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8,闯军受阻自成怒,官军振奋化淳气

朱慈烺没有任何迟疑,沉声道:“继续装载炮弹!”

虽然拥有着炮兵技能,但朱慈烺毕竟是刚上手这门大炮,所以一开始还需要一个适应期。

但很快的,朱慈烺就迅速的适应了这门红夷大炮的操作方式,打起炮来也越发的准确。

这炮弹要么就落在了密集的闯军头顶,要么就落在闯军手舞足蹈指挥的将官头上,每一炮下去之后,都能够看到被炮弹击中的地方闯军推进的势头明显受阻。

城墙之上的官军看着这一幕,信心也开始慢慢提升起来了。

甚至还有人给朱慈烺叫好:“太子殿下,您的炮打得也忒好了!”

朱慈烺哈哈大笑,白忙之中一挥手:“男人打/炮是本事,都给本宫好好看,好好学!”

城墙之上响起一阵哄笑,这些原本已经十分疲惫和绝望的官军,心中不知不觉间突然有了一些大胆的想法。

说不定,这彰化门还真能守得住呢。

城外,闯军中军阵之中,李自成脸上的笑意缓缓消失。

“这是怎么回事?这彰化门上的官军,怎么就突然会打了?军师,军师!”

李自成话音落下,旁边顿时出现一名身着羽扇纶巾的读书人,此人虽然竭力想要装出一股飘然出尘的气质,但是那一双细长眯缝的三角小眼和唇角不停抖动的八字小胡须将一切破坏殆尽。

这便是大顺政权的天佑殿大学士,也是李自成的头号军师——牛金星。

牛金星之于李自成,就如诸葛亮之于刘备,张良之于刘邦一般。

只听牛金星挥舞着羽扇,缓缓说道:“陛下啊,看来这应该是京城里那大明皇帝,拒绝了杜勳的提议。”

李自成眉头一皱,淡淡说道:“此话怎讲?”

牛金星道:“之前那彰化门之上,官军的守卫力度比那妇人的胸脯都软上几分,如今却突然如此强硬,只能说明来了一支强有力的援军!”

李自成忍不住嗤笑了起来:“他大明现在还能有援军,还有精锐援军?真他/娘的笑死个人了。”

牛金星同样哈哈笑了起来,更加用力的摇了几下羽扇,然后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李自成看了一眼牛金星,语重心长的说道:“军师啊,现在还是春天呢,又刚下雨,你天天摇个扇子,别一会得了风寒。”

牛金星有些狼狈的用袖子擦了擦鼻涕,随后发现洁白的袖子上呈现出明显的污渍,顿时有些欲哭无泪。

但好在这家伙总算还是没忘记军师的职责,对着李自成正色道:“陛下,总之杜勳现在应该是凶多吉少了,咱们之前通过杜勳内部瓦解并劝降大明臣子的策略怕是也要失败,看来大明内部总算还是有几个清醒之人站在崇祯身边的。”

李自成明显有些不太高兴,道:“那怎么办?”

牛金星笑着说道:“那还不好办?只要陛下让刘宗敏冲他一阵,把大炮推得更加靠近一点,轰他几次城墙,还怕上面的官军不闻风丧胆?这几年来,大明官员的所谓节操陛下又不是没见过,真觉得大明顶不住的时候,他们投降比谁都快,关键是咱们得把实力拿出来,让他们知道北京城已经完了!”

李自成一拍大腿,笑道:“确实是这个道理。来人啊,去告诉刘宗敏,让他不要在后面压阵了,上去冲一下,给那些个大明官军看看,朕究竟是凭什么能灭了他大明的!”

就在这个时候,李自成目光所及之处,突然看到城墙之上那门巨炮的炮口之中火光一闪而过,随后巨大的炮弹飞驰而出,又落在了闯军最为密集的一片地区。

李自成重重的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恶狠狠的说道:“谁他/娘的在上面打的炮?还挺准的。得朕进了城,非把他绑在炮口上,一炮射到那渤海里去!”

“开炮!”朱慈烺一声喊,他身边的王承恩立刻点燃了引信。

周围众人瞬间散开,轰一声,城墙上都短暂的震动了一下。

朱慈烺伸出头,注视着那炮弹落入闯军的先锋阵中,砸死砸伤一群。

王承恩注视着城外的情形,惊喜的喊道:“殿下,贼军不敢冲了!”

打了这么多炮弹之后,这一发炮弹少则几人多则十几二十人的死伤,闯军先锋军明显有些吃不住劲了,纷纷停止了继续向前冲锋的脚步,甚至有个别人已经缓步后退。

大家来北京城那是来发财的,可不是来给炮弹压成肉泥的!

朱慈烺闻言,不由大笑了起来:“只不过是一群叛贼罢了,又怎么可能是咱们大明官军的对手!”

红衣大炮当年连努尔哈赤亲自督阵的满清精锐都能击溃,这大顺农民军自然是更加不在话下。

十五岁的朱慈烺还处于变声期,声音听起来还多少有些尖利,不如成年男性那般沉稳,但他的笑声听在城墙之上其他大明官军将士们的耳中,却又给大家平添了许多自信。

不少人看向朱慈烺的目光之中,渐渐开始出现了信任。

这位太子的表现,那是大家都看在眼里的,若不是太子突然出现稳定军心,又接连开炮击溃了闯军先锋,现在大家怕是要陷入苦战,甚至是死战了!

就在此时,一个真正尖利得如同女子般的声音响起了:“王承恩,你是疯了吗,怎么能把太子带到此地来?速速把太子带回宫中去,彰化门可是老夫的地盘!”

朱慈烺闻声转头,正好看到一名老太监带着一队官军,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凭借着脑海之中的记忆,朱慈烺能够轻而易举的认出来,这位便是东厂提督太监,几天前刚刚临危受命帮助大明主持彰化门一带军事的太监曹化淳!

也就是开城门投降李自成的那个。

朱慈烺下意识的又看了一眼曹化淳,发现除去靴底之外,曹化淳浑身上下可是一滴水都没有。

这可是刚刚才雨停的呢。

一念即此,朱慈烺的表情有些玩味。

虽然王承恩乃是思礼监首席秉笔,更兼任京营提督太监,但在面对着曹化淳的训斥时,依然只能唯唯诺诺。

因为,曹化淳是王承恩入宫之后认的义父!

在训斥完王承恩之后,曹化淳这才走到朱慈烺的面前,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殿下,如今闯贼攻城甚急,还请殿下速速回宫,否则若是出了意外,陛下训斥下来,老奴等担待不起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