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5,承恩请太子留步,慈烺道形势危急

朱慈烺的马车刚刚走了没几步,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叫喊。

“太子殿下,请留步!”

朱慈烺眉头一皱,回头一看,发现跑来的居然是王承恩。

朱慈烺想了想,还是让马车停下来。

王承恩气喘吁吁的说道:“太子殿下,您这是要去哪里?”

朱慈烺道:“去彰化门。”

王承恩明显吃了一惊,失声道:“彰化门?那里可是闯贼的大营所在啊。”

王承恩之所以出现,是因为崇祯要他跟上朱慈烺,让朱慈烺不要闹出什么乱子来。

但现在朱慈烺居然要直接去整座京城之中面临着军事压力最大的彰化门,这不是闹么?

朱慈烺张嘴一笑,露出八颗牙齿:“本宫找的就是李自成!”

王承恩忙道:“殿下,这彰化门是万万去不得的,闯军现在已经夺了城外的大炮,开始轰击城墙了。若是太子前往,恐怕有性命之忧啊。”

明军能够和满清、李自成双线作战多年,当然不可能是毫无凭恃的,大炮就是明军的王牌武器之一。

明清宁远之战中,时任明军主将袁崇焕就是利用购买自葡萄牙的红夷大炮把努尔哈赤打得重伤,取得了明朝为数不多的胜利。

北京作为帝国都城,自然也是在外围布置了一些火炮。

这些火炮原本是为了防备满清入关之用,也确实发挥过作用,但没想到李自成大兵到来之后,城外防卫据点之中的明军纷纷仓皇逃窜,闯军一枪不发就得了好几门火炮,反倒是直接拿来轰击北京城了。

李自成的中军大营就在彰化门外,是以彰化门也是闯军进攻的最主要目标点,几乎所有缴获的大炮都拉到彰化门去了。

说话间,天地间突然一道闪电划过,随后便是响彻整个天际的雷声。

“轰隆隆!”

天地间乌云密布,大风卷起尘土飞扬,一时间竟有世界末日之感。

朱慈烺看着王承恩,目光很奇怪。

过了好几秒,朱慈烺才道:“王公公,本宫问你,你觉得李自成他会自动退军吗?”

王承恩道:“这……想来是不会的。”

朱慈烺呵呵一笑,道:“本宫再问你,你觉得现在的京营,还能守得住北京城吗?”

王承恩迟疑半晌,道:“这个,京营虽然有些损失,但战力仍存,想必是守得住的。”

朱慈烺淡淡的说道:“放屁。”

气氛一时间陷入沉默。

又是一道闪电横空而过,阴沉的天地间蓦然亮起,朱慈烺的脸庞在王承恩的瞳孔中变得清晰起来。

这位京营提督太监看着朱慈烺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突然身体一颤。

他曾经在哪里看过这个表情?

对了,是万历皇帝!

王承恩入宫时,正是万历皇帝在位之时,那位皇帝陛下正是如此的喜怒不形于色,明明面无表情,但是却给人巨大无比的心理压力。

朱慈烺上前一步,王承恩下意识的后退两步,不经意间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朱慈烺淡淡的说道:“京营现在是什么情况,你难道还不知道吗?军心涣散,士气低迷,临阵怯战,人人自危。你告诉本宫,这样的部队凭什么守得住北京城?”

王承恩面无人色,道:“太、太子,老奴……”

这一刻,王承恩是震惊的。

作为京营提督太监,王承恩清楚的知道,京营的战斗力,确实不行。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真正的精锐都被调去了辽东和中原,对抗满清和李自成,如今辽东主力吴三桂所部未至,中原方面的精锐早已经被李自成斩杀殆尽,留在京营之中的基本上都是一群花架子,又能济得了什么事?

王承恩固然知道实情,但是也不敢说出来,因为担心崇祯听到之后直接受不住。

他完全没想到,这位久居深宫之中的太子,居然一口就道破了如今北京城之中的主力部队,大明京营虚弱的真相。

王承恩看着朱慈烺,想起刚刚在大殿之中的那一幕,心中惊涛骇浪不断。

难道之前这位太子是在藏拙,直到今日方才一鸣惊人?

朱慈烺突然笑了,拍了拍王承恩的肩膀:“王公公啊,你现在明白了?京营是靠不住的,我们现在能靠的,只有我们自己!所以,本宫必须去彰化门,因为如果本宫不去的话,彰化门今天不陷落,明日也会陷落!”

朱慈烺说的是实情,因为按照历史的轨迹,驻守彰化门的提督太监曹化淳等人,很快就会在明日凌晨开门迎接李闯入城了!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城外似乎隐隐约约有鼓噪声传来。

朱慈烺心中一沉,要知道紫禁城距离城墙可是有极远的距离,这么远的距离都能听到那边的声音,莫非出事了?

一念及此,朱慈烺顿时失去耐心,沉声道:“好了,本宫先去彰化门了,否则迟则有变!”

也就是看在王承恩跟着崇祯在煤山自杀的份上,朱慈烺才会给他说这么多话,换做别人,早一脚踢飞了。

朱慈烺转身刚打算上车,突然王承恩又开口了:“太子,请留步!您现在这样去的话,是上不了城墙的!”

朱慈烺脚步微微一顿,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崇祯这个人,说起来是比较搞的。

在之前,崇祯相对比较信任大臣官员组成的内阁外朝,所以崇祯朝的武将在作战的时候一般很少受到监军太监的掣肘。

但等到领兵的大臣们连连失败,最终导致李自成兵临城下之后,崇祯彻底的对大臣失去了信心,将所有的兵权都交给了太监。

像曹化淳、王化民、王承恩这些太监,原本都是在内朝司礼监等地方辅助处理政事,能懂什么打仗?但偏偏北京城被包围之际,就是这些家伙掌管了兵权。

这还不算,崇祯更是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禁止所有的官员上城墙去打探军情,什么兵部尚书张缙彦,襄城伯李国桢,一律只能在城下呆着。

太监领兵,大臣围观,这下子搞的是太监也不知道怎么打仗,大臣一个个也是人心浮动,将士们更是无所适从。

北京城之所以能在短短几天内被攻破,崇祯这家伙的骚操作是要立下大功的。

朱慈烺虽非文官,但是也并非太监,所以可想而知,若是他去了彰化门,多半也是不会被允许上城墙的。

朱慈烺回头看了一眼王承恩,笑道:“无妨,本宫自有主意。”

朱慈烺笑容中,自信满溢。

不就是一个背主投降的太监曹化淳吗,本宫作为大明太子,还治不了他?

大不了,就赏他一颗子弹!

眼看朱慈烺已经登上马车,王承恩一咬牙,高声道:“太子且慢,请带老奴一同前往彰化门,或许能为太子通融一二!”

朱慈烺没有再说话,只是朝着王承恩招了招手,随后马车立刻飞驰而去。

王承恩深吸一口气,对着身后的几名随从吼道:“马来!”

风雷激荡中,王承恩身体随胯下马匹起伏,回味着刚才的对话,心情激荡。

太子……好一个太子!

这位大明司礼监首席秉笔,京营提督太监突然觉得,或许——大明还有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