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90,崇祯帝大喜过望,吴三桂当众被批

北京,大明皇宫。

崇祯坐在御书房之中,脸上的表情带着明显的不安。

“你们说,战况究竟会如何呢?”

从最新的情报来看,昨天在卢沟河已经爆发了一场大战,但是京城这边由于距离的原因,暂时还没有收到战报。

面对着崇祯皇帝的询问,在场的大明臣子们都有些踌躇,他们也不知道啊。

范景文道:“陛下勿忧,英国公和襄城伯都算是沙场宿将,想必是能够击败李自成那个反贼的。”

范景文这些天帮助崇祯稳固朝局,安抚底层官员和民众,做事情颇有调理,已经是一个非常有名望的内阁首辅了。

听完范景文的话之后,崇祯脸上的表情也是和缓了一点,但就在此时,吴三桂开口了。

“陛下,臣觉得,还是不能对李自成掉以轻心。朝廷的兵马毕竟是劣势,加上李自成复仇心切必然是全力以赴,此战胜负如何,尚未可知啊。”

吴三桂上来就泼了一盆冷水。

对于吴三桂来说,他倒也不是不希望大明获胜,只是感觉如果真的让朱慈烺出了这个风头,他就非常的不爽。

吴三桂更希望看到的事情是明军失败但是元气尚存,然后崇祯不得已之下只能让吴三桂再度出山掌权,接下来吴三桂就可以逆天改命拯救大明,彻底将朱慈烺踩在脚下。

听完吴三桂的话,崇祯顿时再度皱眉,道:“平西伯当真这么不看好此战?”

吴三桂正色道:“陛下,臣不是不想大明赢,但还请陛下好好的想一想,李自成那贼子之所以十五年不灭,甚至一度打到京师城外来,难道真的就一点实力都没有吗?倒是朝廷这边仓促出征,各种物资都不齐全,军队更是临时组建,实在是令人担忧啊。”

崇祯:“……”

虽然听起来很不爽,但仔细想想,好像吴三桂说的还真的就是那么回事。

气氛顿时变得僵硬了起来。

于是吴三桂继续开口:“英国公虽然忠心耿耿,但是打过的仗其实不多。襄城伯更是年纪轻轻,现在才二十六岁吧?至于太子殿下臣就更不用说了,甚至都没有及冠呢。

但是他们三个人的对手呢?那可是和朝廷恶斗了整整十五年的李自成啊,从经验来说就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臣确实是不看好这一次的战争,只不过臣也知道,这些话之前说了也不会有人听罢了。

若是这一次真的输了,那臣就希望陛下能够抛弃掉一些对臣的偏见,毕竟臣也是忠于大明,希望大明能够变得更好的。”

吴三桂趁热打铁的说出这一番话,顿时让崇祯脸上的表情更加的难看了。

在场的其他大臣也是脸色一变,心中都想:“难道真的会输?”

王承恩忍不住说道:“平西伯此言,未免过于夸大了吧?英国公和襄城伯等人,之前不还和太子殿下一起击退了李自成对京师的围攻吗?”

吴三桂听完王承恩的话之后,笑了:“防御战和野战完全不是一个概念的,王公公。你不懂兵事很正常,但我可是懂的。”

王承恩:“……”

吴三桂见状,心中更是高兴,又道:“至于太子殿下……”

就在此时,突然一声禀报打断了吴三桂。

“八百里加急,固安城战报到!”

这一下子顿时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崇祯更是猛的从座位上坐了起来:“快,快拿来给朕看看!”

一名宦官手捧一个卷轴快步而入,迅速呈递到了崇祯的面前。

崇祯看着面前的卷轴,有些颤抖的伸手,但伸到半路突然又不动了。

崇祯怕了。

这如果真的是失败的战报怎么办?

崇祯一咬牙,还是拆开了卷轴上的封泥,拿出了里面的那份战报。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崇祯,他们都知道,究竟战况如何,看崇祯的表情就行。

崇祯的表情迅速的变得灿烂了起来。

他浑身激动的颤抖,爆发出一阵大笑。

“好,实在是太好了!”

看着崇祯的表情,众人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心中涌现期待(吴三桂除外)。

崇祯哈哈大笑,对着一旁的王承恩道:“你来给大家念一下!”

