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冰髓虫

已经手拉手连成串的一行人在飞行方舟上不断的接近着半空中那个巨大的蓝色光幕。

就在苏小云的一只手已经陷进光幕之中时,忽然听到不远处响起了一个有些熟悉却又惊慌失措的喊声,似乎在喊‘小师姐,你去哪儿?!’。

还没等苏小云把这个声音跟令狐沐联系起来,眼前就糊上了一片翻飞的红布,红布将苏小云兜头盖住,她一边挣扎一边随着方舟的行进速度陷进了光幕中。

光幕外令狐沐抓住了慕容璃的另一只手,慕容璃只来得及看到令狐沐近在眼前的得意笑脸,便也陷进了光幕之中。

一行人一进入秘境,彼此相互牵住的手上就感受到了一阵强烈的拉扯,一阵天旋地转后几人从方舟上掉下。

“噗,噗。”,的几声几人掉进了软绵的雪里。

昆仑秘境与殊阳秘境不同,灰沉沉的天空万里不见白日,凛冽的寒风不停的呼啸喧嚣。

遍地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极目远眺便有种似乎这白色与天相接的错觉。

“我刚才好像看到令狐沐了。”,苏小云从雪里挣扎着起身,想起那兜头而来的红布,她怀疑那是令狐沐的衣裙。

苏小云缓缓的看向慕容璃的方向,果然看见了那抹扎眼的红色,嚣张又张扬。

“令狐沐你怎么在这儿?!”

“天大地大秘境你家的,我怎么不能在这儿?”

“你为什么不跟御兽门的弟子一起?”

“他们不好玩。”,令狐沐一甩辫子抖落头上的雪,理所当然的说。

合着你来秘境是来玩的?苏小云不知道说什么好。

“秘境之中多有危险,你和我们在一起,恐怕难以护你周全。”,陆山白严肃的说。

“我来都来了,而且现在这里除了你们,一个人也没有。难道你们忍心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吗?”,一向张扬恣意的美人忽然可怜兮兮的说。

“傅师兄--”,令狐沐几步跑到傅星辰面前一套拉袖撒娇。

“你可以跟着我们,但是要听话。”

“我保证听话。”令狐沐信誓旦旦。

苏小云不信,这么跳脱的性格怎么可能听话?女配嘛,向来是作死界身先士卒的那个。安分,那是什么?

不过,这种软绵绵又沉甸甸的触感又是什么?

一只白白胖胖形如金毛般大小的无骨动物正缠绕在苏小云的腿上,一低头苏小云就对上了一双蓝宝石样式的圆圆眼。

这是什么?苏小云在心里问小老头。

白嫩嫩的腿部挂件粗胖胖有电线杆那么粗,圆圆的脑袋像是家里常用的盘子那么大,缠绕在苏小云腿上的身体拉长了应该有一米多那么长。

两颗圆润的蓝眼睛,反射着微弱的光芒。愣愣的看着苏小云,很是呆萌。

苏小云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在它圆滚滚又带点柔软绒毛的肥躯上揉了揉,软绵绵的手感很好。

于是苏小云把另外一只手也伸上去了,用招待金毛狗子的手法,给眼前的不明生物来了场不由分说的按摩。

“看它这个模样应该就是冰髓虫了。”,小老头想了一会儿才说。

“想到我为帝君准备的金手指即将到来,真是令人激动啊!”,小老头喋喋不休,苏小云继续撸虫。

“可是,它嘴巴张那么大干什么?”,冰髓虫不张嘴的时候脸上除了两只蓝眼睛就是一片白,苏小云还以为它没有嘴呢。

“可能是饿了吧?”,小老头不确定的说。

“师妹,你在做什么?”,傅星辰语气生硬,少见的一个调子的语气,又诡异又吓人。

“我在……”,撸虫子。

话没说完,苏小云便看见傅星辰手上召出了昭月剑,一时剑光乍起一道剑气激射而来。

“噗呲。”一声,苏小云腿上的毛茸茸挂件就四分五裂,蓝色的液体喷溅的一地都是,也溅了苏小云半边身子,连她的一侧脸庞上也溅上了蓝色的液体。

苏小云神色呆愣,脚下一软就跌坐在雪地里。

刚刚傅星辰出剑的速度好快啊,祥云派的凌云剑决被他使得真好,真好。就是差一点就打在她身上了。

她又想起来原主记忆中一剑刺死原主时傅星辰那漫不经心又没有感情的脸,刚才的傅星辰并不是那样的,他的脸上出现了担忧和慎重。

苏小云知道,自己是不同的。因为她是他的情劫。

可情劫是什么呢?

情劫对苏小云来说只是一场幻梦,一旦离开此境便会忘记这里发生的一切。可是她却会不时想起女配苏小云死时一腔热情尽做冰冷的感受。

她知道那不是自己的感觉,可是那感觉太清晰太强烈,令她不得不在意,不得不承认她是害怕的。

害怕冰凉的剑刺入胸腔的疼,害怕满心爱恋一点点化作冰冷,害怕自己真的会像女配苏小云一样爱上傅星辰,再死在他的剑下。

情劫对傅星辰来说又是什么呢?

历劫之后他还是他的东宸帝君,情劫对他而言或许也是一场梦。只是梦里是缠绵爱意,梦外是冰冷无情。

苏小云,你期待什么呢?你不应该有期待的。

“云妹你没事吧?”,在苏小云呆愣的时候,离她最近的慕容璃担忧的问。

“没事,就是吓到了。”,慕容璃扶起坐在雪地里的苏小云。

“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也敢摸它?”,陆山白严肃的时候还是很有师兄的风范。

“那是冰髓虫。”,苏小云乖乖答道。

“冰髓虫看起来柔软,一口钢牙能咬折武器,而修士的血又是有奇效的补药,你说刚才那虫子是想干嘛?”

“它想咬我。”,苏小云闷闷的说。

“这里是秘境,哪怕出现的异兽看起来再怎么无害,也不能掉以轻心。”

“我知道错了。”,听到苏小云认错,陆山白也不再训她。

“刚才那么危险,你怎么不提醒我?”,苏小云用衣袖擦去脸上的蓝色液体,在心里问小老头。

“我也是一时没想起来,毕竟我写了那么多话本,不是,是命簿。设定写的多了就容易掺和在一起了,猛的一想还是有点难度的,不过理理就清楚了。”,小老头解释道。

刚才他想到自己给傅星辰送的金手指的情节,正对这一睿智的设定感到自豪呢,完全忘了其他边边角角的设定。冰髓虫,那是什么,能吃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