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62,菜市场处决四人,吴三桂闻风急进

在封赏完朱慈烺之后,像英国公、李国桢等有功之臣自然也是各有封赏,略去不提。

午时,北京城西市。

“要砍头啦!”

“今天要砍大官的头!”

几名好事者奔向走告之下,街道两边很快就聚拢了一大群人。

无论什么时候,华夏人爱看热闹的种族特点都是不会变的。

很快,四辆囚车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之中驶了过来。

看着囚车之中那四名披头散发,被枷锁困住的囚犯,围观群众们开始交头接耳。

“这谁啊?”

“我也不知道,但别人都说是大官。”

“也是,你看这几个都是肥头大耳油光满面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现在的大官就没几个好人,不然那闯王的兵马能打到城外来?”

“嘘,注意场合,你不要命了?”

“我什么不要命了,我是实话实说!这大明啊,除了陛下和太子之外,那些官员根本就不想管我们百姓的死活,一个个欺上瞒下,可恶……咳咳,谁,谁洒的沙子!”

按照惯例,此处应有一波臭鸡蛋烂菜叶子伺候,但别忘了现在北京城还被包围着呢,任何能吃的东西都宝贵得很,大家可不能拿来浪费砸人。

但不砸点东西的话总感觉对不起京城老百姓这么多年的优秀传统,于是有人拿起了路边的小石块,找不到石块的干脆就从脚底下抓了一把沙子,朝着囚车扬了过去。

这一扬,不单单是囚车里的四个人受罪,就连附近的老百姓也遭了鱼池之殃,一片骂声。

在骂声中,更多的沙子开始漫天飞扬,倒不一定都是冲着囚车去了。

囚车之上的四名囚犯自然就是周奎、曹化淳、王化民以及魏藻德四人组,这四人一开始还想要大声申冤,结果迎头就吃了一斤的沙子,只能无奈的闭上眼睛。

西市的门口到了。

在这里有一处台子,往日里是官吏们解决市场纠纷的地方所在,也经常会客串一下行刑台。

朱慈烺在英国公和李国桢等一群大明官员的陪同下,坐在了监斩官的位置上。

看着踉踉跄跄被押上来的四个人,朱慈烺表情平静,倒是四人看到朱慈烺之后,脸色都是大变。

周奎忍不住叫了起来:“太子殿下,老夫可是你的外祖啊,你就看在你母后的份上,饶了老夫一命吧,饶命啊!”

周奎不停嚎叫,涕泪横流,他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活命机会。

至于其他三人,曹化淳和王化民同样也是叫屈不止,只有魏藻德两股战战脸色惨白但却并没有开口,当然也可能是被吓到说不出话来了。

朱慈烺面无表情的从面前的牌筒之中抽出一张长长的木牌,扔到地上。

“动手吧。”

英国公张世泽深吸一口气:“午时已到,刽子手何在?”

四名膀大腰圆的刽子手来到四人面前,高高举起大刀。

下一刻,在无数围观群众的欢呼声中,四颗首级同时落地,鲜血喷洒一地。

朱慈烺看到这一幕,心中异乎寻常的镇定。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见到死人的情形,更不会是朱慈烺第一次杀人。

如今的大明,就好像是一个癌症晚期各种并发症开始发作的病人,需要切除清理的病灶实在是太多。

朱慈烺就是这么一位从天而降的良医,还是开了挂的那种。

若是杀人能解决问题,朱慈烺不介意杀他个人头滚滚!

朱慈烺站了起来,对着身边的方拱乾吩咐道:“把公告贴出去,让人大声宣读,本宫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这就是叛国的下场。别管他是什么首辅还是厂公,也不管他是不是什么皇亲国戚,一律杀无赦!”

方拱乾挺胸凹肚,高声道:“遵命!”

……

通州。

在众多部下的簇拥下,吴三桂走进了这座城池的府衙之中,在原本通州令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攻克通州对于吴三桂这些精锐的关宁军来说并不是问题,所以吴三桂也并没有理会部下们那肉麻的吹捧,而是开始考虑一个问题。

什么时候前往北京城比较好呢?

事到如今,北京是一定要去的,但早去还是晚去,这里面就很有讲究的。

从辽东那边的情报来看,清国最近完全没有调集兵马的迹象,这就让吴三桂能够以一个非常从容的态度来对待面前这件事情。

围绕着这件事,关宁军的将军们也是争吵不休。

一派主张立刻进军京城和李自成决战,另外一派主张先驻守通州几天,继续观望。

就在吴三桂迟疑的时候,一名心腹突然快步而至,递给了吴三桂两张纸条。

第一张纸条上写着:“昨夜高杰领兵偷袭京城,全军覆没。”

第二张纸条写着:“贼军今日大索医者,似乎有某位重要人士急需就医。”

看完这两张纸条之后,吴三桂脸色大变,猛然站了起来。

“都不要吵了!”

众人顿时噤声。

吴三桂深吸一口气,昂然道:“我吴某深受大明皇恩,又得陛下信重,委任我为蓟辽总督,真是百死也难报陛下大恩。如今大明和陛下有难,我吴某又如何能够袖手旁观?

传令下去,所有人立刻把营,用最快的速度赶往京城,务必要击溃闯贼,还大明一个朗朗乾坤!”

听完吴三桂这一番慷慨激昂的话,所有关宁军的将军的都愣住了。

这还是那个在通州城外下了半个月棋的吴大人吗?

吴三桂其实也是有苦难言。

作为大明如今少有的宿将,吴三桂能够感觉到一件事情,那就是李自成可能真的打不下北京城了。

打不下来,那撤退就是迟早的事。

如果李自成撤军的时候吴三桂居然还没有出现在北京城外,那事情就会变得很尴尬,非常的尴尬。

想想京城之中那些好像疯狗一样喜欢找人弹劾的科道言官们,吴三桂就不由出了一身冷汗。

看着面前一群依然呆滞的部下,吴三桂怒了,一拍桌子。

“还愣着干什么,现在就给我去召集兵马,一个时辰后谁要是还没有整军完毕,我直接把他兵法处置!”

吴三桂急着去救大明,很急很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