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71,朱慈烺舌战群将,关宁军呆若木鸡

朱慈烺刚刚离开皇宫,突然想到了什么,就对着一旁招手:“方拱乾,你过来!”

方拱乾立刻出现:“殿下,我在这里。”

朱慈烺道:“你立刻派人盯住吴三桂,如果吴三桂想要离开府邸,就立刻给本宫把他堵回去!”

方拱乾一拍胸脯:“殿下放心,此事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方拱乾现在的东厂可以说是兵多将广,监视一个吴三桂完全不成问题。

打发走方拱乾之后,朱慈烺又看向李国桢道:“襄城伯,还有件事情需要你去做。”

李国桢忙道:“殿下请说。”

朱慈烺道:“是这样的,本宫觉得这一次去关宁军大营恐怕不会太过顺利,还请你赶紧去京营之中抽调一支精锐过来,若是关宁军大营这边有变,也好及时弹压。”

李国桢闻言顿时一愣,道:“难道太子殿下觉得关宁军那边可能会出事?”

朱慈烺断然道:“不是可能会出事,是基本要出事。”

吴三桂这个人是非常看重兵权的,历史上也正是因为吴三桂的手下一直有能打的兵,所以满清才会一直倚仗吴三桂东征西讨,直到封吴三桂当了平西王。

有了这些消息,朱慈烺当然能够知道吴三桂在得知兵权被收回,关宁军被朝廷直接吞并的时候会是多么的暴跳如雷。

在这样的情况下,吴三桂又怎么可能无动于衷?搞事是他必须的选择。

李国桢闻言也是吃了一惊,忙道:“那殿下不如直接等我们集合了兵马之后再去关宁军那边?”

朱慈烺断然道:“那不行。我们要的就是一个迅速,绝对不能给吴三桂那边的人任何的反应时间,快去吧!”

李国桢同样也匆忙去了。

朱慈烺最后看向英国公张世泽,笑道:“英国公,此事怕是有些危险,你可害怕?”

英国公大笑了起来:“殿下说笑了,我们老张家为大明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何曾怕过?”

两人带着几十名随从,极速奔驰到了关宁军的大营之中。

对于朱慈烺的去而复返,关宁军显然颇为意外。

被朱慈烺临时委任处理关宁军军务的高得节忍不住道:“殿下莫非还有事情?”

朱慈烺对着高得节道:“你手下有可靠的兵马吗?立刻把他们召集起来。还有,把所有关宁军参将以上的人也通通召集过来。”

高得节几乎是立刻会意,吃惊的说道:“殿下这是要把关宁军纳为己用?”

朱慈烺呵呵一笑,正色道:“是纳为大明所用!”

一刻钟后,关宁军众多将领纷纷赶到,脸上都带着疑惑的表情。

有些人是期望看到吴三桂的,但并没有,心中不免颇为失望。

英国公坐在主将的位置上,他原本想要让朱慈烺来坐,但是被朱慈烺拒绝。

朱慈烺拿出旨意,十分干脆的对着面前的诸多关宁军将军念了一遍。

听完这份旨意之后,在场的所有关宁军将军都震惊了。

一名将军忍不住道:“陛下的意思,是要关宁军纳入京城的军队之中?”

朱慈烺正色道:“不是京城的军队,而是大明的军队!眼下大明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反攻李自成,打通和江南的联系。关宁军作为大明如今最为精锐可靠的部队,要肩负起责任来,懂吗?”

听完朱慈烺的话之后,在场的关宁军将领们一时无言,但心情十分激荡。

自从万历年间以来,大明几十年连续不断的在辽东作战,这也导致了一批辽东将门的崛起,在场的大部分人乃至是刚刚回家的吴三桂都属于其中。

好听点叫做将门,实际上就是军阀。如今听朱慈烺的话,居然是要把这些小军阀们给一口气全部纳入中央军的治下,如何让他们不慌?

又一名将军开口了:“殿下,若是这样的话,那山海关怎么办?”

听到这名将军开口,其他人顿时心中再度生出希望。

对啊,我们关宁军还得守卫山海关呢,大明总不可能连山海关都不要了吧?

那可是北京城的门户啊!

朱慈烺闻言,顿时笑了:“山海关?我和你们说吧,不要也罢!”

山海关确实是北京城的门户,这一点不假。但问题在于,过去的几年里,山海关防线其实早就已经形同虚设了。

为什么?

因为自从满清搞定了北方的蒙古诸部后,每一次都是选择绕过山海关,从北方的宣府、大同等地进攻,甚至攻克了山东首府济南。

所以这个山海关压根就守不住满清的进攻,又有什么屁用了?

朱慈烺的话,犹如惊天雷击,直接让在场的关宁军将军们傻眼。

山海关都不要了?

这里面的意思其实已经非常明显了,大明就是铁了心要吞掉关宁军!

所有的关宁军将军们想到这里,心中顿时涌现出了巨大的危机。

别看关宁军这些年对满清那是基本没赢过,但问题在于他们有钱啊。

从万历年间开始,每年大明国库都要支出超过五分之一的收入在辽东方面。

这可是整个大明的五分之一收入!

举国之力来养一支兵马,这关宁军里面的油水啊,可不要太丰厚。

打仗输了,丢的是大明的面子和人口,和我们关宁军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有钱赚就好了嘛。

所以这些关宁军的将军终于急了,纷纷开口。

“殿下,这可使不得啊。”

“殿下,我们关宁军可是要保卫辽东的,不然到时候建奴入侵又该如何是好?”

“殿下,还请和陛下说一下,让陛下收回成命吧。”

绝大部分的关宁军将军都极力反对此事,一时间在大帐中形成了声势。

就连英国公看到这一幕都有些不淡定了,忍不住看向朱慈烺。

朱慈烺举起手枪。

砰的一声,一名叫得最凶的关宁军将军脑袋上的翎羽直接被射飞。

大帐之中突然变得一片安静。

朱慈烺吹了吹枪口,冷冷的说道:“关宁军是大明的关宁军,不是你们的关宁军。我父皇下的旨意,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些丘八说三道四了?”

对于这些关宁军将军的态度,朱慈烺非常的不满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