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9,化淳请太子速离,慈烺遇致命危机

朱慈烺作为太子,记忆之中当然是有曹化淳的。

这个曹化淳,乃是魏忠贤当年的死敌,其人在魏忠贤死后主持了宫廷之中对魏忠贤余党的清算,同时也曾经一度担任司礼监首席秉笔太监,是内朝的风云人物。

当然,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献城!

关于明末北京城究竟是谁先开门向李自成投降的,一直以来各种记载众说纷纭,有说是太监王相尧开德胜、阜成二门,也有说王相尧开宣武门,兵部尚书张缙彦开正阳门,成国公朱纯臣开朝阳门,“奸民”开德胜门,太监张永裕开朝阳门等等说法。

但是,流传最广的说法,还得是曹化淳开广安门,或者是曹化淳开彰化门(彰义门)。

既然大部分人都说是曹化淳,那么这位曾经的内朝第一太监,司礼监秉笔,王承恩的义父,自然也就成为了朱慈烺最怀疑的对象!

要知道,前不久刚刚被朱慈烺一枪爆头的杜勳,就是从曹化淳这里进城,也是从曹化淳这边离开的。

杜勳是谁?那就是历史上李自成派进北京城里面来劝降的使者,而且也确实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结合刚刚上城的时候看到的军无斗志,几乎是一盘散沙的情形,再看看曹化淳如今这刚下过大雨却滴水未沾的模样,朱慈烺的心中对于曹化淳的怀疑可以说是到了一个极致。

这老家伙,看起来就不像好人啊!

就在朱慈烺打量着曹化淳的时候,曹化淳也在打量着朱慈烺。

曹化淳的心中其实是有些震惊的。

在曹化淳看来,就城墙上的这点守军,应该不可能阻止得了闯军的进攻。

但偏偏,事实证明,守住了。

这让曹化淳大为光火,想要看看究竟是谁在捣乱。

然后,就有人禀报给曹化淳,说太子带着王承恩上城了。

理所当然的,曹化淳觉得应该是王承恩这个对崇祯皇帝忠心耿耿的家伙,拼命的帮助大明将士守城。

但来到这里一看这个架势,怎么好像却是这位十五岁的太子坐镇指挥的?

而且城墙之上众人的眼神也全部都集中在太子的身上,完全都没看王承恩一眼。

这让曹化淳有些怀疑,难道真是这位十五岁的太子力挽狂澜,带着这点兵马就击溃了闯军的进攻?

双方都有心思,场间一时陷入沉默。

朱慈烺回过神来,咳嗽一声,缓缓开口:“曹公公,你这话就不对了。如今李自成率领贼军围困大明京城,本宫作为太子,自然是要帮助大明和贼军作战的。若是回到了王宫之中,对大明又有何用?”

曹化淳依然是那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但太子殿下并没有得到陛下的旨意,若是有人告诉了陛下,说老奴擅自让殿下身处险地,老奴实在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还请太子殿下返回吧。”

曹化淳的语气虽然很恭敬,但态度却也十分的坚定,就是要让朱慈烺赶紧离开此地!

朱慈烺眼珠一转,突然笑道:“曹公公,那个杜勳是从你这里进城的吧?”

曹化淳愣了一下,点头道:“正是,那杜勳声称要作为闯王使者觐见陛下,所以老奴就让王承恩带着他进宫去了。”

朱慈烺呵呵一笑:“杜勳已经死了。”

曹化淳吃了一惊:“死了?”

朱慈烺笑着点头:“是的,被本宫杀死了。曹公公啊,你要知道,背叛大明的人,那都是不得好死的!”

曹化淳越发吃惊了,看着朱慈烺,有些不敢置信。

这位十五岁的太子,居然敢杀死已经大兵包围北京城的闯王使者?

对了,而且还刚刚打退了先锋军的一波进攻?

这还是曹化淳之前认识的那位太子吗?

曹化淳的心中突然有些底气不足,不敢和朱慈烺对视。

就在这个时候,王承恩突然目光一凝,大叫一声:“太子小心!”

话音落下,王承恩直接跳了过来,把朱慈烺扑倒在地。

朱慈烺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耳边突然轰隆一声巨响,无数碎石和沙尘顿时飞溅而起,让朱慈烺眼前一片混沌,耳边嗡嗡作响。

过了几秒钟之后,朱慈烺这才回过神来。

“太子,没事吧?”耳边传来王承恩关切的声音。

朱慈烺有些艰难的吸了一口气,双手撑地一下子没撑起来,怒道:“王承恩你个老东西还不快站起来,压死本太子了!”

……

片刻之后,朱慈烺注视着面前的大坑,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一个由炮弹打出来的大坑,落点距离朱慈烺刚刚站着的地方也就那么七八米。

七八米听起来似乎还挺远的,但事实是如果发炮的时候角度稍微调那么一点点,这枚炮弹就要准确无误的落在朱慈烺脑袋上了。

好家伙,这是差点成为历史上第一个穿越当天就去世的穿越者了啊。

再抬头,朱慈烺又看到了同样狼狈不堪,刚刚站起来的曹化淳,心中不由有些可惜。

这一炮怎么就没把他带走呢?

就在此时,王承恩一把拉住朱慈烺的袖子,急声道:“太子,此地过于危险,咱们还是赶紧离开吧!”

经历过这一次之后,王承恩也慌了,生怕朱慈烺出什么事情。

朱慈烺哼了一声,直接甩开王承恩的手:“说什么话呢,如今大明将士正在城墙上浴血奋战,本宫又怎么能够有一点危机就离开将士们而去!”

说着,朱慈烺直接走到城垛边,注视着发炮的方向。

很快,朱慈烺就看到了几门大炮就在城外,而且还在不断的缓缓朝着城墙处移动。

在大炮的旁边,一面“刘”字大旗烈烈飘扬,隐约可见有一名闯军大将就在大旗之下,正在不停的挥舞着手中的大锤,似乎在发号施令。

“看来就是你小子了……”朱慈烺心中断定,这个姓刘的闯军将领,应该就是刚刚一炮差点给朱慈烺送走的那家伙。

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

朱慈烺不动声色,拿出AWM,握在了手上。

现在,就让本宫看看,这系统赠送的S级狙击枪射术,能不能取了这姓刘的性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