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73,崇祯帝大起大落,朱慈烺献计离间

京城,后宫。

崇祯皇帝在和周皇后吃饭。

因为周奎被处死的原因,周皇后的脸上明显有些憔悴。但这位大明皇后从来没有抱怨过一句,这也是崇祯为何会心疼她的原因。

这是真正优秀的大明皇后啊。

崇祯皇帝笑道:“皇后啊,今天咱们的烺儿可是单骑入敌营,把吴三桂的兵权给夺来呢。”

崇祯滔滔不绝,把朱慈烺怎么夺取吴三桂兵权的事情说给周皇后。

周皇后听完,脸上也是露出惊讶的表情,过了好一会才道:“陛下,烺儿毕竟年轻,做事太过冲动,还请陛下以后好好的拉他一下,不要让他再做出这种事情了。”

崇祯一拍胸脯,笑道:“皇后放心吧,他再怎么能,那也是朕的孩子,朕还能看不住他?一切都在朕的掌控之中呢。”

崇祯话音刚落,王承恩就上气不接下气的冲了进来,禀报了一个消息。

“陛下,大事不好了,刚刚城外关宁军大营那边传来消息,说是有大概几千人发动兵变,已经把太子殿下和英国公等人困住了!”

崇祯手中的筷子直接掉在了桌子上,失声道:“你说什么?”

一旁的周皇后同样也是睁大了眼睛,捂着胸口有些摇摇欲坠。

崇祯赶忙扶住周皇后,对着王承恩怒吼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承恩也是一脸惶急,道:“老臣也是刚刚听说的消息,具体什么情况也不清楚。”

崇祯勃然大怒,喝道:“反了反了,立刻给朕传令,让全部京营兵马立刻出动,如果那些关宁军的混账敢伤朕的儿子一根寒毛,朕就把他们全杀了!”

王承恩急急忙忙冲出了大殿,在门口砰一声和方拱乾撞了一个满怀。

方拱乾赶忙道歉:“王公公,是小方眼拙了。”

王承恩这个时候也顾不得生气,对着方拱乾道:“快随咱家去京营传令,救你家的太子殿下。”

方拱乾愣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救?王公公您不知道,已经不用救了。”

王承恩怒了:“你这个小太监连对主子忠诚都不知道吗?咱家真是……等等,你说不用救了,是什么意思?”

方拱乾呵呵一笑,对着王承恩道:“是这样的,襄城伯李国桢率领兵马及时赶到关宁军大营,一切都已经在控制之中了。

殿下马上就能回宫,他担心陛下着急,这就派小的来禀报陛下,让陛下宽心呢。”

王承恩吃惊的看着方拱乾:“殿下居然已经完全搞定了?”

方拱乾拍着胸脯:“您老就放心吧,小的还敢在您老面前说谎话?这话可是要传到陛下那里去的,欺君之罪谁也承受不起啊。”

王承恩这才长出一口气,露出笑容:“那就再好不过了,太子殿下可是咱们大明的救星,可万万不敢出一点事啊。”

别看史书上的王承恩好像就是一个跟随崇祯上吊的人,但现实之中的王承恩可是最受崇祯信任的内朝司礼监大太监,正儿八经能够参与到国家大事商议的超级大人物,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份量其实是非常重的。

两人迅速返回大殿之中。

此时,周皇后已经躺下了,脸色憔悴的握着崇祯的手:“陛下,烺儿是我们的儿子,也是大明将来的希望,你可一定要保住他呀。”

崇祯咬牙切齿:“皇后放心,朕发誓,绝对没有人能伤到我们的烺儿,否则寡人诛他九族,不,十族!”

王承恩不敢怠慢,直接上前:“陛下,刚刚方拱乾来报,太子没事了,关宁军那边也都被收服了。”

下一刻,崇祯和周皇后同时抬头,异口同声:“当真?”

……

朱慈烺大踏步的走入大殿之中。

“父皇母后,儿臣回来了。”

朱慈烺说完,突然感觉气氛有些古怪,但是又说不出来古怪在哪里。

崇祯表情复杂的看着朱慈烺,半晌过后才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朱慈烺的肩膀:“烺儿啊,答应父皇,以后做事情之前,得好好的想一想父皇和母后。”

朱慈烺有些茫然的点头。

不是,我做了这么多事情,难道不是为了大明江山吗,你这便宜老爹怎么还这一副神经兮兮的样子呢?

崇祯咳嗽一声,道:“好了,既然没事的话,就这样吧,你先回去休息,明天再说!”

崇祯这一天听到的消息太多,大起大落的,心脏有点受不了。

翌日,御书房。

英国公十分高兴的说道:“陛下,那些关宁军的将领在宣誓效忠之后都非常的配合,如今我们已经初步掌控了关宁军,和京营的融合也正在进行,预计五天左右就有一个初步的结果了。”

按照常理来说,五天当然是远远不够的,五个月可能都不够。

但没办法,毕竟北京城的条件在这里,大明必须要立刻南下去进攻李自成,打通那条通往江南的生死大动脉。

听完英国公的话之后,众人也是颇为高兴,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很好。

关宁军虽然打不过满清,但好歹也是大明目前最强的军事力量,用这个去和李自成打,当然是胜利机会最大的。

崇祯笑着笑着,突然又有些皱眉,道:“但现在的问题是,如果咱们南下之后,那建奴来犯,如之奈何?”

众人顿时将目光看向朱慈烺,毕竟整个反攻李自成的战略都是朱慈烺确定的。

朱慈烺也是胸有成竹,开口说道:“父皇放心吧,儿臣已经让人去做这件事情了。”

崇祯问道:“怎么个做法?”

朱慈烺道:“首先,儿臣让人前往漠北、漠南等鞑靼诸部,煽动他们叛乱满清。”

崇祯道:“这确实是一个计策,但以前其实也不是没用过,效果并不算太好。”

朱慈烺笑道:“父皇说得对,所以儿臣其实还用了另外一个计策,那就是离间计!”

崇祯身体一震,道:“离间谁?”

朱慈烺呵呵一笑,正色道:“当然就是离间建奴两位辅政王,多尔衮和济尔哈朗之间的关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