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令狐沐

昆仑一带经年累月被冰雪覆盖,雪色的山顶座座成簇绵延千里。白云成雾一般淡淡的环绕着山体,日光清澈的照下。

一行人赶到昆仑山脚下的时候,已经有不少门派的弟子在等候。

昆仑秘境是千年前一位飞升的大能留在修真界的小境界,昆仑秘境每十年开启一次,开启的具体时间不定具体地点不定,但都在昆仑山脉的范围内。

自从千年之前正魔大战之后,修真界的灵气被魔尊的诅咒污染,越是修为高的修士越是容易被污染的灵气影响产生心魔,接着便会死于劫雷之下。

经过一千年时间的洗礼,昆仑秘境中原本实力强悍接近修真界战力天花板的那些异兽都已接二连三的死去,剩下的都是元婴之下的苟活着。至于元婴修为的异兽在各门各派每百年一次的屠杀之下,已经绝迹了。

昆仑秘境之中秘宝繁多,为了修真界的修士能和谐的共同的使用昆仑秘境这一修真界的共同的资产,各门各派约定只有元婴之下的弟子才有进入秘境的资格,而每个弟子百年之内只有一次进入秘境的机会。

于是苏小云看到的便是一片片花花绿绿五颜六色多姿多彩的各种形制的门派弟子服,虽然每一个人都挺有仙气飘飘的气质,但乍一看颇像是七色葫芦有点滑稽。

“噗~”苏小云没忍住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你莫不是在嘲笑我?”正巧在这时一位火红衣裙的少女走上前,便听到苏小云的笑声。

这少女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两条秀气柔美的眉毛竖起,琼鼻一点樱口一张,再在莹白如玉的小脸蛋上嵌入两个美丽精致的大眼睛,是个活脱脱的小美人。

一头墨发就着几缕红色绸带被辫成两股长长的辫子垂在身前。额前的抹额是一条红色玛瑙穿成的链子,链子的中间微微下垂。

火红的衣裙在着片冰天雪色之中分外扎眼,也扎了苏小云的眼,这女孩儿也是漂亮的过分。

“你误会了,我不是在嘲笑你。”被少女美貌震慑的苏小云,暗藏的花痴属性开始蠢蠢欲动,果然长得好看的人连生气都是好看的。

如果说安婉的美是江南伊人的柔美清丽,眼前这少女就是火热的艳丽张扬夺目。

虽然同为修真界一支花的苏小云不怎么在意不能经常看到的自己的脸,但她也是个娇蛮甜美可人系的萝莉,最起码外表上是这样。

“那你笑什么?”少女抱着胳膊微微仰头,摆出一副不屑的样子。

“我笑什么,跟你其实没什么关系吧?”

这少女仰头的弧度刚刚好,从苏小云的角度看过去依然很好看。不知怎么,苏小云忽然有了一个邪恶的念头,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欺负起来一定很有意思。

“你!你就是对我不怀好意!”

苏小云这才想起来少女的身份,她是御兽门的大小姐,御兽门掌门的掌上明珠令狐沐,在小老头的命簿里这位也是女配的命,和原主从小相识也从小就不对付,而且也喜欢傅星辰。

“傅师兄她欺负我。”令狐沐挤到傅星辰的身边,跺脚拉袖式撒娇。

“师妹是在和你开玩笑,令狐师妹不要和她计较。”傅星辰微微一笑也有几分陆山白的君子端方的风流姿态,如果不是他的脸太有侵略性而显出了几分诱惑,就更像了。

闻言令狐沐一口气闷在心里,以前她和苏小云发生争执的时候,傅星辰可从没偏袒过谁,可现在竟然叫她不要与苏小云计较!?

兀自生气的令狐沐忽然发现苏小云一直在看着她,见她看过来便给她做了个得意的鬼脸。

这是几个意思?

令狐沐闷在心里的那口气唰的一下向上冲,憋红了脸颊,气得的微微颤抖。

想打苏小云的心此时非常强烈,但傅星辰刚刚才说过让她不要与苏小云计较,她只能忍了。

嘻嘻嘻,生气了,真好玩。

见状苏小云满意的转过脑袋,不再刺激令狐沐。

“此次进昆仑秘境我要找固灵丹。”令狐沐似是缓过劲来,两步走到苏小云的身边。

“你要进阶金丹了?”苏小云很给面子的表现出诧异,固灵丹是筑基修士进阶金丹需要的丹药,令狐沐这么说不仅是炫耀。

“是啊,不过我听说苏师妹刚废了经脉,又掉了修为。也不知道昆仑秘境中有没有易经散?要是没有的话,你岂不是要一直都是筑基期了?”

令狐沐是大大方方笑着说的,一副我就是要戳你肺管子的嚣张姿态。也不虚伪的装作担忧的样子,把我讨厌你这几个字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生怕别人看不见。

“……”

如果苏小云还是原主的话,她这番话才是真的戳到了她的肺管子,但苏小云不是原主甚至感受不到令狐沐期待的那种愤怒悲伤的情绪。

她只是看着令狐沐的美颜发呆,长得挺好看的,怎么这么幼稚?

“姑娘慎言,你这样直言揭人痛楚,未免太过分了吧!?”慕容璃还是那副淡漠的脸,只是眸中的光芒折射出了他并不平静的心情。

见此傅星辰蹙眉,心里有点不开心,好像自从经历幼年时的灭门惨案之后,就再没有什么能让他感到不开心了。苏小云与慕容璃之间的相护维护,他看在眼里。

他没想到慕容璃和苏小云之间的关系,竟然比他想象的还要亲密些。也不知道他这个大师兄如今在苏小云心中还有多少分量?莫不是比不过那个慕容璃吧?

令狐沐这才注意到慕容璃,慕容璃今天换了件月白的长袍,精致的五官让病弱的气质添上了脆弱的美感,颀长的身姿显得他质如美玉。

令狐沐第一个想法是,这是个顶好看的人,跟傅星辰比也不逊色。

第二个念头就是,竟然有人敢这么和她说话!?她长这么大受尽宠爱和追捧,第一次碰见有人说她不礼貌,就是傅星辰也没凶过她!

“你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葱!?”令狐沐美眸冒火,她感到自己受到了挑衅。

苏小云用剑鞘把令狐沐直指慕容璃的那团揉在手里的鞭子架开,这小美人颇像个炮仗,一点就炸。也难怪能和原主斗了这么多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