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一线生机

“我替你数了一下,你一共喊了他三次,就要惩罚三次。”,傅星辰搂着苏小云就像是孩子搂着他心爱的玩具。

“明明是两次!”,话说惩罚会是什么?是啵啵,还是酱酱酿酿?苏小云开始胡思乱想。

“是吗?那为了让你长记性,就三次吧。”

怎么就三次了?!等下,我还没做好准备!

接下来苏小云就看到一向帅气的傅星辰捏了个兰花指伸到她面前,然后DuangDuangDuang~的三下弹脑门。

“疼吗?”,傅星辰问被弹懵的苏小云。

“挺疼的。”,苏小云如实说。

“那怎么不知道喊疼?”

因为被你的操作整懵了。

“我们还是看看慕容……大哥他们怎么样了吧。”,听到苏小云机智的换了个称呼的傅星辰眉毛一挑,没机会打额头了,而且还是不爽。

傅星辰放开苏小云,将一缕神识投入眼前古怪的镜子,这镜子具有搜寻的功能,傅星辰将神识投入镜子的时候,镜子便得知了要寻找的目标。

不一会儿镜子的表面泛起黑色波纹,黑色的石质镜面变成了清澈见底的水面一般,将慕容璃和令狐沐的画面清楚的显现出来。

镜子里的慕容璃和令狐沐正身处于一个到处都是坑坑洼洼似乎是溶洞的坑洞,里面光线昏暗,并且两个人的状态很奇怪。

两人面呈酡红气息不稳,特别是令狐沐一直往慕容璃身上扑,致使慕容璃不得不一直不停歇的躲避。

慕容璃简直像是唐僧入了蜘蛛洞,而令狐沐则一人饰演七个角色,分别是蜘蛛精一、蜘蛛精二……蜘蛛精七。

如果没猜错的话,小说里傅星辰和安婉在迷情蛇窟的戏份应该是被慕容璃和令狐沐拿到了。

镜子里的慕容璃一时疏忽脚下踩到了一块碎石摔倒在地,令狐沐立马就扑了上去。接着镜面一黑,画面被傅星辰切断了。

“非礼勿视。”,傅星辰一本正经的说,就好像他是多么正经的人一样。

“……”,再看下去,好像是不太应该。不过好好奇啊,嘿嘿嘿。“再看看二师兄他们吧。”

镜面上一阵水纹波动后,呈现出一个同样坑坑洼洼参差不齐宛如溶洞一般的山洞,山洞里面光线依旧昏暗但尚能看得清楚。

二师兄陆山白正浑身是血,静静的倒在一块大石头上生死不知,而安婉则在他的身旁哭哭啼啼的不知在说些什么话。这个镜子没有传音功能,只能看到画面。

看来陆山白应该是拿到了傅星辰在凶残异兽地盘,和异兽搏斗后濒死的戏份,只是这次受伤的人不是傅星辰而是陆山白,而这次安婉估计不会割腕喂血救人。

“不好,陆师弟有危险!”

傅星辰来不及关上镜面的直播,拉着苏小云在灯火通明的甬道里左拐右拐,再右拐左拐的穿过了无数的机关暗道,终于在一处黑不拉几混合着动物粪便以及鲜血气息的天然洞穴口前停下。

洞穴中的光线要比苏小云在镜面上看到的暗许多,只能勉强视物。

不远处一个庞然大物堵住了去路,应当是那只异兽的尸体,傅星辰召出昭月剑,一道剑气向尸体划去,而庞然大物皮糙肉厚岿然不动。

接连二十几道剑气划去才把异兽巨大的尸体砍出一条通道来

看傅星辰削它都削的那么费力,就能猜到陆山白对付起它一定更费力。小说中的傅星辰斩杀了这只凶残异兽后,还有被安婉喂药的机会。

虽说陆山白与傅星辰同是金丹巅峰,但实力却远不如傅星辰。也不知道陆山白杀了这异兽之后,还能有喂药的机会吗?

“谁!?”,异兽的尸体后传来安婉带着哭腔且惊慌的声音。

“是我们。”,傅星辰拉着苏小云从异兽的尸体上走过去。

安婉一见到傅星辰就一下子跪扑到傅星辰的身边泣不成声,也无心去管自己美丽整洁的衣裙在这里都沾上了些如何肮脏的污渍。

“傅师兄,陆师兄他……他为了保护我自己却……”

傅星辰走到陆山白身前,伸出二指在他的脖颈上探了探,血脉不再跳动了,身体也已经凉了,看来陆山白死了已经有段时间了。没想到这次昆仑之行,竟成了他葬身的地方。

“陆师弟他没救了,我们把他的尸体带回祥云派吧。”,陆山白的尸体被傅星辰收进储物袋中。

“安师妹,我们先离开这里。”,说完拉着苏小云的手从来时的路回去,也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对安婉说。

安婉尚且坐在冰冷潮湿的地上一时没有起身,看到昏暗的洞穴中,傅星辰和苏小云相携的手,心中宛如被群蚁啮食般疼痛,不禁升起了无法忽视的酸楚和巨大的不甘。

我已狼狈至此,都不值得你回眸看一眼?她苏小云样样不如我,有什么好值得你如此珍重的相待?傅星辰!苏小云--!!安婉在心中怒喊,可惜并没有人能听到。

从陆山白的死的冲击中缓过来的苏小云,忽然想起来小说中的陆山白可是活了很久,而且那只异兽是被傅星辰斩杀的,陆山白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它,更不可能因它而死。

小老头,陆山白的死法和你命簿里的不一样。苏小云在心里呼唤小老头。

是不一样。

你不是说幻境中人的死法已经成为此界的法则吗?那陆山白怎么会在这里死了?

可能是因为你。

怎么又是因为我?!你是不是在甩锅?

如果你没来昆仑秘境,你老爹也不会因为担心你的安危把陆山白也给送过来。如果不是你被冰髓虫缠上,傅星辰不会因为保护你而没有和安婉一起掉进这个凶险的地方。如果是傅星辰和陆山白一起打这只异兽,说不定他们也不会有人身受重伤。

……就算是因为我,你又怎么解释陆山白的死法改变的事实?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乃一线生机。说的就是变数,你就是这个变数,因为你从异界来,身上没有我的设定不受此境法则的控制。所以凡是和你直接间接有联系的人,命数应当都会发生改变。

这么说,慕容哥哥不用死了?

不好说,我又没有命簿在手,也不会推衍天机,只能说是有这种可能。

可你之前为什么跟我说他们的死法不能改变?你是不是在骗我?

我骗你干嘛?这个法宝我也是第一次用,有些不太清楚的事情不是很正常吗?而且他们的死法我是亲眼看见此境形成法则,只是没想到你这个变数。

勉强信你这次。

……没想到在你心里我竟然是个不可信的人。

你得是个靠谱的人,我也才敢信你好不?

……行吧,怪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