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60,朱慈烺安抚崇祯,李自成阅信喋血

崇祯一把握住了朱慈烺的手:“我儿,你总算是回来了!”

王承恩看着一脸如释重负的崇祯,表情有些微妙。

在王承恩的印象之中,这种表情应该是儿子看到爹之后露出来的表情,这反转还真是……

朱慈烺咳嗽一声,认真的对着崇祯说道:“父皇放心吧,这一次咱们是已经胜利了。”

崇祯依然还是有些心有余悸:“可是,为何还有喊杀声?”

朱慈烺笑道:“那是因为李自成原先的计划,他的部队会在攻克德胜门之后打开城门,然后整座城池四面开花。但是如今德胜门已经稳稳守住,那么他在其他方向上的攻势也就注定要无功而返了。”

眼下北京城的守备力量,已经足以在正面抵挡住李自成的攻势了,更何况夜战这种事情从来都是只能用来偷袭的,没有听说过哪个国家的军队能够通过夜里攻坚的手段来占领一座城池。

这一战在高杰所部全军覆没的时候,就已经注定结局了。

崇祯听完朱慈烺的话之后,彻底放心了,随后又想起了什么,脸色一变。

“所以说,王化民那个狗东西,当真勾结了李自成?”

朱慈烺点头:“此事千真万确,在那支意图攻克城池和高杰里应外合的叛军之中就有王化民的许多子侄族人,只要父皇能够让刑部那边审讯一下,立刻就能水落石出。”

崇祯阴沉着脸,冷冷说道:“王承恩,你都听到了?马上给刑部尚书传旨,让他和大理寺卿共同审理!”

根据明朝的断案过程,一般是刑部初审然后交大理寺复审,都察院进行监督。

如今崇祯直接让刑部和大理寺共审,显然就是要用最快的速度结束审讯程序,得出一个结果。

王承恩不敢怠慢,赶紧去了。

刑部大牢之中,周奎双手抓住面前的铁栅栏,大声嚎叫着。

“放老夫出去,老夫是国丈,是陛下的丈人!老夫要面见陛下和皇后,要鸣冤!”

周奎一次次的嚎叫,即便是已经声音嘶哑,也完全没有任何要住口的迹象。

就在周奎旁边的大牢之中传来一声叹息:“国丈啊,事到如今,你难道还抱有希望?还是老老实实的引颈就戮吧。”

说话的是曹化淳。

周奎怒了,叫道:“曹化淳,就是你这个阉贼花言巧语迷惑了老夫,老夫一定要向陛下和皇后举报,把你这个阉贼凌迟处死,千刀万剐!”

曹化淳:“……”

曹化淳不再开口。

周奎继续嚎叫,但他的面前除了黑暗还是黑暗,只有监牢的窗户之中传进来一点点的亮光,看上去无比的渺茫。

突然,一阵火把的光芒传了过来,周奎心中顿时燃起了希望,再度大叫了起来:“我是冤枉的,我要见陛下,我要……”

周奎突然闭上了嘴巴。

在他的面前,一名被套上枷锁的囚犯正在垂头丧气的走过。

是王化民。

在王化民的身边还有两个人,分别是刑部尚书和大理寺卿。

作为国丈,他非常明白这两个人此时出现在此地,背后究竟代表着什么。

周奎后退几步,靠在了墙壁上,呼吸变得无比粗重。

下一刻,两名如狼似虎的狱卒就踢开了周奎的牢门,冷笑道:“犯人周奎,尚书大人要审你,跟我们来吧。”

“不——”周奎发出了一声绝望无比的惨叫。

“这不可能!”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彰化门外的大顺军大营之中,李自成发出了愤怒的吼叫。

从刚刚传回来的消息来看,今夜大顺军对于北京城所发动的夜袭,可以说是遭到了全面的挫败。

硬要说的话,这其实也能够在意料之中,但问题在于……

“德胜门是怎么回事,高杰人呢?为什么现在还没有一点消息?”李自成狂怒的走来走去,发出了一连串的质问。

没有任何人能回答这个问题,或者说,没有任何人敢回答这个问题。

发动进攻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的时间,但凡是智商正常一点的人都能够想到,高杰的部队是不可能在城里坚持这么久的,那毕竟只是一支孤军而已。

高杰其实已经失败了!

但,看着狂怒的李自成,在场所有人没有谁敢说出这句话。

经过了这么多次的失败之后,李自成的脾气是与日俱增,就连牛金星和宋献策这两个平日里最得他信任的军师,现在说话也是要小心翼翼的了。

突然,一名将军急步走入大帐之中。

李自成目光一亮,问道:“高杰有消息了?”

将军有些踌躇,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陛下,这是、这是……”

李自成怒了:“婆婆妈妈的,是什么!”

将军咬牙道:“是大明太子朱慈烺写给您的信!”

话音落下,整座大帐突然安静。

李自成眨了眨眼睛,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但马上就回过神来,冷声道:“把信拿来,朕倒要看看那个黄口小儿能写些什么东西!”

信被拆开,一个血淋淋的耳朵掉了出来。

李自成哼了一声,将耳朵一脚踩住,脚尖旋转了几圈,然后一脚踢开。

他开始看信。

内容如下:

“弘基兄(注1),见字如面:

弘基兄所赠送的高杰所部三千人已收悉,望弘基兄再接再厉,一万不嫌少,十万不嫌多。

京城非弘基兄所能染指之地,弘基兄若继续盘桓于此,必将自取灭亡。

烺有一良言赠予弘基兄,何不前往辽东与那清国一决生死,若是能消耗清国一二兵马,也算是为我大明中国做了贡献,死得有些骨气。

烺自高杰得闻,此人或与弘基兄之妻邢氏有染,不知弘基兄可需要烺诛杀此獠?

另听闻弘基兄刚获爱女,还请小心谨慎,切莫做了那喜当爹之人。

朱慈烺亲笔。”

李自成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突然,李自成狂怒,将这封信撕成粉碎,一声大叫。

“黄口小儿,气煞朕也!”

说完这句话,李自成口中鲜血喷出,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仰天倒下。

“陛下!!”

“快请郎中!”

……

在尖锐的鸣金声中,大顺军垂头丧气的撤退了。

城墙上,无数大明官军振臂欢呼。

在他们的头顶,那无尽的夜空不知何时悄悄出现一丝晨曦。

破晓将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