王承恩同样也是迫不及待,拿过战报就赶紧念了起来。

“臣张世泽启奏陛下:

臣今日率军与李贼所部决战固安城外,李贼妄自尊大渡河列阵,臣与李贼激战半日未果。太子主动请缨,率两千精骑奇袭敌军炮兵阵地,开炮轰击李贼中军,李贼帅旗断折,遂全军溃散。

我军阵斩贼首无数,俘虏无算,日后统计完毕再行细报。固安城已被收复,李贼虽率三五贼众逃脱,但臣亦命精锐衔尾追击,想必擒拿李贼之日不久矣。

此役之胜,乃太子之睿智果敢,陛下之运筹帷幄,大明列祖列宗在天之灵护佑也,煌煌大明,岂是李弘基之流所能窃取?请陛下放心,光复中原已然近在眼前!”

听完王承恩念诵完毕之后,即便是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在场的所有大明臣子脸上还是情不自禁的露出了笑容。

“好,实在是太好了!”

“赢了,大明赢了!”

“光复中原,荡平贼寇之日终于到来了!”

好几个人甚至喜极而泣。

要知道这些人都是忠于大明的,他们的很多亲人都在保卫大明的战斗中战死,如今听到苦尽甘来的消息,又如何不让他们感到激动!

范景文深吸一口气,起身出列,对着崇祯恭敬鞠躬:“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太子殿下在决战之中立下奇功,真乃我大明永乐大帝在世也!有此太子,大明必然能从李弘基等贼寇袭扰之中复兴,再造当年之辉煌!”

不仅仅是范景文,其他几名内阁大臣也是纷纷出列,齐声恭贺。

“有此太子,大明之幸也!”

“太子殿下,实乃百年难遇之人杰!”

崇祯听着,也是龙颜大悦。

朕的儿子,真是太出色了!

崇祯摆手道:“诸卿不必如此,烺儿这个孩子,朕知道的,他的才能是有的嘛,但是你们也不要夸奖他太多,免得他太过骄傲!”

说是这么说,但从崇祯脸上那完全抑制不住的笑容来看,显然这位皇帝那种华夏人“亲爹式谦虚”的毛病又犯了。

吴三桂:“……”

如果说有一个人从头到尾都很不高兴的话,那这个人绝对就是吴三桂了。

这个时候的吴三桂其实是懵的,在他看来,李自成拥有着绝对的兵力优势,质量上也明显占优,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打输了呢?

实在是太扯了!

但偏偏,这份战报就摆在眼前,完全容不得吴三桂去说服自己。

突然,崇祯的目光落在了吴三桂的身上,笑道:“吴尚书啊,你之前还说英国公和烺儿赢不了,这一次可是你失算了!”

崇祯还是很在意刚刚吴三桂那一番批评的,让你喜欢唱衰大明,现在你再来唱衰一个试试?

吴三桂:“……”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吴三桂的身上,虽然大家没任何一个人说话,但是那种浓浓的嘲讽之意,还是非常明显的表现出来。

就你吴三桂喜欢理客中?

喜欢说大明会输?

喜欢把屁股坐到大明对面?

现在呢,再吹一个试试?

吴三桂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但奉天殿的建造工艺还是很牢靠的,别说是能钻下吴三桂这么大个人的地缝,就连容纳他一根脚趾头的缝隙都没有。

吴三桂只能硬着头皮说道:“陛下批评的是,臣失算了。”

做错要承认,挨打要立正。

崇祯看着吴三桂,若有所指的说道:“吴尚书啊,做什么事情要站在国家的立场上去看待,不要搞得小肚鸡肠,不是国之重臣该有的模样!”

这就是一个非常狠的批评了,就是在说吴三桂只为一己之私不顾大局,可以说是当众打脸啪啪响。

吴三桂吓得脸色煞白,赶紧跪下:“陛下,臣知错了,请陛下恕罪!”

看着一脸惊恐的吴三桂,在场的其他大臣也是暗自摇头。

自作孽!

崇祯看着吴三桂,迟疑了片刻,还是露出笑容:“无妨,有错能改,善莫大焉。希望吴尚书下次记住朕的话,好好的为大明办事!”

吴三桂羞惭无地,只能连声应是。

教训完吴三桂,崇祯心情也是一片大好,他从奉天殿的宝座上看出去,正好能够看到整个宫城,甚至更远处的京城。

这个大明,还真是非常的阳光灿烂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