的滋生恶念。

为什么倒霉的人是我!?

要是被鞭子卷住的人是苏小云就好了!

让她也看到傅星辰冰冷无情的模样就好了!

这一切为什么不是苏小云!

安婉在满天飞舞的藤条中看见了挡在最前面的傅星辰,刚刚他不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吗?难道是因为受难的是我,而不是苏小云?

哈哈哈,这不可能!

傅星辰他不是最厌恶苏小云的吗?!

安婉忽然想起之前在陆山白身死的洞穴内看到的那一幕,傅星辰拉着苏小云的画面。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安婉忽的站了起来,瞅准一条激射而来的藤条,然后从背后猛的撞上苏小云。

苏小云冷不防从背后被人撞了一下,空有修为而下盘虚浮的她,被这股力量撞的向前走了两步,眼看就要与一条袭来的藤条撞到一起。

“啊!”,苏小云惊呼。

这一下若是撞实在了,苏小云就会被藤条穿胸而过,估计能死个彻底。

得知苏小云情况有异,傅星辰一剑斩断面前张牙舞爪是无数藤条,赶向苏小云那里。

但藤条已接近苏小云的身前,眼看下一秒苏小云就要被藤条刺中。尚有一步之遥的傅星辰无能为力,而苏小云身边却有一双手把她推开了。

是慕容璃。

傅星辰和慕容璃这一瞬间的收手,令藤条得到了空隙。

得救的苏小云被推开,摔到被藤条腥臭的鲜血染红的雪地上,晚来一步的傅星辰眼里只有苏小云的安危。

没留意慕容璃在推开苏小云的同时,他的胸膛被一根藤条刺中,在藤条的冲击下慕容璃不得不后退两步,他的身后便是万丈深渊。

月白色的长袍之前在与藤条的攻击中已经沾染上了灰尘和血色,如今又在胸前开了一朵血色的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